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玄幻魔法 > 一世之尊 > 第七十二章 围观的力量
    孟奇一直远远吊着尤弘博,不敢靠得太近,免得被相神现,直到房门关上那一刻,他才确定相神出现,全力施展身法,狂奔了过来。

    他施施然跳进房间,慢悠悠将窗户关上,等待卯兔先说话,免得十二相神有什么规矩自己不清楚。

    看着申猴一副回到自家的悠闲模样,尤弘博是又气又恼又恨,自己一向自诩为聪明,想不到仅仅是着急了一下镖物丢失之事,就被卯兔和申猴两大相神盯上,而急切之中,自己竟然毫无防备。

    “你来做什么?”卯兔果然忍不住先开口了。

    孟奇嘿嘿笑了一声:“当然是抓尤三爷换白玉佛像,要不然十几位高手将佛像一围,我就算三头六臂,也盗不出佛像啊。”

    他早就想好了理由,不过心里却在腹诽,若真有三头六臂,那怕是七十二变也练成了,哪怕高手将房间塞满,一样能轻松盗出佛像。

    “你怎会如此高调地盗佛像?”卯兔没有怀疑,转而问起留书盗像之事。

    “之前接下的一个任务,不这么高调完成不了。”孟奇含糊回答。

    对于别人任务之事,卯兔不便多问,点了点头:“我的任务是带走尤弘博,你别和我抢。”

    “无妨,只要尤弘博失踪,还怕尤同光不就范?”孟奇不太在意地回答,忽然目光一凝,看向合拢的窗户,沉声道,“白衣剑神……”

    卯兔惊愕侧耳,倾听外面的动静,可突然看到申猴身影一闪,鬼魅般扑到了自己面前,双手直指胸口大穴。

    猝不及防之下,她躲闪不及,只能以牙还牙,以眼还眼,双手同样抓向孟奇胸前。

    她就不信擅长手上功法的自己会在点穴上比只是刀法出众的申猴差!

    出手度,她快于孟奇,十指泛着乌光,抓住了胸前几处大穴。

    暗金光芒流转,卯兔只觉双手戳中了金石,剧痛难忍,然后胸前一麻,僵立在了原地。

    孟奇大口喘着气,调息了几下,让胸前麻痹消去,这卯兔的点穴法颇为特殊,竟然能稍微透过金钟罩的防御,影响自己的穴道,若非刻意避开了膻中罩门,恐怕是两败俱伤的局面。

    “看来永远不能小瞧别人的功法,也不能总是这么简单粗暴……”孟奇暗自总结着。

    他知道自己对十二相神内部的事情了解甚少,稍有答错就会引来怀疑,因此从头到尾就没想过套卯兔的话,而是打算直接抓住她,拷问十二相神的秘密和暗号、对话等细节,如此方能顺利混入,完成支线任务。

    “你想做什么?”卯兔惊恐问道。

    孟奇没有答话,直接封住了她和尤弘博的哑穴,挟着他们就往外而去。

    这里并非拷问消息的好地方。

    刚踏入院中,孟奇忽然停步,嬉笑的猴头下是凝重的表情。

    院内梧桐之下,落叶打旋,白衣胜雪,一把长剑泛着寒光,吸引了所有注意。

    持剑之人身材高瘦,眉成游龙,鼻似悬胆,白衣一尘不染,冷峻之中透着几分果断。

    他容貌出众,可所有人都会忽视这一点,只会注意他那双幽深锋锐的黑瞳。

    白衣剑神,洛青!

    孟奇内心几乎是无奈地响起这个名字,自己难道是乌鸦嘴,一说他就来?

    洛青盯着孟奇,冰冷开口:“十二相神,罪大恶极,当诛。”

    然后他抬起剑,淡淡道:“拔刀吧。”

    我能说我不是申猴吗……孟奇不清楚洛青什么立场,自然不可能自曝身份,于是放下卯兔和尤弘博,右手拔出戒刀,心神沉浸入内,左手触摸着暴雨梨花针。

    长剑刺出,整个院子内所有的光华仿佛都集中在了剑上,寒光照人,皮肤有感。

    孟奇视线之内,只有那道剑光,它占据了所有空间,遮蔽了天空,从四面八方袭来,浩浩荡荡,莫可阻挡。

    一剑之威,恐怖若斯!

    孟奇知道自己的感官已经被彻底影响,可知道归知道,此时根本无从分辨真正的长剑从何刺来,恐怕就算自己布下铜墙铁壁的防御,也只是感官影响之后的“铜墙铁壁”,真正情况下漏洞百出。

    洛青看来开的也是精神秘藏,难怪初入宗师就敢挑战崔栩!

    而且他比崔栩更恐怖,不是身如虚影,而是剑藏八方,暴雨梨花针仅仅能对付一个方向,无可奈何!

