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597章 应对矛盾(二十三)
    “二军哥最近可好?”德平太郎问对面的人。此时两人位于设在江户日本桥附近的江户德平银行的总部四楼,而不是如同以前那样在德平太郎在吉原开设的‘林の馆’。

    听了德平太郎的询问,使者连忙答道:“他很好。”

    “我这次联络二军哥,主要是听说他能弄到电视机。所以想让他给我弄一批。”德平太郎边说边给自己的手中的烟袋锅子里装上烟草,用火柴点燃。然后使者就闻到一股挺好闻的白肋烟味道。

    使者看着德平太郎手里的烟袋锅子制作的极为精美,细长的烟杆上还描绘着种种细致花纹,铜质的眼袋,以及琥珀烟嘴制作的非常细致。拿着这玩意,穿着日本风味的衣服。德平太郎看着已经是个日本人。

    当然,这话却不能说出口,使者问道:“难道日本已经有了自己的电视台么?”

    “我准备办一个。”德平太郎抽着烟袋锅子,九分自信一分慵懒的答道。

    使者立刻觉得这么讲还挺有搞头,他继续问道:“那您要多少?”

    “给我弄两千台。”德平太郎边说边在陶制的烟灰缸上把抽完的烟灰磕掉。

    使者面部肌肉稍微弹动了几下,好歹还是忍住了大笑的冲动。德平太郎这番作派让使者想起了一部描写封建地主的电影。里面的老爷高高在上,摆谱摆到矫揉造作。德平太郎也给了使者同样的感觉。所以使者很是疑惑,好好的人,怎么到了日本之后就变了这般德行?

    之所以请使者往来,就是因为用电报这样的工具不能让德平太郎放心。事情搞定,又确定了联络密码,使者立刻乘坐飞机从江户直飞北京。回到北京,来接人的汽车直接把使者带到了一个饭店。进了包间就见到‘二军哥’大马金刀的坐在空荡荡的桌子前面,带着一脸不爽把小叉子上的一块薄薄的肉片放进嘴里。见到使者进来,‘二军哥’把放了几片薄肉片的盘子往使者面前推了推,满是抱怨的说道:“现在这世道,什么地方都敢做生火腿。一说还都是橡子猪肉风味。国家打击假冒伪劣的工作得抓紧!”

    听了这番义正词严的话,使者瞅了瞅其薄如纸的生火腿肉片,颜色倒也红艳艳的,只是比起已经流行了二十年的老牌民朝火腿还是稍微有些不纯正的感觉。拿起盘子上放的小叉子插起一片放进嘴里,使者就忍不住皱了皱眉头。顶级生火腿靠的是橡子饲料让火腿肉本身具有的香气,迷人的榛子坚果味道,满口芝士感觉的陈年油气,油滑圆肥的生火腿却柔嫩的可以在口里融化。配合了汾酒或者葡萄酒,让人沉迷其中欲罢不能。

    盘子里面的火腿在各个方面要么过之要么不及,种种综合起来就大为逊色,顶多算是合格而已。对于‘二军哥’,合格品就是不合格。

    正不知道该怎么评价,使者就听二军哥用嘲讽的说道:“德平太郎现在又开始嘚瑟了吧。在他老子姚浜下台之前,他可是啥都敢干。过去几年里面,没人理他啦,他躲在日本老式了几年。过去一年他到处拉人投钱,大概恢复了元气。”

    “嘚瑟倒也没有,就觉得他越来越像日本人。”使者答道。

    “吼吼!怎么讲?”二军哥登时来了兴趣。

    使者就把德平太郎的和服装束,那耍花枪般的细长烟袋锅子,还有种种与民朝简单实用背道而驰的作风讲了讲。二军哥先是极为讶异,听到后来干脆放声大笑起来。“哈哈!原来如此,这家伙竟然变成这般模样。有趣有趣!”

    笑完,二军哥接过使者递过来的纸看了看,接着拿出火机把上面写了买多少电视机的纸条烧掉。看着火苗吞没了阿拉伯数字2ooo,二军哥冷笑道:“现在到处都在要电视,哪里能给他这么多。就算是我给了,他能给我这么多钱吗。保不住还是要赊账。”

    “我也就奇怪了,大家怎么突然就开始买起电视啦!”使者笑道。

    “还不是造电视的那帮人先给领导们先装上电视,大家觉得领导有的东西定然是好东西,于是跟风买么。想想两年前,大家不是见什么买什么。那时候要是有电视,定然卖的更好。唉……,我们是没赶上那好时候哇!”二军哥说到最后忍不住慨然长叹。

