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玄幻魔法 > 一世之尊 > 第三十章 “化缘”
    前后左右皆是受敌,孟奇却不慌不忙,长刀一格,带开了货郎的长剑,接着,身体一矮,任由老头的匕刺中自己背部,也让胡琴老者的薄剑未能命中背心要害,刺在上方少许。

    夫妇之中的女子因此失了喉咙,点中孟奇下巴,地趟刀倒是没有问题,直接斩中孟奇双腿。

    正面的货郎虽未得手,脸上却不由自主浮现出一丝得意冷笑,之前他故意暴露装扮破绽,谋划成了此次围杀之事!

    噗噗噗,一连串如中败革的声音响起,货郎的笑意凝固在了脸上。

    他看见同伴们的兵器皆像刺中了铁块,仅能深入少许,冒出点点血液,而那小和尚的长刀一收,顺势一招“横扫天下”。

    一颗头颅飞起,鲜血直冲如瀑,货郎眼前一片血红,只见夫妇中那位女子的无头身体晃了晃,软软倒地。

    “他竟有这样一身横练功夫!”货郎悔之莫及,根本没想过年纪这么小的和尚能练出如此精深的横练功夫!

    孟奇管也没管身后的胡琴老者和茶铺老头,忽地斜向前踏出一步,恰好挡在了地趟刀男子退开的地方,长刀往下一挥,又是鲜血喷出,沾满了他的白色绑腿。

    接着,他脚步一滑,诡异地倒撞回去,与茶铺老头擦身而过。

    头颅横飞,鲜血喷出,而孟奇只有胸口一道浅浅伤痕。

    看到这一幕,货郎吓得心胆俱裂,失去了往常冷静,慌忙转身,如避恶鬼般仓皇而逃。

    忽然,他眼前一花,却是看到俊俏小和尚拦在了自己面前。

    “去死!”他慌乱地往孟奇眉心一刺,不敢与他纠缠。

    下巴带伤的孟奇咬牙一笑,分外狰狞,左手一抬,直接握住货郎的长剑,也不管剑刃割得手掌鲜血直流,用力往后一拉,长刀一挥。

    “不……”货郎的惨叫戛然而止,喉咙鲜血喷了孟奇满头满脸。

    另外一边的胡琴老者,浑身颤抖,怪叫一声,飞奔逃走,让孟奇追之不及。

    这就是以小伤换大伤吗?结束战斗后,孟奇吐出一口浊气,抹了抹脸上污血,走向茶铺内残存的活人。

    富家少爷和他的丫鬟、护卫们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幕,根本没反应过来生了什么事情,直到一股股鲜血喷出,一个个头颅落地,那仿佛从阿鼻血狱里走出来的和尚到了面前,他们才回过神来,吓得瑟瑟抖,跪地求饶。

    “大师,大师,我一向虔诚礼佛,还请您饶过这条贱命。”富家少爷涕泪横流地道。

    “贫僧只是想问个路,不知少华山如何去?”孟奇露出一丝微笑道,可满脸满身血污的衬托下,富家少爷等人只觉这笑容异常的可怕和狰狞。

    一位护卫勉强克制住颤抖,老老实实地把消息告诉了孟奇。

    孟奇微微点头,恶趣味上涌:“贫僧观诸位施主与我佛有缘……”

    “不要啊,大师!我还不想去见佛祖,我上有八十祖母,下有三岁幼儿,你要什么我都给您!”富家少爷吓得哭了起来。

    “贫僧只是想借施主之马匹,不知施主可愿结这段善缘?”他们吓得越厉害,孟奇越是兴致勃勃地扮演着“高僧”。

    富家少爷看了看孟奇脸上的血污,哪敢说不愿:“大师欲结善缘,在下求之不得,马匹尽管取走。”

    “贫僧非是盗匪,这块玉佩给你,算作借马之抵押。”孟奇见时候不早,不再吓他们。

    富家少爷顿时又泪脸满面:“大师,我心甘情愿献出!这是礼佛之资,岂能拿你的抵押!”

