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得分之王 > 第五章:想挣大钱多出汗
    第五章:

    萧洒可不知道科比布莱恩特是这个星球上最强的得分后卫,更不知道他是薪水最高的球员。他只是单纯的想着,如果能够击败一个很厉害的对手,肯定也能获得很高的关注度?到时候给我十万美金一年就好了。

    单纯的他并不知道,如果他能击败科比布莱恩特,即便是两千万美金一年,也会有人抢着掏支票。

    很快,兰尼库恩的车就开进了ucla的校园,然后停在了篮球训练馆外面。兰尼库恩一路走进去,不断有人跟他打招呼,很显然,他对这儿很熟悉。

    很快,他就来到了一个办公室前,当他敲开办公室的门,萧洒立即看见了里面坐着的一个白人中年男子,这家伙头发稀疏,颇为富态。

    “嘿,我的老伙计,你又是来考察我们球队的那几个天才的吗?”本霍兰德迎接过来跟兰尼库恩热情的握手:“但是你也知道,我其实是不欢迎的。现在已经进入64强,每一场比赛都是淘汰赛,我可不想你?顶?点?小说 的出现影响到他们的心态。让他们产生‘我反正要去nba当千万富翁了,ncaa的成绩我才懒得管呢’的负面情绪可不好了。”

    “放心,我不会出现在他们面前。这一次我也不是为他们而来的,我是有另外一件重要的事情想要你帮忙。”兰尼库恩立即将萧洒推了出来:“这是我的小伙计,他对篮球很感兴趣,所以他想跟着你学一些很宝贵的经验,他也想成为一名篮球工作者。”

    兰尼库恩介绍完毕,萧洒连忙满脸笑容的伸出了手:“你好,我叫萧洒,我是一个篮球天才,很高兴认识你。”

    篮球天才?

    兰尼库恩上上下下打量萧洒两眼,他有些意外,因为很少有人会用天才来介绍自己。天才这个字一般都是第三方转述,可这家伙…

    “是的,除了一丁点都不会打篮球之外,他真的是一个篮球天才!”兰尼库恩无奈的耸耸肩膀,有些无可奈何的说道:“所以,我想请你帮忙一下。让他跟着你们的教练熟悉战术,跟着你们的球员熟悉篮球技术。”

    “嗯?”本霍兰德听了这话,更加觉得不可思议。这家伙既然是个篮球天才,就应该专心的练习篮球技术啊,学习战术做什么?

    他正意外着,兰尼库恩将他拉到一边,附在他耳边小声的说出了偷渡的事实。

    本霍兰德一听这话,立即有些惊吓,他没想到自己的老朋友居然这么大胆。。

    在兰尼库恩的再三请求下,他有些无奈的答应了下来:“好,看在你的面子上,这小子就留下来。希望他能在最快的时间熟悉篮球这项运动,然后找到一份真正有关于篮球的工作。”

    本霍兰德勉强答应下来,兰尼库恩立即松了口气。毕竟ucla是全美最知名的球队之一,有过辉煌的历史,萧洒在这儿学到的东西肯定比其他地方学到的更多,如果他真的是个天才,或许两个月的时间也就足够他成为一名合格的篮球助理了。

    兰尼库恩在一切安排妥当后,选择了离开,他现在的工作也非常忙碌。

    而本霍兰德却将萧洒带到了篮球场边,此时已经有许多的球员在另外一边练习投篮。萧洒眼睛非常炙热的看着那些人,他觉得那些家伙太厉害了,居然能把篮球扔进那么小的篮筐。

    “你对篮球真的一无所知吗?”本霍兰德拍着一个篮球,对萧洒询问道。

    “我会crossover!”

    “你会crossover?”本霍兰德一听这话,顿时觉得有些惊喜,他没想到这个什么都不懂的家伙居然是个运球大师,连crossover这种高难度动作都会。

    “嗯!”

    “那么,你的运球一定很厉害了,来,带球跑动一圈,让我看看你的持球技巧!”

