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玄幻魔法 > 一世之尊 > 第一卷 少年侠气 第五十一章 三重折磨
    孟奇咬牙切齿地看着小鸟,听着它难听的声音,好一会儿才缓缓转身,走回寒龟“门前”,再次盘腿修炼。

    不过,这一次,孟奇撕下了两条衣襟,塞到了耳朵里。

    “天真!以为这样就听不到我说话了吗?”

    “我刚才讲到哪里了?爷爷的爷爷的爷爷?说到我爷爷的爷爷的爷爷,那还得从我爷爷的爷爷的爷爷的爷爷说起……”

    孟奇深吸了口气,内心低语,当它是哑巴,当它是哑巴!

    寒气和噪音的双重侵袭下,孟奇险些没能坚持住五个时辰,好不容易才熬了过去,整个人脸色青,浑身颤栗。

    “哟,寒意入体,不尽快取暖的话,日后少不得缠绵病榻。”“垂翼子”从开始到现在就没停过嘴。

    孟奇艰难地往外挪动着,声音沉哑地道:“你用词倒是不像妖怪……”

    他打算把这家伙引诱到牢房旁边,绑住它,塞住它的嘴巴,一劳永逸——孟奇看出这小鸟实力不高,连万字符都没有触动。

    “当然,作为一只鲲鹏,咱怎么都得学富五车,才贯天地啊!”小鸟恬不知耻地说道,“你这种愚蠢的人类,怎么能明白咱的伟大志向?燕雀安知鸿鹄之志!”

    “我才是鹄……”火鹄插了一嘴,不屑地往里面挪动了一下。

    “是吗?你有什么伟大的志向?”孟奇柔和着声音问道。

    垂翼子忽然哈哈大笑:“你不就是想套亲近,然后塞住咱的嘴巴吗?咱可是鲲鹏,会那么容易上当受骗吗?你们这些秃驴,咱不过吃了几个人,就把咱抓了起来,山上的老虎吃过那么多人,那么多生灵,你们也没说把它镇压起来!野兽吃人是正常之事,妖怪吃人就不是了?”

    一开口,它就完全停不下来。

    孟奇深深地懊恼,不该和这废话篓子说话的……

    就这样,两重折磨之下,孟奇过得愈艰难,可金钟罩的进展却异常快,一个半月后,第三关顺利练成,金钟罩达到了蓄气小成的阶段,与铁布衫效果相当,而且前景远大!

    “比预想的提前半个月……”“寒龟”牢房外,孟奇看了看自己**着的上身,隐隐觉得有种质感,内心又惊又喜,同时,他暗暗祈祷,下一次的轮回任务最好在自己金钟罩第四关练成之后。

    穿好僧袍的过程中,孟奇皱了皱眉,看向巴拉巴拉说个不停的垂翼子,暗自嘀咕:“难道这丑八怪鸟的噪音也算淬炼的一种?能打磨心性?”

    唉,还是忍不住想塞抹布到它的嘴里!

    “我爷爷的爷爷曾经在海里找到过一处遗迹,可惜里面早就被人搬空了,满地的鸟屎,奇怪吧,海底遗迹居然有鸟屎,诶,小和尚,你别走啊,好了,好了,我们明天再聊。”

    孟奇脚步一顿,牙关紧咬。

    由于提前突破,他比平日里早了一个时辰回到玄悲的小院,刚一推开门,就看到玄悲提着戒刀,挥洒自如地练习着刀法。

    对徒弟的闯入,他没有丝毫惊讶,因为在很远的距离外,孟奇就被他感应到了。

    孟奇随意扫了一眼,打算先回禅房,等等再汇报自己已经突破了金钟罩第三关的事情。

    这不是他不好奇,不想偷偷模仿师父的刀法,而是他清楚地知道,师父这个层次所练的刀法,招式变化都异常玄奥,若没有秘籍参照,光看是没有任何效果的,所以师父也才放心大胆地在院中练刀,不禁旁人观看。

    可就是这一眼,孟奇双脚黏在了地上,怎么都挪不动了,因为这正是“阿难破戒刀法”第一式,“断清净”!

    由于担心师父现,孟奇一直没有机会习练这招刀法,只能不断在脑海里演绎,准备到了轮回空间和任务之中,再抓紧时间练一下,谁知道,今日居然看到一位外景高手演练这招,而且还是非常不熟练,变化缓慢的最初。

    原来是这样……看到师父的施展,孟奇脑海里琢磨刀法时的种种疑难消除了大半,有一种恍然大悟之感。

    “真定,你练成第三关了?”玄悲见孟奇没有离开,刀法一收,和声问道。

    孟奇定了定神,开口道:“回师父,弟子侥幸提前突破。”

    “你看似外表和行事轻浮,但毅力内蕴,沉稳深藏,能有今日之成果,实属正常。”玄悲赞许地点了点头,“明日开始,你在火鹄和寒龟之间的空隙修炼第四关,嗯,为师会与你一起去舍利塔,毕竟寒热阴阳平衡的位置,你很难把握。”

    “是,师父。”孟奇“兴致勃勃”地问道,“师父,刚才您练的什么刀法?看起来好生玄奥,比弟子练的那几套,强了不知多少倍。”

    玄悲拍了拍戒刀:“‘阿难破戒刀法’,正是听你提及,为师才起了兴趣,日后到了开窍期,你若还想学这门刀法,为师可以直接教你。”

    “谢谢师父。”孟奇行礼之后,满怀疑惑地回了禅房,看到真慧正满脸幸福地啃着点心。

    “咦,小师弟,今日没有修炼?”孟奇觉得很奇怪。

    真慧开心地道:“师兄,我午时开辟了丹田,师父奖赏给我的。”

    他献宝似地将点心呈于孟奇眼前,上面沾满了口水。

    “你已经开辟了丹田?”孟奇暗自翘舌,虽然正常而言,开辟丹田只需要两到六个月,真慧三个半月开辟不算什么,有的人一个多月就能完成这一步,但要知道,真慧已经转修了“拈花指”,它可是少林最难学的绝技,三年开辟不了丹田也是应有之义,谁知真慧却如此之快!

