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玄幻魔法 > 一世之尊 > 第五十五章 撞破
    月明星稀,孤照悬崖,躲在暗处的孟奇一眼就认出了这道人影是谁。

    真永!

    虽然这段时日来,孟奇的精力主要放在金钟罩和刀法、轻功的修炼上,与武僧院也隔着很多院落,交流不便,但恢复讲经院学习后,他每日还是能碰上真永,闲聊几句,了解寺内琐碎杂事,因此,即使这道人影侧对着孟奇,他依然确信对方就是真永!

    他这么晚到悬崖来做什么?

    莫非真有什么天大的秘密?

    孟奇略微烦躁地想着,自己身怀大秘,完全不愿意陷入别的事件当中,以免被人现异常之处。

    在少林寺里,他只想做个安静的小沙弥。

    正是抱着这种心态和自身还不算高手的自觉,上次真观之事,他才没有贸然探索密道,而是直接返回,出了信号。

    灰色人影回过头,警戒地四下打量,迷离的月光照在他的脸上,清晰地昭示出孟奇的判断没错,他正是真永。

    孟奇屏住呼吸,控制着心跳,不愿惹来真永的注意,期盼他快点离开,然后自己就能神不知鬼不觉地重新开始巡逻了,等到明日真慧将之前的事情禀告师父,真永的秘密自然会被查出。

    这里偏僻隐蔽,几乎无人知晓,真永习惯性地检视了一番后,从怀里掏出了一本书册,侧脸带笑地翻看起来。

    清冷月华洒落,眼窍相关窍穴已经凝练六处的孟奇现真永手中的书册,纸张泛白,不似书写秘籍所用的“木华纸”等珍贵纸张,倒像是诵经堂内供沙弥们临摹练字的劣纸。

    “难道是用普通纸张抄写的书册?”孟奇下意识推测着。

    真永看得入神,口中喃喃有词,一时竟然没有了干“坏事”者迅离开现场的自觉,这让孟奇暗暗着急。

    他倒是不怕自身无法忍耐,而是身边的小师弟从未经历过这种状况,随着时间的推移,很可能焦躁不安,到时候非常容易碰到什么,出声响。

    孟奇微微侧头,望向真永,阴影晃动之下,他的脸庞显得晦暗,隐约带着几分好奇,正专心致志地看着真永。

    心意如一还是不错嘛……见状,孟奇默默赞扬了一句。

    过了一炷香的样子,真永调整了下僵硬的姿势,碰到了一块碎石,让它骨溜溜滚下悬崖,却没有响声传回。

    被这动静惊醒,真永恋恋不舍地合上了手中书籍。

    他不敢停留太久,将手伸到了崖外摸索。

    摸索了一阵,他右手收回,多了一个油纸包。

    “悬崖外侧看来有藏东西的缝隙,倒是隐蔽……”孟奇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真永打开油纸包,里面是好几本厚薄不同的书册,他将手中那本也放了进去,然后重新包裹严实。

    就在这时,一只莽撞的老鼠从洞里奔出,吓得真慧往后躲了躲。

    咔嚓,树枝断掉的声音在安静的夜里分外清晰!

    啪一声,真永手一抖,油纸包落地,惊愕恐慌地回望了过来。

    与此同时,他左手下意识就摸向了崖外。

    “谁?”真永压低嗓音喝问,似乎还没有看到孟奇和真慧。

    话音刚落,孟奇还未想出对策时,真永突地猛扑过来,左手拖着一口锋利的戒刀。

    他的喝问竟是疑兵之计!

    “蓄气大成,他果然隐瞒了实力……”看到真永的身形动作后,孟奇叹了口气,左肩一沉,毫不避让地往着真永的刀口撞去。

    真永故布疑阵,突奇招,正想着林中藏着的敌人应该来不及躲避了,最好能一招杀掉,却愕然看到一道人影不闪不避,正正撞向刀锋。

    铮!戒刀如中金石,真永暗道一声不好,想也不想就匆忙后退。

    这时,一记刀光从他完全想不到的侧面斩来,角度刁钻,位置怪异,难以躲避。

    真永咬紧牙关,戒刀一落,身随刀动,险之又险地避开了孟奇这一刀。

    咦……孟奇泛起了几分疑惑,真永仓促之间竟然躲过了自己这一招“血刀”,他所展刀法,精妙不凡,步伐玄奥,绝非庸品。

    真慧跨步上前,脸含微笑,安宁静谧,右手成拈花状拂出,颇有几分出尘之意。

    真永预先知道还有一位敌人,对真慧的出手并不意外,脸色一肃,刀光一敛,正正挡住了真慧的“拈花指”。

    接着,他右腿一弹,踢向真慧,戒刀一斜,悠然斩落,直指孟奇。

    这一刀,精妙玄奥,竟给了孟奇三千烦恼丝应刀而落之感。

    这绝对是一门恐怖的刀法!孟奇不敢怠慢,身法展开,形如鬼魅,每一刀都从不可思议的地方斩出。

    真永练刀都是暗地里进行,少有机会施展,亦没有生死之间的锤炼,一时之间,被正常挥实力的孟奇逼得手忙脚乱,每一刀之后,都有对方下一刀会从任何地方任何角度斩来的感觉,身心渐渐交瘁。

    另外一边的真慧,由于实战经验缺乏,躲避真永弹腿时,竟没能保持住平衡,踉踉跄跄往侧方退去,险险跌落悬崖。

    “啊!”他轻叫了一声,因为现自己将那油纸包扫到了悬崖之外,消失于了云雾之中。

    孟奇见悬崖狭窄,自身步伐难以淋漓尽致地挥,亦不想耽搁太久,引来变化,于是一刀斩出后,趁真永手忙脚乱,竟然猛扑了过去,直接拿胸口抵住对方的戒刀。

    铮!戒刀斩中,划破了僧袍,再次出金石脆响,留下了一道白白的划痕。

    因为圆月高照,真永已经认出了对方是真定,知道他金钟罩恐怖,所以之前每一刀,都尽量劈向了要害和罩门,可是,他想不到真定的刀法如此怪异,也想不到他的打法如此强横和野蛮,竟趁自己来不及变招,用胸口硬挡了戒刀!

