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都市言情 > 天启之门 > 正文 第七十一章 【绝世杀神】
    第七十一章【绝世杀神】

    生怕秀秀再问出什么话来,陈小练赶紧拉着她就往里走。

    大门之内,是阿房宫的前殿。形状大约呈现出一个“丁”字形状。

    眼前这条长殿,正中央摆放着一个三足巨鼎!

    陈小练一看就两眼放光,大步跑过去,双手摸上去,拍拍敲敲,看着这比自己人还高的巨鼎,忍不住眼睛直,低声叹息道:“好宝贝,好宝贝啊!”

    这玩意比现实之中出土的最大鼎器司母戊鼎还要大了两号!司母戊鼎也不过就一米三高,这玩意却比陈小练还要高了一个头!

    三足而立,鼎耳外凸,四方而正!

    这么一个东西,若是拿到外面去……那才叫价值连城啊!

    只是,制鼎历来在历朝历代都是重要的礼仪大事,尤其是制造这么大的鼎,怎么却从来不曾听说过?各种文献也不曾记载。

    陈小练在这巨鼎旁转了两圈,试图在鼎身上寻找铭文,可是看了一圈,却只见花纹不见铭文。

    “这鼎连个铭文都没有……倒是奇怪了。”

    妙嫣看得好奇,问道:“你上蹿下跳的找什么东西?这口大锅有什么古怪吗?”

    ……大锅?!

    陈小练嘴角一歪,看了妙嫣一眼,苦笑道:“别胡说八道!什么大锅,这是鼎!是古人的礼器!”

    他低声道:“目前已经现的最大的鼎是司母戊鼎,因为在鼎身上有铭司母戊三个字的铭文,是商代的一位王,建造来祭祀他的母亲用的。他的母亲死后庙号就叫做母戊。”

    顿了顿,陈小练皱眉道:“所以一般来说制鼎,都会刻有铭文,表明这鼎的用处。可是你看,这鼎的形状,处处都符合礼器的标准,却偏偏少了铭文……到底是用做什么的,却不知道。还有就是……”

    他忽然脸色有些古怪起来:“鼎是祭祀用的礼器,而这里却是皇宫前殿!是秦皇会见朝臣的地方才对,却为什么摆了一个鼎在这里?”

    “哪儿不对吗?”

    “哪儿都不对啊。”陈小练摊开手:“前殿是什么?就相当于皇帝家里的客厅,客厅里摆个熏香炉啊铜灯啊之类的才对。谁家在客厅里摆个祭祀死人或者祭祀天地的东西?最关键的是,还是一个没有名字的祭鼎。”

    妙嫣摆摆手:“一个破铜炉子而已,管它这多呢,我们赶紧往里走吧。”

    说着,妙嫣抬步就往大殿深处而去。

    陈小练却盯着这巨鼎看了好几眼,心中越的感觉不妥,尤其是看着这四方巨鼎,看得久了,居然叫人心中毛,仿佛这巨鼎之上有说不出的阴森之气散而出。

    他正呆,秀秀却已经扯了扯他的衣角。

    秀秀的小脸上居然没有了冷静,盯着这巨鼎,神色畏惧,仿佛想往后退,却竭力忍耐着,只是死死拉着陈小练的衣服:“小脸欧巴,我们快走吧……这个东西,好可怕!”

    可怕?

    陈小练心中一动!

    秀秀的那个特殊的感应能力!!

    “秀秀,你看见什么了?”

    “……”秀秀摇头,用力抿着嘴巴:“我看不出来,闭上眼睛的时候……却感觉到这个东西很大很大。”她一双小手比划了一下:“好像比这个大房子还要大!”

    陈小练心中一凛!

    秀秀是火元素之体,也就是对阴森黑暗的力量感应最敏锐。

    ……比这大殿还大?!

    他忽然心中一动,弯腰钻到了这鼎的下面,在底部摸了摸。

    “啊!在这里!”

    陈小练低声惊呼,这大殿里光线昏暗,却看不清什么,他只是尽量用手去摸,却终于摸出了两个铭文来。

    秦代的隶书,陈小练年幼的时候练书法时学过一些,虽然并没有太多涉猎,但是耗在这两个字并不复杂。摸了几次,终于摸清了这字。

    “公孙?”

    陈小练皱眉。

    公孙?

    公孙是什么意思?

    难道是某个人的名字或者姓氏?

    秦皇的大殿里,摆上一个祭祀“公孙”的鼎,是为什么?

    公孙?秦朝有什么非常牛叉的人叫弓公孙吗?秦代的皇族姓嬴才对啊。

    钻出鼎来,就看见妙嫣已经走出了数十步了,她已经来到了前殿的最前方。

    那高高在上的,独自中央拜访的一座玉石宝座。

    妙嫣终究也是年轻人,几步走上去,就大大咧咧的坐在了那玉石宝座上,看了看周围,大声道:“这就是秦皇的龙椅吗?也没什么感觉,很硬,坐得一点都不舒服。”

    说着,她还顺手在宝座上用力拍了一下。

    啪的一声。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陈小练忽然感觉到有一阵阴风从这大殿之中略过!瞬间寒气透体,叫他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尤其是心中,一股恐惧的感觉越的压抑不住。

    “快下来!”

