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玄幻魔法 > 太古神王 > 正文 第三十一章 远行
    秦昊秦川被押往皇城、秦河断腿,三军准备开赴皇城,秦问天明白,这是给皇室施压,唯有如此,皇室才不敢立即将秦昊秦川定罪斩。

    至于秦府将他逐出家族,秦问天也很清楚,这是变相的在保护他,或许在他失踪后,莫伤前辈和秦府有过交流吧。

    “武道世界,强者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有朝一日我若凌云,必将皇权践踏脚下。”秦问天深吸口气,心中燃起了烈焰,他第一颗星魂来自五重天上,第二星魂、第三星魂,也一样可以,只要给他时间,皇权又如何。

    借助夜色,秦问天来到了秦府,还在远处他便现,在秦府门外有几道身影,他们都牵着马,带着行李,似乎准备远行。

    “瑶姐。”秦问天看到几人纷纷上马,随即朝着这边奔来,不多时,秦瑶他们便来到秦问天这边,看到秦问天秦瑶愣住了。

    “问天。”秦瑶脸色一喜,踏下了战马,奔到秦问天身边。

    “姐、秦殇、秦志,你们这是去哪?”秦问天问道。

    “问天,爷爷和父亲被带去了皇城,秦府逼不得已,要向皇城兵,如若败,便是死路一条,二叔决定让我们前往雪云国修行。”秦瑶解释说道,顿时秦问天明白了过来,这场战斗本就是迫不得已,结局几乎是注定的,秦瑶他们离开,是最好的选择。

    “我们连夜赶来,也是怕被人盯上,秦府的青年一代,会分批离开,问天,你到了帝星学院,一定要好好修行,不要理会战事。”秦瑶眼圈微红道。

    “我知道,你们也一样。”秦问天重重的点头,战火想要燃烧到皇城几乎是不可能的,秦河他们,是明知不可为而为之。

    “对了,黑伯他失踪了,我们找不到,二叔三叔也在城外,你不用去秦府了,直接前往帝星学院吧。”秦瑶道。

    “黑伯失踪了?”秦问天露出一抹异色,他还想要问问妖猿到底是怎么回事,而且黑伯见识极广,定然是非凡人物,但黑伯却从来没有告诉过自己的身世,见识过那妖猿的威力,以及死鬼老爹留给自己的星辰小人,他越想知道自己亲生父母是谁了。

    “秦瑶,我们早点动身吧,不要被叶家的人盯上了。”秦殇走了过来,看向秦问天道:“问天,在秦府,你天赋最好,未来的成就可能最高,你一定要努力成为强者,能够影响一国的强者。”

    “大哥,你也是,二叔的仇,我一定会让叶家血债血偿。”秦问天郑重的点头,秦殇之父秦河,是为了他才断了一条腿,如今,为了秦府,还要领兵南下。

    “到了皇城,一切小心。”秦殇重重的拍了拍秦问天的肩膀。

    “问天,我们先走了。”秦瑶眼眸微红,似乎很不舍得,走到秦问天的身边,秦瑶微微张开了双手,秦问天笑了下,随即将秦瑶抱住,拍了拍她的背部,笑道:“姐,放心吧,父亲不会有事,二叔他们在军中努力,我到了帝星学院也会努力,倒是你,到了雪云国,一切小心。”

    “恩。”秦瑶久久舍不得放手,秦殇和秦志先上了战马,秦瑶这才依依不舍的分开,此刻她脸上已经有了泪痕,破涕为笑,看着秦问天道:“臭小子,下次见你的时候,你一定要成为真正的铁血男儿,能够保护你姐我。”

    说完,秦瑶便转身,脚步一踏,身体飘然落在马上。

    “驾!”秦瑶喝了一声,战马狂奔,她没有回头再看一眼,如风般离去,秦殇和秦志也纷纷跟上,三人的身影渐渐的远去。

    “呼……”秦问天双拳紧握,目光又看了一眼秦府方向,心中透着无比强烈的信念,变强、一定要强大起来。

    “你是不是也该上路了。”就在此刻,一道声音传来,秦问天转过身,随即看到一身影朝着这边走来,眼眸不由得微微眯起。

    “我猜你会回来,我已经等你几天了。”封平牵着两匹骏马走来。

    “哼。”秦问天冷哼了一声,神色中有着冷光,星河公会木青那‘高傲’的形象,可是让他记忆深刻。

    “我知道你痛恨星河公会,但是这一切都和我无关,木青没有能够掌控你,他便直接回皇城了,相信即便叶默身陨,但叶家答应他的好处肯定少不了,木青带走的,还有你给我的所有神纹,一个不剩。”封平声音中透着一抹寒意。

    “这和我有关系吗?”秦问天道。

    “我想要拜你为师。”封平的话使得秦问天愣了下,这骄傲的炼器大师封平,来拜师?

