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得分之王 > 第四十三章:真有意思
    拜伦戴维斯将萧洒带进停在外面的跑车后,直接发动引擎,快速的往贝弗利山庄那边跑去。

    这还是萧洒第一次坐跑车,感觉好像也没什么稀奇的,反而觉得空间挺压抑的。好在,没过了几分钟,跑车就开进了一座别墅。

    下车后,戴维斯带着萧洒去后院的私人游泳池洗澡。

    下水之前,戴维斯还让他的管家给萧洒量了身材尺寸,让他赶紧去买一套西装过来。

    经过一天的相处,萧洒倒也已经习惯了这位大哥的豪气干云。这家伙的人生态度完全就是不把钱当一回事啊。

    管家离开后,两人先后跃入水中。萧洒很快就展现了他飞鱼一般的游泳天赋,各种仰泳蝶泳潜泳,一旁的戴维斯本来还想卖弄一下,看见萧洒这么犀利,便只剩下鼓掌与赞叹了:“萧,你真应该成为游泳运动员,太棒了。”

    “这都是被逼出来的,我们那边到了冬天河水里都结冰了,想要保持热量就必须让身体充分活动起来。我:顶:点:小说 的游泳技术就是在那种恶劣的天气中锻炼出来的。”

    “你冬天还到冰冻的河里去游泳?”拜伦戴维斯非常吃惊:“你就不怕生病吗?”

    “冬天我也要维持生计啊。”萧洒呵呵笑道,他很乐观,他并没有一丁点将曾经苦痛的经历拿出来博取同情的心思。毕竟,每个人的人生都是由每个人自行走过的,旁人怎么可能感同身受。

    拜伦戴维斯并不是一个愚蠢的人,他听出了萧洒乐观语气中的一些隐情。事实上,从萧洒的衣着上他也能看出萧洒并不是富裕家庭出身,甚至不是中产家庭出生。所以,在萧洒拒绝他的现金他的房子他的车子时,他非常惊讶,他以为萧洒会接受,但结果却是没有。所以,从人格上,他非常欣赏萧洒,他认为萧洒是一个不热爱金钱有自己追求的篮球爱好者。

    可是,他并不知道,萧洒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守财奴。他热爱金钱热爱到了骨子里,他一点都不高尚,他之所以拒绝那些诱-惑,是因为他想和土豪做朋友从而得到更多。

    “待会儿我们洗完澡后,我带你去杰西卡家。杰西卡阿尔巴,好莱坞超级巨星,全球第一美女,她是我的朋友喔!”拜伦戴维斯连忙转移了话题,说这句话的时候他难掩骄傲情绪,毕竟并不是每一个nba球星都跟杰西卡阿尔巴认识,能够成为她铁杆朋友的也只有他拜伦戴维斯一个。

    可是,这对萧洒来说,根本就没有吸引力。他对全球第一美女根本就没兴趣,对好莱坞巨星也没什么特别的观感。他从来都是一个无趣的人,不追星也不崇拜偶像,甚至不去关注这些对他生活没有用处的东西。

    因为对他来说,生活已经很艰难了,必须要一心一意的去干活才能填饱肚子,才能交齐学费。其他的,太遥远。

    “有东西吃吗?”萧洒问了最关心的问题,他现在肚子已经瘪了。

    “当然,任何派对都是提供事物的。而且还有许多来自欧洲庄园的进口红酒喔。”拜伦戴维斯试图用红酒来勾起萧洒的兴趣。

    可是,红酒这么有逼格的东西对萧洒这种毫无逼格的人来说,完全没有杀伤力。他只是点点头:“有东西吃就好,有东西吃就好。”

    他重复了两句,因为他已经饿了。

    一旁的拜伦戴维斯见萧洒如此,嘿嘿一笑。现在的萧洒让他想起了曾经的自己,当年的他也是从穷困中走出来的。后来才逐渐的融入所谓的上流社会,当时他也对红酒没兴趣,他也只关注有没有能填饱肚子的东西。

    两人洗完澡出来,管家已经买回了西装,是阿玛尼的。

    可萧洒却不知道这个牌子,他只知道将整套衣服包括皮鞋穿上去后,整个人显得精神了许多,也帅气多了。

    拜伦戴维斯也过来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萧洒,赞赏道:“嗯,非常英俊,绝对能够成为整个派对的焦点。”

    “呵呵。”萧洒呵呵一笑,他也自恋的觉得自己现在真的很帅,如果梳个大背头,肯定比赌神里的发哥还要帅。

    平心而论,萧洒的长相的确不错。虽然身材高大,但脸庞却并不大,而且非常立体,深邃的眼睛外加高挺的鼻梁,对女人来说,确实有点小迷人。如果留点小胡须,那么就对那些gay的吸引力更大了,gay喜欢的都是这种神秘而又强壮的男人。

    好在萧洒没有留胡须的习惯。

    收拾一番后,拜伦戴维斯便带着萧洒出门了。并没有开车,而是徒步前往,大概走了三四分钟,就来到了隔壁的别墅外面,摁了摁门铃,便有人过来开门了。

    拜伦戴维斯非常熟悉的带着萧洒走了进去,此时花园里已经有人在忙碌的准备东西。

    萧洒眼睛直勾勾的盯住了一块牛排,他很想过去将那块牛排塞进肚子,整整一下午的激烈运动消耗了他胃部所有的能量。

    可是,拜伦戴维斯却带着他往后面的泳池方向走去,他想介绍几个名人给萧洒认识,将萧洒带进他们的小圈子。

    萧洒有些心不在焉的跟着拜伦戴维斯向前走着,突然他发现自己的肩膀被人拍了一下,然后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嘿,是你吗?”

    萧洒扭头一看,发现眼前的这位女生有些熟悉,但一时之间没想起来是谁。

    因为她化了比较浓的妆,而且还穿了晚礼服。

    “你是?”萧洒疑惑的问道。

    “不记得我了吗?你几天前才吃了我的狗粮呢。”

    “噢!!”萧洒恍然大悟,连忙伸手掏向口袋:“对了,我记得你了,我还没给你钱呢!”

    他用力的掏了掏,发现自己的阿玛尼里面一毛钱都没有。刚刚只顾着臭美,忘记将原来衣服里的钱塞进新衣服了。

    没能掏出钱来,顿时他有些尴尬,他脸红的望着身着晚礼服的女生:“额…我好像忘记带钱了。。。。”

    “咯咯咯咯。”女生响起了一串银铃般的笑声:“你可真有意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