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玄幻魔法 > 一世之尊 > 第三十四章 支线
    “百变书生”以易容、伪装和轻功闻名,短短一个呼吸内,他就在极小空间内闪转腾挪,努力地想要摆脱那道死死指着眉心的剑光。

    可是,他惊恐地现,无论自己做出什么变化,对方都像能提前看到听到,毫厘不差地跟上,眉心刺骨寒意越来越浓,越来越深!

    怎么会有如此厉害的剑客?

    他到了客栈后,悄悄打听过“镇河洛”关浩然的事情,知道张远山的武功出神入化,已入先天,胜过自己一筹,所以偷袭重创心寂大师后,选择的逃跑方向避开了张远山,没有试图从毫无武功的小紫那里突围。

    谁知道,那常常带笑,明艳不可方物的少女居然是如此可怕的一名剑客!

    绝对比那众人敬仰的张公子强!

    强很多!

    后悔侵蚀了百变书生的心灵,但他知道不能再拖延下去了,不说自己能不能躲开这一剑,等到少林众座长老赶至,自己就绝无脱身机会了,于是一咬牙,脸上闪过一阵赤红,往前一晃,然后突地诡异倒退,直入孟奇和齐正言中央。

    他这是要借助“人盾”摆脱江芷微这一剑!

    孟奇见百变书生身法矫捷灵动,如鬼如狐,突然心有所感,想到了自身的“神行八步”,似乎明白了什么,又仿佛什么也没明白。

    百变书生左脚虚踏,右脚为轴,诡异转身,就要闪到孟奇身后,以此避开江芷微跗骨之剑。

    这一步……孟奇忽然觉得有点眼熟,和神行八步中的一步有异曲同工之妙啊!

    于是,他本能地滑步转身,同样往百变书生身后闪去。

    身前空空荡荡,百变书生又惊又愕,眉心寒意愈浓郁。

    他不得不再次变换步伐,而孟奇在他的牵引之下,挥出了“神行八步”有成以来最好的一步。

    两人如同舞伴,翩翩起舞,不断变化方向,却始终相对而立,优雅莫测。

    这死和尚!百变书生腹中怒骂,若再给他一个呼吸的时间,他保证能将这小和尚玩死,可是,这短短的阻拦之后,他已看到了那截锋利的剑尖。

    旁边的齐正言长剑一抽,点点寒星飘渺落下,罩住了百变书生。

    等到张远山及少林众僧赶到,百变书生已是陷入死地。

    孟奇武功差了不止一筹,怕被百变书生当成人质,于是施展神行八步,见机溜出了重围,提着戒刀,准备打打太平拳,抽冷子给百变书生一刀。

    一想到自己居然全无戒心地和这个敌人相处了一日,被他蒙骗,在死亡边缘游走,孟奇内心就暗自恼怒,当然不会放过报复的机会。

    百变书生穷极变化,可依然无用,受了戒律院座一掌,挨了江芷微、张远山和齐正言各一剑,头披散,鲜血横流,踉跄窜出,可身形迟缓,已无逃跑之能。

    孟奇见状,迈步上前,一刀劈在了他的背部,砍出了好深一道伤口。

    哼,我就是这么小心眼的人!

    百变书生再也无力支撑,直接倒地,被红色袈裟拂过,封闭了穴道。

    “南无阿弥陀佛,邝施主别来无恙?十年未见,老衲却是走了眼,未能认出施主。”心寂脸色枯黄,但无人搀扶地走了上来。

    百变书生被擒之后,知道求饶无效,于是昂着头,高声笑道:“哈哈,方丈大师老眼昏花,不复当年盛况了。不过将军大人却分外看重大师,若您能率少林投诚,他必求肯皇上,敕封你为国师,让少林成为佛门寺,香火不断,良田万倾!”

    “率兽食人,修罗之为,老衲羞于为伍。”心寂这话颇有几分豪情。

    “哼,将军大人所虑,只方丈大师一人耳,如今大师被我所伤,又有何人能挡将军大人?险隘山道?那只能阻普通高手和兵卒,于将军大人而言,如履平地,到时候,关隘形同虚设!”百变书生收买不成,顿时恐吓起来,“方丈大师,莫要让少林千年基业毁于你手!”

    孟奇微不可见地点了点头,非是赞同百变书生所言,而是有一点,他说的很对,有“越层次”的高手存在时,若己方无人可以抗衡,一般的山道关隘根本毫无作用,这高手完全可以迂回过去,杀掉守卫,打开通道,供同伙进入。

    “阿弥陀佛,施主无需多言,少林基业只在佛理禅意。”心寂扬起袖袍,一只枯瘦手掌就往百变书生头顶拂去,“大战在即,老衲无法留手了。”

    “你,你竟然要杀人!”百变书生又惊又惧,他还幻想着江芷微张远山要杀自己而少林僧人阻止,只是废掉武功的,“你的戒律呢?你的佛祖呢?将军大人即将赶来,你们死无葬身之地!”

    “阿弥陀佛,佛有慈悲心肠,亦有金刚怒目。”心寂语气平淡不惊地说道,手掌在百变书生头顶轻轻一拂。

    顿时,百变书生瞪大了一双不甘心的眼睛,软软倒地。

    孟奇忽然觉得这老和尚颇合自己胃口,正要开口说话,突地看到那金身佛像再次拈花微笑,火苗窜起,重新织成文字,并不断变化。

    “支线任务一:杀死敌对阵营四大先天高手之中的‘百变书生’,江芷微奖励三十善功,张远山、真定各奖励二十善功,齐正言、王晋各奖励十个善功。”

    “支线任务描述:杀死敌对阵营四大先天高手之一,参与者既根据任务难度、实力对比、出力程度获得相应善功奖励。”

    “支线任务二开启:杀死大将军朵儿察,参与者根据贡献,奖励五十到两百善功不等!”

