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玄幻魔法 > 一世之尊 > 第一卷 少年侠气 第四十章 石室
    琉璃塔下,心寂的笑容宁静安闲,看着状似天魔的朵儿察,平和开口:“施主,你的伤势并不轻。”

    “那又怎样?杀你绰绰有余!”朵儿察冷冷说道,然后合身上扑,拳绕飓风,电照长空,凶蛮不可一世!

    心寂笑得愈淡然,声音空灵而祥和:

    “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声音不大,回荡在四周,心寂右手抬起,做拈花之状。

    他的背后,琉璃佛塔冉冉生辉,一道道佛光洒出,一声声禅音飘渺:

    “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佛光点点,仿佛一个个罗汉金刚,菩萨佛陀,共同出庄严又空灵的禅声。

    朵儿察目光一凝,脸上次出现惊愕的神情:“你竟能‘舍身’?”

    “老衲只是近年略有领悟。”心寂的身影渐渐变淡,一点点融入佛光之中,消散于天地之间。

    “该死!”朵儿察黑袍鼓起,一道道狂风卷来,将他衬托得仿佛人形风暴,并有丝丝电光环绕。

    心寂的**彻底崩解,所在只余淡淡身影,呈拈花状的右手轻轻拂出,笑得纯净坦然,不着一点尘埃。

    满天佛陀菩萨消失,佛光尽数融于这一指,周围变得安宁祥和,只有禅音依旧回荡:

    “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

    扎扎扎,孟奇和齐正言入了密道,在内壁摸索了一阵,终于找到了合拢的机关。

    “这下朵儿察应该现不了我们了……”孟奇用废话掩盖着内心的狂风巨浪。

    齐正言从怀里掏出火石和火折子,驱散了黑暗,照亮了附近。

    这是一条两人宽的甬道,头顶石块参差不齐,左右石壁粗糙起伏,青苔覆盖。

    “不像纯粹人工开凿的,应是天然通道改造而来。”齐正言仔细打量了一遍,快走几步,在前方平缓宽敞处将张远山放下。

    孟奇按捺住内心情绪,学着齐正言,挑了一块缓和的地面,放下了江芷微,然后“郑重”地道:“齐师兄,我去前方探探路,免得里面藏有敌人而不知。”

    连个普通小沙弥都能出入后山,孟奇相信这里只有舍利塔,并没有妖魔鬼怪,于是壮着胆子,打算探索一下这条密道,既然两个世界少林寺的地形如此相像,那这条密道的尽头也许能昭示出自身少林密道的秘辛,或许自己会因此得到不菲的好处。

    而且,对“无限流”比较“了解”的孟奇,在上次轮回结束知道有“任务评价”后,就对这方面有所猜想,探索隐秘也许是任务评价的重要参考标准。

    齐正言面无表情地看了孟奇一眼,从怀里拿出另外一个火折子,点燃后递给孟奇:“真定师弟,麻烦你了,我得在这里守着张师兄他们,免得有毒虫长蛇侵扰。”

    啊?孟奇准备了满肚子的说辞,想让齐正言不要跟着自己探索,毕竟里面到底有什么,还很难说,要是他因此而起了贪心,事情就麻烦了,可想不到的是,齐正言居然如此知情识趣,自己一句话都还没说,他就自告奋勇地留下来看守了!

    “那有劳齐师兄你了。”孟奇没有纠结此事,点燃火折子之后就往着密道深处行去,一边戒备着前方黑暗里可能存在的敌人,一边警惕着背后也许会出现的偷袭。

    等到孟奇的身影消失在拐角处,脚步声越来越远,张远山突然睁开眼睛,虚弱但平稳地道:“齐师弟,想不到你会直接选择留下。”

    “我身受反噬,实力大降,非是真定师弟对手。”齐正言靠着墙壁,盘腿坐下,语气平淡地回答,“若贸然跟去,遇到那种只能一个人知道的秘密或宝物时,你让真定师弟杀我,还是不杀呢?人皆有贪欲,我不会冒险去‘考验’真定师弟的佛心,所以干脆留下。”

    张远山轻轻颔,忽地笑道:“你重伤之后,果然话变多了。”

    齐正言一张脸顿时黑了下来,扭头看向旁边。

    张远山笑了笑,再次闭上双目,继续疗伤,江芷微一直全神贯注,仿佛对身外之事毫无所觉。

    沿着密道,孟奇前行了一阵,自觉已经深入后山。

    火光闪烁,昏黄的色泽将道路染得沉闷黯淡,让孟奇有一种难以言喻的压力,似乎火折子随时会熄灭,世界随时会复归黑暗,而妖魔鬼怪亦将从黑暗里涌出,将自己生吞活剥。

    又前行一段,孟奇疑惑地停住了脚步,因为好像已经走到了密道尽处,山壁成半圆形,环出了疑似开放石室的地方。

    那里有一个腐烂的蒲团,有石床石桌。

    “难道是哪个高人隐居之地?”孟奇暗自猜测,再次戒备地观察了四周一遍,然后迈步走了过去。

    到了近前,火光映射到山壁之上,孟奇隐约看到了几排文字。

    “咦,是梵文。”孟奇好歹也是讲经堂的“尖子生”,对梵文并不陌生,眯起眼睛,努力地辨识。

    “若不入红尘,不历苦海,不背戒律,如何知晓清规真意,如何勘破世事虚幻,照见自身佛性,证得真空妙有?”

