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玄幻魔法 > 一世之尊 > 第六十章 所谓画风不对
    话音刚落,她就拔出长剑,刺向孟奇,完全没管对方还未答应。

    她见孟奇年纪似乎比自己还小,不愿意相信对方能赢得了江湖上鼎鼎有名的“申猴”。

    果然是受宠的孩子……孟奇腹诽了一句,也有心淬炼下自己的刀法,于是戒刀一抽,从崔锦绣感觉非常不舒服的地方斩出,逼得她收回了这一剑。

    崔锦绣打小被父亲、长辈、哥哥、师兄等夸奖武学天赋,此时愈起了好胜之心,剑法展开,矫捷如龙,寒光似梭。

    孟奇的刀法时而光明正大,豪迈大气,时而诡异多变,总是能从崔锦绣疏忽难受的地方斩出,逼得她有些手忙脚乱,好不容易才稳住。

    叮叮当当,刀剑交击之声不断响起,孟奇的刀法挥洒自如,不管是五虎断门刀,还是血刀刀法,都能信手拈来,压得崔锦绣快要喘不过气,总觉得自身防御随时会被斩破。

    “阿难破戒刀法”毕竟是外景巅峰级的绝学,初步掌握了第一招刀意和变化的孟奇于刀法之上自然多了几分高屋建瓴的眼光,于是在练习之中,他对自身其他刀法的理解又深刻了许多,胜过不少沉迷刀道十载之人,只是缺少实战练习,还不能熔于一炉。

    戒刀一带,长剑一荡,孟奇趁机后退几步,宣了声佛号:“崔施主,夜深人静,莫要扰了他人清净。”

    “这里哪来的他人?”崔锦绣又好气又好笑。

    孟奇促狭地道:“万物皆有灵,花草亦生命,吵到花花草草可是不好。”

    对面几人顿时无语。

    过了一会儿,崔锦绣收回长剑,小声地道:“我确实不是你的动手。”

    孟奇呵呵笑道:“阿弥陀佛,承让了。”

    “额……真定法师,不知我的武功与那‘申猴’相比如何?”崔锦绣期盼地问道,想要证实自己的实力。

    “崔施主武功精湛,尚未成年便有积年高手的实力,与那申猴当在伯仲之间,不过,申猴阴险狡诈,江湖经验丰富,崔施主这方面却是不及他。”孟奇自然看得出崔锦绣有蓄气大成的实力,剑法也不错,比张宗宪夫妇强不少,但与‘申猴’相比,不管内力深浅、招式造诣,还是江湖经验上,都还差得很远,若是相遇,恐命丧刀下,不过这种实话没必要说。

    崔锦绣眉梢眼角都带上了喜色,大方点头道:“我确实江湖经验浅薄,家里人都不让我单独行走江湖。”

    “大小姐,江湖险恶,哪有家里自在。”一直没有说话的白老者和蔼开口。

    崔锦绣嘟着嘴巴道:“何伯,学武之人就该行走江湖,除暴安良,行侠仗义,如此才能不负一生所学,而且老是待家里太平淡了,哪有闯荡江湖刺激。”

    说到这里,她也不管老者的反应,转头对李心瑜夫妇道:“心瑜姐姐,站在这里说话多有不便,我们先进城吧。”

    对这个提议,不管张宗宪、李心瑜,还是孟奇,都相当赞成。

    有城主之女在,守门士兵自无刁难,验过令牌后就打开了小门让几人进入。

    这时,张宗宪凑了过来,很小声地在孟奇耳边道:“真定法师,我们没有泄露你的武功秘密。”

    这些属于个人隐秘,孟奇又是救命恩人,所以他没有外传。

    对于这点,孟奇很是满意。

    城内街道宽阔,地面少有杂物,显得非常干净清爽,这让孟奇对城主的治理能力有了直观的了解。

    走了几步,崔锦绣兴趣盎然地开口道:“真定法师,极西之地可曾有仙人传闻?”

    “仙人传闻?”孟奇疑惑地看着她。

    李心瑜微笑解释道:“锦绣妹妹最爱看些神怪志异,喜言仙人故事。”

    “才不是故事。”崔锦绣立刻反驳道,脸蛋微微涨红,“不少江湖大派都有自家祖师得道飞升的记载。”

    “呵呵,谁家都会给自家祖师脸上贴金啊,那你说说,他们能飞升去哪里?”李心瑜用逗弄的态度说道。

    崔锦绣对这些问题早就想过很多次,李心瑜的问话正好挠到了她的痒处,神采飞扬地道:“当然是仙界,我还看过雪神宫对仙界的记载呢!”

    她知道孟奇不熟悉雪神宫,顿了顿后,详细地说道:“雪神宫总是说他们飞升的祖师成了神人,降下不少法旨,里面就有对仙界的描述,说那里天地元气充沛,修炼度极快,几乎人人都能强身健体,而且灵草仙药遍地,妖精魔怪为仆,更有摘星拿月,移山倒海的真正仙人。”

    “这……”孟奇听得微微皱眉,总不能说自家方丈应该可以移山倒海吧。

    “久远之事总会有几分神异色彩,最容易验证的最近一甲子,可曾有过飞升仙界之事?”张宗宪对神怪之事不太相信。

    崔锦绣幽幽叹了口气:“这我知道,所以每次读各种记载时,总是悠然神往,想着前代能呼风唤雨、冻结河流的仙人,可惜现时再无此等盛况,武道之路,莫非就止步于三大秘藏?”

