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玄幻魔法 > 一世之尊 > 第一卷 少年侠气 第三十三章 心寂大师
    张远山沉吟了一下,略带笑意地道:“真定师弟乃家师好友之徒,绰号‘斩业佛刀’。”

    “斩业佛刀……”林别雪低声重复了一遍,接着呵呵笑道,“真定法师原来也是世外高人之徒。”

    斩业佛刀……孟奇嘴角抽了抽,对张远山给自己起的外号不太满意,我乐意用刀吗?

    他微笑拿起茶杯,品了口清茶,打了个机锋:“皆沦苦海,何言世外?”

    这个时候,孟奇分外遗憾,自己为什么穿得是破破烂烂沾满血污的灰色僧衣,未能展现出得道高僧的出尘风采啊!

    “有趣,有趣!”林别雪笑了一声,举杯仰头,干了手中烈酒。

    “斩业佛刀?”客栈内的魏无忌等人都喃喃自语,品味着这个从未听过的外号,不过既然是张公子所言,这真定法师看来确实不凡,自己等人还是见识浅薄了一点,对河洛武林之外的事情了解不多。

    张远山回头看了看并未靠拢的齐正言等人,对林别雪致意道:“在下有客来访,还请林兄见谅。”

    林别雪不甚在意地摆了摆手:“林某也得回房打坐调息了,朵儿察的高手随时会偷袭此处,不能不防,须得养好精神。”

    与林别雪告辞后,张远山领着孟奇等人往客栈三层走去,随口笑道:“真定师弟,齐师弟,看你们满身血污,衣衫破烂,此行当是艰难,不过能无一人身亡,实在让人刮目相看。”

    “并未遇到开窍期的敌人。”齐正言简单地说明了原因。

    “嗯,许是来不及追上你们。我打听过了,朵儿察手下有四大先天高手,‘镇河洛’关浩然,‘百变书生’邝承望,‘白眉恶狼’博尔罕,以及‘掌上乾坤’汤顺,你们须得小心剩下三个。”张远山停在一扇门前,轻轻敲了敲。

    “进来。”江芷微如黄鹂出谷的声音从房内传出。

    推开房门,孟奇看见江芷微正盘膝打坐,“白虹贯日”剑脱鞘横放于膝上,映照着阳光,恰似一汪碧泉。

    而那妖娆少妇无所事事地坐于桌边,玩弄着面前茶杯。

    “小和尚,你们倒是过得精彩。”江芷微还剑入鞘,微笑打着招呼,“我就无趣了,好不容易有个对手,却被张师兄抢去。”

    因着无人身亡,她心情甚好,开起了玩笑。

    “阿弥陀佛,我佛慈悲,贫僧也不愿杀生,然斩业不斩业,杀生既护生,我不如地狱,谁入地狱?”孟奇胡诌着以前听过的一些比较有范的话语。

    “哈哈,你倒是个嘴上高僧,扯得蛮有道理嘛,我差点就被唬弄过去。”江芷微毫不掩饰笑意地说道,张远山更是失笑摇头,显然没听过这种歪理邪说。

    然后,江芷微指了指那妖娆少妇,“这位夫人叫做柯碧君,蓄气小成,突破拦截时,她也出了不少力。”

    孟奇点了点头,打过招呼,回身介绍了小紫和向辉,末了问道:“那位呢?亡于追杀了吗?”

    “王晋王大侠本身是开了眼窍的高手,到了少林,完成了第一个主线任务后,不大乐意和我们这些小辈混在一起了,正四处走动,联络外援。”张远山不怒不恼非常平和地回答。

    孟奇对主线任务之事颇为关切:“你们完成主线任务一了?主线任务二是什么?”

    “我们昨晚就入寺见了方丈大师,完成了第一个主线任务,得到了善功奖励,不过我们来历不清,他们不敢让我们居于寺内,依然打我们下山,说拷问内奸之后,再做商议。”江芷微言简意赅地说了说昨日之事,“主线任务二是坚守少林至最后一刻,完成奖励一百善功,否则扣除。”

    顿了顿,她继续说道:“你们也不用太过担心,他们肯定会找你们入寺核实,免得被我们蒙蔽。”

    听了江芷微的话语,孟奇内心安稳了下来,笑嘻嘻地道:“张师兄,有没有多余衣服借我?这一身穿着实在难受。”

    张远山呵呵笑道:“早就给你们准备好衣物了,真定师弟,齐师弟,向辉兄弟,随我去隔壁洗个澡,换身衣服。”

    …………

    洗完澡,换好衣物,正觉一身清爽时,孟奇等来了德光,得知方丈心寂大师将亲自见自己等人,询问突围和内奸之事。

    山路弯弯,绿林葱葱,孟奇越走越是眼熟。

    这不是我平时挑水的山路吗?孟奇忽然醒悟,转头看向江芷微、张远山和齐正言,得到了他们肯定的点头。

    莫非这里真与自家少林一模一样,除了里面之人?