    说着,他立即将篮球递给了萧洒。

    萧洒接过球,彻底傻眼了:运球跑一圈吗?我不会啊!

    他正要解释,本霍兰德已经摁下了秒表:“来,让我看看你的时间是多少。只要不超过三分钟,我都算你是优秀。”

    没办法,萧洒只能拿起篮球,然后拍了下去……砰!直接砸到了脚上,然后飞了出去。

    本霍兰德见此,直接傻了眼:这是运球高手的模样吗?这像是会crossover的样子吗?这居然还能算篮球天才???

    他感觉很不好,但他还是在心里给了萧洒一个借口:或许是他不小心的。

    但很快,这个借口就被萧洒的拙劣表现弄得支离破碎。萧洒在捡起篮球后,仍然是各种错漏百出的失误,不是砸在脚上,就是运球力量太大将球运出界外。

    看的他连连摇头,感觉自己碰上了一个无耻骗子。

    而这时,那边练习投篮的球员也纷纷看了过来,看见萧洒的表现,他们一个个捧腹大笑,他们还从未见过这么拙劣的运球呢。在他们看来,就算是他们第一次学习运球,也不会比这个更糟糕。

    可事实是,这真的是萧洒第一次运球练习呀。

    周围的笑声让萧洒感觉很窘迫,但他还是咬着牙齿,加快脚步,不断的前进,虽然一路磕磕绊绊,但最终还是将球拍了一圈。等到他运球回来,本霍兰德也懒得看秒表了,随便摁了一下,然后对萧洒说道:“额…你以后还是系统的学习篮球战术,你可能不太适合打球。成为一名教练也是很好的。”

    “额…那么…教练的工资会比球员高吗?”萧洒并不在乎自己究竟是成为运动员还是教练员,他更关心薪酬。

    而他这个单纯的问题落入本霍兰德耳中,却有些刺耳。他本来就因为萧洒的‘欺骗’而有些不喜欢他,现在萧洒什么都不懂,就敢问工资,这更是激怒了他。他觉得萧洒应该沉下心来好好学习,而不是好高骛远询问将来的工资待遇。

    所以,他有些没好气的说道:“当然是球员的工资更高。”

    “那我还是成为球员!”萧洒很认真的回答道。

    这下,本霍兰德更加不爽了,如果不是兰尼库恩送过来的,他真的会将萧洒驱赶出去。

    “好,既然你想成为球员,那就先从威斯布鲁克球童做起,他是今年的热门乐透秀,希望你能从他身上学到好的技术!”

    本霍兰德说完这话,就转身离开了。

    萧洒冲着他的背影挥挥手,高兴的走到了那帮球员面前,认真的自我介绍了起来:“嘿,各位朋友,大家上午好啊。我叫萧洒,很高兴认识你们!”

    看着萧洒在那边大声的自我介绍,本霍兰德无奈的摇摇头,他已经认定了萧洒不适合从事篮球的工作。

    可他并不知道,在他摁下秒表的那一刻,时间刚好是2分59秒。

    按照他之前说的,他应该给萧洒一个优秀。

    本霍兰德走进办公室,萧洒也跟这帮年轻的球员们打成了一片。因为萧洒的性格是开朗的,而这些球员也大多保持着友好开放的心态。

    尤其是威斯布鲁克,当他听说萧洒将成为自己的球童时,他显得特别的霸气,走上去就踮起脚尖揽住萧洒的脖子:“伙计,从今天起,我罩着你。我在这儿,我是老大!”

    对于威斯布鲁克的霸气,萧洒并没有像其他新人那么受宠若惊,更加没有示弱讨好。而是反手将手也搭在了他的脖子上:“好的,小伙子。我也会罩着你的!”

