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江山战图 > 第0017章 临危受命
    杨家和所有的名门世家一样,都是狡兔三窟,在华阴县城内,杨家拥有一片占地数百亩建筑群,在长安和洛阳也有他们的府宅。

    蛇头山下的杨家庄是他们的祖宅,这是杨家的根脉之地,也是他们最重要的根据地,聚居着大部分的杨氏族人。

    杨家庄并不是一座开放式的村庄,它的一半修建在蛇头山的半山腰上,另一半修建在山谷里,从大业六年开始,村庄四周沿山势修建了一道一丈五尺高的围墙,将村庄团团包围。

    此时山脚下的几处房子燃起了大火,住在山脚下的杨氏族人哭喊着向山上奔跑,女人抱着孩子,男人背负着父母,他们跌跌撞撞,混乱不堪,大部分都是老弱妇孺。

    几名年轻的杨氏子弟站在道路边大喊:“快去祠堂躲避!”

    杨氏宗祠是所有杨氏族人的精神圣地,加上祠堂占地极大,又是用青石砌成,坚固异常,一旦生灾祸,宗祠都会是族人的躲避之地,以寻求祖宗先灵的护佑。

    祠堂内已经涌入了数百人,还有源源不断地杨氏族人正向祠堂赶来。

    但夜袭却生在山边西南角的粮库一带,粮库位于山脚,也是一座仅次于祠堂的重要建筑,用大石砌成,占地十余亩,四周又建有高墙,平常就有十几名家丁保护粮库。

    粮库内有近五万石粮食,是杨家庄最重要的财富,是几年来丰收的积累,此时正月刚过,离夏收还远,一旦粮库被饥民洗劫,整个杨家庄三百五十户人家都会面临断粮的危机。

    因此保卫粮库就成了杨家庄的重中之重,几百名杨氏子弟和家丁集中在粮库内,和入侵之敌进行殊死搏斗。

    黑暗中,密集的火矢不断从西南方向射来,叮叮当当射在石墙上,并没有给粮库造成损失,但火矢带来的巨大压力却让每一个杨氏族人心中充满了莫名的恐惧。

    西南面数十步外的外围高墙已经被扒开了一条十几丈宽的大缺口,外面便是山林,在半明半暗的月光下,只见山林边缘有大群人影晃动,足有数百人之多。

    虽然大家都看不到山林内的情形,但每个人的脑海里都勾勒出了这么一幅图画,上万名衣衫褴褛的饥民拥挤在山林内,拿着布口袋和箩筐,每个人的眼睛里都射出饿狼的般的凶光。

    “杀来了!”不知谁大喊一声。

    大院内的杨氏子弟一拥而上,纷纷冲上高墙,粮库的高墙内有一圈木架,数百名杨氏子弟便站在木架上,用长矛和弓箭与对方激战。

    粮库外冲来了近两百名山匪,他们在粮库高墙外架起楼梯,口咬钢刀向上攀爬,在围墙上与杨氏子弟激战,被砍中的惨叫声,临死前的哀嚎声,不断有人从围墙上摔下来。

    家主杨文宪在主堂屋檐下急得大喊大叫,“不要害怕,顶住!被他们杀进来,我们就全完了。”

    或许想到自己妻儿父母的缘故,杨氏子弟和家丁虽然心中害怕之极,但依旧鼓足勇气和这些穷凶极恶的山匪血战。

    就在这时,东南端的粮库大门忽然传来一声闷响,随即剧烈晃动,门檐上扑簌簌落下一片尘土和碎石。

    众人都愣住了,家主杨文宪忽然反应过来,这是山匪在声东击西,他们其实是想撞门而入,他急得跳了起来,“快去保护大门!”

    数十名距离大门最近的家丁纷纷拔刀冲去,但还未冲到大门,只听一声巨响,碎木乱飞,两扇大门猛地被撞开,站在大门背后的几名杨氏子弟被巨大的冲击力掀翻在地。

    五十几名长相凶恶的黑衣山匪扔掉了手中撞木,拔刀冲进大院,和冲上来的几十名家丁激战在一起。

    源源不断的山匪从大门冲入,家丁们抵挡不住,被杀得节节败退,大院内乱成一团,杨文宪急得直跺脚,大喊大叫指挥子弟抵抗,但抵抗依旧无济于事。

    眼看杨氏子弟即将崩溃,就在千钧一之时,一名身材高大的黑影从侧面冲来,俨如一股狂风卷入敌群,凌厉无比,刀锋劈过,血光四溅,两颗人头蓬地飞起。

    来人正是张铉,他刚刚处理完杨清明的尸体,赶到粮库,正好遇到了粮库大门被山匪攻破,形势危急,他不加思索,从山匪的最薄弱处杀了进去。

    张铉下手果断狠辣,劈飞两颗人头,不等尸体倒地,便从两人缝隙间冲过去,横刀刺穿了一人的胸膛,他借助敌人尸体为掩护,左右劈杀,寒光闪过,又有两人咽喉被劈断。

    这时,他感觉身后有风声劈向自己后脑,他毫不犹豫,一个鹞子翻身,一脚踢飞了劈向他后脑的长刀,手中横刀一闪劈过,另一颗人头冲天而起,尸体轰然倒下,脖腔中的鲜血喷了他一身。

