文学迷 > 玄幻魔法 > 一世之尊 > 第二十六章 恶人小孟(求点击求推荐)
    噗噗噗,一记记如中败革的响声回荡在干燥寒冷的空气里。

    孟奇知道自己与真妙有很大差距,早就做好了输的心理准备,但真正交起手来,才现差距竟然大到了这种程度,即使他将实力压制在蓄气小成,即使他只用罗汉拳。

    知道孟奇“铁布衫”初成的真妙,拳法严谨刚猛,招招不离孟奇的太阳穴、眼睛等罩门,面对孟奇故意露出的破绽却毫不急躁,完全不给他以小伤换大伤的机会,哪怕是绝对的良机,只要不面对罩门,也至少留了一半力在防守之上。

    而孟奇虽然经过连续的实战,对罗汉拳已经大体掌握,可面对真正的高手时,面对真妙快却准确的招式变化时,还是感觉心到眼未到,或者眼到手未到,若非仗着铁布衫硬抗了好几拳,早就败下阵来,那噗噗噗的响声就是真妙打中他的声音。

    这些虽都未击中要害,可连续打击下,孟奇还是觉得隐隐生痛。

    当然,这样的战斗也让孟奇收获匪浅,有种罗汉拳的招式变化快成为自身肉体本能的感觉。

    他不禁暗暗感激江芷微的指点,若非她让自己兑换了“铁布衫”这门横练功夫,在自己弱小没有实战经验时,不知要经过多少次的对练失败才能掌握一门拳法,而现在,有铁布衫做后盾,一次对练就相当于经历了很多次失败,可以慢慢沉下气来,化拳法于本能。

    真妙双拳生风,法度严谨,一步步将孟奇逼到了绝境,让他连靠铁布衫搏命的机会都没有!

    “不行,必须想办法,再有几招,我就招架不住了……”孟奇仗着有铁布衫,又非生死之战,并未慌张,努力地寻求着反击机会。

    突然,他现真妙这轮进攻之中,左侧明显地出现了空隙,让自己能暂时摆脱正面,缓一口气的空隙!

    这一次,孟奇心到脚到,虚晃一招,就往着左侧闪去。

    身体刚动,一条缠着白色绑腿的脚不知从何处伸来,直接踢向孟奇的小腹。

    糟糕!孟奇暗道一声不好,赶紧侧身避腿,而这时,耳旁风声乍起,一只拳头停在了孟奇太阳穴边,拳风压得他脑袋生痛。

    “承让。”真妙收回右拳,双手合十,脸上隐约浮出一丝笑意,似乎对洗刷昨日的耻辱很是上心。

    孟奇一边检讨得失,总结收获,一边还礼道:“多谢师兄指点。”

    不管真妙是出于何种心理,这样的对练对自己确实帮助极大。

    忽然,他灵光一闪,想到刚才真妙故意卖的破绽,自己若是用上神行八步中那一步,完全可以避开他的弹腿,反而引他露出真正破绽。

    这样的念头刚起,孟奇脱口而出:“真妙师兄,明日还请继续指点。”哎,还是对神行八步不熟练啊,直到现在才想起!

    啊?众位武僧仿佛没听清楚,纷纷看向孟奇,他还敢向真妙师兄挑战?

    “明日你若接不下我十招,日后就休提指点。”真妙愣了一下,缓缓点头。

    前往膳堂的路上。

    “啧,你是挨打挨上瘾了吗?”真永就像不认识孟奇一样,上下左右地打量他。

    真慧不解地看着真永:“真永师兄,大侠英雄不都这样?永不言败!”

    真永古怪地看了孟奇一眼,你到底又给小师弟讲了什么奇奇怪怪的故事。

    孟奇知道自己的举动太古怪,也不隐瞒:“真永师兄,我刚才是想到了一式绝招可以用在那种时候,所以脱口而出。”

    “那绝招你不熟练?对练完才想起……”真永听出了孟奇话语中隐藏的意思。

    孟奇点了点头,沉吟道:“等一等得去演武大殿找人对练。”

    晚膳之后,孟奇打坐修炼了“少林心法”一阵,迫不及待地踏入了演武大殿。

    他目光四下一望,脸上顿时露出一丝笑意,因为看到真量正在与一位武僧对练,表情狰狞,出招凶猛,似乎想将昨日的憋屈愤怒统统泄出来。

    孟奇放慢脚步,绕着圈子走了过去,那武僧实力不济,又被真量气势压制,很快被一拳接一拳打中,变得眼黑脸肿。

    “哈哈。”真量目送那武僧跌跌撞撞出门后,出欢畅的笑意,可就在这时,他感觉背后大力撞来,整个人收势不住,将对面一武僧撞倒。

    “好哇,师弟你今日愈嚣张了,竟然敢用背撞我,来,咱们练练。”

    那让人痛恨的可恶声音!真量身体一绷,缓缓转身,想要硬气几句,嘴里却不由自主地道:“师兄,我有对手了。”

    “是吗?我看他刚出去了,这样吧,我给师弟你一炷香的时间喘气。”孟奇笑眯眯地说道,他现在的样子粉雕玉砌,笑起来很是俊俏好看,可看在真量眼里,却如同恶鬼。

    真量打量四周,现除了与自己交好的几个武僧外,其他人都站得远远的,他也算有几分义气,不愿拖朋友下水,咬了咬牙道:“师兄,现在开始吧!”

    看到真量一副早死早生的模样,孟奇笑了笑,脸色一肃,大喝一声,当先进攻。

    一炷香之后。

    “师兄,我认输!我认输还不成吗?”真量死狗一般倒在地上,不愿意再站起。

    孟奇摸了摸自己隐约有点的胡渣子,笑容满面地点了点头:“可以了。”

    至少神行八步中的那一步,自己算真正熟练了,只要真永不用罗汉拳之外的武功,自己完全能给他一个“惊喜”!

