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玄幻魔法 > 一世之尊 > 第一卷 少年侠气 第五十章 艰苦的修炼
    牢房之外,气息散逸,虽非真正的火焰焚身,但很热很热,孟奇只觉皮肤滚烫,如同火灼,汗水止不住地外淌,从额头起,划过脸庞,划过嘴角,与上身汗流交汇而下。

    头晕晕,脑袋胀,孟奇勉强定神,维持住金钟罩第一关的行气路线,分外庆幸自己有铁布衫打底,否则肯定已经皮肤“烫伤”,水分流失严重,无法坚持了。

    这可比蒸桑拿恐怖不知多少倍!

    内力不断地运行着,孟奇觉得肌肉好像在一点点“溶解”,不断“重组”,由内而外,配合着金钟罩对自身的“改造”。

    丹田处,亦重新开始凝练。

    汗水蒸腾,孟奇的视线变得模糊,觉得眼前的场景都在晃动——这是金钟罩每一关修炼时针对双眼的部分,当然,以第一关而言,只需要在这种环境下睁开十个呼吸的时间。

    从未有过的折磨和煎熬,让孟奇下意识看向牢笼内,似乎在渴求火鹄往内移一移,远离自己,让这里的高温稍微降低一点。

    全身赤色羽毛的火鹄仿佛感受到了孟奇的目光,眼睛睁了睁,往他的方向蹭了一步,于是高温更甚!

    这死鸟!孟奇暗骂了一声,不敢再看火鹄,生怕它再次往自己这边移动。

    十个呼吸过去,孟奇闭上双眼,努力地让自己忘记高温的煎熬,忘记皮肤肌肉的不适,忘记周围的种种,全身心地沉浸于金钟罩的修炼。

    不知过了多久,“阿弥陀佛”的声音传入孟奇的耳朵,恰好是他结束一个周天的间隔。

    “师父。”孟奇睁开眼睛就看到玄悲立于自己身前。

    玄悲轻轻颔:“可以了,今日的修炼到此为止。你能够撑一天,也是出乎为师意料。”

    “一天?”孟奇声音沙哑地问道,内心异常惊愕,自己竟然撑了一天?

    同时,他结束了调息,缓慢站起,只觉浑身疼痛,双腿软,恨不得立刻找个凉爽的地方躺下睡一觉。

    玄悲常带忧郁的脸上泛起一丝笑容:“为师原本认为你最多能承受两个时辰,可你足足坚持了五个时辰,毅力可嘉,不似表现的那么跳脱浮躁。”

    我有的时候只是苦中作乐,舒缓心情,其实心里都明白……孟奇暗暗为自己争辩了一声,可刚一迈步,就差点趴下,因为实在是太热太晕太虚弱了。

    玄悲袖袍一挥,有风自无名处起,稳稳托住孟奇,避免了他的摔倒,让他走出了火鹄牢房的范围。

    凉爽袭来,孟秋头脑为之一清,顿时觉得自己又活过来了!

    “不过也别强自支撑,容易伤了身体,五个时辰就可以了。”玄悲走在前方,随口对孟奇说道,“这样一来,你半个月后当能练成金钟罩第一关,前三关加起来也不会过三个月。”

    三个月啊……孟奇皱了皱眉,因为不知道下次轮回任务还有多久到来,若有个一年半载,自然无忧,要是还像上次一样,只有一个月,那自己的金钟罩就顶多能练成第二关,并无实质上的提升。

    还好有暴雨梨花针保命!

    孟奇只能这么想了,因为金钟罩是那种根基雄浑,进展缓慢的神功,正常修炼的话,前三关起码得一年,就算自己有蓄气小成的底子,恐怕也得六七个月,如今能在三个月内练成,还抱怨什么呢?

    一路无话,孟奇拖着虚弱无力的身体回到了玄悲所处的小院,直奔水缸,拿起木瓢,喝了整整两瓢才缓解了缺水的状况。

    进了禅房,孟奇看到真慧正在打坐,脸含微笑,专心致志,竟有几分禅意。

    这家伙莫非真适合修炼“拈花指”?孟奇呆了呆,旋即找出灵芝补气丸吞服下去,然后盘腿打坐,调理身体,补充内息。

    晚膳时,孟奇爆出了有史以来最强的“战斗力”,吃的食物之多,让他自己也惊讶。

    而吃饱喝足后,白天艰苦修炼了一天的孟奇,分外困乏,只想在通铺上躺尸——少林崇尚苦修,哪怕玄悲这种长老的独属小院,也和杂役院、武僧院没有实质上的区别,若非为了保密和方便自身的修炼,恐怖连单独的小院也不会有。

    “师兄,我继续打坐去了。”真慧兴致勃勃地给孟奇说了一声,直接蹿回了禅房,半点也没有对修炼的抗拒。

    见状,孟奇叹了口气,转身步入院中,找到了一把戒刀,就着清冷的月光,练习起“血刀刀法”。

    不能懈怠啊!轮回任务可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开始!