    真慧老老实实地点头,接着问道:“师兄,你刚才好像有事要问我?”

    孟奇决定不管这家伙是不是与拈花指有缘,点头道:“我问你,师父什么时候开始修炼的阿难破戒刀法?他为什么要修行刀法啊?”

    “一个半月前。”真慧记性很好,然后疑惑地看着孟奇:“师兄,师父修行刀法不就是为了教你?”

    “什么?”孟奇颇为愕然。

    真慧不明白为什么师兄会问这种问题,正儿八经地道:“因为师兄你想修行刀法啊。”

    “这,可能吧……师父对我们是不是太好了?”,孟奇承认真慧说的有道理,但又相当的不安,“非亲非故,为什么师父要对我们这么好?”

    真慧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哪里非亲非故了?他是师父啊。”

    “可师父也不会无缘无故对我们好啊。”孟奇紧皱眉头。

    真慧莫名其妙地看了孟奇一眼:“师兄,你也对我好啊,这有什么问题?”

    孟奇撇了撇嘴巴,和这家伙说不清楚,于是翻出灵芝补气丸,继续着自己的“功课”。

    …………

    “这里。”进了舍利塔,玄悲站于火鹄和寒龟牢房交界处的外沿,指着面前的空地道。

    孟奇应了一声,走过去盘膝坐下,顿时感觉左半身如有火焚,右半身血脉僵硬,一热一寒,互相冲击,前所未有的折磨和煎熬。

    牙关咬紧,孟奇没出一声痛哼,开始运转金钟罩第四关的心法。

    至于垂翼子之事,他没有给师父说,因为师父让自己在这里修炼,本身就存了磨练之意,若是连废话噪声干扰都承受不下来,那还是趁早放弃了事。

    寒龟和火鹄慢慢靠到了铁栏上,想要给孟奇最大程度的折磨。

    冷热齐,孟奇丹田似有万把钢针齐刺,异常痛苦。

    他内气运转,借助寒热之变,缓慢淬炼着**。

    **一寸寸改变,丹田一步步扩大,经脉一点点宽阔,孟奇承受极大煎熬的同时,亦能清楚地感受到自身的进步。

    旁边站着的玄悲轻轻点头,微笑道:“真慧修行拈花指,比为师预想的更契合,已于昨日开辟丹田,蓄气小成亦会很快,或许要不了多久就能赶上你。”

    开辟丹田后,蓄气小成就只是真气量积累的问题,所以玄悲认为真慧能很快达到,到时候就和同样蓄气小成的孟奇实力相当了。

    他之所以这么说,正是为了让孟奇有份紧迫感,而紧迫感无助于孟奇当前的修炼,只平添一份心障,以此更好地磨一磨孟奇的性子。

    “不过,真定,你也出乎了为师意料,骨子里藏着的坚毅让人惊叹,如此一步步走下去,纵是开头缓慢,亦有一飞冲天之时,别人一年才能练成第四关,你或许只需要半年,到时,肯定又能领先真慧了。”

    给了紧迫感之后,他开始鼓舞孟奇,让他不至于被心障压垮。

    等到金钟罩第四关圆满,既为蓄气大成,可以凝练窍穴,准备开窍了,那对拈花指而言,则可能是一年、两年,甚至八年十年的问题。

    说完,玄悲转身离开,留孟奇一个人在这里经受着冰火两重天。

    “你以为找个厉害和尚过来,咱就怕了啊?”玄悲刚走,垂翼子又开始聒噪。

    “少林武功算什么?咱可知道《妖皇典》藏在哪里!那是天上地下独一无二的妖皇留下的盖世宝典……”

    “怎么样?放咱出去,咱就带你去妖皇殿?”

    不知为什么,垂翼子的声音总是能响在孟奇心底,堪称世上最可怕的噪音,属于精神上的折磨,与**的冷热互相重叠,威力倍增。

    孟奇的精神渐渐有点涣散,不自觉分心回想昨日师父练的“阿难破戒刀法”,与自己领悟的刀意互相印证,红尘苦难,断却清净。

    红尘苦难,断却清净……正被冰寒、炽热和噪音折磨的孟奇忽然有所明悟,刀意猛地清晰,仿佛看到了那满脸苦色的僧人正步履艰难却坚定异常地前行。

    “破戒而去,红尘如炉,锻我佛心!”

    破戒而去,红尘如炉,锻我佛心……此时我**和精神所受的种种折磨,岂不是如同烘炉,正锻我内外之身?

    轰!

    孟奇刀意内,意识拔高,清晰地感受到**和精神上的一点点折磨,感受到它们正“淬炼”着“自身”,一寸寸压实,一寸寸改变。

    外魔如炉,心魔为碳,孟奇谨守正中,任由“断清净”刀意充塞身体!

    内外交加之中,心刀意的孟奇没现自身体表渐渐泛起一层暗黄。

    刀意肆掠,在寒热共的压力下,如秋风扫落叶般斩破了重重关隘,极快地革新着自身,以抵御外魔。

    啪啪啪,孟奇全身上下响起了炒豆子的声音,暗黄越来越亮,让他如同一尊黄铜罗汉!

    这却是金钟罩第四关大成之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