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三国之仲谋天下 > 第一千四百三十二章 哈德良长城之战 中
    罗马帝国,不列颠行省。

    哈德良长城。

    这一座雄伟壮观的长城自东海岸的泰恩河口而起,至西海岸的索尔韦湾,横贯不列颠岛的颈部,如同一个铁腕大手死死的摁住罗马帝国不列颠行省的咽喉,城墙两丈高有余,全长过百里的规模。

    虽然这一座长城远远的不如中原的长城之雄壮伟观,但是在这个时代也是一座不凡的建筑。

    这是一座保卫罗马帝国西北边疆的要塞。

    罗马帝国崛起数百年,也是一个历史底蕴深厚无比的巨型帝国。

    就算不计之前数百年的共和制度。

    自从屋大维.奥古斯都夺取罗马大权,逼迫元老会让出权力,改革元制度之后,就开启了罗马的帝国时代,至今已经足足有两百多年的历史了。

    在这两百多年之中,在这一片西欧大地之上也不是宁静和平的,无数在战争每天都在上演。

    如果说汉朝在中原之地打出了一个东亚正统。

    罗马帝国这里也杀出了一个西欧霸主来。

    罗马帝国通过了数百年来的南征北战之后,才得今日西欧大地上正统的位置,但是在西欧大地之上,其实也有很多非罗马人的部族势力,被罗马人统一称呼为蛮族。

    所谓蛮族,其实就是有很多少数部族组成的统称,比如说苏格兰人,皮尔特人,萨尔马提亚人,法兰克人,盎格鲁人……种族繁多,但是对于罗马帝国来说,大部分都是指着凯尔特人和日耳曼人。

    在遇到东方吴军入侵帝国之前,蛮族的各大部落才是罗马帝国历朝历代的心腹大患。

    历年的征战,大部分战役都是因为蛮族入侵而爆。

    而不列颠行省一直都是罗马帝国的西北战场。

    罗马帝国连年征战,征服了不少蛮族部落,但是他们也有着如同中原汉朝那般的无奈,汉朝奈何不了草原异族,他们也无法消灭蛮族部落。

    因此他们也在自己的边疆之地,构建了一套帝国防御的长城体系,防备蛮族入侵。

    这一套防御体系,其中以三大长城而构成。

    三大长城分别是日耳曼长城,安敦尼长城,还有就是哈德良长城。

    哈德良长城,是防御不列颠行省之中蛮族的前线。

    这是昔日的罗马皇帝哈德良在位的时间,所主持修筑的一座伟岸长城。

    哈德良是罗马帝国的一代贤帝。

    他在位的时候,罗马帝国经过百年的扩张战争,早已经开始稳定了扩充而来的疆域,正好需要一个休养生息的时间,而他为了能让罗马帝国稳定这段修养的时间,便下令修建了哈德良长城。

    消耗国库无数,由三个罗马军团将士为主,征召不列颠百万蛮族降兵,历时过六年才建成。

    自从这一座长城修建完成之后,罗马帝国的西北疆域就变得安稳下来了,算是彻底的稳定了不列颠行省的秩序。

    这一座长城修筑近乎上百年以来,是罗马帝国的西北门户,一直以来守卫这罗马帝国的边疆,防御北欧的凯尔特人和日耳曼人,就算罗马帝国进入内战最虚弱的时候,北欧蛮族也没有能冲破这座长城杀入帝国的西北高卢行省。

    而哈德良长城的防御建筑,包括了城墙,垛口,瞭望塔,里堡,内城和城堡。

    主城堡位于长城中央的位置,泰恩河的北岸,前依靠最坚固的长城,后面是背水,就是高卢军团的一个指挥中心。

    高卢军团是罗马帝国的一个主力军团。

    这个军团是罗马共和国时代,凯撒大帝征服了高卢之后,他的继承人,罗马帝国帝国最伟大的奥古斯都大帝屋大维以高卢人所建立的起来的一个重型军团,一直为罗马帝国恪守西北之地。

