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玄幻魔法 > 一世之尊 > 第一卷 少年侠气 番外(十一) 往事
    ps:小桑的后来在其他番外里写了不少,再写就没意思了,所以写一写淹没在上一纪的一段往事吧,还有人记得这是哪段吗?

    呜呜咽咽,箫音悱恻,顾小桑立在窗前,手按玉箫,粉唇轻凑,目光似迷离似空幻,眼前有花暗落,燕子双飞。

    咚咚咚,低沉又富有节律的敲门声传来,让她收敛了目光,转过了身子,露出了难以琢磨的笑容。

    “进来吧。”她语气轻快道,仿佛毫不在意圣女的庄重形象。

    吱呀,一位货郎打扮的男子躬身步入,小心将房门合拢,然后恭恭敬敬道:

    “回禀圣女,有你吩咐的消息传来。”

    他始终低着头,不敢正眼看向顾小桑,仿佛怕被那既清且艳的绝色容光所慑。

    “天外奇石再次丢失?”顾小桑梨涡浅浅,神情让人看不出丝毫端倪。

    “是,增贤门内的天外奇石于昨夜再次丢失。”货郎如实回答。

    顾小桑将玉箫插回腰间,微微点头,状似不经意般问道:“这几日可有外景强者路过三山四水?”

    货郎冥思苦想了一阵方道:“崔家有船队临近,预备南下恒原,拜访郑氏,必有外景强者坐镇。”

    “平津崔氏最近不太安分啊,频繁拜访各大世家,有的人怕是坐立不安了。”顾小桑轻笑一声,不置可否,然后从芥子环内取出了一枚蜡丸,弹给了货郎,“日夜兼程赶往入桓州的那段河道,将此物丢入水中,务必在明日傍晚前完成。”

    她没有说威胁的话语,但货郎却打了个寒颤,脱口而出:

    “属下遵命,必不要圣女失望,否则自投大江,了断余生!”

    这个时候,他下意识抬起了头,以示自身之决心,正好看到了那双仿佛藏着亿万星子的幽深眼眸。

    星空有多么浩瀚多么美丽多么让人惊叹,这双眼睛就有多么的梦幻。

    货郎如被雷殛,内心深处被神不知鬼不觉种下了一点暗示,准备在完成任务后自杀灭口,然后他浑浑噩噩收起那枚蜡丸,转身离开了小楼。

    那枚蜡丸大如人眼,覆盖着赤红的表皮,有一点火热的味道,显然非是凡物。

    顾小桑目送着属下远去,久久不动,像是化成了一尊雕像,忽然,她黛眉皱起,状似痛苦,眼波闪烁,一下失去了灵动与空寂,愈得深沉与淡漠,仿佛历经千百世轮回,看透了红尘的变迁。

    就在这时,她眉心噼里啪啦透出一道道细小的紫电青雷,构出了一层层篆文,重叠成极尽繁琐与华丽的图案。

    图案压下,渗入了皮肤,消失于无踪,而顾小桑眼眸的灵动也恢复了。

    “小紫……”她低笑一声,意味难明。

    白纱轻扬,房门合拢,顾小桑重新走到窗边,嘴角依旧挂着那似笑非笑的表情:

    “玄女传人出世,应身觉醒……单秀眉,柳漱玉……”

    谋划布局的能力,自己不会逊色于人,这一方面是本身天赋,另外一方面也是功法的神异,阅历和见识的积累。

    从大的方面讲,自己见到了未来的种种展与最大可能,了解的隐秘甚至可能过部分彼岸大人物,而小的细节处,罗教源远流长,有着完善的、恐怖的消息搜集能力,过了绝大多数门派与世家。