    他拼命摆手,死也不愿意接过玉佩,怀疑这是和尚的考验,若真要了玉佩,恐怕脑袋不保。

    孟奇怔了怔:“阿弥陀佛,贫僧谢过施主好意。”

    富家少爷长舒了一口气:“该在下谢过大师度化。”

    孟奇忽然想到一句著名台词,于是似笑非笑地看着富家少爷的行李:“贫僧观施主之财物也与我佛有缘。”

    富家少爷哭丧着脸,努力做出虔诚的模样,将银袋递给孟奇:“还请大师以此粉塑金身,度化世人。“

    竟然真给了……这就是化缘的感觉?孟奇撇了撇嘴,也不再说,招呼齐正言等人过来,分头检查尸体,寻找干粮和清水。

    片刻之后,向辉牵过四匹马,将寻找到的干粮和清水先绑在马鞍两侧,接着堆满笑容地看着刚包好伤口的孟奇:“神僧,什么时候出?只有三日期限,事不宜迟……”

    孟奇轻轻颔:“现在就出。”

    老实说,孟奇一直以为目睹了刚才的战斗后,向辉对自己的态度会有较大变化,毕竟这次战斗,自己的实力完整地体现了出来,不过是有一身横练功夫的蓄气小成者,与向辉在同一境界,谁知道,他依然这样讨好谄媚。

    或许是他觉得没把握战胜自己?

    听到孟奇的回答,向辉立刻翻身上马,熟练地勒着缰绳,等待出。

    孟奇看着面前的马匹,略有点忐忑,毕竟他之前从未骑过马,但他现在也是一身武功,身手矫捷,纯粹赶路而不骑战的话,倒是不怕。

    “大,大师……”忽然,少女小紫怯生生地开口。

    孟奇和齐正言转头看去,皆未说话。

    小紫懊恼欲哭地道:“大师,我,我不会骑马。”

    这倒是个问题,孟奇微微皱眉,打量着小紫,她只是普通少女,急切之间怕是学不会骑马。

    这个时候,孟奇忽地想到了当初江芷微建议自己先学轻功时的话语,分外觉得有理,如果连跟都跟不上别人,在紧急状态下,别人怎么保护你?哪怕对方真有几分菩萨心肠!

    见孟奇和齐正言都皱眉不语,小紫猛然紧张了起来,声音颤抖地道:“大师,我,我可以学骑马,别丢下我!”

    她在这里人生地不熟,只能紧紧抓住看起来还算和善有仁慈之心的孟奇,哪怕他们才认识没多久,否则若被丢在这里,要不了多久就会被人强虏而去,卖入**等地,根本没有反抗之力。

    孟奇上下打量着她,现她衣襟之上有不少血迹,明白这是她刚才按照吩咐检查尸体时沾上的。

    想起小紫当时虽然很害怕尸体,但还是咬着牙,努力完成了任务,孟奇内心轻叹一声,天助自助者……

    “临时学马,怕是来不及了,小紫姑娘,若不嫌弃,就与小僧共乘一骑吧。”孟奇故意宣了一句佛号,以昭示自己出家人的身份,免得小紫还犹豫男女之防。

    虽说这样一来,孟奇自觉可以没有负担地丢下她,可既然要做好人,一开始还是尽量考虑到细节。

    小紫愣了一下,接着一双黑如点漆的双眸就蒙上了一层薄雾,双手合十道:“大师菩萨心肠,小女子先行谢过。”

    孟奇背后的向辉下意识撇了撇嘴,按照他的想法,这种手无缚鸡之力的少女,根本不应该带上,找个地方快活一下,丢在那里便是。

    齐正言没有阻止孟奇的决定,还是保持着那张不苟言笑的脸,只是看着孟奇时,会有微不可及地点头。

    “小紫姑娘,你坐后方,记得拉紧我的僧袍。”孟奇搭了把手,让小紫上了马匹。

    话音未落,他心中忽地一动,让一个不太熟悉的人位于自己背后,好像有点托大了,于是改口道:“小紫姑娘,你还是坐前方吧,小僧担心你被甩下去。”