    高卢军团的执政官主将是一个名为维克斯的高卢人。

    维克斯的体魄很高大,足足有两米五,站起来就好像一座小山,一双蓝色瞳孔,鹰钩鼻,四方脸,满脸胡须,煞是凶狠。

    出身奴隶角斗士的他,是昔日七大军团之中最为奇特的一个,他武力很强大,甚至连奥古斯都军团主将威廉也不见得能稳胜他,同时他也是塞维鲁手下最锋锐最霸道的一柄斧头。

    高卢军团是一个重型军团,是各大军团之中人数最少的,不足十五万兵力,但是却是最凶狠的一个军团,主守却善于进攻,每个将士手中都是巨矛,杀伤力冲天,而且两个将士就配置一面凯尔人明巨型铁盾,一旦竖起来,整个军团就是一个攻不破的铁山,而且攻击的手段霸道暴力,一般情况都是横扫而过。

    在蛮族将士的眼中这是他们的一个天敌。

    几年前贺齐的进攻也是被这个军团给一步步给挫败,最后只能撤返回印第安州。

    这是一个凶名远播的军团。

    这一日,城堡之中,众将齐聚,维克斯正在看着一副长城的部署兵马图,和几个副将商议军情。

    “将军,我们在城外所有的营寨都被拔掉了,这些东方恶魔已经逼近了距离我们不足五里之内,可我们却不能打探到任何消息,这对我们不利,而且有些舰队已经从西部的索尔韦海湾登6,攻击我们西翼,一旦两面合围,我们就会面临两线作战,这一战恐怕没这么好打了!”

    “哼,有何畏惧,四年前我能能我们能把他们赶出去,今日一战,同时也能消灭他们,黑暗永远不可能凌驾主的神光之上,恶魔也不可能成为我们是我们骑士们的对手,高卢军团的骑士是无敌的!”

    一个猛将豪气万千的道。

    “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之前我们在不列颠有三个军团兵力,并不畏惧,但是如今现在我们只有一个高卢军团,而这些东方恶魔的兵力最少比之前多一倍,最重要的是那些恶魔威力强大的武器我们尚未有抵挡之办法,之前长城被轰开了一个缺口,差点让我们丢了长城防御,此事不可不防。”

    说话的是高卢第一军团的军团长,一个体型略为瘦小的高卢人,菲德普斯。

    他的声音一落下,城堡的气氛有些安静,落针可闻。

    吴军已经是开始了普遍使用轰天雷的时代,这种越时代,威力强大的武器成为了罗马帝国的噩梦。

    维克斯蓝色的眸子一扫而过,心中叹了一口气,他虽然明白这是无法避免要面对的问题,但是作为一军主将,他自然不能让士气继续低落下去。

    “你们无需太过悲观,四年前他们手握如此神器都败在我们的手中,那就说明,上帝还是眷顾我们的,再神奇的武器最终还是要人来用,用不出威力终究只是废铁而已。”

    维克斯的话倒不是大话。

    大吴朝虽然走在时代的先锋,但是轰天雷威力远远不如现代的手雷,能挥出来的力量只是辅助,还远远不能摧枯拉朽的结束战争的地步。

    “黑暗永远挡不住光明,上帝会庇护我们的!”

    一个虔诚的教徒将军如实的说道。

    罗马帝国是一个神权和皇权交融的制度。

    “上帝会庇护我们的!”

    “上帝会庇护我们的!”

    众将齐声呐喊,驱散心中那一份恐惧之心,精气神恢复了不少。

    如今基督教还不能影响皇权,但是已经足够影响军心的地步,塞维鲁继位之后,并没有压抑教派宗意,反而利用起来,为他压制元老院的势力,功效斐然。

    这个基督教徒出身的将军一句话但是稳住了惶惶不安的军心。

    半响之后,另外一个军团长开口说出了另外的一个担忧:“将军,之前被赶入北疆之地的布鲁克如今也在蠢蠢欲动,我们的探子之前就已经展了一些踪迹,恐怕他们会趁这个机会反攻我们!”

    布鲁克是蛮族凯尔特部族的一个领。

    数年前塞维鲁率军亲征不列颠行省的蛮族,把不列颠的蛮族杀的血流成河,扫荡一空,仅存为数不多的残余部族向北逃喘,布鲁克的凯尔特部落就是其中的一支,而且实力比较强大。

    若是平时,高卢军团自然不会畏惧这些丧家之犬,但是如今,不得不承认,他们面临吴军的压力之下,得考虑这一股能左右战局的力量。

    “塞拉!”

