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得分之王 > 正文 第六章:经纪人
    一下午过去了,萧洒除了去喝几口水之外,全部时间都用在了运球上。他的进步非常的迅速,虽然快速运动起来持球节奏还是会显得有些怪怪的,但至少不会再将球拍到脚背上了。

    萧洒这么辛苦的训练,带给了球员们很大的触动,大家都是同龄人,彼此在心里都会有比较:他能这么认真,我为什么不能呢?

    萧洒就好像是扔进沙丁鱼里的鲶鱼,一下就将其他球员的积极性刺激活跃了起来。

    所以,下午的训练课质量非常高,也没有人抱怨训练量,反而自觉的加练了几个回合。

    这样的表现让本霍兰德比较满意,他开始觉得萧洒这个家伙呆在旁边也不错,至少还能让自己的球员稍微努力一些。

    但他依然不喜欢萧洒。因为萧洒欺骗了他,而且不知天高地厚,连篮球都不会拍就想着靠篮球挣钱,太好高骛远了。而当他听说萧洒的梦想居然是要击败科比布莱恩特时,心里更加鄙夷了,他觉得萧洒就是一个爱撒谎爱 吹牛特别不诚实不脚踏实地的孩子。

    当这种印象扎根在他的心底,他怎么可能看萧洒顺眼?

    萧洒能够感受到本霍兰德不喜欢自己,但他也没多说什么。他现在只想默默地做好自己,不喜欢就不喜欢,反正自己也不是人民币,更不是美国刀!

    当天的训练结束后,威斯布鲁克特意请萧洒去他租住的公寓玩耍,萧洒没有拒绝,他到这儿初来乍到,结交几个朋友总是没错的。

    两人去浴室洗完澡后,勾肩搭背的离开了。

    本霍兰德看见两人如此亲密,却非常的不舒服,他并不认为球队的头牌球星应该跟一名偷渡过来的球童产生友谊,他生怕他的爱将跟萧洒这种家伙玩耍会被带坏了。毕竟这家伙可是要马上参加选秀了的人,万一在最后这几个月变坏,那绝对是要影响一生的啊。

    于是,他将电话拨给了威斯布鲁克的经纪人。

    “鲍勃,我得提醒你一件事情。你的雇主现在正和一个不正经的少年在一起玩耍,我希望你能够让他尽量远离他,马上就要选秀了,如果真的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对你以及威斯布鲁克,都会是一个巨大的损失。你明白吗?”

    “什么?居然有这种事情?好,我马上会去找他沟通,这件事可绝对不能马虎!”鲍勃心急火燎的挂了电话,然后赶紧放下手头的工作,一路疾驰往威斯布鲁克的住所而去。

    对鲍勃来说,现在没有什么比威斯布鲁克更重要了。这家伙虽然不是今年的状元秀热门,但前五顺位基本上是打包票了。而且,以他惊人的身体素质以及逆天的潜力,将来成为的球星的概率是非常高的。这么一个具有超级巨星潜质的家伙如果在选秀前就被毁掉,那么损失的可不是一点点小钱啊。

    当鲍勃驱车一路狂飙到威斯布鲁克的小公寓,威斯布鲁克正与萧洒在打2k,两人打的非常火热。在一开始,威斯布鲁克轻松碾压萧洒,可等到萧洒明白怎么操作以及具体球员的数值之后,他立即展现了惊人的操控天赋,非常直接的取得了反杀优势。

    两人杀的难分难舍。

    鲍勃也是一个2k迷,他一进来本来还想发脾气,可看见萧洒一个长传操作,以不可思议的方式讲球传给篮下的安德鲁拜纳姆空接扣篮得分后,他傻眼了。

    他自诩为2k骨灰级玩家,也没想到篮球竟然还能这么打。居然在三分线外直接传球,他怎么知道拜纳姆一定会转身,而且一定会空接?这可是游戏啊,游戏是由程序操控的呀,根本没办法打眼色传递暗号。

    “嘿,萧,你是怎么做到的?你难道不知道费舍尔的传球实力并不出色吗?你万一传错了,这就是一个失误啊!”威斯布鲁克已经问出了鲍勃的疑惑。

    萧洒闻言,却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其实,我的球是传给那个16号的。”