    “心寂大师乃先天顶峰之高人,只差一步就能迈入内外天地交汇的‘仙真’之境,你们莫要失了礼数。”张远山不知为什么,忽地给孟奇等人介绍起方丈大师。

    “张施主谬赞了,不过在我佛门,不叫‘仙真’之境,而是谓之‘禅境’。”德光神情舒缓地解释道。

    这时,江芷微熟悉的声音在孟奇耳中响起:“寺内布置也与少林一致,你莫要惊讶,轮回世界的谜团太多太多了。”

    有了江芷微的提醒,孟奇踏入寺门,穿过广场、大殿和院落时,并未表现出任何讶异,但精神却有点恍惚,似乎自己不是在完成轮回任务,而是正与真慧师弟等人一起行走于寺内,按部就班地进行着挑水、识字、练武、打坐、诵经的生活。

    当!

    悠扬深远的钟声响起,将孟奇从恍惚里惊醒,安抚着他心中种种忐忑疑惑。

    踏入大雄宝殿,孟奇看到了十几个着黄色僧衣,被红色袈裟的僧人,为那位,白眉稀疏,皮肤松弛,满是皱纹,但双眼慈和,不见一点浑浊。

    “几位施主冒死来报,老衲感激不尽。”心寂双手合十,宣了一声佛号。

    “蛮族凶恶,乃天下公敌,贫僧等人不过略尽绵力,保我佛门净土。”孟奇说场面话还是有很深造诣的,然后从怀里拿出了“六道轮回之主”给的内奸名单。

    心寂微微点头,将手一招,那一页薄纸顿时如随风柳絮,落入了他之手中。

    突然,孟奇眼前一花,看到大殿中央的金身佛像正拈花微笑,下方烛火窜起,交织成一个个文字。

    “内奸名单送至少林,主线任务一完成,入寺者每人奖励五十善功。”

    “主线任务二开启:坚守少林至最后一刻,不得提前逃走,成功奖励一百善功,失败则扣除一百善功。”

    火花寥落,文字消失,孟奇消除了心中一块大石,垂下眼帘,静静等待着心寂询问。

    心寂边看边颔,末了叹息一声:“面对红尘**,纵是出家僧人,也未能尽免,这次多亏诸位施主冒死送来这份名单,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方丈大师神功盖世,纵是朵儿察率众多高手突袭,也无法攻破少林,我等只是锦上添花罢了。”张远山很是客气地回答。

    心寂摇了摇头:“出家人不打诳语,若内奸难,山道关隘将无法守住,这就难以阻止朵儿察的大军了,而且,老衲乃行将圆寂之人,武功早就不复当年,朵儿察又号称蛮族第一高手,出手之间风起云动,老衲实无信心挡住,只能舍去残躯,寻觅镇压他之机会。”

    “方丈,万万不可!留住有用之身,以图来日!”

    “师父,您威震江湖几十载,乃我少林象征,你若在,即使山门被毁,少林依然无恙!”

    一位位座长老纷纷出言劝阻。

    心寂竖起右掌,止住嘈杂:“阿弥陀佛,你们身为出家之人,为何看不透这具臭皮囊?”

    说完,他微笑看着孟奇:“老衲对几位遭遇的追杀颇有几分兴趣,不知能否相告?”

    孟奇知道这是取得信任的关键,微微点头:“但凭方丈大师问。”

    心寂挨个挨个地问着孟奇、齐正言、小紫和向辉,主要是一些细节问题。

    只要不涉及出身来历,孟奇等人问心无愧,并没有根据彼此的回答而更改自身的所见所闻,全是有什么说什么。

    心寂的表情不见任何变化,耐心地听完了众人回答。

    “年纪大了,总是有些怪癖,感谢几位满足老衲的好奇。”心寂笑眯眯地说道,然后转头吩咐旁边的僧侣,“安排几位施主……”

    话音未落,他面前站着的孟奇等人之中,一道人影快如鬼魅地窜了出来,一掌按在了他的胸腹之间。

    袈裟鼓涨,一下将这道人影弹飞,心寂口中喷出一股鲜血,铁砂般打在了这人身上,将他打得踉踉跄跄。

    “向辉?”这个时候,孟奇才反应过来,出手袭击方丈之人竟然是自己的同伴向辉!

    “哈哈,大将军托我向方丈问好!”“向辉”朗声大笑,快如轻烟地溜向殿外。

    他所选道路是武功较低的柯碧君方向。

    啪,他一掌打飞柯碧君,看到了前方空空荡荡的大门。

    成功了!他兴奋地想道。

    突然,一道剑光亮起,寒意直透他的眉心,逼得他脚步一顿,转换了方向。

    可这道剑光如附骨之疽,不管“向辉”怎么闪避,始终能感受到眉心一点刺痛!

    “这是什么剑法?”他又惊又恐。

    这时,心寂旁边的某位座愕然开口:

    “百变书生!”

    孟奇忽然有所明悟,原来向辉在第二次袭击之中就已经身亡,被“百变书生”代替!

    想到自己和这么可怕的敌人待了整整一日,孟奇顿时不寒而栗。

    还好他的目标不是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