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江山战图 > 第0012章 当面挑战
    杨奇大吃一惊,他是有过一次易筋突破的武者,经验老道,他看出张铉武艺高强,根本不是武馆弟子能比拟,还居然穿着一身观摩弟子的黑衣服。

    杨奇的眼睛眯了起来,好家伙,隐藏得挺深,这分明是其他武馆派来的高手,来自己这里踢馆来了,他冷笑一声,低声吩咐道:“让卞顺先上,再让廖通打第二阵。”

    按照规则,战胜选拔擂主后,还要再通过两名武师的考核,才能算选拔成功。

    “第一位考核武师,卞武师!”

    刚才那名身材矮壮的秃头武师一步走出,双手执刀柄,慢慢举起了八斤长刀,他足足比张铉矮一个头,但肌肉达,双腿尤其粗壮,看得出下盘很稳。

    “杀——”

    武师一声暴喝,不等张任准备好,举刀冲了上来,来势凶猛,身形极快,俨如一只猎食的豺狗。

    四周顿时爆一片喝彩声,有人嘶声大喊:“卞师叔,杀了他!”

    张铉没想到对方竟然开门见山,连最起码的虚伪都没有,他哈哈一笑,“卞武师果然是爽快人!”

    他迅后退一步,闪过矮壮武师迎头砍来的一刀,手中重刀横劈出去,这一刀力量强大,疾快凶猛,只听‘咔嚓!’一声,对方的长刀竟被他一击两断,武师站立不稳,连退几步,一屁股坐在地上,手中只剩下半截刀,痛苦得脸都变形了。

    武馆内顿时雅雀无声,半晌,矮壮武师满脸羞愧,恶狠狠瞪了张铉一眼,灰溜溜退了下去,张铉刀花一挽,傲然道:“第二位武师是谁,请出来指导!”

    矮壮武师虽然不是最强,也但也不弱,结果一个照面便被人家劈翻,众武师都默默无语,自己上去也是自取其辱。

    这时大堂上的所有目光都向为武师廖通望去,廖通暗暗吃惊,他知道今天遇到硬茬子了,搞不好今天武馆真会栽个大跟斗。

    他不想上,怎奈馆主已安排好了,廖通只得硬着头皮走上前,怒视张铉道:“你究竟是何人?”

    张铉拱手笑眯眯道:“廖师叔,我是观摩弟子张铉,你亲自编号为第九,你忘了吗?”

    这时,一个阴冷的声音传来:“承蒙张少郎抬爱,看得起我杨氏武馆,居然甘愿做一个观摩弟子,若不好好招待,怎能表达我的地主之谊?”

    大堂顿时一片寂静,只见馆主杨玄站起身,慢慢走了过来,他上下打量张铉一眼,淡淡道:“老朽杨奇!请问少郎是哪家武馆的高手?”

    张铉知道他想歪了,便笑道:“杨馆主误会了,在下不是别的武馆派来,而是诚心来做观摩弟子,也一心想进杨家班,得到杨馆主的弟子银牌,引为荣耀。”

    杨奇嘴角露出一丝嘲讽的笑容,“老朽可不敢收你这样的弟子,今天我让你再战两人,你赢了,我恭送你离去,可若你输了,我也不杀你,你就当我的仆役弟子,给武馆扫三年茅厕!”

    大堂内顿时一片哄笑,有人笑得捶地大喊:“明天开始,我就在茅厕门口拉shi了,张少郎要当心。”

    大堂内的笑声更加放肆,很多捂着肚子,眼泪都要笑出来,张铉却缓缓抽出后背的横刀,走出一步王氏刀法的雁探头,冷冷道:“请!”

    这一步古怪的姿势让杨奇脸色顿时凝重起来,他给廖通使了个眼色,“你先来!”

    廖通是武馆席武师,有点真才实学,他是识货之人,看出了张铉蕴藏在身体内的凌厉杀气,他心中也有点怦怦乱跳,他不擅用刀,便从剑架上抽出一支寒光闪闪的长剑,做一个剑礼,“承让!”

    他忽然大喝一声,长剑化出千万道光芒从四面八方向张铉刺去,满堂轰动,弟子们鼓掌大喝:“好!好一招霞光夕照!”

    张铉却一动不动,当廖通的长剑离他只有三尺时,他大喝一声,一刀劈去,以一种极为刁钻的角度直取廖通脖颈,刀锋快如闪电,气势惨烈。

    廖通大吃一惊,剑光倏地消失,回剑格挡对方的凌厉一刀。

    旁边杨奇不由长长一叹,廖通已经输了,并不是输在剑法上,而是输在意志上,这个年轻人悍不畏死,廖通却惜命怯战。

    ‘当!’一声巨响,刀剑相交,溅出火光,张铉的刀沉重之极,廖通的剑差点被劈飞出去,他暗暗心惊,他刚要反击,张铉的第二刀却到了,直劈他胸膛,刀势更快更猛。

    廖通无奈,只得后退一步,躲过这一刀,但张铉的第三刀、第四刀又如疾风暴雨般劈来,廖通狼狈万分,对方力量太大,他不敢硬拼,只得连退连闪。

    躲过了第三刀和第四刀,但第五刀却无论如何躲不过去了,眼看这一刀要劈断自己脖子,他只得咬牙横剑格挡,只听‘当啷!’一声刺耳巨响,廖通的长剑脱手而出,钉在数丈外的一根立柱上。

    张铉却一收刀,后退了两步,抱拳淡淡道:“承让了!”