    当你知道的比对手多很多,事情也就变得简单而轻松。

    这是那家伙目前不能想象的,故而终将嫌弃抗拒又不得不随着自己的想法走,就像猫爪下的老鼠,而这也可以用来描述自身,是的,可以用来描述自身的处境……

    …………

    雨水淅淅沥沥,街上一块块青石板如被洗过,单秀眉悄然进入了揽月楼雅间,坐在主位,周围空无一人,宾客还未有谁到来。

    穿入桓州穷山峻岭的大江翻滚流淌,时不时能见到溺水者的浮尸飘过,某段水底,那枚蜡丸仿佛被火烧一点点融合,滴出的红汁诡异消失。

    蜡丸彻底裂开,露出了里面的事物,这是一截断折的剑尖,略有无名指最上指节长。

    剑尖覆盖着一层冰冻般的幽蓝,让周围流水忽地变缓变凝,然后,它迸出一阵光芒,穿透江水,冲上云霄,锋锐冰寒之气搅动了天地。

    已经转为南下的一只船队里,生有两道断眉的崔清羽猛然睁开了眼睛,颔下短须微微颤动:

    “神兵气息?”

    话音未落,他的身影已然模糊,只剩层层紫影原地扭动。

    揽月楼附近,一座小院的静室内,同样有人眼中迸出寸芒:

    “神兵出世?”

    光影浮动,小院重归寂静。

    穷山恶水深处,路过的一位外景强者也扭头看向了那道幽蓝光华,然后取出一张面具,戴在了脸上,那是上古神话传说里“太乙真人”的面具!

    揽月楼外的马车里,顾小桑素净着俏脸,仰望着高空,看光华转瞬即逝。

    雷神传人之事关系重大,**道不可能只因为单秀眉这应身较近就只派玄女传人前来,必然还有外景强者!

    调虎离山,一桃二士!

    单秀眉等了片刻,忽有所感,起身走到窗边,恰好看见一位白衣素裙的女子举着油纸伞摇曳而来,仿佛沐浴着雨水的花朵。

    她悠哉而行,一步至楼前,一步登窗边!

    单秀眉的瞳子陡然收缩,如同针尖,耳畔幻听般响起了一阵阵祈祷之声:

    “无生老母,真空家乡……”

    “无生老母,真空家乡!”

    一根洁白如玉的手指点来,单秀眉竟身不由己往前靠拢,如中梦魇之术。

    危险之际,六道寒光霍然迸,从揽月楼前大树上,从对面小铺子内,从一楼大堂里,有的蹿出回折,有的流星赶月,有的盘旋而上,将顾小桑背后每一处要害尽数笼罩,要逼得她离开单秀眉,与此同时,雅间外飞来一条飘带,缠住了单秀眉的腰部,试图将她拖曳往后。

    七大天女护玄主!

    对她们而言,先让单秀眉脱离危险是必然选择!

    就在这时,她们眼中的顾小桑消失了!

    顾小桑像是早有预料,刚才那一指竟然是虚招,顺势往前,脚步一错,身体一旋,竟来到了单秀眉的身后,然后左手妙曼拂出,直取单秀眉后脑。

    而单秀眉在飘带拉拽下,竟主动撞了上去!

    六道匹练失去顾小桑身形后,其势不减,眼见即将刺中单秀眉,只好强行变招,一阵慌乱。

    一阵慌乱,白影闪烁,顾小桑居然放弃了单秀眉,撞入了那些洒落的剑光里,周围空气猛地一消,失去了阻力,就像产生了恐怖的漩涡,让一位位天女错乱了步伐,丢掉了重心,靠近了这位大罗妖女。

    一拉一扯,一推一放,白影仿佛翩翩起舞,伴随着一道道身影的倒下,而且顾小桑时刻不离单秀眉周围,既以她为盾牌,也用她做诱饵。

    等到散花天女放弃飘带,加入战团,七大天女只剩下三位!

    单秀眉勉强恢复了过来,抽出了长剑,突然,楼板诡异劈裂,她脚下一空,直接从二楼坠入了一楼,这也让她摆脱了顾小桑的钳制,而剩下的三位天女不顾自家性命,死死缠着顾小桑,不让她追赶。

    顾小桑并不惊讶,只是轻笑一声。

    玄女传人终于忍不住出手了……

    其后,她杀尽天女,一路追赶入桓,再次遇见了孟奇。

    往事越千年,已然埋葬。(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