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玄幻魔法 > 一世之尊 > 第六十七章 幻形大法(求点击推荐)
    “南北通”是前面铺子后面居所的院落,孟奇坐于飞檐阴影里,看着对面吴成的卧房。

    在尤同光书房留下“书信”后,孟奇就连夜赶到了城北水门的“南北通”铺子,监视吴成的一举一动。

    由于雪神宫覆灭已经几十年,剩下门徒皆是秘密传承,经验丰富,所以孟奇相信自己如果像对付金安成一样潜进去拿住吴成拷问,那有很大可能打草惊蛇,比如吴成附近还有别的雪神宫之人观察他的动静,一旦现不妥,立刻通知相关人等,彻底断掉联系,也可能他嘴巴里有藏着**的假牙,关键时刻愿意自杀保密……

    如此种种,让孟奇决定先通过其他办法试试,实在不行,再考虑动武。

    故而孟奇下午用“乌云罩顶”“必有祸端”来吓吴成并不是无的放矢,雪神宫既然自称神灵后裔,欲要打破人神界限,那就必然相信仙人、神灵和命运等事,比正常人更加“迷信”,遇到自己这“陌生和尚”“诅咒”时,不管他嘴上信不信,内心多半会有点惴惴不安和惶恐焦躁。

    这样的状态下,吴成就很可能会去寻找心理安慰,比如拜祭雪神,比如找雪神宫在天定城的高层“消灾解难”,安定情绪。

    当然,孟奇只是根据雪神宫宣扬的理念和这么多年秘密传承后往着邪*教展的蛛丝马迹(段向非提供的资料)作为依据,并没有绝对的把握,若是吴成毫无反应,那就得另换他法了。

    乌云蔽月,只淡淡光芒洒落,四周一片漆黑,孟奇仗着已经凝练了眼窍相关的六处窍穴,勉强能看清楚吴成的卧房。

    过了好半天,突然有轻微吱呀声响起,孟奇凝目看去,只见吴成推开了窗户,小心翼翼地打量四周,然后对着斜前方轻轻颔。

    斜前方?孟奇心中一动,顺着他的视线望了过去,只见侧面的厢房缓缓打开了房门。

    原来还有伙计是雪神宫的,就在对面监视吴成,附近不知还藏着几个这样的人……孟奇暗自庆幸没有简单粗暴地进去捉拿吴成。

    吴成从窗户跳出,落地声轻微,武功相当不错,接着他闪入侧面厢房,将门合拢。

    厢房内没有烛光亮起,也没有说话的动静传出,里面仿佛空无一人。

    孟奇正待下去查看,忽然想起了费正青挖掘地道之事,于是有所明悟,没有跳入院中,而是四下打量,观察附近院落。

    若是地道,挖掘之时肯定怕被人现,选取的路线必然以简短为上,以“不扰民”为上,这处厢房靠近西侧两座院子,显然不会麻烦地穿过自身院落,通向东面和北面的院子——若是这样,还不如一开始就选择东面或北面的厢房作为地道入口。

    所以,孟奇相信地道的出口就在西侧两座院子之一内,纵使雪神宫实在谨慎,也顶多再往西数一座院子,自己来得及一一探查。

    他没有想过直接从这面的地道入口跟踪去,因为怀疑还有雪神宫之人在监视着这处厢房,贸然进去只会打草惊蛇。

    站起身,孟奇趁着黑夜悄悄摸入了西侧其中一座院落。

    过了片刻,孟奇从主人的状况判断出这处院子属于普通人家,于是潜入了另外一座,不断地用耳朵贴着屋顶瓦片,倾听里面动静。

    时不时听到刻意压低的呼吸声后,他心中渐渐有底。

    根据哪处厢房与吴成院子近的原则,孟奇没费多少力气就听到了吴成的说话声:

    “多谢寒使开解,属下是被这段时日的紧张冲昏了头,才会担心一个小和尚的随口胡言。”

    一道略显老迈的声音响起:“敬天畏神乃我们雪神宫立派之基,并无错误,只是得分辨招摇撞骗之人,唉,也是这次损失惨重,风声鹤唳,连尊者都失踪了,难免人心惶惶。”

    尊者失踪了?

    雪神宫秘密传承里的称谓代表什么,孟奇并不清楚,但听得出尊者的地位在这位寒使之上。

    “寒使,尊者还没有消……”吴成说到一半突然住嘴。

    然后寒使凝重开口:“屋顶的朋友下来吧。”

    他现我了?孟奇心中一惊,但为防有诈,并未立刻行动。

    寒使再次出声:“屋顶的朋友,你既然听到我们出自雪神宫,那应该不会不知‘幻形大法’,小老儿不才,修炼未成,但感应却异于常人。”

    听到这样的说法,孟奇知道自己已经暴露,但艺高人胆大,长笑一声,从屋顶飞落,大大方方敲门进去。

    房内有四人,一人是吴成,一人是佝偻着背的老者,剩下两人分坐老者左右,似乎是他的随从。

    “原来是申猴先生。”老者看到孟奇脸上嬉笑的猴脸面具后,怔了怔,似乎始料未及。

    他穿着短褐,仿佛码头贫苦忙碌之人。

    “‘幻形大法’果然非比寻常。”孟奇就像拜访好友一样随意关上了房门,并将寒使两位随从的睡穴点中。

    寒使没有动手反抗,笑了笑道:“幻形大法确实神妙,但也非传言那样近于鬼神。不知申猴先生所来为何?”