    陈小练失声脱口而出,赶紧拉着秀秀跑了过去。

    妙嫣仿佛脸色也有些不对劲,她跳下了宝座,站在陈小练面前,皱眉道:“你……感觉到没有?”

    陈小练认真的点了点头:“好像有风?这里毕竟是陵墓,处处邪门,我们还是赶紧离开这大殿吧。”

    “怕什么!无非就是大战一场而已。”妙嫣哼了一声:“任务不是说有守陵人么?大概就是这里的Boss了。至于秦皇的精魄……他想复活,也要问问我同意不同意。”

    三人绕过宝座,迈步往前殿的侧面而去,穿过一条走廊走出来,是一扇石门。

    妙嫣一把推开,迈步走出去,身后陈小练却有些魂不守舍,脑子里忍不住还在思索着那“公孙”两个字到底是什么意思。

    这么一走神,就没有防备着脚下的一道门槛。

    他的脚绊在门槛石条上,顿时一个趔趄,往前一冲,就撞到了妙嫣的后背上,妙嫣扭头,笑道:“你这人是白痴么?”

    这句话才说出来,陈小练忽然脑海之中,陡然仿佛有一道闪电划过!!!!

    白痴……

    白!!!

    白!!!!

    他豁然转身,目瞪口呆的看着身后那前殿里,远处,那个巨大的四方巨鼎屹立中央,仿佛有森然的杀伐寒气迫人!

    白!

    白!!

    陈小练脸色一变,失声道:“啊!我明白了!!是武安君!!”

    “什么武安君?”妙嫣皱眉:“你怎么好像是失魂落魄的。”

    陈小练深深吸了口气,凝视着妙嫣:“我刚才现了一件事情。我想,我大概猜到了这个里的守陵人是谁了!”

    “谁?就是什么武安君?那是什么?”

    “战国第一杀神,秦国无敌名将,白起!!”

    “白起,秦国的无敌猛将,杀人狂魔,人类屠夫。”陈小练感觉到齿颊生寒,缓缓道:“我真是大意了,白起其实本姓并不是白,而是秦国贵族公孙氏的后人。所以……嘿!!”

    妙嫣皱眉:“这个白起……很厉害么?”

    “厉害?”陈小练苦笑道:“战国名将辈出,说道谁最厉害倒不好比较,但是说起谁最可怕,最凶残,却毫无疑问就是他了!白起一生征战三十多年,无论是正史还是野史,都没有记载过他打过败仗。

    他每战必胜,而且他还有一个最叫人恐惧的做法就是……杀俘!

    你知道他打了一辈子仗,被他干掉的其他六国的军队,一共是……165万!

    这个杀神,三十年时间,杀掉了165万人!

    嘿!我看过史料,战国时候,除去秦国自己,其他的六国总人口不过一千五百万。

    而且当时因为各国相互征伐连连,原本就是女多男少。

    一千五百万的总人口,其中青年壮年男丁,最多不会过三分之一!

    只是什么概念?一共五百万青壮年,被他白起一个人杀光了一小半!

    可以说,六国疲敝,国力衰弱,几乎就是白起一个人打出来的局面!

    后来秦皇能消灭六国统一天下,几乎有一大半的功劳,基础是白起时代打下的!

    说到战绩之显赫,杀人之多,手段之凶残,威名之盛,天下无出其右!

    战国四大名将,白起廉颇李牧王翦,其实后面三位绑在一起,都没白起一个人杀人更多!

    这么一个人,你问他有多厉害?

    我只知道……白起死后,六国的人酌酒互贺,庆幸这个可怕的杀神终于死掉了!”

    妙嫣神色凛然:“你的意思是……那个鼎,是祭祀白起的?”

    “鼎的底部有铭文‘公孙’两个字。”陈小练摇头:“白起其实本姓公孙,是秦国贵族公孙氏。所以铭文写公孙也说得通。而且……除了白起之外,秦人里又有哪一个叫公孙的威名比他更胜,有资格造这么大的鼎来,还摆在皇宫里?”

    顿了顿,陈小练目光闪动:“白起一生杀孽过重,被誉为杀神。他活着的时候,其他六国的人听见他的名字都会痛哭流涕。

    我想,秦皇建造寝陵,把祭祀白起的巨鼎弄到这里来,大概就是为了震慑霄小。

    而且,有这么一尊杀神在此,什么邪魔恶鬼,都只有跪的份儿。

    用这么一尊杀神在皇宫里,才能保秦皇在阴间继续做他的九五之尊吧!”

    “所以,这守陵人?”

    “必是杀神白起无疑!”

    ……

    …………

    【说个事,今天就这一章,我晚上有点事情要出门,周末嘛,请大家体谅一下。明天恢复两更!】

    【呃,关于上一章最后的那几句。为啥小脸猜妙嫣没戴罩罩?

    居然真有兄弟不知道啊,你们太纯洁了。

    公布答案吧:罩罩里都是有金属罩托的。妙嫣脱了衣服进磁石门,却没脱罩罩,说明她就没穿啊,不然的话,罩罩上有金属罩托,如果穿了,是进不了门滴~~】

    【依然求推荐票!!!!!

    我没节操!哼!】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