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江山战图 > 第0036章 用之信之
    就在张铉刚离开河南府衙不久,刑部侍郎骨仪率领数十名刑部士卒气势汹汹赶到了河南府。

    虽然刑部尚书卫玄是偏向于燕王杨倓,但尚书只是挂名,并不管本部具体事务,真正的刑部大权掌握在侍郎手中。

    骨仪是虞世基的心腹,他自然会忠实执行虞世基的命令,骨仪直接闯进了河南官衙大堂。

    “骨侍郎为何事而来?”李纲拦住了骨仪去路。

    骨仪举起一道公文,态度严厉地说道:“这是刑部牒文,我正式接手天寺阁酒楼血案,请李府君将所有卷宗和人犯交给我带走。”

    李纲已经从柴绍那里得到消息,刑部将接手此案,他心中极为不满,冷冷道:“骨侍郎流程有误吧!河南府并非刑部下属,一纸刑部的牒文就可以让我交人吗?”

    “这并非是刑部内部牒文,上面已有内史省和门下省押印,还刑部执行,下官公事公办,请李府君配合!”

    李纲是个原则性极强之人,尽管他心中极为不情愿,但刑部牒文上已经有内史省和门下省的押印,权力上就仅次于圣旨和敕令,李纲不得不服从,他重重哼了一声,对身边河南少尹王观道:“替他们办理手续吧!”

    他转身便向内堂走去,骨仪一挥手,十几名士兵赶赴大牢中提人,他则跟随王观向大堂走去。

    王观取出厚厚一叠卷宗放在桌上道:“这是所有的口供和笔录,还有现场勘察的证据,都在这里了,请骨侍郎签字吧!”

    骨仪对口供笔录根本不感兴趣,他要的是人,不过这些卷宗他也准备带走,他刚要签字,却只见他的手下慌慌张张跑来,“启禀侍郎,案犯只有一人,另外一人张铉已经不知去向?”

    骨仪大吃一惊,张铉才是这个案子的关键人物,他顿时厉声喝道:“王少尹,张铉何在?”

    王观不慌不忙道:“李府君已经审结了此案,张铉并非凶手,按照隋律,他只能算是一个旁观证人,在案子没有正式审结之前,可以取保候审,燕王殿下已经把他保出去了。”

    骨仪大怒,一把掀翻桌子,所有卷宗撒落一地,他转身怒气冲冲而去,他意识到自己来晚了一步。

    ........

    虞世基将宇文述所托之事稍加处理后,便把这件事交给了骨仪,他便不再过问,该怎么做是骨仪的事情,他只要知道一下最后的结果便可。

    但事情却生了意外,关键涉案人张铉已经离去,这件案子骨仪就无法再做下去,犹豫良久,骨仪最终一咬牙率领众下属来了燕王府。

    骨仪足足在燕王府门前等了半个时辰,大总管钱景忠才不紧不慢地走了出来。

    “原来是骨侍郎,让侍郎久等了,来燕王府有什么事吗?”

    骨仪心中暗骂,自己已经给门房说过了,现在还得再说一遍,他心中虽恨,却又无可奈何道:“在下为公事而来,因为涉及到天寺阁的一个案子,需要燕王府一名侍卫出来作证,能否请钱总管帮忙叫一下人!”

    “哦!原来如此,只是燕王府侍卫很多,不知你找哪一位?”

    “我要找侍卫张铉!”

    钱景忠呵呵笑了起来,“骨侍郎恐怕找错地方了吧!应该去河南官衙才对,他不是被李府君扣住了吗?”

    “但他已经不在那里,听说被燕王担保出来了,应该就在王府中,我只是向他询问一些事情而已,能否麻烦钱总管再去看看。”

    “好吧!你稍等。”

    钱景忠转身回了王府,这一稍等就没有了下文,骨仪又苦苦等候了半个时辰,终于明白自己上当了,钱景忠根本就是在耍他。

    这时,旁边一名随从恨恨道:“抓不到人就算了,直接缺席判他死罪,全城通缉他,他总有出门的一天——”

    话没有说话,骨仪便狠狠一记耳光抽去,大骂道:“你以为他是什么人,阿狗阿猫吗?随便可以判死罪,他是燕王的人,你想死我可不想死!”

    骨仪心里很清楚,上面根本不是为了对付什么燕王侍卫,一个小小的侍卫哪里值得这般兴师动众,他们是要利用这件事来逼迫燕王,却把这件苦差扔给自己,自己又该怎么办,难道闯进去抓人吗?

    骨仪一阵心烦意乱,低低叹息一声,转身带领众人离开了燕王府。

    骨仪刚走,钱景忠便急急赶来向燕王杨倓汇报,他走进内堂,见杨倓正和张铉在说着什么,便没有走进去,在堂外道:“回禀殿下,他已经走了。”

    “好!辛苦了。”

    杨倓赞许一声,钱景忠便施一礼退下去了,这时杨倓又恢复了刚刚才的忧虑,对张铉道:“骨仪是虞世基的人,想不到竟把虞世基卷进来了,小事变成了大事,你说这件事改怎么办?”

