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隋末阴雄 > 第六十四章 夜入建康
    萧摩诃的话把王华强从自我陶醉中拉回了现实:“这位小哥,还请带老夫去建康城。”

    王华强点了点头,跨上马,在前面引路,十余名护卫骑兵拥着手无寸铁的萧摩诃,在后面紧紧地跟着,如临大敌。

    一路无语,王华强到了刚才去过的北掖门时,只见这里已经点起火把,挂上了隋军的旗帜,数百名隋军官兵正在城头防守,大门依然紧紧地关闭着,透着一丝紧张的气氛,只有火把燃烧时的“噼哩啪啦”地爆火声不停地作响。

    王华强在城下高声叫道:“我乃贺若弼将军帐内中兵参军王华强,奉贺将军之令,带南陈大将萧摩诃入城。请城头的兄弟放下吊桥,打开城门。”

    城头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哟,还真的是王参军,你什么时候又到了贺将军那里呀。”

    王华强听出来了,这是马老三的声音,心中一下子又惊又喜,向着城头叫道:“城上可是马三爷?你怎么会在这里?”

    马老三大声说道:“进来再说!快快放下吊桥,打开城门,王参军有紧急军务,误了人家正事,当心你们的脑袋!”

    吊桥被重重地放下,城门也被缓缓打开,建康作为南陈都城,城高池深,护城河是引秦淮河水灌成,宽达六七丈,而城墙高有五六丈,足有三个姑孰的城墙高度,王华强这回可以仔细地观察一下这座南陈都,他突然觉得贺若弼通过野战而不是攻城来拿下建康的决定,实在是非常正确。

    吊桥完全放下,王华强一马当先进进了城,城门很厚,门洞就有七八丈深,走在门洞里向上看,这里面还有两道铁闸大门,遇到敌军攻城时,里面的门还可以关闭,想从城门方面硬攻入城,实在是非常困难的一件事。

    马三爷站在了城门的另一侧,那天晚上还是一身黑衣,黑布包头,标准绿林草莽打扮的他,现在已经换上了正规的隋军衣甲,甚至穿了一身锁子甲,头戴铜盔,锃亮锃亮的,在火把的照耀下熠熠生辉,整个人的气质也一下子高端大气上档次了许多,完全不象二十天前的那个土包子。

    王华强心中感慨,果然是人靠衣装马靠鞍,想不到连马老三这个土匪头子换了官军的打扮,看起来也象那么一回事,但是看着他的表情,却有些说不出的不爽,似乎并不是那么开心。

    王华强对马老三说道:“三爷正式从军了?恭喜恭喜!这样一来威武得紧啊。”他顺势扫了一眼马三爷周围的兵士,现多数都是那天晚上他的手下,笑道:“兄弟们也都跟你一起从军了?”

    马老三点了点头,脸上挤出一丝笑容:“那天在江岸边碰上陈军,兄弟们没马,全都跑散了,还有些给陈军抓了,不得已在陈军里当了几天的杂役,后来都抽空跑了出来。

    你也知道的,我到了姑孰后就给派到城里协助守城,兄弟们听到了消息都来投奔我,加上那阵子每天都有人投军,韩将军就提拔我当了一个帐下大都督,管五百号人呢,今天韩将军进了城后,就调我们这些南方人先进城维持治安。王参军,多亏了你和二少爷,我马老三才有今天啊。”

    王华强心中一动,这韩擒虎还是有意地用南陈人来守建康,避免北军入城后出现劫掠影响民心,毕竟千军万马入城,想要不扰民几乎是不可能的。

    但是王华强突然又想到这马老三是山贼土匪出身,就是在战场上也没忘了扒死尸的衣服,捡他们的武器,这样的人放进了城,那还不是让耗子守粮仓么。

    王华强一下子明白了过来,为什么这马老三看起来没那么高兴,本指望进城后能让他抢钱抢粮抢女人的,结果给打到这里看城门。分浮财,先富起来的理想幻灭了,剩下的就只有在这深夜还要跑城楼上吹冷气的怨念。

    王华强暗叹一口气,同是天涯沦落人,自己比这马老三还要惨,也不知道明天怎么过。他也向着马老三拱了拱手,说道:“军务在身,请问韩将军现在何处?”

    马老三说道:“韩将军亲自领兵在陈朝宫城里防守,现在陈国的皇帝和宗室已经全部集中在那里了。听说高熲高大人正在渡江赶过来,有可能会从城西的挹江门进来,也有可能先到贺将军的大营里去看看,那样他就会从这里入城,所以韩将军特地交代小的,要我好好看守这里呢。”

    王华强点了点头:“原来是这样,那辛苦马三爷了,我这就去宫城。”

    马老三摇了摇头:“现在我和我的兄弟们已经正式从军了,什么三爷的请不要再提起啦。”

    王华强哈哈一笑:“好的,马都督。辛苦!”说完便打马欲走。

    马老三突然说道:“王参军请稍等,你不熟悉建康的地形,要不我派个兄弟跟你一起过去,如何?”

    王华强摆了摆手,一指后面的萧摩诃,说道:“不用了,这位是南朝的萧摩诃萧将军,他对这里比我们都熟。有他在,我可省事多了。”

    马老三悄悄地上前两步,站在王华强的马前,小声说道:“王参军请小心,现在城里城外到处是南陈的散兵游勇呢,当心有变,最好绕过百官坊,从城东那里入宫城。”

    王华强点了点头,正色行礼道:“多谢马都督。”回头对着萧摩诃说道:“萧将军,还请你在前面,我们从城东进宫。”

    萧摩诃也不多话,双腿一夹战马,便奔了出去,那十几个护卫仍然紧紧地跟在他身边,夹道而行。

    偌大的建康城此时家家关门闭户,街上连个人影也没有,时不时地会有几个胆大的陈朝居民听到马蹄声,探头出来,一看到是打着火把的隋军骑兵拥着萧摩诃而过,都吓得赶快缩回头,关上窗户。

    建康城的街道很宽,足可以并排跑上六七匹马,两边的街市店铺看起来也很气派,即使在这特殊的夜晚,也能想象出平日白天里这建康城的繁华。

    可是王华强现在却是无心顾虑这些,兵荒马乱,这种时候城内的盗匪和散兵会横行,趁火打劫的也不会是少数。

    只靠着区区数千名近日投效隋军的南陈人,其中还不乏象马老三这样的前绿林土匪或是地痞混混,这些人是无法维护好城内治安的,想不明白为何韩擒虎这时候还不调大军入城。

    带这个疑问,王华强一路骑到了陈朝宫城外面,只见朱红色城墙的宫城门口,几十名铁甲骁果军士正如临大敌地戒备着,宫门口护城沟的桥上都摆开了鹿角拒马,城门紧闭,而为的一人,正是司马德勘。

    王华强心中暗叹,今天怎么一路上尽碰到老熟人,上前说道:“司马都督,这位萧摩诃萧将军要面见陈朝皇帝,贺将军派我带他来此,还请通告一下韩将军。”

    司马德勘闻言脸色一变,举起火把仔细地打量了萧摩诃两眼,点了点头:“王参军可有贺将军的令箭或者公文?”

    王华强从怀中摸出贺若弼给的令箭,递给司马德勘,沉声道:“令箭在此,另外,贺将军还请我带话给韩将军,请司马都督行个方便。”

    司马德勘接过令箭,看了一眼就交还给了王华强,他的脸上露出难色:“这个,韩将军现在有要事在身,恐怕不太方便现在见面。王参军还是明天再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