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隋末阴雄 > 第一卷 南国金鼓 第一章 穿越隋朝
    冷风凄凄,雨雪交加,王华强穿着囚服,跪在刑场上,一支步枪长长的枪管顶着他的后脑勺,而枪的主人,一位武警战士的声音冷冷地响起:“王华强,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王华强闭上眼,摇了摇头。

    “呯”,一声枪响,王华强感觉自己的脑壳象是被一个灼热的电钻钻了进来,火辣辣地疼,而他在这个世界最后的记忆,就是那钻进鼻子里的淡淡火药味。

    当王华强再次睁开眼睛时,只觉一阵刺眼的日光,但脑袋象是灌了铅一样地沉重,后脑壳还是火辣辣地疼,鼻孔里和嘴角边似乎有什么咸咸的东西在向下流,他想抬手去摸摸自己的后脑勺,手上却似挽了千斤重担,怎么也举不起来。

    耳边传来一阵带着关中腔的怒吼声:“皇甫孝谐,你这驴日的东西,对小孩子还下这么重的手,我,我跟你拼了!”

    随着一阵刺耳的狂笑,王华强直接晕了过去。

    等到王华强再度醒来的时候,现自己身在一间古色古香的房间里,身上盖着一床蓝色的被子,脖子象是被什么东西固定住了,怎么也转不过来,只能动动眼睛,看这房间的内部。

    一阵沁人心脾的茶花香钻进了他的鼻子里,先映入他眼帘的是一个榆木做成的榆林圆桌,没有上任何的漆,而桌子的四周,摆着两三个凳子,一盆盛开的茶花,正摆在桌上。

    一个不算高大的身影,站在门口沉思着,远远的看不清他的脸,只能看到他穿着蓝色的绸布长衫,头戴逍遥巾。

    王华强又是一阵头晕,不自觉地呻吟了出来,他很惊讶地现自己的声音很稚嫩,完全不象自己四十岁中年人的声音。

    门口那人身子微微一颤,猛地回头,一张四十多岁,高鼻深目,瘦削多须的脸映入了王华强的眼帘。

    王华强心里犯起了嘀咕:不会是穿越了吧,还是在拍古装片?

    正想念间,那人赶上前来,抓住了王华强的手,面露喜色:“华强,你总算醒过来了!”

    王华强的内心对眼前的人有一种亲切感,这是以前很少有过的,但他一下子不知道如何开口,便闭口不说话,只是上下仔细地打量着此人。

    那人看到王华强不说话,长叹一声:“华强,你不会摔得连阿大都认不出了吧。”

    王华强的身子猛地一震,他感觉脑子里突然多出了不少记忆:

    自己应该是出生在北周的天和五年(57o年),而现在的年份已经是大隋的开皇三年(583年),自己今年十三岁,名字正好和前世的一样,也叫王华强。

    面前的这个中年男子正是自己的父亲,名叫王何,乃是大隋都大兴城(今西安)城东十里处的新丰县(今陕西西安临潼区)一个商人家庭庶子,曾经当过两任下州长史,现在赋闲在家,母亲刘氏,在十二年前生下自己的三弟王华伟时难产而亡。

    自己有一个哥哥和一个弟弟,哥哥大自己一岁,名叫王华师,弟弟王华伟小自己一岁,都是一母同胞。

    王华强心里一下子明白了过来,自己当真是穿越过来了,而这具身体里残存了太多身体本尊的记忆,让他只要一动脑子,头就象裂开一样痛。

    眼见王华强的表情又变得痛苦,王何连忙说道:“华强,不要乱动,你身体也一直有点弱,这次又伤得厉害,好好调理一下再说。”

    他说着说着,紧紧地抓住了王华强的手,眼中泪光闪闪,王华强一下子明白了过来刚才自己的那种异样的亲切感,正是自己在上一世所缺失的父爱。

    王华强勉强开了口,根据这具身体的记忆,说道:“阿大,孩儿没事,您放心吧。”