    “我知道你质疑我的为人,十几年前,那时我成为一名武命修士,但天赋不够,感知力差,当时有一个炼器大师告诉我,可以通过刻制领悟神纹提升感知力,于是我跟着他,当了整整十年学徒,但是,他只是赐予了我最简单的神纹。”

    封平回忆起当初的事情依旧气愤:“十年,耽误了我整整十年,但是我凭借这简单的神纹,都踏入了星河公会,不断努力,得到新的神纹,终于有了如今的一点成就,一只脚踏入了二阶炼器师,只要有二阶神纹,我就有机会成为二阶炼器师,但是,都被木青毁了。”

    秦问天给了他二阶神纹,他本想慢慢参悟,但如今,被木青堂而皇之的拿走了。

    “我封平不是什么好人,但是我拿了报酬,就一定会给别人炼制神兵,即便品质差些,但神兵的等级一定按要求来,我做人,依旧有底线,但木青,没有底线,但那又怎么样,我如果没有机缘,一辈子都只能仰视他,即便我恨他,又能怎么样?”

    秦问天能够感觉到封平那种绝望,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封平他一路走来,很难,但木青轻而易举就夺了他的希望。

    “那又如何?”秦问天平静说道,他自然不会同情心泛滥。

    “秦问天,你的天赋惊人,能够轻易领悟别人无法领悟的二阶神纹,如若用来经营炼器,你将能够获得庞大的报酬,但我想你更多的时间还是会用在武道之上,其它的一切事情,我可以帮你打理,得到的一切资源,我都不会要,全部会为你的武道铺路。”

    秦问天微有些心动,他当然明白一个炼器师可以轻易获取大量的报酬,但是要炼器,可不仅掌握神纹就够了的,需要花费大量时间筹集炼器材料等各种繁琐的事情,他在未来,肯定不会花费太多时间在上面。

    封平的话显然打动了他,即便封平也是有目的的,但是在这个世界,谁会无缘无故的帮别人做事。

    “你是一名炼器师,却拜我为师?不觉得有**份么。”秦问天继续道,他能给予封平的,只有神纹。

    “你应该知道,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难,我封平目光岂会那么短浅,虽然你现在面临很多困境,但只要熬过去,未来的我恐怕连给你提鞋的资格都没有,那时候你还看上我小小的封平吗,我拜你为师,这对我而言是非常荣幸的事情,更别谈什么有**份了。”

    “还有,我很想亲眼见证一个天才的崛起,我想看到你将木青那混蛋狠狠的践踏在脚下,当你俯瞰他的时候,看他是否还能高昂着头颅,用高傲蔑视的眼眸看着我们。”封平眼眸中依旧燃烧着怒火,他只有借助秦问天,才能将木青踩下去,他将自己赌在秦问天身上。

    秦问天看着封平,随即目光望向他身后的骏马。

    “其中一匹是为我准备的吗?”

    “当然。”封平道,有些紧张的看着秦问天。

    秦问天走上前,随即踏上了一匹骏马,而在同时,一道雪白的身影如同一道幻影般,从角落中瞬息窜上了马背。

    “这家伙,好快的度。”秦问天看了雪狗一眼,随即只见他双腿一夹,顿时骏马飞奔而出,

    “师傅,你老人家等等我。”封平看到这一幕露出了笑容,随即身形一颤,飞落在另一匹骏马之上,追上秦问天,颤颤的笑道:“师傅,你看看是不是先要给弟子一些拜师礼,比如什么二阶三阶之类的神纹,随便来上一些?”

    秦问天看到旁边封平一脸猥琐的笑容,翻了翻白眼,骂道:“给老子滚蛋。”

    说罢秦问天脚下的骏马度更快了,狂奔而走,准备连夜赶路前往皇城。

    “哈哈,木青,你这狗娘养的,等着。”封平大笑两声,继续跟上,没有过太久,两人便冲出了天雍城,奔驰于大道之上,漫天星光之下,尘土飞扬。

    秦问天回头看了一眼那高耸的城墙,眼眸中露出无比坚定的神色。

    这是秦问天第一次远行,风拂过,往事埋葬在飞扬的尘土之中,充满恩怨情仇的铁血武道世界,他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