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隋末阴雄 > 第三十五章 杀人立威
    这些陈军士卒为了逃命,刚才基本上把手中的武器全给扔了,这会儿几乎个个都是赤手空拳,加上前一阵也被王华师等人杀得胆寒,领头将领又已经战死,于是一个个木然地接受了俘虏的命运,开始解起裤带,互相把手捆到一起。

    王华强站起了身,只见王颁正带着麦铁杖和其他士兵们,把陈军俘虏们集中在一起,没有点火,看不清这里有多少人,雾气还是挺重,隔得稍远一点就是一片白茫茫。

    王华强走到坡顶,这会儿功夫,基本上江边能动的人都跑过来了,雾气很重,看不清江岸的动静,但是矛槊和羽箭破空之声已经完全停止,看起来江上战舰的攻击告一段落,而江边的惨叫声也几乎听不见了,想必所有伤者都被射死。

    王华强一阵心酸,扭过头,下令道:“点起火把,将俘虏集中到一起,福全叔带老兵们看管,其他人全部按原来的队列集合,要快。”

    随着王华强的口令,百余枝火把又点了起来,这些是王华伟原来所带的弓箭手们留在此处的火把,王华强一眼就看到了王华伟,只见他头上的髻也是完全被打散,头披下来盖了半边脸,满身都是血污,正领着部下的弓箭手们把陈军俘虏们押到另一边。

    看到自己的三弟完好无损后,王华强心中一块大石头落了地,一想到大哥的死,他就一阵心痛。再看刘长山和马老三,以及福全叔等人,也都安然无恙,只是从人数上粗略地一看,回来的人还不到原来一半,众人都一个个眼含热泪,把俘虏们推到坡下集中。

    王华强坐了下来,一个老军医把他左臂上的箭头取出,迅地处理了伤口,裹上几圈绷带,王华强心中悲痛大哥的死,对这一切几乎浑然未觉。

    突然一声惨叫传进了王华强的耳朵,只见一个黑衣劲装的大汉,狠狠地一刀插进一个陈军俘虏的肚子,一边继续捅,一边咬牙切齿地吼着:“都是你们这些狗贼,坏了我兄弟的性命,你们一个也别想活!”

    他一边喊着,一边抽刀猛砍,身边的两三个陈军俘虏都被他砍倒,而剩下的陈军俘虏都一边叫喊着一边四处逃跑,却被黑衣黑甲的隋军挡住去路。

    王华强现许多隋军的眼里都象是要喷出火来,有些人已经开始抽刀了。

    现在是一个非常特殊的时刻,所有活下来的人都在这轮惨剧中失去了自己的亲友和朋友,心中一个个都是怒火万丈,那个已经开始杀人的大汉就象一颗燃烧着的火星,即将点起一把屠杀战俘的大火。

    王华强一看那个人,没有穿甲,一袭黑衣,显然是马老三的手下,而马老三则阴沉着脸,站在离他不远的地方,一动不动。

    王华强意识到现在若不阻止,只怕所有人都会开始动手屠杀陈军俘虏,而看起来陈军的俘虏们有一千多人,其中一半多还没给捆上,这时候要是逼急了他们,即使能把这些人杀光,只怕自已也要付出上百条人命。

    于是王华强当机立断,对着王华伟叫道:“华伟,迅将此人拿下。”

    王华伟微微一愣,他不明白为什么马老三的人要自己拿下,正奇怪时,王华强的声音再次钻进了耳朵里:“你什么呆?我让你把那个杀俘虏的军士拿下!”

    王华伟这回听清楚了,抽出刀,走上前去。那个黑衣壮汉已经状若疯癫,挥刀对着空气乱砍,所有人都离他几丈远,听到后面有脚步声,直接一刀就向回劈,却被王华伟一个闪身让过。

    王华伟举手抓住了他的手腕,用力一拧,钢刀落地,而他的膀子也被王华伟反剪到了身后,两个护卫上前,把这人捆了起来,押到王华强的身边。

    王华强站到高处,对着所有人说道:“我刚才下过令了,不许屠杀陈军俘虏,我们这回来江南是兴兵除暴,不是来这里杀人泄愤的,你们都没有听清我的令吗?”