    小紫自无异议,挪到了马鞍前方,孟奇翻身上马,双手环了过去,握住缰绳。

    小紫脸色绯红,可并没有太过害羞,毕竟孟奇现在还是个十二三岁的小孩。

    齐正言骑着一匹马,牵着一匹马,微微颔:“真定师弟,我还担心你江湖经验太少。”

    孟奇知道他指的是自己让小紫坐身前而不是身后的决定,讪讪道:“确实太少了,之前居然被那货郎欺骗,不过最错误的不是这个,而是根本不应该去茶铺里问路,若我们在路上随意拦下行人相问,基本不会遇到追杀者……”

    战斗之后,他仔细回想了一遍过程,检讨着得失,现了自身行事的诸多幼稚之处。

    孟奇清楚地知道,自己的天赋肯定比不上江芷微、张远山等人,若还不一日三省,弥补提高,那将来前景堪忧。

    静静听完孟奇的话,齐正言扭过头,看着前方,低声道了一句:“我也疏忽了。”

    噗,孟奇暗笑一声,也不多言,摘下身上玉佩,一把往身后丢去,直接丢到了富家子的怀里。

    接着,他策马前行,于哒哒蹄声里朗声笑道:“此乃马资银钱。”

    富家子愣愣接住玉佩,看着灰色僧袍的孟奇在弥漫的尘土之中消失在道路远处,好一会儿才喃喃自语道:“他竟然真给钱了……”

    这块玉佩通透温润,一看就价值不菲。

    他压根儿就没想过这种情况下,杀人如草芥的小和尚居然会童叟无欺银货两讫地给钱!

    不说常常化缘的僧人,换做普通人,也肯定会起贪婪强取之心!

    “少爷,他似乎比平日里来的主持高僧们还像和尚……”美貌丫鬟一样的茫然。

    …………

    “不是化缘?”齐正言看着孟奇将玉佩丢出,略有点惊讶,“这里是轮回世界,可以事急从权。”

    反正这里没谁认识自己等人,做完任务就会离开。

    孟奇收起一贯的笑容,很是正经地道:“如果在没人的时候,在陌生的地方,就放纵自己的欲望,做出违背原则的事情,那和没有原则有什么区别?在轮回世界里,我觉得更应该坚持自身,否则一次次任务下来,迟早会性情大变,化身修罗,永坠苦海。”

    他并没有太完整太深入骨髓的想法,只是觉得该坚持一下自身,不要最后变成自己都恨不得杀死的家伙。

    再说,因着小玉佛,那块玉佩他也不想带在身上。

    齐正言抬起头,望着前方道路,语气略显怅然:“可能够坚持吗?若‘六道轮回之主’颁布的任务与你的底线相背,不完成就抹杀,你愿意杀身成仁?立地成佛?”

    “这……”齐正言设想的极端状况让孟奇难以回答,只能叹了口气道,“现在也无法设想,只有到时知晓……不过我们也需要多存留善功,预防任务失败的扣除。”

    马蹄声动,尘埃飞扬,孟奇和齐正言重新沉默下来,专心赶路。

    两日之后,四人距离少林已然不远,由于并不体恤马力,似乎甩掉了追杀者,没有遭遇战斗。

    “前面路口,我们弃马入山,只要翻过这片山林就到了。”孟奇对向辉和小紫说着自己和齐正言的决定。

    目前的迹象看,追杀者似乎没料到自己等人跑得如此快,一时未能追上,可孟奇和齐正言都相信,对方不会缺乏信鸽等远程联络手段,完全可以提前通知附近高手在要道拦截,所以不能再走大道了。

    而若翻山越岭,处处都是“道路”,哪怕朵儿察手下高手再多,也无法完全封锁,即使他的大军赶到,也同样如此!

    对于他们的决定,小紫和向辉自无异议。

    此时,天近傍晚,大雨磅礴,前方都快看不见道路了,孟奇突然感觉身下骏马绊到了什么事物,直接腾空飞起,将自己和小紫甩了出去。

    接着,几十支白羽长箭出奇怪呜声,穿过雨幕,从道旁树林里直奔孟奇和齐正言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