    听到孟奇这句话,真量如蒙大赦,赶紧爬起,逃向门外。

    跑了几步,他忽地站住,故作镇定地道:“我兄长可是戒律院的戒律僧。”

    “咦,知道找家长了?”孟奇似笑非笑地说道。

    他用词颇为古怪的回答完全出乎真量的预料,一时有些愣,不知该怎么回答。

    孟奇有轮回世界的生死压力和丰厚资源在,对戒律僧并无太大在意,嘿嘿一笑:“师兄我法号真永,行得正做得直,若违背戒律,自愿接受处罚,师弟,你还不走,想继续练一练?”

    真量一听,吓得连滚带爬逃走,他“称霸”演武大殿一年多,从未见过这种一点也不怕戒律僧的家伙!

    “真,真永?师弟,你病了?”旁边的真永表情茫然地问道,为什么他会自称真永?

    孟奇看了他一眼:“逗个乐子嘛,咱们身材容貌差距不小,没人会认错的。”

    哎,幽默无人捧场真没劲。

    …………

    翌日,又是练功结束,孟奇迫不及待地站了出来,行礼道:“还请师兄指点。”

    真德等武僧从开始就在等待这件事情,可真正生时,还是觉得不可思议,这真定的脑子被狗啃了吗?居然敢连续挑战真妙师兄!

    难道前日里仗着真妙师兄不知他底细,侥幸胜了一次,他就以为自己和压制实力的真妙师兄平起平坐了?

    不知天高地厚!

    昨日才是真正差距的体现!

    真妙扳着张脸,点了点头,摆好架势,等待孟奇出手。

    这一次的对练很像昨日,虽然孟奇对罗汉拳掌握更深了,但与真妙的差距还是很大,仅仅能少挨那么几拳,渐渐的,他又落入了昨天的处境,被不慌不忙的真妙一点点逼到了绝境。

    “我就说嘛,他哪来那个信心挑战真妙师兄!”这样的战况让真德很高兴。

    “是啊,简直太不知天高地厚了。”另外的武僧也附和道,对于行为出格的同伴,他们总是有着下意识的排斥,“等一下真妙师兄肯定又能像昨日那样取胜了!”

    “取胜是肯定的,但真妙师兄惯来谨慎,必不会再用昨日那一招了。”真德胸有成竹地说道。

    孟奇没有等待真妙卖那个破绽,而是寻得他左肩微沉之时,突地用肩膀硬抗拳头,强袭真妙右身。

    真妙留有余力,招式没有使老,顺势一错,让开猛扑的孟奇,来了一个双峰贯耳,直袭太阳穴。

    突然,他眼前一花,竟然失去了孟奇的踪影!

    这不是孟奇太快,而是他身体一矮一转之中,选择的方向和位置完全出了真妙的预料,异常诡异,使得他的注意力未能跟上,造成了孟奇消失的幻觉。

    糟糕!真妙念头刚起,滑步转身的孟奇已与他错开,背心相对。

    与此同时,孟奇右手铁肘倒击,狠狠打向他的背心。

    噗!孟奇的手肘打中真妙背心,却感觉虚不受力,半转头,眼角余光看去,却见真妙的僧衣鼓胀了起来,卸掉了自己绝大部分的力量。

    这不是蓄气期能够完成的!孟奇心中一动,顺势收手,微笑致意:“承让了,师兄真是厉害。”

    真妙脸色铁青,对再次输掉非常恼怒:

    “明日再战。”

    言语之中,似乎有把孟奇当成真正对手的不服输感觉。

    两人刚才的交手兔起鹘落,让人眼花缭乱,真德等武僧还未反应过来,就已经分出了胜负,一时之间,他们都呆呆愣愣地看着真妙和孟奇,只觉一切如梦,好不真实。

    过了一会儿,他们看向孟奇的目光真真切切地变成了重视和警惕。

    不管用什么手段,能第二次战胜真妙师兄,真定必有过人之处!

    “厉害啊!我简直不相信你才学罗汉拳没多久。”练武结束,真永赶上孟奇和真慧,一副重新认识他的样子。

    孟奇隐有点得意,大言不惭地道:“师弟我小有几分练武天赋。”

    这总不能说轮回世界吧。

    “等一下还去演武大殿吗?”真永问道。

    孟奇用力点头:“当然,还得准备明日与真妙师兄的对练。”

    晚膳后,练过内功,孟奇作息很规律地踏入了演武大殿。

    他刚刚踏入,就看到真量神情一紧,拉过旁边的武僧对练起来,出手轻缓,似乎想打到天荒地老。

    而其他与真量走得近的武僧,也纷纷找人对练起来,不给孟奇“挑衅”的机会。

    “我怎么感觉自己像个欺男霸女的恶人……”孟奇默然一阵后道,嘿嘿,这感觉还不赖!

    真永这次倒是颇为配合,呵呵笑道:“恶僧真定!”

    之后一个月,孟奇就在与真妙的一次次挑战与反挑战之中度过,输多胜少,晚上则于演武大殿练功,到了下半月,他已感觉这里的武僧没有挑战性,于是进入了演武厅,被揍得灰头土脸,但却乐此不疲,因为内功、拳脚、刀法的进步异常明显!

    “今晚你们看守后山要道。”这天午时,玄痴过来宣布了一个任务。

    真妙见众人茫然,解释了一句:“后山镇压着我少林历年来降服的妖魔鬼怪,需要随时有人看守,放心,自有达摩院、菩提院的师叔师伯们在内层,你们只是巡视外围,做基本的警戒。”

    妖魔鬼怪?孟奇轻吸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