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玄幻魔法 > 一世之尊 > 第一卷 少年侠气 第六十五章 市井消息
    忆起昨晚之事,邬丰羽是又惊又怕,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遭遇袭击。

    呆愣了片刻,他赶紧摸索身体,现除了夜行衣,自己没有丢失任何东西,而且也没有特别的伤痕。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疑惑万分,也恐慌万分,抬头之间,突然看到一张熟悉的脸庞正皱眉打量着自己。

    祝明远……邬丰羽浑身打了个机灵,这是他昨晚要灭口的同伴。

    祝明远凝重着一张脸,似笑非笑地道:“老邬啊,你怎么睡在这里?被你婆娘赶出来了?”

    “昨晚喝太多,外衣都被那群臭叫花子给顺跑了!”邬丰羽呲牙咧嘴地说道,内心忽然冒起一个可怕的想法,难道自己昨晚的遭遇是个警告,警告自己不要打祝明远一家的主意?

    有了这个想法后,他越想越觉得可能,看着祝明远的目光不由多了几分审慎,他背后有高人撑腰?

    祝明远看了看邬丰羽旁边未曾丢失的长刀,冷笑一声:“看来镖物丢失之事让老邬你很是苦恼啊,不知该怎么面对尤三爷?”

    “唉……”邬丰羽只能长长的一叹,个中意味唯有自身才明了。

    …………

    天色微亮时,孟奇找了个破旧寺庙挂单,然后足足睡了半天恢复精神的疲惫和**上的伤势。

    直到午时,他才施施然出门,腰跨戒刀,随意找了处看起来热闹的酒楼,慢慢踱步进去。

    “小师父,你可来对了,我们绝膳楼的斋菜乃全城一绝……”刚进门,小二就热情地迎了上来,噼里啪啦介绍了一通。

    “阿弥陀佛,给贫僧找个安静点的位置,再来四个拿手斋菜。”孟奇对斋菜没有特别的爱,因此也不挑剔,出门主要是听听市井消息——从小二的态度可以看出,这里的和尚似乎直接戒荤腥,打探消息的时候就没必要引人注目了。

    “好嘞!”小二拉长声音喊道,“客人一位,拿手斋菜四个……”

    一边喊,他一边引孟奇到角落,取下肩上搭着的白巾,再次擦了一遍桌面。

    孟奇坐下后,装作闭目养神,仔细听着附近闲人的交谈。

    “听说了吗?天香楼的金安成死了!”

    “什么?‘阎罗追魂手’死了?”

    感受到同伴的惊愕和附近之人注意的集中,最先说话之人洋洋得意地道:“这还能假了不成?我妹夫可是捕房捕快,昨晚跟着费总捕头检查了金安成的尸体。”

    听到这里,孟奇略微疑惑,费正青想隐瞒金安成的死因?

    “哪能不相信你?我只是很感慨,金安成‘阎罗追魂手’的外号是用人命堆出来的,自身却屡次逃过死劫,本以为他能平平安安,大富大贵地终老,谁知还是差了一步,天道好还,因果报应啊。”一个商贾打扮的胖子略有喜悦地说道。

    “他们这种**人物,能终老床上的少之又少……”

    “嘿嘿,这下天香楼有的闹了,金家兄弟可都不是省油的灯。”

    周围听到消息的酒客闲人们纷纷小声议论起来。

    商贾打扮的胖子追问道:“曹兄,可知金安成是怎么死的?”

    被称为曹兄的包打听咳嗽了两声,在一道道殷切的目光注视下,慢条斯理地端起茶杯抿了口,装腔作势了一番才道:“是被‘十二兽’之中的‘申猴’杀掉的。”

    “什么?十二兽?”

    “申猴?”

    一道道惊恐错愕的叫声响起,仿佛那十二兽是索命恶鬼,是噩梦源泉。

    孟奇撇了撇嘴巴,费正青看来是将金安成的死安在了自己头上,以掩饰那疑似雪神宫余孽的黑影,他这样做有什么目的?

    过了片刻,那商贾才稳定住情绪道:“曹兄?真是十二兽中的申猴?金安成也算咱们南五省鼎鼎有名的高手了,能杀他的人可不多啊。”

    十二兽之前的战绩参差不齐,有的几乎被人怀疑为宗师,有的却从未杀过金安成这个级数的高手,申猴属于后一类,故而大家有所怀疑——大凡十二兽出手,只要不仓促急迫,他们都会留下标记,如此方有震慑人心之名。

    “现场留有一张猴脸,金安成也是被一刀封喉的……”那曹兄讲述着细节。

    一刀封喉?这怕是为了掩盖喉咙的剑伤吧……孟奇嘴角带笑地看着小二将斋菜端了上来,举筷一尝,倒也美味,嗯,偶尔吃吃斋菜,算是清理肠胃。

    一阵倒吸凉气的声音后,窃窃私语声不断:

    “十二兽太可怕了吧?连金楼主都被他们杀掉了……”

    “对啊,一直听闻十二兽是江湖中最诡异最神秘也最可怕的组织,我还不信,今日一见,名不虚传啊!”

    “他们敢在天定城内犯案,不怕惹怒了城主大人吗?”

