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江山战图 > 第0059章 殊死决战
    张铉站在高高的陵台之上,居高临下,外面的情形他看得很清楚,皎洁的月光下,一群群黑衣人从三个方向包抄而来。

    由于四处入口都被巨石堵死,他们只能选择攀爬而上,从陵墓四周的缺口处跳下来,尽管最低处也有七尺,但对于训练有素的人来说,这点高度算不上什么。

    陵墓内的空地上,成群结队的商人们紧张异常,手执长矛和战刀,很多人的双腿在不由自主地抖,但每个人心里都明白,他们已经没有退路,要么拼死一战,要么被杀死在这里,永远也无法见到妻儿。

    这时,第一批黑马贼出现在了他们头顶,张铉大喊一声,“弓箭,射!”

    二十几名弓箭手一起放箭,数十支箭射去,几名黑马贼躲闪不及,被箭射中,惨叫着摔了下来,但商人们明显没有经验,在第一轮射箭后,出现了重新上弦的短暂空缺。

    而黑马贼显然更有经验,他们抓住了这个短暂的缺口,立刻有大群人从大石后涌了出来,足足有三四十人,他们如蟑螂般涌而入,纷纷跳进了场地内。

    程咬金大吼一声,“杀啊!”

    他挥斧第一个冲了上去,一斧劈翻一人,身后的五十名长矛手跟随他冲杀上去,激战在西南角骤然爆。

    但黑马贼绝不止从西南角涌入,在北面、在西面,也有不少黑马贼从高高大石上跳下,挥刀扑了上来,商人们也大声吼叫,三人或者四人结成伴,挥刀杀了上去,顿时血雾弥漫,惨叫声四起。

    张铉冲到二十几名弓箭手面前大喊,“丢下弓箭,去支援北面!”

    这时,弓箭手已经没有用,乱射箭反而会伤了自己人,二十几名弓箭手醒悟,纷纷丢下弓箭,拾起长矛和战刀向北面冲去。

    张铉目光急闪,他找到了黑马贼领,一个头戴银盔的马贼,手执一杆铁枪正和李神通的五名侍卫激战,他武艺高强,杀得五名侍卫节节败退,柴绍在旁边保护着李神通,和另外几名扑上来的马贼厮杀在一起。

    张铉度极快,俨如黑豹般敏捷,从另一边无声无息地扑上去,他并不急于出手,而是躲在一块大石后,等待绝杀的机会,只要能杀死马贼领,他们就能逃过今天这一劫。

    李神通带来十二名侍卫,除去两人去送信求援外,还有十人,但在下午鏖战中,三人不幸阵亡,两人重伤,无法参加战斗,剩下的五人武艺都颇为高强,个个能以一敌五,只是他们遇到了更厉害的梁师都,尽管以五敌一,但还是被梁师都杀得节节败退。

    梁师都骁勇凶猛,一根铁枪舞得如梨花纷飞,他抓到了一名侍卫的漏洞,一枪疾刺,侍卫被他一枪刺穿了胸膛,惨叫一声倒地。

    梁师都得意大笑,其余四人见同伴惨死,眼睛都红了,大吼一声,挥刀从四个方向同时向梁师都劈去。

    “来得好!”

    梁师都后退两步,躲过了四人的同时袭击,但他的注意力在四名侍卫身上,后背的空档却露出了出来,张铉抓住了这个一瞬而逝的机会,从大石后一闪而出,他纵身一跃,战刀猛地向梁师都的后颈劈去,没有犹豫,更没有呐喊,寒光闪闪的战刀闪电般劈至。

    梁师都忽然感觉后脑有疾风袭来,顿时大吃一惊,躲闪已来不及,情急之下,他向前一躬身,让开了后颈要害,但后背却躲不开,只求身上的锁子甲能保住自己一命。

    ‘咔!’

    火光四溅,锋利的战刀劈开了锁子甲铁链,刀锋直入体内,深及骨骼,梁师都痛得惨叫一声,一个踉跄,斜地里猛奔数步,反手一枪,长枪疾刺身后的偷袭者,张铉就地一滚,躲过这一记凶猛的回马枪。

    梁师都背靠石墙,目光凶狠地盯着偷袭他的张铉,张铉这一刀砍伤了他的筋骨,左肩疼痛难忍,只能单手使枪,战斗力大大降低。

    张铉心中恨极,他没料到梁师都宽大的衣袍下面竟然是锁子甲,如果是皮甲甚至鳞甲,他都能杀死对方,但锁子甲却救了对方一命,令他最终功亏一篑。

    “一起上,杀死他!”

    他向四名侍卫喝喊一声,五人一起挥刀向梁师都杀去,梁师都见形势危急,他长枪一甩,逼退了右边两名侍卫,打开一个缺口,他抓住这一线生机,身体翻滚出一丈多远。

    “快来救我!”

