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玄幻魔法 > 一世之尊 > 第一卷 少年侠气 第六十一章 知彼
    踱出天香楼后,金安成看着左右彩灯高照的胜景,听着附近猜拳行令的喧嚣,一种难以言喻的满足浮上心头。

    这是属于自己的地盘,这是自己前半生的成功!

    而这一切,都是自己一手一脚打拼出来的!

    他埋下头,看着自身那双白嫩富态的手,嘴角的笑意愈明显,别看这双手如同真正的商贾人家,可在天定城内,在附近三个行省中,却有着“阎罗追命手”的绰号,捏碎过不知多少人的喉咙。

    正当他沉浸在对往事的回忆中时,眼前突然出现了一个脸嫩的和尚,双手合十,一脸正经地道:

    “阿弥陀佛,这位施主,贫僧观你印堂黑。”

    短暂的错愕之后,金安成内心涌起无穷的怒火,什么时候和尚也兼职算命了?上一个消遣自己的人,目前正躺在城外乱葬岗!

    “小师父,你倒是说说我印堂哪里黑了。”金安成皮笑肉不笑地说道,同时抬起手,制止了身边护卫的上前,他要亲手给这小和尚留下毕生难忘的记忆。

    话音未落,他目光却是一凝,因为看到小和尚走过来的地方还站着四个人,其中两人非是自己能够得罪的。

    这和尚到底什么身份?

    孟奇似笑非笑地道:“贫僧只是好意提醒施主一下,至于为何会如此,天机不可泄露。”

    你他娘到底是和尚还是道士啊!金安成内心乱骂,脸上却堆起了笑容:“大小姐驾临此处,蓬荜生辉啊。”

    “金楼主,小女子只是路过。”崔锦绣一边说一边笑,自从明白什么叫画风不对后,她就是这个样子。

    孟奇也不再看金安成,转身走回了崔锦绣等人身边。

    这金安成是天香楼楼主,天定城最繁华街道的幕后老大,同时也是段向非之子段明诚失踪前最后接触的几人之一——段明诚失踪前在天香楼宴请天定城城主之子崔锦华与天定城总捕头费正青,然而离开天香楼后,再未返回自身在天定城购置的院子。

    关于金安成的情报,“闲隐先生”段向非提供的非常详细,故而孟奇一眼就认了出来,心念转动,借机上前吓唬。

    金安成陪着笑,恭送崔锦绣、孟奇等人转入旁边的街道,然后脸色一沉,寒声道:“你们查一查刚才那个和尚的来历,看看他与大小姐究竟是什么关系。”

    若只是普通关系,那就休怪我心狠手辣!

    “阎罗追魂手”的外号可不仅仅表示手上功夫,还说明我睚眦必报!

    对于这一点,金安成不仅不觉得羞愧,反而颇为自豪。

    “是,楼主。”跟着他的护卫里闪出来两人,蹑手蹑脚地往崔锦绣等人离开的方向走去,非是他们敢于跟踪崔大小姐,而是知道对方的目的地肯定是城主府,打算提前去那里等着,看一看那和尚是住在城主府里,还是居于外面客栈,若是后者,显然双方交情浅薄。

    吩咐下去后,金安成收敛住心思,往自家宅院走去,走着走着,那句“印堂黑”的话开始回荡在他的脑海,让他有点惴惴不安。

    “难道最近会有什么灾祸?”

    “不要多想,一个和尚懂什么算命?一看就是江湖骗子!”

    “小心使得万年船,要不去城外仙安观求个护身符……”

    他这种**高手,历经过不知多少厮杀,看到过不知多少比自己武功更强头脑更聪明的前辈横死,而自身能够活下来,或多或少有些运气的成分,因此怪力乱神之事,他们都比较相信,求个心安。

    …………

    “阿弥陀佛,四位施主,缘来缘散,贫僧目的已达,先行告辞。”走了一阵,孟奇双手合十道。

    崔锦绣有点失望地道:“我还打算请法师去府里暂住,详细问问仙人之事。”

    何伯咳嗽了一声,目光看着地面:“三更半夜,除非是熟人,实在不适合带客人进门。”

    他这是提醒崔锦绣府里的规矩。

    因为初次相逢,若自己表现的太热情,反而容易被怀疑,所以孟奇丝毫不顾崔锦绣的挽留,宣了声佛号后,轻笑道:“若是有缘,自当再会,到时还请崔施主赏贫僧一顿斋饭。”

    到时候,自己应该是在调查崔锦华与段明诚失踪之事的关联了。

    说完,也不待崔锦绣回答,他转身就走,拐入了附近街道。

    望着孟奇背影,崔锦绣叹了口气:“真定法师年纪虽小,却颇有几分高僧的风范,换做他人,听说能进城主府做客,肯定激动忘形。”

    “锦绣妹妹,虽说出家人不打诳语,但怪力乱神之事却经常在佛经里出现,你莫要将他讲的仙人故事当真。”李心瑜有些担忧地问道,真定法师身上谜团重重,让人放心不下。

    崔锦绣嗔道:“我是那么好骗的吗?除非亲眼看到呼风唤雨等神仙之事,我才会真正相信。”

    “这样就好,这样就好。”李心瑜松了口气,接着笑嘻嘻地道:“锦绣妹妹,说来你也到出阁的年纪了,崔伯伯给你相好人家没?”