    “啊??!原来是这样。”威斯布鲁克与鲍勃同时感慨,他们还以为是什么神来之笔,原来是游戏出了bug。

    两人恍然大悟,心底下意识的涌上了失望。

    但是,萧洒其实这一句话并没有说完,还有后半句掐在了喉咙里:“16号是一个非常聪明的球员,他的传球数值非常高,我的球刚好能传到他那儿,虽然21号也在攻击区域,但如果让16号做一下过度,成功率会高上许多许多。”

    萧洒之所以没有将这句话说出来是因为他觉得这段话太长了,以他的英语水平,全部完整的说出来是一件困难的事情。而且,威斯布鲁克已经在组织凯尔特人发起新的攻击了。

    萧洒显然并不知道,他的计划刚好是湖人队最赖以生存同时也是最强大的三角战术。他的传球思路恰恰是三角战术的思想核心,16号也就是保罗加索尔就是那个作轴的重点。

    如果湖人主教练菲尔杰克逊知道一个从未接受过篮球知识熏陶的门外汉在第一次上手操作湖人队比赛的时候就知道使用三角战术,他绝对会吓呆的。

    只是,现在鲍勃与威斯布鲁克还有些失望,因为他们原本认为那是一个神来之笔,而现在只是证明传错了人,游戏出了bug!

    游戏仍然在继续。

    威斯布鲁克试图操控帕金斯完成一次扣篮,但效果非常不错,可就在他挤开拜纳姆准备扣篮的那一瞬间,阿里扎冲过去,一巴掌将他手里的球抢走……啪!

    抢断成功!

    鲍勃在身后看了萧洒的操作,忍不住大叫一声:“好球,操作太棒了!”

    鲍勃的加油让威斯布鲁克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嘿,伙计,我才是你的雇主,你应该为我加油!”

    “可是他这个操作真的太聪明了,他故意操控拜纳姆退后,吸引帕金斯到禁区深处时。立即换人操作阿里扎冲进去抢断。条理非常清晰,篮球智商比你高多了。。”鲍勃耸耸肩膀,很正义的说道:“我一直是个客观的人。”

    “去你的客观……”威斯布鲁克还未来得及吐槽完,前场的科比布莱恩特竟然已经中距离跳投得分了。

    他很奇怪,这究竟是怎么办到的?球不是一直在费舍尔手里吗?

    因为很简单,萧洒并没有操控运球的费舍尔,而是操控科比快速跑位,等科比跑动到位置后,费舍尔一个长传过去,科比接球轻松得分!

    “干得好!”鲍勃再起为萧洒喝彩。同时也对威斯布鲁克嚷道:“臭小子,你根本不是他的对手,让我来,我帮你斩杀他!”

    威斯布鲁克彻底苦瓜脸了,对于萧洒的手段,他完全是没有招架之力。

    但他并不想这么快就认输,所以没有把手柄交给鲍勃,而是继续苦扛着。

    接下来的几个回合,他依然是被萧洒吃的死死的。没办法,连忙换上鲍勃上场,希望他能找回一些场子,总不能让这个刚学会打2k的菜鸟连杀两员大将?

    但结果是萧洒依然轻松击败了鲍勃,这让鲍勃很没面子,他可是经纪人中最会打2k的,现在却被这家伙给击败了。

    鲍勃被教训毫无面子,他尴尬的笑了好久。才想起自己要来干的正事,可他仔细观察萧洒,都不觉得萧洒是个不良少年。衣服上没有的味道,身上也没有携带枪支。看上去完全就像是刚刚从亚洲移民过来的老实孩子。

    虽然他对萧洒的第一印象很好,但还是出言询问了两句:“萧,你是怎么认识威斯布鲁克的?”

    “他是我的球童……”

    威斯布鲁克连忙抢着回答,但萧洒却纠正了他的措辞:“不,别听他的,我的真实身份是威斯布鲁克的精神导师。”

    “精神导师?”鲍勃皱了皱眉,心里突然想起了一件恐怖的事情,这个黄皮肤的少年该不会是什么邪教组织成员?

    “对的,我指导他如何在球场上变得更强。他需要我的帮助,你刚刚也看见了,我在篮球方面完全是个天才。今天是我第一次打2k,结果我就轻松的打败了你们。”萧洒一本正经的说道,他是一个认真的人,连臭屁都这么认真。

    听萧洒说完这话,鲍勃才松了口气,只要不是什么邪教组织就好。他生怕自己旗下的这个未来超级巨星被挖进什么邪教组织。

    “所以,你也是ucla棕熊队的球员吗?”