    梁师都厉声呼救,几名正在围攻柴绍的马贼见领形势危急,转身杀了回来,顶住了张铉和几名侍卫。

    梁师都感觉左肩胛骨已断,他无力再战,趁着手下拼死保护自己的机会扔掉长枪,忍住剧痛向石墙上奋力攀去,一纵身跃上墙头,觉得浑身都虚脱了,他害怕张铉追来,强忍疼痛钻进了黑暗的石林之中。

    张铉见马贼领已逃脱,他也不再恋战,将格斗留给柴绍和几名侍卫,自己则拾起一面盾牌向北面奔去。

    尽管梁师都身受重伤而逃,但陵墓内局势却对商队极为不利,商人们拼死搏斗,但实力和对方相差悬殊,死伤惨重,尤其是北面,六十几名商人被杀死大半,只剩下二十几人苦苦支撑,眼看也要被凶狠如野狼般马贼全部杀死。

    张铉大吼一声,猛冲而来,挥刀杀进了敌群,他左手执盾牌格挡,右手战刀凌厉劈过,两名马贼被砍翻,这时,一名马贼从身旁偷袭而至,来势凶猛,刀已经刺入他的皮甲,张铉急收腹肌,锋利的长刀贴着他的腹部肌肤而过,他感受到了冰凉的刀锋。

    张铉俨如野兽般低吼一声,用盾牌挡住刺来的两根长矛,身体如旋风般转身,狠狠一脚踢在偷袭者的脖子上,‘咔嚓!’一声,对方的颈椎骨被他踢断,惨叫着摔出去。

    他向后又疾退一步,躲过身后刺来的长矛,手中战刀横劈,一颗人头被他一刀劈飞,鲜血泼溅他一身。

    在张铉的鼓舞下,二十几名商人大吼着冲上来,拼死和黑马贼厮杀在一起。

    战场上局势对商人越来越不利,东面的部分骡马受惊,冲了出来,数百匹骡子在狭窄的空地中狂奔,局势混乱成一团。

    就在这时,远处忽然传来了鹿角低沉的号声,‘呜——’

    几名马贼在石墙上大喊:“隋军杀来了,快撤!”

    陵墓内的马贼再也无心恋战,纷纷攀上石墙,向外奔逃,商人们士气大振,猛烈反击,将二十几名来不及逃走的马贼全部杀死,陵墓内顿时爆出一片欢呼声。

    张铉无力地坐了下来,他已累得筋疲力尽,这一刻他只觉手中的刀都拿不动了,‘当啷!’横刀落在地上。

    但张铉却怎么也想不到,来救他们之人,竟然是刘武周的骑兵。

    这就是刘武周的狡猾,他出卖了跟随他去乞伏泊的几支商队,却又要回去有所交代,便疾赶来救援被黑马贼袭击的商队,趁黑马贼最虚弱之时动了猛攻。

    梁师都吃了大亏,黑马贼被商队和隋军内外夹击,最后梁师都只带着四十几人逃离了玄沙陵,其余一百五十余人全部丧生在这片近二百亩的石林之中。

    陵墓内到处是尸体和断肢,血雾遍地,空气中依然弥漫着刺鼻的血腥味,三百五十余名商人和伙计,最后活下来的只剩下不到百人,其中大部分都带了伤,但黑马贼也被他们杀死了百余人,连马贼领梁师都也身受重伤,仓皇逃走。

    柴绍疲惫地坐在张铉身旁,苦笑道:“没想到还能活下来,真是不幸中的万幸。”

    张铉笑了笑,“也多亏刘武周及时赶到,否则今天我们谁都活不出。”

    柴绍冷哼一声,“他倒会做好人,把北面一批人出卖了,又来救南面一批人,我们死了这么多人,杀死了大部分马贼,他才姗姗赶来,到最后功劳全是他的,简直是厚颜无耻。”

    “其实无所谓功劳,只要活下来就是万幸。”

    张铉轻轻叹息一声,“出生入死一回,很多东西都看淡了,不管刘武周出于什么目的,只要他肯来,我还是很感激他。”

    “刘将军来了!”

    远处有人喊了一声,晨曦中,只见刘武周大步走了过来,柴绍低低骂了一声,转身愤而离去,张铉站起身笑道:“能再见到刘将军,真是天意啊!”

    刘武周满脸诚恳地上前深施一礼,“感谢公子力挽危局,救了刘武周。”

    “刘将军这是什么意思,我哪里救你了?”张铉不解地笑问道。

    刘武周叹息一声,也不知是真惭愧还是假惭愧,他满脸歉然道:“武周悔不听公子之劝,执意要去乞伏泊,结果遭遇大队突厥骑兵偷袭,两百多名商人一个都没有逃出来,武周救之不及,罪孽深重,又听说南面出现黑马贼,武周拼命赶来救援,如果不是公子力挽危局,商队全军覆没,武周真的无法回去交令了,让武周怎么能不自责,怎么能不万分感激公子。”

    张铉半晌说不出话来,他不得不佩服刘武周会说话,说得很漂亮,很诚恳,让他明知刘武周的虚伪也无从指责,难怪此人后来能成为一方枭雄,确实有过人之处。

    张铉淡淡一笑,“刘将军的‘诚意’虽然令人感动,不过我劝将军暂时不要急着砍马贼的人头,还是先救助伤员吧!能救一人,就少一分罪孽。”

    刘武周知道张铉看破了他,脸上有点热,讪讪道:“公子说得对,我这就去救人。”

    他快步走到正在忙着砍马贼人头的士兵面前喝令道:“去救治受伤之人,不准再死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