    人群里有人叫道:“这些陈狗杀了我们这么多人,还留着做什么!”

    这话一出,许多人都跟着嚷了起来,一时间群情汹汹,红着眼的士卒们一个个举着火把和兵器,在空中一阵乱舞。

    王华强阴沉着脸,冷冷地看着大家的叫嚷,他自己心中也是气血汹涌,刚才大哥在自己面前断气的情景一直在眼前浮现,但是他很清楚,现在作为指挥官,他必须冷静。

    等人声稍稍平息一点后,王华强开口道:“江上的战船一样也射击这些陈军将士的,而且现在还不能肯定是不是陈军的战舰,真正的勇士,是不会杀已经放下武器投降的敌人,而且我刚才下过令了,不许屠杀俘虏,不听我的话就是违抗军令,而且此人还刀劈友军。按律当斩!”

    王华强说到这里,直接抽出刀,手起刀落,马老三脸色一变,伸手欲阻,哪来得及,雪亮的刀光一闪,一颗人头就象熟透了的西瓜,滚到了地上。

    马老三呛啷一声抽出了刀,指向王华强,咬牙切齿地吼道:“姓王的,你什么意思!说杀人就杀人?”

    王华强毫不退缩地回瞪着他,喝道:“马三爷,这不是在你的金云寨,而是在军队,军队就要有军队的规矩,个个不遵号令,仗还怎么打?!就是在你的寨子里,你的兄弟如果不听你这当家的话,你也不管吗?”

    马老三放下了刀,仍然不服气地鼓着眼睛,高声叫道:“李全兄弟是条好汉,今天打仗没半点含糊,全是冲在最前面。他是因为自己的弟弟死了,才会这样的。你是头儿,下的命令是军令,当然该听,但责打他一顿也就是了,何必直接动手杀人?”

    王华强大声说道:“死了兄弟的不止他一个李全,就是我的大哥王华师,也在江边战死了,冤有头债有主,拿无辜的俘虏撒气,算什么好汉!”

    王华伟还不知道王华师战死的事,脸色大变,上前两步抓住了王华强的手,两行眼泪夺眶而出,声音都在抖:“二哥,你说什么?大哥到底怎么了!”

    王华强的眼泪也不自觉地流了下来,他痛苦地闭上了眼睛,点着头:“大哥为了救我,被矛槊射中,就在江边,就在江边……”说到这里时,王华强心中一阵悲伤袭来,声音变得哽咽,竟是说不下去了。

    王华伟悲号一声,呼天抢地地吼了一声“大哥”,扔掉手中的火把,就要冲下小高地,被身边的两个护卫死死地拉住:“王三爷,不能去啊,那里危险!”

    王华伟已经势如疯虎,哪听得住劝,一脚把左边拉他的一个护卫踢了个跟头,又对着右边拉他的人大吼道:“放手,不放手我宰了你!”

    王华强飞快地走到王华伟的前面,抬手一个耳光,重重地打在他脸上,声音清脆,王华伟的脸上顿时象是肿起了一个小馒头。

    王华伟捂着自己的脸,对着王华强吼道:“二哥,你做什么!”

    王华强已经抹干了脸上的泪水,一把抓住王华伟的衣领,他的个子和三弟相仿,这一下把王华伟整个人都拉到了自己的面前,直视着王华伟的眼睛,厉声道:“你想大哥了是不是,那好,你现在就滚去陪大哥。大哥豁了命就是要保护我们,你他娘的自己不要命就去!”

    王华强说完,重重地把王华伟的向着坡下一推,吼道:“去啊,想死就去!”

    &1t;/a>&1t;a>&1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