    “才不要呢!我的夫婿必须打得过我,还要谈吐斯文幽默……”崔锦绣一口气说了下去,却看到李心瑜促狭的神情,顿时又羞又恼,闹个大红脸,“总之我得自己挑!”

    “你家就你一个女孩子,崔伯伯当你是掌上明珠,肯定会答应的。”因着崔锦绣的身份,李心瑜也不好继续开玩笑,顺着她的话附和她。

    崔锦绣突然怔住,抿了抿嘴唇道:“其实,之前爹爹已经打算给我定亲。”

    “哦,不知是谁家好儿郎如此幸运?”女孩子之间的话题,张宗宪和何伯都插不上嘴,只能沉默着前行,听着李心瑜询问。

    崔锦绣幽幽地道:“是段家哥哥。”

    “‘闲隐先生’之子?”李心瑜惊讶确认,然后皱眉道,“据说段大少爷沉迷于美酒赌博,喜欢呼朋饮伴,很是挥霍无度,武功却相当的普通。”

    崔锦绣摇了摇头,神情复杂地道:“我曾经见过段家哥哥出手,他的武功非是传闻那么差,恐怕与我哥哥旗鼓相当,而且,而且,我总觉得他做那些纨绔之事有什么深意……”

    李心瑜看了崔锦绣一眼,悄悄撇了撇嘴,恐怕是你一缕情思寄托在了段明诚身上,才会这么觉得。

    这个话题,张宗宪倒是颇感兴趣,感叹道:“流言蜚语总是夸张失实,想不到段大少爷的武功如此可怕。”

    崔锦华被誉为年轻一代最有希望打开人体秘藏,成为宗师的高手,段明诚能在崔锦绣口中与他旗鼓相当,实力确实不凡。

    这方面,他相信崔锦绣的判断,一是她家学渊源,眼光极高,二是她不可能刻意贬低自家哥哥。

    “如此说来,段大少爷仪表堂堂,武功又高,倒是良配,锦绣妹妹,还有什么不满意的?”李心瑜笑呵呵地说道。

    崔锦绣低头看着脚尖,左手捏着红裙衣角,语气飘渺地道:“段家哥哥失踪了,一点线索也没有,为此段伯伯和爹爹闹翻了。”

    “什么,段大少爷失踪了?”李心瑜和张宗宪大惊失色,那可是七大宗师中“闲隐先生”的儿子,而且还是在天定城内!

    他们得到藏宝图后,一路隐匿行藏,自然不知当前大事。

    …………

    一座大屋的房顶,孟奇盘腿而坐,笑眯眯地看着跟丢了人的护卫返回金安成的宅院禀报。

    “就怕你不派人跟踪我,否则天定城如此大,我得好几天才能摸得清你住哪里……”孟奇心情不错地想着,段向非给的资料里,对金安成的评价就是八个字“能屈能伸,睚眦必报”。

    可旋即孟奇就有点苦恼,因为没有夜行衣,做打探拷问之事时容易泄露身份,尤其自己还得装“申猴”,看能不能引出其他相神——他不知道联络手法,也不知该去哪里联络,要想完成支线任务,只能用笨办法了。

    “得去哪里借一套啊……”孟奇寻思着办法,突然,他眼前一亮,因为对面屋顶有个穿着夜行衣的家伙正躲躲闪闪地往远处潜去。

    …………

    黑衣人小心翼翼地往着目标院落潜去,内心颇为火热,若这次栽赃嫁祸杀人灭口成功,那镖物丢失之事就再也没人会怀疑到自己身上了。

    “你安心去死吧,你的孤儿**,我会替你好好照顾的……”面巾之下,他嘴角微微翘起,就要落向院中。

    忽然,一阵剧痛从脑后传来,他惊愕交加,努力转头,却无能无力,眼前一黑,彻底晕了过去。

    “大半夜的给我送夜行衣,你也蛮拼的嘛,人间自有真情在……”街道角落里,孟奇一边整理着夜行衣,一边随口调侃着身前昏迷的家伙。

    由于不知道这家伙到底是做什么的,他并未下狠手,只是刀背打晕了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