    “血刀刀法”对步伐,对出招的角度都非常重视,讲究瞻之在前,忽焉在后,如此才能让刀法怪异至极,每一刀都从不可思议的位置斩出,而这与孟奇的“神行百变”相得映彰,练习起来互相促进。

    练了好几趟刀法后,疲惫的孟奇停了下来,大口喘着气,打算休息一下。

    这时,他眼角余光看到玄悲正站在禅房门口,不知站了多久。

    “师父。”孟奇赶紧双手合十。

    玄悲点了点头,难得地露出满意神色:“很好。”

    说完,他就转身步入了自家禅房。

    孟奇暗暗得意了一下,调息片刻,继续练习起刀法。

    …………

    日复一日,孟奇重复着火鹄牢房、玄悲小院的两点一线生活,只觉金钟罩运转越来越顺畅,身体隐隐有了奇怪的改变,也顺利在第十三天时练成了第一关。

    这日,孟奇盘腿坐于火鹄牢房前,体表汗珠稀少,映着少许金黄。

    高温虽然依旧,但孟奇的难受缓解了不少,不再头脑晕,皮肤也没有了灼烧之感,体内亦平和了许多。

    突然,孟奇丹田处泛起一层金黄,似有轻微声音响起。

    响声之后,金黄褪去,孟奇睁开双眼,满足地动了动脖子。

    第二十九天,金钟罩第二关练成!丹田重新凝练完毕!

    玄悲仿佛一直守于此处,并未离开,见状微微颔:“不错,明日开始第三关的修炼。”

    “师父,第三关还是这里吗?”孟奇站起身,关心地问道。

    到了现在,他每次修炼后的虚脱感好转了不少,至少不会无力到走路都会摔倒了。

    “前面那个牢房外。”玄悲用眼神示意。

    孟奇循着他的视线望了过去,现正是自己之前注意过的那间,寒气弥漫,地上一层冰晶。

    之前是“热”,现在是“冷”?

    玄悲缓缓开口:“里面关着的是‘寒龟’,你要借助它散逸的寒冰气息修炼第三关。”

    “是,师父。”孟奇打量着那间牢房,看到了一只背着淡蓝色龟壳的巨龟,里面雪花飘飘,冰晶遍地,与一墙之隔的火鹄牢房形成鲜明对比。

    回到小院后,玄悲将令牌给了孟奇:“每日来往,你应熟悉了,日后就自行前去修炼吧,等第三关练成,再告诉为师。”

    孟奇点头称是,毕竟这一个月来,自己修炼时,师父都在旁边守着,耽搁了他不少时间,现在自己金钟罩第二关练成,也熟悉了那里的环境,正该自力更生了。

    …………

    翌日,孟奇手持令牌,顺利进入了舍利塔,到了第一层关押“寒龟”的地方。

    刚刚踏足进去,孟奇就感觉到刺骨的寒意,比以往经过的每一个冬天都冷,像是连骨髓都要被冻结起来。

    他照例赤着上身,瑟瑟抖地盘腿坐下,运转金钟罩第三关心法御寒。

    这一次,孟奇没再去看“寒龟”,“恳请”它往里退一退,免得带来相反的后果。

    可是,炼着炼着,孟奇却感觉愈寒冷,仿佛自己的第三关心法都白练了一样。

    睁眼望去,他现不知什么时候,寒龟已经悄然移动到了铁栏附近。

    这该死的妖怪!孟奇咬牙切齿地暗骂了一声。

    “哈哈,愚蠢的人类,不知道这只死乌龟报复心最重吗?它不过淹了一座城,就被关在这里几十年,怎么可能看你们人类顺眼?”聒噪的声音从对面传来。

    孟奇正好是淬炼眼睛的时候,透过寒气,看到了一只趴在牢笼上的小鸟。

    它长得非常丑,身体圆滚如球,两只翅膀短小,覆盖着黑色的羽毛,头上没有鸟喙,而是鱼类般的嘴巴。

    “看什么看?咱行不更名,坐不改姓,道号‘垂翼子’,乃鲲鹏一族的后裔!”小鸟蹦蹦跳跳地说道,“你一定很奇怪咱为什么前些天不找你说话吧,像咱这么高傲的鲲鹏,是随随便便和人类说话的吗?”

    孟奇没有理它,闭上眼睛,专心致志地修炼。

    “啧,小和尚,靠死乌龟的寒气修炼有什么用?怎么也得找寒螭啊,哈哈,到时候,你就冻成冰渣了,死的不能再死……”小鸟“垂翼子”压根儿没有孟奇在修炼的自觉,继续絮絮叨叨。

    “你这个姿势摆的好丑,你们人类真是没有一点品味……”它从头到脚挑剔着孟奇,足足说了有一个时辰。

    “小和尚,练金钟罩这种乌龟壳功夫有什么用,不如将咱放出来,咱自有好处给你……”

    孟奇只觉噪声入耳,让自己心浮气躁,想要跳起来找东西塞住这家伙的嘴巴,实在太吵,太能说了!不知道修炼时需要清净吗?

    “说到好处,咱鲲鹏一族传承了不知多少万年,我爷爷的爷爷的爷爷曾经……”小鸟谈性大,从它爷爷的爷爷的爷爷的故事讲起,这架势,三个月都说不完!

    结束一个周天后,孟奇猛地起身,准备将“垂翼子”的嘴巴塞住,可是,小鸟异常机警,在孟奇起身的刹那就倒飞回牢房深处,得意洋洋地道:“你以为咱看不出你什么时候运行完一个周天?”

    “哈哈,老老实实听咱说话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