    “锦绣妹妹,莫要拿故事当真,几百年来,正式记载里,何曾有人突破过三大秘藏?留下了相应法门?”李心瑜摸了摸崔锦绣脑后长。

    崔锦绣摇了摇头:“当年雪神宫就号称找到了突破三大秘藏,打破人神界限的道路。”

    “所以他们魔怔了,疯狂了,成为天下公敌。”李心瑜半是真心半是故意地打击着崔锦绣。

    崔锦绣神色黯淡地道:“所以我总想看一看当初雪神宫秘藏的记载,可惜早就被时光掩埋,找不到踪影了。”

    “也不是没有机会,锦绣妹妹,你知道我们为何会被十二兽追杀吗?”李心瑜一步步引导着话题。

    “为何?”崔锦绣少女心性,又来了兴致。

    “因为我们得到了一张藏宝图,雪神宫藏宝图。”李心瑜咬牙说道。

    “真的?”崔锦绣又惊又喜,“心瑜姐姐可愿让我一观?”

    “小姐,人多口杂,还是回府之后再说此事吧。”何伯提醒道,戒备的目光看着孟奇。

    张宗宪笑道:“真定法师早就知晓此事,但他乃世外高人,没有一点贪心。”

    孟奇一直冷眼旁观,不愿意再继续这个话题,故意慨叹道:“说起呼风唤雨的仙人,贫僧倒是见过。”

    “什么?”崔锦绣睁着一双圆溜溜的眼睛,惊喜交加地看着孟奇。

    李心瑜、张宗宪又惊又疑,表情泰半是不信。

    何伯依然低眉垂眼,仿佛孟奇在讲故事哄小女娃子开心。

    “贫僧曾经在极西之地见过一位能呼风唤雨的仙人。”孟奇重复了一遍。

    “真的吗?法师,当时是什么样子?”崔锦绣一张脸涨得通红,五分喜悦四分激动一分怀疑。

    孟奇望着前方灯红酒绿的长街说道:“那位还未飞升,算不得真正仙人,但他全力出手之时,附近狂风呼啸,乌云汇聚,电闪雷鸣,雨滴飘落,而他每一拳打出,自有飓风缠绕,电蛇天降,威力无匹,端得恐怖。”

    “这,这和我看的记载差不多?竟然,竟然真的有仙人……”崔锦绣兴奋地有点口齿不清了,“真定法师,当时你可拜见了仙人?”

    有啊,看着他被杀……孟奇肚内嘀咕道:“未曾,不过贫僧还听说过别的仙人传闻,言有两位仙人大战,赤地百里,大江冰封……”

    “赤地百里,大江冰封……”崔锦绣遥想着这等胜景,一时神游物外。

    旁边张宗宪、李心瑜都恢复了表情,基本将孟奇当做了讲故事附和崔锦绣的和尚,他有什么目的?想结交崔城主?

    喃喃自语了一阵,崔锦绣回过神来,询问着孟奇所见所闻的细节,因为前者是孟奇亲身经历,所以每一处细节都如此真实,听得张宗宪和李心瑜犯了嘀咕,这编故事也编的太像真的了吧?

    只有何伯一直没神情变化,仿佛面前是几个年轻人在吹牛胡闹。

    “真有仙人……可为何三大秘藏之后却是无路可走?”崔锦绣随口问道,也是她家学渊源,换了别人,哪能知道这么多。

    当然,这个问题她也没奢望孟奇能够回答。

    “许是得内外天地交汇。”孟奇也随口说着江芷微等人平时所言的常识。

    “内外天地交汇,有点意思的说法啊……”崔锦绣怔了怔,笑眯眯地说道,张宗宪和李心瑜更是品不出其中味道,只是笑着附和。

    何伯的脸色却略有变化,微不可闻地喃喃自语着:“内外天地交汇……何为内天地,怎么交汇……”

    他眯起眼睛,悄然打量起孟奇。

    崔锦绣则继续着自己感兴趣的仙人话题:“真定法师,那位仙人往哪个方向而去?”

    “他身死道消了。”孟奇“老实”回答。

    “什么?仙,仙人也会死?”崔锦绣惊问道。

    孟奇笑了笑:“他还未飞升,不算真正仙人。”

    这却是开始强调过的话。

    “可,可……”崔锦绣“可”了半天没“可”出什么来,只能收敛住情绪,笑嘻嘻地道:“真定法师,一位僧人说‘身死道消’总是有点不对劲啊。”

    这是道门的用法!

    孟奇微笑道:“崔施主有所不知,当前流行画风不对。”

    “画风不对?”崔锦绣不解地眨了眨眼睛。

    孟奇笑眯眯地说道:“就是你在写意水墨画上随便涂鸦,这样看起来就画风不对了,额……”

    他停顿了下,看向前方酒楼出来的一人,看到了对方额头明显的肉瘤和颇有特色的长相,于是笑道:“崔施主,贫僧给你演示一下什么叫画风不对。”

    说完,他不管崔锦绣等人疑惑的神情,径直走到了酒楼出来的那人面前,双手合十,沉声道:

    “阿弥陀佛,这位施主,贫僧观你印堂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