    “不是!”萧洒摇摇头,很诚实的说道:“我目前的身份是威斯布鲁克的精神导师兼球童。”

    “噢。那你会打篮球吗?”

    “不会。”萧洒依然保持诚实的态度:“但是,我相信以我的天赋肯定会在很短的时间内成为一名厉害的篮球运动员。”

    萧洒说的认真,鲍勃居然没有发笑。在之前的2k比赛中,他已经充分见识到了萧洒的篮球智商,如果那真的是他第一次操作,那么他的篮球领悟能力绝对是s级的。

    所以,他打算给萧洒一个机会,毕竟作为经纪人,从来都是错杀一千也不愿放过一人的办事风格。

    “我看你的身材好像确实比较适合打篮球,你的身高比威斯布鲁克还要高,手掌也比他大,跟腱居然也跟他差不多。”鲍勃很认真同时也很惊讶的打量着萧洒的身材,然后走到一边拿起了卷尺:“我给你做一个具体的测试!来,站到墙边!张开双臂。”

    萧洒闻言,连忙走了过去,并按照鲍勃的要求做出相应的动作。

    很快,鲍勃在威斯布鲁克的帮助下量出了数据。

    然后,鲍勃惊呆了:“身高195cm,臂展居然是……215cm。”

    “天呐,臂展居然比身高长二十厘米,这太恐怖了。”鲍勃作为体育经纪人,他非常明白这个数据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萧洒的防守面积更宽,他的运球范围也会越宽,进攻突破也会更加的犀利,在抢夺篮板的时候比同样身高的人更具有优势。

    “再来量量你的手掌长度。”鲍勃掏出卷尺,让萧洒伸出他的巨掌。

    萧洒的手指非常细长,很漂亮同时也很有力道。

    鲍勃还没测量就已经在赞叹,等到他测量完毕,彻底的惊呆了……“手掌加上手指居然,居然,居然是31cm,上帝啊,nba不会再有那个外线球员的手掌比他更大了,就连篮球之神迈克尔乔丹也没有他的手掌大,这简直就是天生为篮球而订制出来的手掌啊。”

    “你赶紧跟他比一下!”鲍勃连忙让威斯布鲁克伸出手跟萧洒对比一下。

    威斯布鲁克有些没好气的白了鲍勃一眼,心想这不是自取其辱吗?不过他还是将手伸了出来。两人一对比,差距就很明显了。

    威斯布鲁克的手掌虽然已经很不错了,但跟萧洒一比,立即就迷你了下来。

    “你果然是个天才啊。”鲍勃拍了拍萧洒的肩膀,他是第一个打心眼里认同萧洒是个天才的人。

    但是,很快就被威斯布鲁克的一盆冷水给浇灭热情:“但是很可惜,这个篮球天才不会打球,连运球都是今天上午我教给他的。”

    “啊?”鲍勃的狂热一下子就降温下来。然后对小心翼翼的向萧洒求证道:“你真的不会打球吗?”

    “是的。”萧洒诚实的点头:“事实上,几天前我才开始接触篮球。”

    萧洒的诚实立即让鲍勃的狂热降温了下去,但他还是有些不死心,连忙问道:“你今年多大了?”

    “还有两个月就是十九岁了。”

    “喔,这真的是个糟糕的事情。”鲍勃伸手拍了拍脑门,他跟兰尼库恩的判断是一样。萧洒虽然是个惊才绝艳的篮球天才,但是…他耽误的时间太久了,他现在已经十九岁了,连运球都是刚刚学会的,这种情况已经完全断绝了在nba的希望。

    “这很糟糕吗?”萧洒却不这么觉得,他反而很乐观的说道:“像我这种天才是不能用你们的思维来推测未来的,我可是有特别天赋的天才!”

