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江山战图 > 第0027章 半年筹谋
    萧皇后来燕王府一是来看看孙儿杨倓,其次是来检查他的学业,萧皇后学识渊博,尤其写了一笔好字。

    此时萧皇后坐在大堂上,抽考杨倓的功课,无论《大学》还是《中庸》,杨倓都倒背如流,让萧皇后十分满意。

    她又笑道:“下面是写字,去你书房吧!”

    “孙儿在前面带路!”

    杨倓带着皇祖母向书房而去,张铉和众人侍卫站在门口,都松了口气,别的问题都不大,就是尿急时难办,又不能离开,也得拼命忍着,张铉快步向后面的茅厕走去。

    张铉从茅厕出来,也不想去大堂了,寻思着得找到那个小丫头,把自己的军刺要回来,他不紧不慢地向西院而去。

    西院有一片很大的花园,林木葱郁,一条小河如玉带般蜿蜒流过,小河两边种满了各种奇花异草。

    但张铉找了一圈都没看见小丫头,却只见正慌慌张张四处找人的几名宦官和宫女,估计小丫头又把他们甩掉了。

    张铉走过一条长廊,却听头顶上有人笑道:“你是在找我吗?”

    张铉一抬头,只见小公主就坐在紫藤的一簇枝蔓上,像荡秋千似的抓住了两边的藤条,四周茂盛的叶子遮住了她的身影,难怪那几个宦官宫女找不到她。

    张铉也笑了起来,“这里面可藏有不少小虫子,不怕它们咬你吗?”

    “我才不怕什么虫子,蝎子和蜈蚣我都敢抓,不像某些人,摸到一条毛毛虫都吓得半死。”

    “我哪里吓得半死了,我说,刚才我答应你条件了,你该把东西还我了吧!”

    “本公主当然说话算话,不过你得先履行了诺言再说。”

    张铉有点头大了,被这小丫头抓住了辫子,不知她又想出什么精灵古怪的主意折磨自己,他没好气道:“要我做什么,你说吧!”

    杨吉儿立刻敏捷得像只小猴子似的从藤蔓上爬下来,拉着张铉的手欢喜地笑道:“你跟我走!”

    张铉被她滑腻柔软的小手握住,他忽然有一种感觉,这个小丫头就像邻家的小妹妹一样,哪里有半点公主的架子,他心中也有点喜欢上了这个调皮捣蛋的小姑娘。

    “去哪里?”

    “陪我逛街呀!”

    ‘逛街?’张铉脚步猛地一停,心中很惊讶,这个小丫头居然想出去,这怎么行!

    “换个条件吧!你不能出去。”

    “我为什么不能出去!”

    杨吉儿的小嘴撅了起来,“娘答应我的,半年逛一次街,我已经有大半年没出去了。”

    张铉有点为难了,这件事他可不敢做主,得去问问杨倓,让他再请示一下萧皇后,哪有公主随便出去逛街的。

    这时,几名宦官宫女终于找了过来,他们连连作揖哀求道:“我的公主姑奶奶,你别到处乱跑了,这边有河,掉进河里怎么办?”

    “大惊小怪,我没下过河吗?”

    杨吉儿瞪了他们一眼,又对张铉道:“我要去准备一下,你就在大门外等我,我们马上就走。”

    “公主姑奶奶,你又要去哪里?”

    “我要去逛街,你们不想去就最好了!”

    杨吉儿快步去后宅了,张铉也疾步来到大堂,正好遇到杨倓出来,张铉上前低声道:“殿下,小公主要去逛街,可以吗?”

    “不行!”杨倓吓了一跳,连连摇头,“她那么小,怎么能随便出去?”

    “倓儿,什么事?”萧皇后从后面出现了,张铉连忙后退几步,低下了头。

    “启禀皇祖母,我这侍卫说,皇姑要去逛街!”

    “她想去就去呗!她父皇答应过的,半年可以出去一次。”

    “可是…..皇姑的安全!”杨倓急道。

    萧皇后看了张铉一眼,她想起刚才好像吉儿就是向这个侍卫做鬼脸,她笑着走上前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卑职张铉!”

    “哦——本宫感觉广陵公主好像认识你,是怎么回事?”

    张铉苦笑一声,便把上午他钓鱼时被杨吉儿捉弄之事详详细细说了一遍,萧皇后听得忍不住笑了起来,“真是很抱歉了,那个小家伙被她父皇宠坏了,本宫会让人把你的东西送回来。”

    张铉心中暗暗惊讶,他从未想过大隋皇后居然会因为孩子调皮向自己一个普通侍卫道歉,完全颠覆了他对帝后的认识。

    张铉心中有一丝感动,连忙道:“一点小事,请皇后娘娘不必放在心上。”

    萧后微微一笑,“多谢你的宽容,张侍卫,吉儿是不是让你陪她去逛街?”

    张铉点点头,“正是!”

    “她一向憎恨侍卫跟随她,难得她喜欢一个侍卫,那就麻烦张侍卫替本宫保护她,本宫会重重有赏!”

