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玄幻魔法 > 一世之尊 > 第一卷 少年侠气 第二十九章 围杀
    眼前景象渐渐清晰,一株株树木遮蔽着阳光,留下金色斑块。

    有所准备的孟奇警惕地四下观望,未曾现敌人来袭的迹象。

    “咦?”等观察清楚环境后,孟奇皱起了眉头,略有诧异。

    因为他现周围站着的只有三个人,总是板着脸,一副苦大仇深模样的齐正言,帮派大汉向辉,手无缚鸡之力的秀气少女小紫。

    “江姑娘,张师兄都不在……”孟奇对此颇感无奈,他已经记起了主线任务的提示——“兵分两路”!

    不过孟奇也没有彷徨,若是上次,倒是会惶恐害怕,而现在,自己已经有了基本的自保之力,若还畏畏缩缩,畏惧无措,那还像什么男人!

    “齐师兄,我们先得打听清楚如何去少林。”孟奇没管抽泣颤抖的小紫和惴惴不安的向辉,与齐正言交换了一个眼神,言简意赅地说道。

    他现自己完全不知道目前身在何处,也不知道少林在哪个方向。

    齐正言抬头望天,又看了看附近的树木,沉吟了一下道:“我观林木并不茂密,又能听到远处车马之声,应距大道不远,先走出去,找行人问路。”

    他知道孟奇江湖经验很少,所以竭力回忆自身所学,以领导众人。

    孟奇侧头对小紫和向辉道:“你们两人是自己去少林,还是跟着我们?”

    内心的小小恶念告诉孟奇,若没有这两个拖油瓶,自己和齐正言会轻松不少。

    “大师,大师,我跟着你们!”小紫像是被雷劈了般颤抖了一下,两三步奔到孟奇身边,双手紧紧地拉住孟奇的衣袖。

    向辉堆满笑容,点头哈腰:“神僧,小的唯你马是瞻。”

    孟奇见他们都讨好自己,大概能猜到他们的心态,一则自己是出家人,天然给人慈悲之感,二则自己常常带笑,没有齐正言那样难以接近的沉闷和凝重,三则自己展现过武功,给他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向施主,想不到你倒是读过书的人?”孟奇笑眯眯地说道。

    向辉赶紧陪笑道:“神僧谬赞,小的都是跟着帮里白纸扇学的。”

    这家伙,最初还以为他是鲁智深型的莽撞粗豪之人,谁知却是曲意讨巧的狗腿子类型,孟奇暗自感慨,转头对拉着自己衣袖的小紫道,“小紫姑娘,若要跟着我们,就别这样,会妨碍我们出手的。”

    他心里原本有一点恶念,可从向辉和小紫身上,他想到了上次轮回任务,若江芷微等人嫌弃自己武功低微,不愿带着自己,那自己早就惨死于黑衣人之手了,所以,他起了同病相怜之意,动了恻隐之心。

    “既然我这条命是江姑娘善心捡回来的,那在不危险的时候,也善心吧。”孟奇内心自叹了一句,当然,再善心,孟奇也不会为了陌生人把自己的命赔进去。

    小紫松开手,退开几步,与齐辉并肩而站,然后收敛住悲泣,老老实实地跟着孟奇与齐正言往林外走去。

    林中地面不平,凸出的根系与腐泥落叶交织,小紫走得磕磕盼盼,但却没有叫一声苦,咬着牙,努力不被众人甩下。

    “倒是外柔内刚。”暗中观察的孟奇轻轻颔,若她还是哭哭凄凄,不愿吃苦,娇生惯养,自己说不得真要丢下她了。

    拖油瓶可以带一带,累赘就完全是在害自己了。

    回过头,孟奇看到了侧前方齐正言死板着的脸庞,心中忽地一动。

    这次兵分两路,自己这边实力最强的是齐正言,虽说自己不怕他,但精诚合作,总好过单打独斗。

    嗯,得套套交情,拉近下关系,孟奇略一思索,就有了主意,微笑道:“齐师兄,那门剑法你练得如何了?”

    “一个月时间太短,算是入门了吧。”齐正言微微点头,仍然不苟言笑的模样。

    孟奇笑呵呵地道:“入门就好,配合长河剑法,齐师兄你的实力当有大的进步。”

    “尚未实战,不敢大言。”齐正言回答得言简意赅。

    孟奇嘴角抽动了一下:“齐师兄,其实吧,为什么要始终这么沉重这么不爱说话呢?既然暂时无法摆脱这个轮回任务,那为什么不微笑面对呢?放松心情,更有利于实力的挥。”

    这一瞬间,孟奇又有自己在做心理辅导的感觉。

    “神僧所言极是。”向辉努力挤出笑容附和,而齐正言没有说话。

    “一切所惑所惧皆自心起……”孟奇略感得意,开始长篇大论“微笑面对轮回任务的好处”。

    听着听着,齐正言突地停步,没有回头,“幽幽”地说了一句:“我天生这样……”

    “额,莫非齐师兄你小时候受过什么伤害?或者当时环境压抑?”孟奇顺嘴就问道。

    “我,小,时候,很好!”齐正言依然没有回头,咬牙切齿般说道,接着声音变高,“真定师弟!我们身处围追堵截之中,耳朵是用来听动静的,不是听废话的!”