    孟奇的梵文造诣并不精深,非常艰难才把话语贯通,还不保证没有错误和疏漏,当然,大体意思,他已经领会。

    “这话倒是颇有几分玄奥……”孟奇低声自语,火把下移,照向署名处。

    “阿……难……阿难?”孟奇惊讶地嘴巴都合不拢了,这不是佛祖坐前的尊者吗?

    等等,好像有他破戒而去的佛经故事!

    “阿难”名字的梵文笔走龙蛇,刀削斧刻,隐有几分锋锐蕴含其中,又藏有淡淡安宁禅意,孟奇目光被吸引,右手前伸,试图抚摸一下。

    手掌刚刚接触其上,孟奇突然感觉到透骨寒意,眼前迸出一记刀光,如真龙入海,似虎归山林,种种阻碍,一刀之下,皆是斩断。

    刀光慑人,孟奇根本无法做出任何反应,只能眼睁睁看着刀光临身,演变出诸般变化,幻化成红尘万丈。

    生者苦,老者苦,病者苦,死者苦,刀光衍化出无穷奥妙,最后归于一刀,斩破周身枷锁!

    光芒之中,孟奇隐约看到了一位僧人,不知老幼,不辨美丑,只能依稀感受到他满脸的苦色和沉重决绝。

    火光昏暗,山壁梵文归于尘埃,瑟瑟飘落。

    孟奇这才回过神来,略有些茫然地看着眼前场景,刚才是怎么回事?那刀光变化、红尘悲苦的意味似乎还深深地印刻在自己脑海内。

    尘埃落地,结成文字:

    “获得‘阿难破戒刀法’真意传承,悟得‘阿难破戒刀法’第一刀‘断清净’残式。”

    孟奇的嘴巴好半天才合拢,总算明白自己遇到了什么,按照江芷微之前所言,法身和部分外景巅峰级的神功与招式,都不立文字,真意传承,只不过寄托真意的事物,有的只能承载一次,有的可以传承多年,而从真意之中,悟多悟少,能不能悟,就是个人自身的问题了,而等到彻底掌握这些神功和招式,本身又能留下真意传承。

    所以,江芷微才能悟得“剑出无我”的皮毛,而她悟出的内容若变成秘籍,顶多价值**百善功,不足原本十分之一。

    “我记得寺里的‘阿难破戒刀法’不是真意传承啊……”孟奇疑惑地想道,因为金刚寺擅长刀法的缘故,玄心特意提过少林有一门可以媲美他们的“阿难破戒刀法”,属于外景巅峰级,圆满之时,能触摸到天地法则,同时,他还提到前代有高僧借出秘籍,掌握了这门刀法,成为刀道大家。

    因此,孟奇知道这门刀法在少林寺内属于秘籍传承。

    由于对寺内典故了解甚少,孟奇一时没有猜测的方向,而且他顾不得猜想,赶紧闭上眼睛,专心致志地回想刚才所得,将“断清净”残式的变化翻来覆去的琢磨。

    要知道,“阿难破戒刀法”的兑换价格可是九千善功,总纲三千,每一式一千二百,忘了就亏大了!

    而自己得到真意传承,就相当于得到总纲,只不过是需要慢慢琢磨,慢慢领悟的总纲,并且,比起总纲,真意传承还能直接悟出五式刀法。

    当然,这对悟性的要求极高,比如孟奇,刚才直接得到传承,也只悟出了第一刀的残式。

    “怎么是残式……”孟奇略有失望地睁开了眼睛,残式就意味着还无法习练。

    虽然真正挥“阿难破戒刀法”的威力,需要踏入外景,引动外天地变化,但当前若能掌握皮毛,自身也算有了撒手锏,哪怕没有江芷微“剑出无我”的强横,也肯定少不了精妙恐怖的评语。

    轻吸口气,孟奇暂时放下此事,继续搜索着石室,看有无别的事物。

    绕着石室走了半圈,孟奇在火光照耀之下,看到了一个疑似石门的东西。

    它只有淡淡的痕迹残留于山壁,周围刻着的是平时熟悉的文字。

    “情义善仁,莫入此门。”

    孟奇念着这句话,习惯成自然地将右手轻轻按在石门之上,打算感受一下,并无推开意图。

    手刚触及,一阵阵无法言喻的寒意和恐怖就侵袭了孟奇的心灵,残尸腐肢,恶鬼天魔,一一呈现于眼前。

    然后,一道火光于满天黑气里燃起,焚尽一切,直指孟奇。

    孟奇脸色白,往后急退,脱离了石门,眼前所见,缓缓消失。

    喘息了片刻,孟奇现自己背后起了一层密密麻麻的冷汗,全身酸软,如同重伤。

    “真诡异……”孟奇调息恢复,再也不敢触及石门。

    这时,他看到石门下方有一个深不可及的小孔,里面仿佛有无可名状的火焰在燃烧,旁边书写着几个蝇头小字。

    “负心薄幸者,杀!”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孟奇无奈地想道。

    …………

    森林边缘,朵儿察静立于此,望着残留痕迹。

    他左肩左手彻底消失,浑身止不住的颤抖,但依然站的笔直。

    ——心塞,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