    猝不及防之下,他已是没了变化方向的机会!

    强行突破成功的孟奇,戒刀一伸,横在了他的脖子之上。

    当,真永丢掉戒刀,做出不再反抗的姿势。

    真慧重新上前,拈花指一拂,封闭了真永几处大穴。

    孟奇没有大意,依然将戒刀架在他的脖子上,示意真慧抽出他里面的腰带,把他的双手反绑。

    “真定师弟,真慧师弟,这下放心了吧?”真永脸色苍白,勉强笑道。

    孟奇不置可否地道:“师兄何苦作此鬼祟之事?”

    真永被点穴道之后,难以站立,于是盘腿坐下,眼珠子转了转,悲恸凄凉地道:“我比不得真慧师弟你有天赋,也不像真定师弟你能立下大功,要想学得绝技,只能走这条道路,我不想人生白白蹉跎在少林,永远青灯古佛,难以体会江湖的精彩。”

    “真定师弟,真慧师弟,看在咱们交好的份上,放过我吧,我从今日起,洗心革面,再也不做这种事情了,得来的秘籍都给你们翻看。”

    他双眼泛红,苦苦哀求。

    “果然是秘籍。”孟奇似笑非笑地道,“真永师兄,我不知你一普通的武僧,靠什么能得到绝学秘籍。”

    所以,别拿什么不愿蹉跎人生来敷衍我。

    真永脸色一变,旋即叹了口气:“因为守着藏经阁的空慧太师叔祖身有暗伤,每日午间特定时刻都会作,我偶然得知后,趁着这机会去上面记录秘籍,不过只能去三四层,看不到‘内十八’绝学。”

    “原来如此,难怪你当时交好我和真慧。”孟奇呵呵笑了一声。

    真永皱起眉头,没想到自己的解释反而得罪了真定和真慧。

    “而且,这种隐秘的消息,你从何处听闻?”正当真永心绪不宁时,孟奇突然厉声喝道。

    真永浑身打了个寒颤,闭上嘴巴,摇头不语。

    孟奇不愿深究,生怕陷入麻烦,于是对真慧道:“小师弟,你去附近院落大喊,找人过来‘帮忙’,记住,一定要嚷的所有人都知道,不能只告诉一个人。”

    巡视寺内时,并不配信号事物。

    真慧点了点头,就要往着外面走去。

    真永见势不好,沉声道:“两位师弟,你们可知我刚才放入油纸包的是什么秘籍吗?”

    见孟奇和真慧都看向自己,他颇为得意地道:

    “《易筋经》!”

    “什么?”孟奇惊讶失声,居然是少林镇寺之宝中的《易筋经》,能化腐朽为神奇的当世奇功!

    由于并非法身或外景级绝学,《易筋经》一向是秘籍传承,可保管肯定隐秘而周全,真永这普通武僧凭什么能抄录到!

    背后肯定还有人!一个过自己想象的人!

    “怎么样?忘记这件事情,我将《易筋经》与你们分享?”真永声音低沉,宛如擅长诱惑的妖精。

    孟奇不愿意与这种想想就可怕的事情牵扯上,但又舍不得价值不比法身绝学差的《易筋经》,内心一时激烈挣扎,犹豫不下。

    “师兄,师兄,那油纸包被我碰到悬崖下去了……”真慧弱弱地道。

    孟奇噗了一声,同时清醒过来,自己竟然被贪欲蒙蔽了心灵!

    若是选择《易筋经》,放走真永,他背后之人肯定会找机会灭口,而且自己还无从推测他背后是谁,从而预先提防。

    可惜啊……望着云雾渺渺的万丈深渊,孟奇叹了口气,下面据说毒瘴恐怖,不知多少万年积累之下,只有寥寥生灵可以存活,都是一等一的毒物,恐怕得有外景的实力,方能一探。

    “碰,碰下去了……”真永一下变得失魂落魄。

    孟奇示意真慧赶紧去通知他人,免得出现自己无法应对的变化。

    连《易筋经》都出现了,这实在恐怖!

    真慧钻了出去,往着附近院落狂奔,孟奇看着真永,来回踱步,警惕地防范着偷袭。

    过了一阵子,真慧的大喊声隐约传来,孟奇这才放下了心。

    又等了一阵,真永定了定神,做最后努力:“真定师弟,《易筋经》虽然落到了悬崖之下,但我刚才可是看了小半,记得开篇修炼的内容,你若放走我,我自会复述于你,将来,你也肯定还有一览《易筋经》的机会。”

    “而我,会立即离开,不会有人知道的,至于找谁拿《易筋经》,我离开时自会告诉你。”

    孟奇撇了撇嘴,正待说话,忽然有一道黑影从林中窜出,一掌拍在了真永背部!

    由于有所松懈,孟奇竟然阻挡不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