    “据说辰龙、子鼠可能是宗师,十二兽有恃无恐啊!”

    “啧,不提辰龙、子鼠,那申猴的实力怕也不差,金安成在咱们天定城,在南五省,一向都是能排在前二十的高手,申猴能轻松杀掉他,实力恐怕不下于费总捕头。”

    “管他呢,反正不是我们能够招惹的。”

    交流之中,他们对十二兽对申猴的畏惧,又加深了好几层。

    “不知申猴为何要杀金安成?”胖商贾好奇心很重地问道。

    曹兄嗤笑道:“十二兽从来不会泄露自身的任务,不过费总捕头怀疑与之前段明诚段公子失踪一案有关,也许这件事里面藏着什么天大的秘密。”

    对段明诚失踪案,大家是众口纷纭,没有给孟奇任何灵感,于是他慢慢品尝完斋菜,结账离开了酒楼,往着城北水门方向而去。

    “闲隐先生”段向非提供的资料里面也有关于雪神宫余孽的消息,看来他之前暗中追查了一番。

    段向非现的雪神宫余孽叫做吴成,乃水门附近一家北货铺子的东家,平日里向来深居简出,但又爱结交纤夫等贫苦之人。

    过了金水桥,是天定城最繁华的区域,天香楼所在的街道就位于其中,不过孟奇没有从那里穿行,而是绕得远远地过去。

    “南北通”杂货铺内,孟奇拿着一串檀木的佛珠,细细摩挲,微笑对掌柜道:“这串佛珠还算不错,但不知还有没有更好的?”

    “更好的?”掌柜上下打量着孟奇,他的穿着乃普普通通的僧人,买得起多好的?

    孟奇将身上的碎银子抓出,满满的一把,掌柜顿时微笑起来:“更好的不是没有,容我请下东家。”

    这是段向非试过的办法,一旦货物过某个价值,掌柜就无法自决,吴成会亲自出来,孟奇只是依样画葫芦罢了。

    过了片刻,一位五官普通,泯然众人的三十多岁男子走了出来,笑容可掬地捧着一串佛珠递向孟奇:“小师父,这是南海沉香木所制,功能静心调气。”

    孟奇摩挲了下佛珠,只觉香味扑鼻,浓厚却并烦腻,让人心宁神静。

    “不错,想不到贵铺除了北货,还有南海来的佛珠。”孟奇仿佛随口问道。

    吴成保持着笑意:“南北通,自然得通南北,小师父可满意?”

    “很满意。”孟奇觉得这对自己修行有好处,也不排斥买下,上上下下打量了吴成一番后,严肃地道:“施主,贫僧观你乌云罩顶,近日必有祸端。”

    吴成脸上的笑容当即消失,很想胖揍面前的乌鸦嘴和尚一顿,哼,江湖骗子,若是自己相信,他肯定会将佛珠转变为消灾解难的关键。

    他沉下脸道:“吴某向来不信仙佛,小师父请回吧。”

    孟奇也不多言,笑得吴成有点寒气直冒地转头离开。

    正常情况下,被人如此乌鸦嘴,若是不信,少不得骂上两声,而这吴成刻意低调太过,反显嫌疑,白天不便,晚上再来探一探。

    在街上闲逛了一阵后,孟奇往挂单的破庙返回,还未走近,就看到张宗宪在那里来回踱步。

    “张施主,有事找贫僧?”孟奇走了上去。

    张宗宪惊了一下道:“真定法师,崔城主请你去府中一会。”

    “崔城主?”孟奇略有惊讶,没想到这么快。

    张宗宪脸泛苦色地道:“因为申猴又出现了,还杀掉了金楼主,法师你与他有过交手,故崔城主、费总捕头想请你去问一问,看找不找得到线索。”

    “申猴又出现了?他中了贫僧一刀,伤势可不轻啊!”孟奇一副大惊失色的模样,这是他早就揣摩过的反应。

    张宗宪目光略显奇怪地看着孟奇:“法师,在下也觉得不像,那一刀就算杀不死申猴,怕也能让他躺上十天半个月,莫非有人假扮?”

    “可能申猴也有横练功夫在身,贫僧倒是失察了。”孟奇一句话带过,转而问起张宗宪,“张施主,你可将贫僧与申猴的交手情况详细告诉了崔城主?”

    若张宗宪告诉崔栩、费正青等人自己刀法出众,又有类似童子功的功法,还几乎杀死过申猴,那费正青这种老江湖老捕头用脚趾头想都知道昨晚的申猴是自己假扮的。

    张宗宪摇了摇头:“这是法师的隐秘,在下不敢妄言,所以推脱当时太过慌乱,只看到法师最后一刀斩中了申猴的小腹,嗯,藏宝图之事,在下夫妇也未透露给城主,只言得来的就是抄本。”

    孟奇深深地看了张宗宪一眼,见他眼神坦然,叹了口气道:“贫僧这就随张施主去城主府。”

    换做顾小桑那种人,张宗宪夫妇早就因为要防止秘密外泄死一百回了,而自己却做不到,反正主线任务已经接下,只要找到段明诚的下落,有没有申猴的身份都算完成,所以,若张宗宪夫妇意外泄露,亦是无妨,只不过不能找机会完成支线任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