    “多谢皇后娘娘,卑职会尽力而为!”

    .........

    张铉很快便知道萧皇后准许小公主去逛街的真实原因,根本不是他想象中的逛街,杨吉儿和两名宫女坐在宽大的马车里,马车两边有侍卫骑马跟随,戒备森严。

    倒是去丰都市,不过只能进指定的皇家店铺,而且事先要将所有闲客都清走。

    张铉骑马跟随在马车左面,偷眼观察马车内杨吉儿的动静,只见她换了身男装,头戴纱帽,身穿绸缎小青袍,显得格外的目清眉秀,只是她撅着嘴,满脸不高兴,对外面的街景一点兴趣都没有。

    张铉和她接触还不到半天,却已经了解她了,这个小丫头喜欢参与,她要参与到街头的热闹中去,而不是当个看客,像个笼中鸟一样地关在马车里,她怎么高兴得起来。

    马车抵达了珠宝行,停在一家叫做万宝金楼的皇家珠宝店前,店铺足有四层,占地约有三亩地,这里的珠宝主要供应皇室和达官贵人,所以生意显得比较冷清,伙计也不多。

    事先已有侍卫通知了店铺,掌柜带着几名伙计早早地迎候在门口,马车刚停稳,掌柜便上前笑道:“欢迎广陵公主光临鄙店!”

    杨吉儿无精打采道:“我这里已经来了三次了,就随意一点吧!”

    “是!公主请,各位都请进来休息。”

    杨吉儿走下马车,吩咐道:“燕王府的人去后面把守,不准人随意进店!”

    “怎么会呢!后门已经关了,谁也进不来。”

    杨吉儿眼一瞪,“我说去就去!”

    掌柜不敢吭声了,这时张铉才现,原来燕王府的人就只有他,其余都是宫中侍卫,或者是宦官宫女,看来她其实就是叫自己去守后门。

    张铉心中有点奇怪,不过他还是绕去了后门,万宝金楼没有院子,后门面对一条小街,正对面是另一家饰店。

    后门已经关闭,门外加了一把锁,这样也就不会有客人推门而入了,张铉原以为杨吉儿是想从后门溜出来,但后门已被反锁,估计她的小小计划也会落空了。

    张铉站在后门台阶上,百无聊奈地等待这个小丫头逛街结束,今天不知道是哪里出了岔子,他的运气如此不佳,竟然被一个小丫头抓了壮丁。

    就在这时,他头顶‘咔嚓!’响了一声,他一抬头,顿时吓了一跳,只见杨吉儿竟然从二楼窗子里翻了出来,动作异常敏捷,两三下便跳到地上。

    张铉大急,一把抓住她的衣袖,厉声喝道:“你不能溜走,快回去!”

    不料杨吉儿早有准备,一甩手,袖子顿时脱落了,手臂异常滑腻,瞬间挣脱了张铉,一阵风似的钻进了对面的珠宝铺,她又回头笑嘻嘻道:“你来不来?”

    她转身一溜烟地跑进了珠宝铺,张铉抓着半只衣袖,气得一跺脚,追了上去。

    进了对面的珠宝铺,张铉才意识到这小丫头的‘深谋远虑’,不仅踏好了逃脱路线,准备好了假衣袖,而且对面店铺的情况也摸透了,对面竟然是一家穿堂店铺,前门后门对开,从前门进去,直接从后门就出去了。

    张铉追出后门,只见青衣一闪,她又跑进了另一家酒肆,杨吉儿异常敏捷,东窜西奔,张铉也记不得跑进多少家店铺,最后才在一条死巷把她堵住了。

    杨吉儿累得气喘吁吁,但她却满脸欢喜,“哎呦!真不容易啊!策划了足足半年,终于成功了。”

    不用张铉抓她,她主动挽住张铉的胳膊,眉开眼笑道:“走吧!陪本公主,不,陪本姑娘逛街去。”

    她一抬头,见张铉满脸阴沉地看着她,她吓了一跳,立刻松开了张铉的胳膊,“你不会把我送回去吧!”

    “你说呢?”

    杨吉儿晃着张铉胳膊撒娇道:“侍卫大哥哥,你知道我多可怜,整天被关在皇宫里,可能我这一辈子就只能出门这一趟,你就可怜可怜我吧!”

    尽管明白她是在假装,但张铉其实也挺同情她,向往自由,却又身为帝王公主,没有半点自由可言。

    她的帝王父母也知道女儿的心思,所以才最大限度地满足她对外界的向往,用一种特殊的方式让她逛街,只是这小丫头太狡猾了,才七八岁就这么有心计,长大后怎么得了。

    “我也想可怜你,可我也有职责啊!”

    “你的职责就是保护我的安全,对不对?”

    这时,前面出现一个卖糖人的小摊,老者高声喊道:“糖人喽!小的五文一支,大的十文,要买快来哦!”

    杨吉儿顿时欣喜万分,拉着张铉就跑,“我就买一支!”

    张铉苦笑着摇摇头,恐怕有了第一次,后面就刹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