    萧洒的话语显然是不按套路出牌。在篮球队,哪有球童敢这么跟当家球星说话。

    但是,萧洒这么做了。

    而就在所有人都觉得威斯布鲁克会给萧洒一点教训时,威斯布鲁克竟然没有在意这句话里的冒犯,甚至还拍了拍萧洒的肩膀:“哥们,你能告诉我是什么勇气让你走进这座球馆的吗?你可是连运球都不会!”

    “勇气?是什么东西?不过,让我走进这座球馆的动力是美元。”萧洒很认真的回答道:“毕竟,我可是要成为打败科比布莱恩特的男人!”

    “噗哧!”威斯布鲁克再也没法忍住自己心里的笑意,咧开大嘴开心的笑的前仰后合,笑了好一阵,才拍拍萧洒的肩膀:“兄弟,你确定你是认真的吗?”

    “当然!”萧洒并不觉得这有什么可笑,所以,他还是一本正经的回答。

    萧洒越正经,威斯布鲁克就笑的越离谱,笑了好一会儿,才上气不接下气的问道:“那你知道科比布莱恩特是谁吗?”

    “不知道啊,而且我为什么要知道,我只要打败他就好了啊。”

    萧洒理所当然的回答,让威斯布鲁克再次狂笑。然后伸手击打了萧洒的胸部一拳:“为什么我觉得你的天赋更适合去当一名喜剧演员呢?很久没有人能让我这么发笑了。”

    “那是因为你不了解我,等你见识到我的天才之处,你就会觉得我所说的一点都不像笑话。真的,我发誓!从小到大,只要我认定的事情,我没有哪一件干不好,除了读书。”

    萧洒扳着手指头仔细的数起了自己的光辉事迹:“在我八岁那年,我决定成为一名猎人,然后我制造出了我们村最先进的捕猎器,我每个月捕捉的野物数量再也没有低于过两位数。”

    “在我十一岁的时候,我决定为我的捕猎生涯开创一个新篇章,然后我通过勤奋的自学,成功的用一只发令枪改造出了一把,这让我成了远近闻名的神枪手。”

    现在,我十九岁不到,我决定要成为一名篮球运动员。以我的天才,你觉得会很难吗?我可是连续十年的广播体操领操员!”

    萧洒一脸骄傲,而且充满自信。

    但是,威斯布鲁克听了却是一头雾水:这家伙说的到底是什么啊?捕猎器??广播体操是什么东西?

    过了好一会儿,威斯布鲁克才从迷惘中清醒过来,这么大的信息量对他的智商是一个巨大的考验,但他仍然提取出了一个对他而言非常感兴趣的消息:“你说,你自己会制造枪支?”

    “我说的不是手枪,是猎枪。”萧洒很认真的强调了一遍。

    “即便是猎枪也很了不起了,虽然我有很多朋友都拥有枪支,但还没有人能自己制造出一把枪。”威斯布鲁克的语气有些钦佩。

    而作为一名非常成功的心理学门外汉,萧洒很迅速的捕捉到了他语气中的情绪,他连忙借势拍了拍他的肩膀:“好了,小伙子,以后跟着我好好混,本天才身上的闪光点还有很多,足够你学习一辈子。”

    “喔,是吗?”威斯布鲁克还真的被他带了进去,下意识的在人格上就矮了半分,行为上已经将自己放置在了比萧洒低一些些的位置。

    “当然。如果你在数学方面有疑问,可以随时来请教我。如果你想学捕猎技巧,你也可以来请教我,如果你想成为一名百发百中的神枪手,你还是要向我学习。如果你想成为一名优秀的广播体操员,我依然可以给你提供最优秀的帮助。毕竟,没有人会比我更了解广播体操,无论是第六套,还是第七套,还是第八套,我都是制霸全国的第一人!”萧洒一一展示自己的优势。