    维克斯闻言,面色变得凝重,突然开口,目光看着一个日耳曼将领,沉声的道:“如今东方恶魔势大,东西双线逼近我罗马帝国,俯视西欧大地,一旦他们夺取了不列颠,凯尔特人也不会落得一个好下场,现在正是我们一致对外的时刻,你能联系上布鲁克,谈谈吗?”

    “我可以试一试!”

    塞拉是当年一战之中的投降的蛮族将领,他率领其中一支日耳曼部族,投降了罗马帝国,并入了高卢军团,如今是高卢第四军团的军团长。

    “尊敬的将军,陛下从罗马城传来一道秘令!”一个卫兵走进来,低声的禀报。

    “又是一道秘令?”

    维克斯闻言,他的瞳孔之中有一丝无奈,大手一挥,屏退众将:“您们去做准备吧,必须稳住将士的军心,一旦东方恶魔攻城,我们要有血战到底的预备之心!”

    “是!”

    众将领命而去。

    维克斯从卫兵手中接过塞维鲁的秘令,打开看了看,没有意外,这是一个同样的内容,却让他的面容有些难看。

    “在这个时候放弃不列颠?”

    维克斯是当年塞维鲁从角斗场赎出来的,对塞维鲁忠心耿耿,对于塞维鲁的军令向来服从,但是这一次他摇摇头,长叹叹了一口气:“尊敬的陛下,恐怕就算我想要退,东方恶魔也不会允许我后退,这一战,还是得打!”

    其实这已经是一个多个月以来,这已经是第七道秘令了。

    塞维鲁想要以空间换取兵力集中,主动和东方恶魔决一死战,这个策略是不错,堪称至之死地而后生,可是他不能不顾高卢军团的安危。

    所以他一直拖着这道秘令。

    他很了解如今就在他们正对面的东方恶魔是一支什么样的兵马。

    一旦他们撤出哈良德长城,他将会失去一个最有利的地理位置,面对敌人的穷追猛打,有可能会面临的兵败如山倒。

    所以就算撤兵,他也需要一场战争。

    只有一场胜利的战争,他才保持高卢军团绝对的实力撤回罗马城去。

    “主动应战,也许能杀他一个突然!”

    维克斯心理面有了一个念头,一不可收拾的念头。

    如果注定要放弃哈德良长城,那么他就不需要严防死守,战术上相对就灵活很多。

    ************

    哈德良长城以北。

    吴军第三战区就是指挥部。

    第三战区集合了烈焰军团,江东军团还有海鲨军团的两个主力军,兵力高达三十万之多。

    战区总司令是贺齐,参谋长黄盖。

    “禀报总司令,今日凌晨,我军已经扫清长城外围的罗马军营,罗马主力让我们全部逼入长城之中!”

    “很好!”

    贺齐眸子之中露出一丝精芒,道:“让我们的斥候骑兵继续扫荡,不要留下一丝的死角,我要把他们全部锁在在里面,让他们变成瞎子,变成聋子,惶惶不得安。”

    天权三年的败仗是他贺齐为数不多了败仗,想要洗脱这耻辱,只有战场的血才能做到。

    这一仗他必须要赢!

    “诺!”

    传令兵领命而去。

    “司令!”

    黄盖开口,目光看着贺齐,道:“我们屯兵一月有余,粮草消耗巨大,继续这么这么耗下去,我们未必能耗得过他们!”

    “我有何尝不知道!”贺齐苦笑:“战船登6之后,一直在运兵,现在兵力是充足了,但是粮草反而成了我们的不足。”

    “司令,不如提前开战!”一个军长说道:“只要拿下哈德良长城,一切都会迎刃而解。”

    “不行!”

    一个军级参谋长立刻站起来,反对说道:“如今始终没有摸清楚我们身后这一股兵力的意图,冒然开战会让我们陷入一个前后被围的局势,这对我们不利。”

    不列颠岛被哈德良长城分割为南北,南面疆域依靠高卢,是繁荣富饶之地,北面就是贫瘠的苦寒之地。

    今年吴军卷土重来之后,迅的占据了北疆,打的罗马军节节败退,一路南下,逼近哈德良长城。

    就在这个时候,北疆之北出现了一支兵马,突然杀出,夺取了东北方向的几座城池。

    这一支突如其来出现的兵马并不是罗马帝国的兵马但是实力不弱,分不清楚敌友,他们如同一条毒蛇,盘在吴军的背脊,没有露出毒牙,却让吴军不得不小心防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