    孟奇闭上眼睛,收敛听力,遗忘皮肤,整个世界顿时变得一片清静,仿佛在佛堂诵经,仿佛在入定忘我,仿佛在暮鼓晨钟。

    接着,长刀扬起,佛像坍塌,喧嚣入耳,钟鼓破损!

    刀意迸,无遮无掩,孟奇神奇地把握到了洛青这一剑刺来的痕迹。

    洛青神色略微恍惚,似乎被刀意干扰,长剑迟缓了一点。

    正当孟奇“断清净”即将斩出,袭向洛青时,院外忽然飞进来七八人,有赤着双手的,有手握长棍的,各种兵器不一而足,但他们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都戴着面具,分别是鼠、虎、牛、蛇等。

    十二相神?

    孟奇一惊,“断清净”没有斩出,而这七八个相神的目标非是孟奇,趁着洛青略有恍惚的时候,刀剑相加,棍棒奇袭,杀气逼人。

    洛青长剑一划,绝大部分相神的兵器都神奇地自己改变了方向,击在了虚处,只有子鼠,双掌翻飞,欺到了洛青身边。

    洛青神色不变,长剑下移,直接用剑柄戳向子鼠的双掌。

    他们利用我暗杀洛青?

    见状,孟奇大吃一惊,还好自己没有真正施展出“断清净”,要不然被人知道了底牌事小,脱力之后遇到这群穷凶极恶的相神,那还真是凶多吉少。

    此时一团混战,外面又不知是否还有埋伏,孟奇不愿纠缠,抓起尤弘博就往外逃走。

    虽然自己不知道哪里露出了马脚,但现在的事实证明,十二相神早就已经识破了自己的身份,并借此布下圈套,用尤弘博之事,引自己与洛青对决,等到关键时刻,突然动手暗杀洛青!

    所以,抓不抓卯兔都没有关系了。

    来的相神都在对付白衣剑神,无人阻止孟奇一溜烟消失,只有卯兔缓缓站起,凝望着孟奇的背影。

    她竟然没有被封住穴道!

    “你的点穴法太差了,还想阴你一下的……”她咬牙切齿地说道,但自忖实力与孟奇相差颇大,没有敢追下去。

    远远离开大悲寺,绕了好几个圈子后,孟奇才放慢了脚步,心中冒起一个个疑惑:

    “我怎么露出的马脚?”

    “他们为什么肯定我能干扰或抗衡洛青一二,不至于被秒杀?”

    “他们竟然猖狂到了敢于暗杀宗师……”

    …………

    翌日深夜,没事人一样的孟奇悄悄来到了尤府附近,四周一看,好家伙,凡是能藏人的地方都藏满了人!

    许许多多武林人士都来旁观申猴盗佛,一是此乃值得炫耀的见闻,二是搏一搏运气,要是能抓住申猴呢?

    “真定法师,这里,这里?”乐诗诗的声音从头顶传来,孟奇抬头看去,现他们四人正躲在屋檐下的梁柱上。

    “真定法师,只有这里有位置了。”丁道古也小声地说道。

    孟奇嘴角抽搐,这到底是演唱会现场,还是江湖凶人的办事之地?

    攀上房梁,孟奇看着远处尤府,低声问道:“申猴还没来?”

    “没有,听说活财神等二十名高手将佛像围在了中央,谁也盗不走。”聂瑶说着自己打探到的消息。

    …………

    尤家正堂内,摆着一张方桌,上面放着白玉佛像,以尤同光为,二十位高手将它团团围住,鸟飞不进,虫爬不入。

    “老尤啊,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哪怕宗师,也只有硬抢了,那申猴又怎么可能是宗师?”一位穿着福禄袍的员外模样老者呵呵笑道。

    尤同光叹了口气:“我总是心神不宁。”

    话音未落,轰隆一声巨响传来,震得房屋微微颤。

    “霹雳堂的天雷子?”有老者惊呼道。

    “小心申猴调虎离山!”尤同光大声提醒,于是所有人都背对着方桌,戒备着各处入口,戒备着屋顶。

    这时,又有人远远喊道:

    “三爷被抓了!”

    “三爷被抓了!”

    尤同光脸色大变:“还请各位守住,我去救犬子。”

    玉佛哪有儿子重要!

    其他人自无话说,反而猜测着是否申猴的真正目标是尤弘博,佛像只是转移注意的计谋。

    讨论之中,尤同光已经追赶而去,他们继续戒备。

    过了一阵,喧嚣渐渐停止,尤同光带着萎靡的尤弘博走了回来,刚刚迈步入内,表情突然僵住,眼神凝固在了众人身后。

    “老尤,怎么了?”有人暗自忐忑。

    尤同光指着他们身后:“玉佛被盗走了……”

    众人惊愕转头,现方桌上哪还有白玉佛像,只一张纸片孤零在那里!

    “承蒙馈赠,不胜感激,申猴拜上。”

    有人茫然念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