    张铉知道杨倓并不是在责怪自己,而是他真的不知该怎么办?

    张铉沉思片刻道:“宇文述找虞世基帮忙,必然是花了很大的代价,而死者却是一个无足轻重的家奴,我更是一个身份低微的侍卫,宇文述为这件小事大动干戈,殿下觉得他的真实目标是谁?”

    “我知道,他其实是针对我?”

    “但燕王殿下想过吗?他这样针对燕王殿下又有什么意义?能罢黜殿下的王爵,还是可以废了殿下的皇太孙之位?他的目的何在?”

    杨倓冷笑一声,“我最多是偏袒下属,根本治不了我的半点罪,我觉得他只是想羞辱我,报上次被免职的一箭之仇。”

    张铉摇摇头,“殿下如果这样想,就未免把宇文述想得太简单了,为报一箭之仇,就不惜重贿虞世基,冒着彻底得罪殿下的风险,宇文述这么大岁数了,我觉得他绝不会是为了赌一时之气。”

    “那你认为他的目的是什么?”

    张铉略一沉吟,便缓缓道:“我是否有罪对他根本没有意义,他也毫不关心家奴之死,我认为他只是想利用这件事逼殿下和他妥协。”

    “妥协?”杨倓不解地望着张铉。

    张铉淡淡道:“他被免职是因为殿下对他的弹劾,如果殿下反过来替他说几句好话,比如当时的情况比较混乱,他欺骗圣上只是迫不得已,再加上他向圣上忏悔一番,很有可能他就能官复原职!”

    “你认为他最终是为了官复原职?”杨倓终于有点听懂了。

    “可我绝不会和他妥协!”

    杨倓愤恨道:“他就是大隋的蛀虫,我就恨不得一刀杀了他,只恨皇祖父上次没把他打死,他凭什么认为我会妥协?”

    张铉沉思片刻道:“我觉得他们是在赌殿下会顾忌皇太孙之位。”

    “哼!我根本不想做什么皇太孙,我只希望大隋能走出危机,而他们就是大隋走出危机的最大绊脚石。”

    张铉注视杨倓片刻,又道:“如果殿下绝不愿和他妥协,那就要和他们彻底翻脸了。”

    “我不怕和他们翻脸,我只是不知该怎么办?”

    杨倓目光炯炯地看着张铉,“你能否我告诉我?”

    “可我是当事人,殿下不担心我有私心吗?”

    杨倓摇了摇头,“皇祖父告诉我,既用之,则信之,若我不信任你,我现在就不会和你谈这件事了。”

    张铉心中有一种莫名的感动,杨倓的宽厚让他看到人性美好的一面,他默默点了点头,“这件事其实也并不难办!”

    ........

    武川楼内,身着一袭白色道袍的窦庆正在听取柴绍的汇报,生在天寺阁的血案由小事变成了大事,自然也引来了窦庆的关注,相对于这桩案子的本身,窦庆更关注案子背后隐藏的博弈。

    窦庆已经知道宇文述暗求虞世基,却没料到虞世基居然接下了这个人情。

    一方面固然是宇文述花了大手笔的财物,但另一方面也说明虞世基对财货的贪婪已到了利令智昏的程度,竟然不管对方是燕王杨倓。

    这让窦庆暗暗叹息,他知道虞世基的精明狡诈,虞世基一般不会犯下和皇权对抗的错误,只说明了一个道理,虞世基对大隋的前途已经很悲观了,他只想利用自己的权力,在大隋广厦将倾之前尽可能地多捞一点。

    “会主,卑职不太明白,卑职在燕王身边三年,而张铉在燕王身边却只有半个月,但燕王对张铉的信任却远远过卑职,这会是什么缘故?”

    柴绍心中的疑惑终于忍不住向窦庆倾述了,张铉刚刚回来,杨倓就不顾他是待罪之身,立刻和他商量下一步的应对之策,而把自己撇到了一边,让柴绍心中既困惑,也略略有些不满。

    “难道就因为卑职是李公之婿吗?”柴绍忿忿不平道。

    窦庆看了他一眼,微微笑道:“和李公确实有点关系,但关系并不大,我倒觉得杨倓的聪明远远过了他的年龄,他会从很多细节小事来观察一个人。

    比如小公主逛街事件,便让杨倓现了张铉内心善良的一面,再比如张铉主动愿意为罗士信顶罪,虽然看似给杨倓找了麻烦,但杨倓又从中看得了张铉的不计荣辱,仗义助人,相反,你虽然在他身边呆的时间很长,但在一些细节方面,你却没有能通过考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