    “哈哈。”孟奇干笑了两声,化解了羞恼和尴尬,真心诚意地道:“小僧江湖经验浅薄,多谢齐师兄指点。”

    见孟奇没有恼羞成怒,齐正言略微愣了一下,缓缓点头:“一切须得当心。”

    两人的对话让向辉惊疑不定,那个像是全天下人都欠他五两银子的家伙似乎比神僧更厉害?

    前行一阵,孟奇等人看到了一条夯土大道,车马经过,扬起不少尘土。

    在道旁,有一家茶铺,支着凉棚,兼卖些饭食,时未正午,歇脚客人不多。

    孟奇眺望而去,看到茶铺主人是位老头,里面坐着四桌人,一桌是风尘仆仆的夫妇,一桌是挑担货郎,一桌是拉胡琴的老人,一桌是怀抱着俏美丫鬟的富家少爷和他的护卫。

    “齐师兄,我过去打听消息,顺便买些干粮,你帮我看着附近。”孟奇看了看齐正言那张苦大仇深的脸,决定还是自己前往,而且有齐正言躲在后面,若遇到围攻什么的,还能有警示和救援。

    齐正言仔细地观察着茶铺众人和附近环境,良久沉着一张脸道:“我观货郎太过清爽,不似常年走乡串户之人,你须得小心。”

    他其实也没多少江湖经验,有点没自信。

    听他这么一说,孟奇凝目一望,现那货郎确实少了劳碌烦苦之感,尤其握着茶杯的手,没有一点常年晒太阳的开裂。

    “我省的。”孟奇慢步走了过去。

    靠近茶铺时,孟奇忽地听到一声马嘶,下意识转头,看见四匹棕色之马,旁边停了一辆华丽马车。

    “额,若是骑马,当比我们靠轻功快。”孟奇心中一动,很清楚自己目前的轻功,短距倒是能与骏马相比,距离一长,就得被拉下,而且骑马比自己赶路省力,遇到危险时,还能有充足的反击余力。

    “嗯,等下需向马匹主人购买。”他摸了摸怀里的玉佩,暂时没有变成强盗的想法——这次进轮回世界前,他担心任务里有需要用到银子的地方,所以将那块玉佩带上了。

    至于马主是谁,孟奇用脚趾头也能想到,肯定是那披锦戴玉的富家少爷,以他丫鬟那娇滴滴的样子,没有马车,肯定走不到这里。

    于是,孟奇下意识就从富家少爷附近走入茶铺,目光一扫,上下打量着他们。

    “兀那和尚,看什么看!”两位护卫之一,环抱双臂走了上来。

    孟奇见他步伐沉重,态度凶蛮,一时有趣,学着印象里的无赖和尚,双手合十:“阿弥陀佛,贫僧观诸位施主与我佛有缘。”

    “哈哈,你这秃驴,什么有缘无缘,不就想化点财物吗?”富家少爷大笑起来,一边抚摸着丫鬟脸庞,一边沉下颜色,“快滚!少爷我生平最恨你们这些妖僧妖道!”

    “上次夫人就被一妖僧化去了三百两银子……”丫鬟笑嘻嘻地说道。

    “哼,以后哪个妖僧妖道敢靠近咱们家大门,统统打断腿!”少爷示意两位护卫将孟奇撵开。

    孟奇也不着急,准备等下再与这富家少爷“分说”,绕过几张桌子,走向了茶铺主人。

    “店家,贫僧有一事相问。”孟奇双手合十道。

    弓腰塌背,白寥落的老头堆满笑意地还礼:“老朽一向信佛,师父但凭问。”

    孟奇压低声音,免得货郎听到:“贫僧欲往少华山,不知该走哪条道?”

    与此同时,孟奇的注意力泰半都放在了货郎身上。

    老头笑呵呵地道:“顺着这条官道一直往前,三日的路……”

    话未说完,他表情一变,惊愕地望着孟奇身后。

    货郎已经从扁担里抽出了一把长剑,脚下一蹬,直扑孟奇身后。

    他居然直接动手?难道他耳力远常人?孟奇惊讶归惊讶,但注意力很集中,并不觉得手忙脚乱,转过身,长刀一挥,拦向货郎。

    突然,孟奇腰间一痛,不知什么时候,背后那老头手中多了两把匕,狠狠地刺向他的腰部。

    孟奇往前走了一步,欲躲开匕,但这时,那对风尘仆仆的夫妇,也提着刀剑扑出,一个直点孟奇喉咙,一个以地趟刀扫向孟奇双腿。

    唉,拉胡琴的老人轻轻叹息了一声,从胡琴中抽出一把薄薄的短剑,一个闪身,到了孟奇背后,刺向他的后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