    “这,这是支线任务?”孟奇有点不敢置信。

    这时,张远山用传音入密分别对他和齐正言道:“之前来不及细说,我诛杀关浩然时,就开启了这个支线任务,因为只有我出手,根据实力对比,获得了五十善功,我想若是真定师弟你独立完成这个任务,恐怕奖励会过一百。”

    嗯,孟奇点了点头,这种环境下,没法多问,于是等待心寂话。

    心寂看着百变书生的尸体,刚要说话,身后忽然站出一白眉老僧,义愤填膺地指着孟奇等人道:“你们这群奸细,竟然将百变书生带入寺中,害了方丈!还有何图谋?”

    一位位座长老纷纷上前,似乎打算将孟奇等人擒下。

    在张远山开口辩解前,心寂挥了挥衣袖道:“不用如此激动,几位施主非是奸细,应只是被百变书生蒙骗,若他们是奸细,刚才百变书生偷袭老衲时,若江施主、张施主同时出手,以他们的实力,老衲怕是已经圆寂。”

    这个理由很有说服力,群情激奋的状况平息了下来,不过白眉老僧还是沉着一张脸道:“几位施主来历不清,或许大部分确实是义士,可谁敢说未混有百变书生这样的人了?刚才不暴露,也许只是图谋深远。在鉴别清楚前,不应让他们在寺内久待。”

    “这样会让前来相助的义士寒心的。”有位中年僧人迟疑地说道。

    白眉老僧坚决地道:“方丈被偷袭受创,我们不能再冒险了,而且人多眼杂,那群义士之中怕是混有不少蛮族奸细,还不如让他们各自还家。”

    心寂叹了口气,对张远山道:“寺中有些争执和讨论,不便几位施主听闻,还请几位施主先下山,等我们商议出结果,再通知几位。”

    虽然被冤枉有些憋屈,但张远山、江芷微等人都是大派出身,年纪也小,还做不出来翻脸之事,于是背起柯碧君尸体,告辞离寺,返回山脚。

    “要是不能入寺,那怎么坚守至最后一刻?”行走于山路时,一直没与孟奇等人有什么交流的王晋突然说道。

    张远山沉吟了一下道:“希望商议出来的是好结果,而且在山下坚守,也是坚守少林,只不过这样太危险了,嗯,真定师弟,你知道进入少林的密道吗?”

    他也不想太墨守成规,想从密道潜入少林,而这里与主世界少林分外相像,问孟奇似乎没错。

    “我入寺不足一年,哪知道如此秘辛。”孟奇无奈回答。

    齐正言突然闷声开口:“那可以趁蛮族大军攻破关隘时混入少林,之前就得小心为上了。”

    张远山叹了口气:“心寂大师重伤,我怀疑少林坚守的决心,也许他们会安排有希望的弟子带着秘籍、舍利子等物秘密离开,那样一来,我们是不是奸细都无关重要,肯定会被放入寺中的。”

    “希望如张师兄所言。”齐正言点了点头。

    一直沉默的江芷微忽地开口:“若是无法入寺,完成主线任务,那我们就努力杀掉朵儿察,这样每人至少有五十善功了,加上之前的积累,足够扣除。”

    这,这还真是典型的江芷微想法……孟奇腹诽了一句。

    这时,张远山凝重地道:“向辉被百变书生替换而我们不知,在他面前很是谈了不少轮回世界之事,可为何我们没有被抹杀?”

    “也许是这种情况下,六道轮回之主会篡改百变书生的听觉,毕竟它不可能提醒我们小心‘内奸’,而我们则属于无心之过。”孟奇猜测道。

    事到如今,百变书生已死,自己等人还未被抹杀,只能这么解释了。

    商量之中,几人回到了客栈,却现一片愁云惨淡,所有人都沉默不语,隐现恐惧。

    “魏大侠,出了什么事?”孟奇招呼着不远处的魏无忌。

    魏无忌快步走了过来,看了看张远山,又惊又怕地道:“张公子,林少掌门遇害了!”

    “什么?”张远山再沉稳,也忍不出惊讶出声,刚刚才与自己品茶论酒的林别雪竟然就遇害了?

    “是啊,林少掌门的书童见他打坐调息的时间已过,于是进去收拾,却现他躺在床上,死状诡异。”魏无忌后怕地说道。

    “带我们过去看看。”张远山沉声吩咐。

    孟奇也觉得此事诡异非常,没有反对,跟着他们一起上了二层,进了林别雪的房间。

    房间内,林别雪无声地躺在床上,脸含微笑,安宁静谧,像是得到了解脱,获得了新生,没有一点痛苦,而他脖子以下的皮肤和肌肉黄收缩,仿佛多年干尸,死状极其诡异!

    “这种死法,有些眼熟,又不太相同……”张远山疑惑地看向江芷微。

    江芷微点了点头,表示自己也是类似感受。

    砰,门板处出一道响声。

    孟奇等人回望去,看到小紫脸色白地连连退后,撞到对面墙上也没有任何感觉。

    “小桑,小桑也来了……”她梦呓似地摇着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