    昨晚申猴出手,轻易格杀了金安成,他自忖实力不济,决定坦诚相告非重要的秘密,并寻觅逃跑的机会。

    “两个目的,第一个是来打听一下幻形大法的玄奥。”这是孟奇刚想出来的目的。

    寒使疑惑地道:“莫非申猴先生想逼问幻形大法?那倒是找错了人,非是尊者位阶,无法得授幻形大法全本,小老儿不过略知一二。”

    “幻形大法的效果,你应该比较清楚吧?”孟奇语含笑意,状似轻松地问道。

    寒使点了点头:“大凡深入了解过雪神宫的人,对‘幻形大法’都不陌生,它专练眉心祖窍,乃开人体秘藏中精神秘藏的神功,修炼者哪怕最后未曾打开秘藏,精神上也会强于常人,眼未见,耳未闻,便能感应到一定距离内的绝大部分事物。”

    这个不算什么秘密,但也不是什么人都能够知晓,所以申猴不知,实属正常。

    眉心祖窍?精神秘藏?孟奇对“幻形大法”愈感兴趣了,微笑道:“原来寒使刚才就是这么现我的。”

    顿了顿,他谨慎地问道:“若‘幻形大法’练到极致,是不是会通过强大的精神制造出幻影,如鬼如神,防不胜防?”

    “你怎么知道?”寒使愕然反问,刚才还对幻形大法一无所知的申猴怎么会知晓幻形大法圆满后的恐怖?

    “因为我昨晚与这样的人物交过手,每一刀都只能斩中虚影,好不容易才逼退饿他,我怀疑他是你们的尊者。”孟奇刻意透露了一些,看寒使能给出什么判断。

    “不可能!你怎么可能逼退得了幻形大法圆满之人!”寒使明显不相信孟奇的实力,不过他很快就平复了震惊,若有所思地道:“本宫全权处置天定城及所在行省事物的尊者失踪多日,未有任何联络,恐怕已经身亡,申猴先生面对之人应当非是尊者,而且,就算尊者,他幻形大法的造诣也达不到如此恐怖的地步。”

    “会不会你们宫主大驾光临?”孟奇也相信一个尊者的幻形大法不可能如此厉害,否则雪神宫早就不秘密传承了。

    寒使明显觉得好笑地摇了摇头,沉吟了一下道:“不一定是幻形大法。”

    “嗯?”孟奇用鼻音表达着疑惑。

    寒使脸色凝重地道:“幻形大法是开人体精神秘藏的神功,但并非唯一,若有其他法门修炼眉心祖窍,打开了精神秘藏,那有没有幻形大法都能在交手之中干扰敌人五官,让对方出现判断上的偏差,自我制造出虚影。”

    “打开了精神秘藏……”孟奇若有所思地低语了一遍,接着转移了话题,“我这次前来,还有另外一个目的,想问一问雪神宫宝藏之事,而现在又多了一个问题,那就是你们尊者为何会失踪,什么时候失踪的?”

    他没有直接问段明诚,而是迂回着打听。

    寒使再次苦笑:“这两者是一件事,说来不怕申猴先生笑,当年我们雪神宫分裂,四大护法各自带走了一张藏宝图,四张合一方能找到宝藏,可人心难测,最后愿意继续雪神宫传承的护法只剩下一个,所以我们手里只得一张藏宝图。”

    “另外三张,一张下落不明,一张在‘活财神’手里,一张被闲隐先生之子段明诚得到,他也觊觎宝藏,与我们多有联络,正当大家打算联手时,前去商谈的尊者与他一起失踪了。”

    下落不明这张在我手里……孟奇默默想道,同时心里起了些波澜,看来段明诚当时确实是去见了神秘人,但并未被神秘人掳走,而是和神秘人一起失踪的……

    当然,雪神宫的描述未必属实。

    对于尊者的失踪,寒使动了大量人手寻找,可还没有消息传回就遇到了费正青的追捕,不得不转入地下,打探从此变得艰难,毫无线索。

    孟奇将寒使的随从点醒,再次询问着他们,结果所言高度一致。

    见没有更多情报,孟奇微微笑道:“深夜唠叨,还请寒使恕罪,我这便离开,对了,不知可默写一份幻形大法给我?就你知道的那些。”

    他还没打算兼修幻形大法,毕竟寒使可能篡改语句,只是想着看一看里面眉心祖窍的修炼思路,琢磨其中的道理。

    寒使长叹了一声,找出纸笔,默写了前面部分,反正这不是幻形大法的核心篇章。

    拿到幻形大法第一篇后,孟奇迅退出了厢房,接着在外面观望了一个时辰,现没人来找寒使,寒使也没有离开。

    他这才再三变化着方向往金水桥而去。

    快要离开北城时,孟奇忽然泛起一阵疑惑,寒使就算怕死,可也不用如此配合吧,很多问题无需自己问,他就滔滔不绝地讲出,比如怀疑不一定是幻形大法时。

    孟奇内心一沉,沿路返回,再次来到院中。

    厢房内悄无声息,孟奇隐隐觉得不对,戳开窗户纸,往里窥探。

    房内倒了一地的人,寒使背靠梁柱,脸含恭敬,表情凝固,已是没了气息!

    ps:谢谢大家,竟然冲进了前三,继续求点击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