    眨眼间他便杀死了六人,山匪见他凶悍无比,吓得纷纷后退,张铉大吼一声,如猛虎如羊群一般向敌人群最密集处杀去。

    张铉的杀入扭转了危局,家丁们士气大振,顶住了山匪的进攻,很多畏惧不敢杀上的杨氏子弟受到鼓舞,也从四面八方杀来,众人一股作气,将数十名山匪赶出了大门。

    山匪士气受挫,纷纷调头向远处断墙逃去,粮库的战斗暂时停止,只见尸横遍地,尤其大门前后更是堆积了三十几具尸体,一半以上都是张铉斩杀。

    院子里到处可听见受伤者痛苦的呻吟声,张铉无暇顾及伤者,急对众家丁和杨氏子弟道:“快去搬运粮食把大门堵住!”

    一句话提醒了众人,如果山匪再杀来,大门就是最薄弱之处,他们可能就顶不住了,不等家主安排,大家纷纷跑进仓库,将一袋袋粮食扛出,堆砌在大门处。

    这时,杨氏家主杨文宪匆匆走来,抱拳对张铉歉然道:“今天上午对公子无礼,请公子多多谅解。”

    张铉连忙还礼,“家主不必多礼,我也有孟浪之处。”

    杨文宪想到刚才的危急局面,心中不由一阵阵后怕,他心中对张铉也充满了感激,他又问道:“请问张公子,我们接下来该如何防御?”

    张铉并不想谦虚,他需要抓住这个机会表现自己,他便指着杨氏子弟和家丁们道:“看得出大家都受过一定训练,不过阵型太混乱,我建议长矛队十人一组,家主指定一名队长。”

    杨文宪点点头,他也看出刚才的混乱,张铉的建议正说到了他的心坎上,他连忙把侄子杨清叫上前,吩咐他几句,杨清立刻跑去编队,很快,二百余名手执长矛的杨氏子弟和家丁分成了十队,并指定一名队正,各负责一处围墙。

    这时,张铉又大声道:“六十名弓箭手上房顶,从高处向下射击,掩护长矛手和敌军战斗。”

    这也是一个极为重要的建议,刚才弓箭手也拥挤在围墙上,使长矛无法形成矛墙,不仅弓箭挥不了作用,反而成为防御的软肋。

    张铉本想让弓箭在院中列队射箭,用抛物线射击墙外敌军,但想到这些杨氏子弟训练并不充分,慌乱时很可能会误射围墙上的自己人,还是在房顶上比较好。

    张铉在危急时扭转了局面,无形在大家心中树立了威望,不用家主吩咐,六十名弓箭手纷纷涌进大堂内,从楼梯奔上了房顶,各自寻找有利位置,形成了居高临下之势。

    张铉是军人出身,他去繁就简,抓住出问题的关键点,只用两个方案便使杨氏子弟的防御焕然一新,从混乱变为有序,士气高涨。

    尽管杨文宪不懂军事,但他也看出了组建防御阵型后的变化,和之前混乱无章局面判若云泥,让他也有了一点信心。

    杨文宪是个明白人,这个时候他不会在意张铉抢了他家主的权威,他反而想把整个指挥权交给张铉,他知道这个年轻人就是上苍派来挽救杨氏家族的大恩人。

    “张公子,这边我就交给你了。”

    张铉却连忙道:“家主请等一等,我还有重要之事要说。”

    他把杨文宪拉到一边,便将杨清明之事详细的告诉了杨文宪,杨文宪脸色大变,原来杨清明竟是宇文述三年前派来的卧底。

    那么杨玄感之前在杨家庄偷偷训练虎贲卫,并囤积兵器之事,宇文述也应该知道得清清楚楚,但他却不及时向杨广汇报,而是坐视杨玄感造反,他是什么意思,难道他还有更深的意图?

    “家主还想不到吗?”

    张铉低声道:“今天来袭击我们之人会是谁的安排?”

    杨文宪缓缓点头,他也明白过来,上个月宇文述向自己勒索一万两黄金,自己没有答应,所以他怀恨在心,今晚打着流民的幌子来报复杨家了。

    “家主,关键不在这里!”

    张铉低声说了几句,杨文宪顿时惊得目瞪口呆,他重重一拍脑门,失声喊出了声:“我怎么就没有想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