    萧洒此时的自信对鲍勃来说,显得有些多余了。因为在他的认知中,十九岁已经定型了,努力练习两年或许去小联赛打打替补还是有希望的,但是打nba,完全是没门了。

    可打小联赛是没有什么商业赞助的,所以鲍勃才意兴阑珊,没有了继续勾搭的愿望。毕竟他是经纪人,寻找有潜力的新人并及时的签约下来才是他的工作。而现在,萧洒已经不符合他的签约标准。

    “好,这件事情就先告一段落了。但是威斯布鲁克,你得拿出你的全部精力投入到比赛才行了,疯狂三月将是你升价暴涨的一个月,你可不能在这个时候萎靡。当然,你也不能受伤,受伤是会严重影响到选秀行情的。”鲍勃转过话题,对威斯布鲁克说道。

    “嗯,我知道。我会在萧的指导下更加强大的,我相信他。”威斯布鲁克拍拍萧洒的肩膀,他很现在已经非常信任萧洒。虽然萧洒并不会打篮球,但他相信这家伙的理论以及他对篮球的直觉。

    他觉得自己现在确实应该复习一下了。

    对此,鲍勃已经不再怀疑。虽然他认为萧洒这辈子都打不了nba,但他依然对萧洒的篮球智商印象深刻,这家伙打2k简直就是上帝在操控游戏手柄。他对的篮球的理解已经超过了一般的职业球员甚至职业教练,这是一种伟大的天赋。但是,遗憾的是,这家伙可能一辈子都没法将这种天赋使用在nba的舞台上了。

    该死的,如果让我三年前遇见他就好了。这家伙的天赋绝对是可以成为一名球星的。他可是中国人,他身上的商业价值绝对会比威斯布鲁克更高。

    鲍勃在离开威斯布鲁克的房间前,特别懊恼的抱怨了一句。

    他认为萧洒被时间埋没了,他没有在一个正确的时间出现在自己眼前,这太遗憾了。

    鲍勃走到车内,立即拨了个电话给本霍兰德:“霍兰德先生,我已经考察过那个中国少年了,他是一个不错的小子。他拥有很伟大的篮球天赋,无论是他的身体,还是篮球智商,都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所以,我想,你是不是对他有什么误会?对于他跟威斯布鲁克的交流,我是持赞成意见的。你呢?”

    “既然你都同意了,我还能说什么?”本霍兰德在电话这边摇了摇头,然后挂断了电话。

    他并没有被鲍勃说服,他甚至认为鲍勃肯定是被那个爱撒谎吹牛的中国少年给蒙骗了,因为他自己就差点被骗了。

    本霍兰德在心中已经对萧洒产生了成见,很难再有改观,除非萧洒在他面前完成一件了不起的事情。

    萧洒可不知道霍兰德先生对自己的成见这么深,鲍勃离开后。威斯布鲁克准备带萧洒出去吃个快餐,但萧洒却发现这家伙的家里还有些食材,便自告奋勇,提出了要自己做一顿饭菜。

    威斯布鲁克一听萧洒还有做饭的天赋,非常惊讶,并在一旁出言奚落:你肯定煮不出什么好东西,我等着你浪费掉我的牛排,然后还得让我去叫外面。

    萧洒才懒得搭理他,做饭可是萧洒的拿手好活儿。作为一名孤儿,从小他就自己掌勺,由于天赋卓绝,很快就成了远近闻名的一把好手。

    非常迅速的,萧洒就炒了一盘辣椒炒肉,以及一碗西兰花。

    只是威斯布鲁克家没有大米,只能就着面包吃了。

    威斯布鲁克在尝了一口之后,几乎要给萧洒跪下了,激动的他好像一只手舞足蹈的猴子,兴奋的表达他的兴奋:“天呐,这太好吃了。牛肉炒熟了居然这么好吃。不但保留了牛肉的鲜嫩多汁,还加入了辣椒的火热,混合起来,真是过瘾啊!萧,你以后一定要多来我家,你当我的老师,我好想学做菜啊!”

    威斯布鲁克激动的好像是吃了什么仙果。

    萧洒却不觉得这有什么好惊讶的,不过是一盘普通的家常菜而已,而且佐料还不齐全,这个味道已经算普通了。

    “你们美国人就没吃过好东西吗?”萧洒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

    等到他低下头来,威斯布鲁克已经风卷残云一般将一盘牛肉全部干光了,此时他已经一脸讨好的端起了另外一盘西兰花。

    萧洒见他这幅饿死鬼投胎的样子,也懒得跟他计较,默默地啃起了面包。

    吃了这顿饭,威斯布鲁克已经彻底被征服了,就差没五体投地了。

    对此,萧洒只是保持怜悯,心中腹诽:美国人果然没吃过好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