    萧洒是一个很成功的推销者,只不过,他推销的是自己。

    而且他真的很善于捕捉别人的心理活动,按照正常的发展,作为一名球童,他应该是无条件受到威斯布鲁克管制的。但是现在,他将两个人的位置颠倒了一下,他反而处在了上风。

    而,威斯布鲁克在思考了一会儿,竟然没有提出异议:“如果你愿意教我数学,教我捕猎,教我开枪,教我…广播体操?我愿意教你怎么运球,虽然我不相信你能打败科比布莱恩特。”

    “你要记住,你不是在教我运球。而是…我给你一次非常珍贵的复习经验。”萧洒双目凝视着威斯布鲁克,他非常认真的说道:“你应该明白一个道理,决定建筑高度并不取决于它多么花哨的外形,也不取决于他多么优秀的材质,而是取决于它的基础,它的基础越牢固,它就能建筑的越高,反之,它就会越矮,甚至不能冲出地面。”

    “篮球的基础是什么?运球!你现在可能在其他方面都很优秀,但是你一定会习惯性的忽略一项东西,那就是运球。”

    “在我们中国,参加最后一次大考,也就是高考时,要将从前学过的所有东西都拿出来复习一遍,因为这会让你的知识更加稳固,从而发挥的更加出色。”

    “我刚刚听说你马上就要参加选秀了,选秀就是高考。你觉得这个时候是不是应该把你基础复习一遍,同时打得更牢固一些?”

    萧洒的话迅速而又密集的袭来,虽然萧洒的英语带有强烈的东北方言。

    但是,威斯布鲁克竟然全部听懂了,而且他非常认同。

    他下意识的点了点头:“对啊,你的话有点道理。nba的试训也会做一些基本的测试。只有稳固的基础才能到达很高的高度,蒂姆邓肯就是将基础动作做到了极致才成为当代最伟大的大前锋,没有之一。”

    威斯布鲁克的觉悟让萧洒满意的点了点头,其实他也是胡诌的,他懂个屁篮球啊,他只知道现在不能让威斯布鲁克觉得是自己有求于他,架子得拿捏住,不然就绷不住了。

    所以,他慢条斯理的点点头,好像是世外高人一般,缓缓说道::“既然你已经明白了,那就好好珍惜这次机会,跟我一起从零开始!”

    “好的,兄弟,让我们来进行最基础的运球训练。”

    威斯布鲁克立即答应了下来,然后亲自跑去拿来两个篮球,开始从最细致处对萧洒进行教学。

    这一幕让一旁的球员们惊呆了:那个球童居然用蹩脚的英文说服了威斯布鲁克?他居然让威斯布鲁克这么耐心的教他运球?威斯布鲁克以前可是从来不做持球训练的呀!

    他是怎么做到的?居然还是威斯布鲁克自己去拿球?天呐,怎么感觉威斯布鲁克才是球童?!

    球员们惊讶了,从办公室里重新走出来的本霍兰德也很吃惊。同时,他还有些不快。现在64强的淘汰赛已经开始了,作为球队的核心后卫,他怎么能将时间浪费在与一个球童的玩耍上呢?他应该合练战术啊!

    可这种不快他现在只能摁在心里,毕竟威斯布鲁克是他们的头牌,是他们的战术核心,他们必须仰仗他。而且,他已经约定了首轮秀的名额,就算球队没有进入三十二强,也不会影响到他的行情。他可以不顾球队,但球队却不能没有他,现在他是大爷。

    本霍兰德不由有些后悔,早知道把这家伙扔给凯文乐福当球童就好了。

    第六章:

    萧洒是一个非常聪明的人,他懂进退,明取舍,更重要的是,他的嘴皮子非常利索,非常善于将一件不利于自己的事情说的颠倒黑白,并且能利用自己的优势让许多人紧紧跟随在他身后。

    他一般将这种能力称之为忽悠。但在nba的更衣室,这种能力被称之为领袖能力。拥有这种能力的,几乎都会被推崇为更衣室领袖。更衣室领袖并不一定是最强的核心球员,甚至于有可能是坐在板凳席最末端守护饮水机的家伙。有的球员甚至没有上场得分的能力,但球队老板依然会花钱让他留下,毕竟这是一个能够让内部团结的粘合剂。