    使者凑趣的笑了几声,心里面很是不以为然。当年二军哥的老子梓炀只是个总理,那时候大家的注意力都在刚上了轨道的国家主席选举上,早就正常更迭的总理已经不是早些年的政治焦点。加上梓炀有自己的抱负,也约束儿子二军哥,使得二军哥没能参与上一轮的批tiao子风潮。现在就不同了,随着国内一大票人纷纷落马,大票靠批tiao子出去混的家伙失去了靠山。二军哥借着这个机会一举成了此时衙内中的最显赫者。虽然此时的二军哥权势熏天,不过在同样身为批tiao子衙内的使者眼里看来,二军哥更多的借助了大势,倒是德平太郎创造了一些东西。哪怕这些东西是艺伎服务,开创者也更有价值。

    “这是联系方式和密码。”使者把另外一张纸递给了二军哥。

    二军哥把纸推回去,“你既然负责这件事,我就只管联系你。有多少货,要多少价,我只和你谈。至于你给德平太郎多少,那都是你的事情。坑我的人太多,咱们亲兄弟明算帐,你赚多少我不管,给你就是给多少钱拿多少货。”

    两人又谈了一阵就结束此次会面。等使者出门后二军哥整个人靠在椅背上长叹口气,他也很想义薄云天,他也很想不这么锱铢必究。但是环境不允许,衙内们对外虽然嚣张,却从来不是律己之辈。那帮律己的早就找到自己想干的行当,靠着自己的努力和家里的帮助高升去了。令国内衙内非常羡慕的王明山的儿子现在是大船队的所有人,可他辞职前在单位也干的很不错。

    靠批tiao子和倒买倒卖的都是‘怀才不遇’的主,或者说他们的目的只是要轻轻松松快赚钱。所以批tiao子倒买倒卖的利润都不能让这些人满足,拿到产品买了之后不用付钱才能达成利润的最大化。这帮孙子真正希望的是这个呢!

    面群饿狼,就只能以面对饿狼的手段去应对。哪怕是看着不仗义,二军哥也只能如此。

    两天后,二军哥就到了上海。他的目的是见见罗市长,电视机厂是国营企业,罗市长在这边有极大言权。理论上市委书记更有言权,但是市委书记是沈心的人,二军哥可不想去触这个霉头。

    出了火车站,坐在去宾馆的车里。二军哥看到上海街头的自行车非常有特色,有些自行车车带很粗,车把是一根直棍。有些自行车车带纤细,车把形状如同蝴蝶。这些自行车的后轮车轴处还有些古怪的装置,怎么看都跟流行了三十年的自行车形状大不相同。

    “这些自行车是怎么回事?”二军哥问。

    “这是我们上海新推出来的变自行车,好贵呢!买一辆这种自行车的钱,能买好几辆普通自行车啦。”前来迎接的当地衙内自豪的说道。

    本想问‘这么贵还有人买?’然而二军哥还是适时忍住了,电视个头也不大,价格比收音机贵的没边,还不是照样有人抢着买么。这年头贵的东西居然成了畅销货,二军哥觉得思维忍不住有些混乱。

    感到混乱的不仅仅是二军哥,上海市委的一众干部也很是后怕。大家最初还挺收敛,说话中规中矩。直到罗市长大声说了一句‘该放松的时候就放松,到了此时,大家也需要自吹自擂么’!然后气氛立刻就热烈起来,各部门都在表功,以证明自己负责的环节是必不可少的。后怕的感觉很快被热烈的气氛很快给冲淡了。

    接着市委书记开口说道:“陛下不愧是陛下,我觉得之前我对陛下的看法不正确。如果陛下没有看透了人民的需求,人民怎么可能在没有政府命令的情况下掏钱购买这么贵的电视机和变自行车呢?”

    这话一出,会场里面立刻鸦雀无声。韦泽陛下近几年已经实际上退居二线,淡出权力核心,所以韦泽陛下的建议已经不等于韦泽陛下的保证。罗市长坚持执行韦泽陛下的建议时,不少同志还是捏了把冷汗滴。事实证明韦泽陛下的判断依旧精准,即便他已经隐身于幕后,人民的选择依旧如同陛下所料。

    就在这一片沉静中,罗市长开口了,“这次的事情让我对陛下有了新的认识。以前我觉得陛下伟大,是因为大家肯支持陛下。现在我觉得老一辈那么死心塌地支持陛下没错,不是陛下勒令国家要做什么,陛下说过,响应人民的需求,服务人民的需求。这个是真的。”

    若是过去十年,敢这么说的人一定会被认为是拍马屁。事实胜于雄辩,这次市委的干部们再没有这样的想法。没等大家想说出附和的话,就听罗市长说道:“我准备再派人去拜访陛下,请陛下对我们的电视机和自行车产业做个预测。不知道大家觉得谁比较合适?”

    众位干部们互相对视,都开始考虑自己是不是自告奋勇承担这个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