    王何激动地点了点头:“没事就好,没事就好,你好好休息,阿大过会儿再回来看你。”他说着把王华强的手塞进了被子里,又帮他掖好了被角,眼里满满都是父爱。

    王华强心中感动,闭上眼睛,听着王何的脚步声渐行渐远,两行清泪却不自觉地流了下来,而王华强脑子里的记忆却一阵阵地浮现。

    自从三国归晋后,由于西晋的八王之乱,导致五胡乱华,匈奴、羯、羌、鲜卑、氐这五个胡族先后进入中原,晋朝末代皇帝被匈奴人所杀,长江以北的半个中国沦陷于胡人之手,史称五胡乱华。

    而晋朝的宗室司马睿南渡长江,建立起占据江南半壁江山的东晋,与北方的胡人王朝分庭抗礼。

    最后来自大漠的鲜卑族拓跋氏一统北方,建立北魏,而东晋最后的权臣,大将刘裕在经历了一次功败垂成的北伐后,也废掉东晋末帝,建立宋朝,南北并立的南北朝时代正式到来。

    自五胡乱华开始,到现在已历三百年。南方的汉人王朝经历了宋、齐、梁、陈四个朝代,现在传到了陈朝皇帝陈叔宝之手,只剩下东南的小半壁江山。

    北方在经历了几个朝代后,身为外戚的丞相,汉人杨坚趁机夺取了实权,并在镇压了北周最后的忠臣尉迟迥的反抗后,篡周自立,建立了现在的隋朝,年号开皇,而今天,正是开皇三年的四月二十。

    王华强的脑子在飞快地旋转着,被这些身体本尊的记忆塞得脑子快要爆炸,他努力地回想起自己前世对于这个时代的记忆。

    所谓书到用时方恨少,前世的王华强初中毕业就进厂当了工人,历史方面几乎是一片空白,对于什么南北朝,隋朝,几乎一概不知。

    王华强对隋朝唯一的记忆就是扫过两眼电视里的隋唐英雄传,知道隋炀帝那个昏君最后弄丢了江山,他甚至连隋炀帝叫什么,一时也想不起来了。

    王华强叹了一口气,心中暗想:尼玛,为啥穿越也不能穿越到个我熟悉点的时代?

    一阵阵旧时的记忆继续在脑海里如波涛一样汹涌着,王华强自幼身体不算太好,跟自己的两个兄弟没法比,在这个时代没有私塾,也没有后世的九年制义务教育,读书识字的人非富即贵。

    幸运的是,王何虽然出身商人家族,但从小靠着会打算盘算账的本事,在北周从小小的库吏做到了州长史,在这个文官基本上靠拼爹袭爵,武职需要战场拿命搏功名的乱世里,已经算是奇迹了。

    王何先后在北周任过两任外地的下州长史,在这个南北朝年代,早已经不是象秦朝时分九州,汉朝时分十三州了,秦汉时的县在这个时代都升格成了州,北周末年就有二百八十多个州。

    从周到隋,根据每个州的户口数量,分成上州,中州和下州,王何当的只是两个只有几千户人家的下州长史,放到明清时连个县令都很勉强。杨坚建隋后,身为前北周公务员,又没有任何背景和靠山的王何,也就只能下岗再就业了。

    去年年底,王华强的奶奶去世,而王华强那曾经当过仪同(北周军职,从五品将军)的爷爷王杰,更是早在王华强出生前便已不在人世。

    今年年初,王华强奶奶的丧事刚刚办完,便有觊觎王家财产的同族找上门来,这次挑头的乃是身为上大将军,堂堂从二品高官的王世积,他拉上了几个同族的长辈,带着几十个彪悍凶猛的护卫,在光天化日之下冲进王家,非要说王何不配继承整个王家的商号,一定要让他让出一部分产业,事情一下子变得非常棘手。

    &1t;/a>&1t;a>&1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