    大堂内陷入了沉寂,廖通长叹一声,转身对杨奇道:“我技不如人,给馆主抹黑了。”

    杨奇摇了摇头,“你的剑法不亚于他,经验也远比他丰富,但你输在气势上,他根本就无法破你的第一剑,也罢,让我来吧!”

    杨奇缓缓拔出腰间镶有七颗宝石的长剑,冷冷问道:“张少郎,还愿意一赌吗?”

    张铉摇摇头,“若我赢了,你只是恭送我出去,太便宜了。”

    “那你要什么?”

    张铉没有说话,他此时已经不想要什么杨家班银牌了,他的目光盯住了杨奇手中的长剑。

    杨奇大怒,这柄剑曾是他族兄越国公杨素的佩剑,当年自己在灭陈之战中立下大功,杨素才赠给自己,这柄比他生命还重要,剑在人在,剑亡人亡,对方居然想要自己这柄剑。

    饶是杨奇已六十岁了,还是被张铉的非分要求激怒,他大喝一声,“你赢了我再说!”

    他一剑刺出,直取张铉胸膛,大堂内竟有破空之声,周围数百弟子人人变色,很多人不敢再看,用手挡住视线。

    张铉体内的热血也被激怒了,前世千锤百炼的搏击之术在此时爆出来,身体一闪,躲过了杨奇致命一剑,长刀虚劈一记,引开长剑,身体却如旋风一转,右腿横扫,这一脚又快又狠,足以将三块砖头踢碎。

    他曾亲眼见过杨奇使出这一招,反复琢磨,现了这一剑的弱点,那就是攻大于守,防御会出现漏洞,而杨奇是左手剑,他的漏洞就在右腿的力量不强,躲闪不快。

    杨奇做梦也想不到,对方不仅仅是刀法,竟然还有拳脚,他躲闪不及,被张铉一脚踢在右边的髋关节上。

    张铉在踢中他的一瞬间,劲力稍稍一收,留了三分余地,尽管如此,杨奇还是痛彻骨髓,他闷哼一声,捂着右髋关节处连连后退几步,再也站不住,单膝跪在地上。

    大堂内一片哗然,这个该死的混蛋竟然用卑鄙的手段暗算馆主,这哪里还是刀法?

    “杀了他!”

    群情激昂,数百名弟子围了上来,似乎要将张铉撕成碎片,张铉见势不妙,刚要抓杨奇为人质,但就在这时,半空中忽然扔进一物,当啷啷清脆作响,就像玻璃球在地上跳弹。

    张铉目光敏锐,一眼看清了眼前蹦跳的物品,似乎是一只黑色的龟壳。

    这只龟壳就像施了定身术一样,霎时间所有人都呆住了,每个人眼睛里流露出无尽的恐惧,不知是谁大喊一声,“玄武火凤!”

    顿时所有人都吓得跌跌撞撞向外狂奔,互相践踏,夹杂着恐惧的哀嚎声,大堂内乱成一团。

    杨奇也吓得面如死灰,他也想逃,但双腿却颤抖得站不起身,眼睛直勾勾盯着地上的黑色龟壳,张铉从未见过一个人眼睛是如此的绝望恐惧,就像被死神的尖爪捏住了脖子。

    所有人中,只有张铉一头雾水,他不明白生了什么事,这时,三名黑衣人无声无息地出现在大堂上,她们虽然蒙面,看不见容颜,但身材高挑苗条,目光清湛,显然都是年轻女子。

    为黑衣女人一指杨奇,冷冷道:“逆贼杨玄感余孽,杀无赦!”

    一名女子扑上前,杨奇想挥剑反抗,但他的意志已经崩溃,反抗毫无力量,女子如轻烟一般闪到他身后,手中锋利的匕一璇,杨奇的人头便离开了身体,连一声惨叫都没有,便身分离。

    为女子回头冷冰冰看了张铉一眼,张铉顿时打了个冷战,连忙后退几步举手道:“我是来要债的,与我无关!”

    “张铉受死!”

    为女子手中剑快如闪电,眨眼到了张铉的脖子前,张铉早已准备,浑身每一个细胞都绷紧,他就像一只出击的猎豹,大喝一声,手中横刀迎面劈去,黑衣女子只觉对方刀势如一阵狂风疾雨扑面而来,凌厉得令她无法呼吸。

    “好刀法!”

    她如鬼影一般飘出一丈外,向张铉轻轻哼了一声,带领三名黑衣女子跳上窗户,消失不见了,很快又听见她的声音远远传来,“这座武馆归你了。”

    张铉忽然觉得她的身材很是眼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