    同样来自东北的赵本山在春晚将范伟忽悠瘸了,现在威斯布鲁克虽然没被忽悠瘸,但也成为了一个兢兢业业的保姆,尽心尽力的教导球童萧洒。最重要的是,他还心甘情愿,并且认为是自己挣了便宜,是萧洒给了他一次难能可贵的复习机会。

    萧洒原本一直不相信现实生活中会有范伟那种人,被人忽悠买了一副完全用不着的拐棍,最后还送了自行车。

    但现在,他信了。威斯布鲁克成功的向他展示了国际主义冤大头精神。

    整整一个上午,威斯布鲁克都在教萧洒练习如何控球,如何护球,如何带球前进,如何控制速度。

    他教的非常用心,萧洒也学的非常快速。这让威斯布鲁克很有成就感,他觉得是自己教的好。这种成就感再加上萧洒给他营造的复习愉悦感,一下子就让他忘记合练这一回事。

    整个上午,他没有去合练一分钟,全部用在了这边的练习。

    对于威斯布鲁克这种行为,本霍兰德是非常非常非常非常不爽的,但他也只能不爽,并且只能将怒火转移在萧洒身上。因为他没法批评球队核心,万一核心撂挑子他这个主教练也得吃不了兜着走,毕竟学校董事会给主教练也是有硬性成绩规定的,所以只能将情绪转嫁在萧洒身上。

    他开始觉得自己接收萧洒过来压根就是个错误。这家伙本来就不应该出现在美国,他是个偷渡客。他更不应该出现在ucla的球馆,因为他占据了头牌球星的所有练习时间。

    萧洒很迅速的就捕捉到了来自本霍兰德的愤怒眼神,聪明的他很快就推算出了这家伙的想法。与球员们一起吃了一顿丰盛的营养午餐后,他对威斯布鲁克说了一个新的道理:“拉塞尔,你知道孔子吗?他是中国最伟大的思想家教育家,他提出过一个非常非常非常厉害的学习理论,你想知道吗?”

    萧洒铺垫的如此厉害,威斯布鲁克当然乖乖上钩,连忙点头:“想啊,想啊!”

    “你要知道,如果不是我们之间的关系已经如此亲密,我是不会告诉你的。”萧洒稍稍的欲扬先抑了一下,这个话语立即就让头脑不甚发达的威斯布鲁克感受到了荣幸,他觉得萧洒好像对自己真的比较特殊,比对其他人好多了。

    “这个伟大的学习思维就是温故知新。意思就是说,在复习的同时,还要进行的练习。这样一来,新的与旧的同时进入脑部,然后产生良好的化学作用,这会让我们进步的更加迅速。”

    “中国人讲究一张一弛,一松一紧,一阴一阳。这都是伟大的哲学,我觉得你应该好好领悟!”

    萧洒故弄玄虚起来,是一套又一套。威斯布鲁克这种脑袋里塞满肌肉的家伙哪里跟得上这种思维啊,他只知道很有道理,应该听从萧洒的道理。

    “那我该怎么办?”威斯布鲁克迷惘的问道。

    “很简单,下午就不要复习了。去跟你的队友去学习新的战术。当新的与旧的碰撞在一起,一定可以产生美妙的化学作用!”

    “是吗?那我一定要试试!”威斯布鲁克赶紧点头,他现在无比的信服萧洒。

    “嗯!”

    萧洒拍拍他的肩膀,一副孺子可教的欣慰表情。

    到了下午训练课,本霍兰德的脸色果然好看了许多,因为威斯布鲁克过去合练了。而萧洒择一个人拿着球在这边空荡的地方认真而又细致的演练着上午威斯布鲁克教给他的运球技巧。

    动作非常枯燥,但萧洒并没有觉得很苦。因为他从小就知道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的道理。

    想挣大钱,当然得多出汗。

    这是多么浅显的道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