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江山战图 > 第0062章 风云聚会
    原来这名大汉竟是历史上赫赫有名的尉迟恭,张铉见多了历史名人,已经有足够的心理准备,他没有被尉迟恭的威名震倒,心中倒生出一丝疑虑。∑

    这个尉迟恭刚才明显表现出了猛将的气质,他真是为了几个小钱折腰?

    还有他居然认识自己,这显然不是因为自己名气的缘故,他背后有谁在指点?

    此时的张铉已经不是刚入隋朝时的懵懂,对人心的洞察,对人情世故的理解,已经让他思路变成十分敏锐。

    不过尉迟恭的武艺却很吸引张铉,如果不是迫不得已的缘故,他不会轻易放过这位历史猛将,在他记忆中,尉迟恭此时没有出头才对,还被埋没在民间。

    张铉微微笑道:“原来是尉迟壮士,听口音,你好像不是本地人吧!”

    尉迟恭行礼道:“俺确实是马邑郡人,不过俺少年是在太原府度过,所以有一点太原口音,俺原是本县铁匠,因朝廷禁止马邑郡生铁贸易,俺不得不关门,但又要养活妻儿,所以想谋个营生。”

    张铉听他说得很诚恳,不像别有用心之人,对他不由有了几分好感,又笑问道:“那你怎么会找到我呢?”

    尉迟恭挠挠头,有点不好意思道:“其实是有人介绍俺来的,说张公子这里招募会突厥语的护卫,俺正好符合条件,又听说张公子的路途比较长,可以让俺多挣一点钱,所以俺就来了。”

    “是谁介绍你来的?”

    “这个......俺不好说。”

    “好吧!”

    张铉不再多问他,便道:“咱们一言为定,就按一天一贯五的价钱,若你表现得好,我每月另外再奖励你五贯钱,你觉得如何?”

    尉迟恭笑得嘴都合不拢,算下来他一个月可以挣五十贯钱,这比他一个月挣五贯钱的铁匠多了十倍,这种好事哪里去找?

    他连忙点头,“俺同意,只是能不能先预支给俺一半,俺要先安顿妻儿。”

    张铉对程咬金道:“给他五十贯钱!”

    程咬金心疼得直咧嘴,没见过这么冤大头的东家,还没干活就给人家五十贯钱,他又好心提醒张铉,“公子,是不是先签份契约,再让他找人担保,万一他拿钱跑了......”

    张铉没好气道:“哪来那么多废话,给他就是了。”

    程咬金不甘心地取出五两黄金,重重掼到尉迟恭手中,“给你黄金,现在黄金更值钱了,黑市一两黄金要换十二贯,让你赚了。”

    尉迟恭接过黄金,躬身向张铉行一礼,“多谢公子信任,我回家安顿好妻儿,明日一早准到!”

    尉迟恭又向程咬金点点头,转身快步离去了,望着尉迟恭走远,程咬金嘿嘿笑道:“公子,这个黑大汉不错,比较符合我老程的口味。”

    张铉懒得和他啰嗦,吩咐他道:“你去问问柴公子,我们什么时候出?”

    程咬金之所以没有向张铉讨要和尉迟恭一样的待遇,是因为这两天很多人上门送钱,张铉又懒得过问,让他着实狠赚了一笔,至少捞了五十两黄金的油水,再加上张铉答应他的二成份子,程咬金开始梦想将来也能让老娘过上富贵日子了,哪里还会在意尉迟恭这点小钱。

    其实张铉心里也很清楚,比如赵单留了一封信,信中说感谢他五十两黄金,但他只看到四十两,另外十两明显是被程咬金贪了。

    不过看在程咬金比较听话,打仗又肯拼命的份上,张铉也就不计较程咬金好占小便宜这个毛病。

    “哎!我这就是去。”

    程咬金屁颠屁颠地跑去找柴绍去了,张铉见天色已晚,便让掌柜给他准备一份饭食,他先回房去了。

    次日上午,尉迟恭准时前来报道,他的兵器是一根百斤重的熟铁棒,是他亲自打造,长八尺,手腕粗细,精光闪亮,后背一根单鞭,他没有坐骑,程咬金很热心地拉了一头骆驼给他。

    中午时分,大家都收拾好了物品,尉迟恭将货物搬上骆驼,众人一行十余人便离开了龙湖客栈,向城门进。

    快到城门口时,张铉远远看见了一名身穿青袍的男子,头戴纱帽,腰佩长剑,牵着一匹马,正挥手向柴绍打招呼。

    张铉认出了此人,就是在郡衙旁小巷内和柴绍暗中接头的官员,只见他年约三十岁出头,目光明亮,脸型瘦长,颌下一缕长须,长得颇为儒雅,但从他修长有力的手来看,此人似乎又练过武艺。

    柴绍上前和他见了礼,又带他上前给张铉介绍道:“张公子,这位是我的朋友,名叫李靖,是本郡兵曹参军事,他也和我们一起去俱伦湖。”

    柴绍知道张铉看透了自己,所以他也不解释理由,相信张铉心知肚明。

    张铉顿时醒悟,难怪柴绍叫他药师时自己怎么觉得那样耳熟,当时他还以为是燕王府那个王药师的缘故,现在他才想起来,药师不就是李靖的字吗?

    原来此人就是李靖,他心念一转,回头看了尉迟恭一眼,见尉迟恭满脸不自然,他顿时明白过来,尉迟恭一定就是李靖介绍来的。

    张铉笑了起来,“看来我和李参军已经打过交道了。”

    李靖微微一笑,“张公子侠义之名李靖已如雷贯耳,能和张公子同行,是李靖的运气!”

    “过奖了,欢迎李参军同行!”

    张铉回头看了看李神通,有看了看柴绍,忍不住大笑道:“既然三位都是武川府成员,咱们不如叫做武川队吧!”

    李神通和柴绍对望一眼,两人都愕然,张铉怎么知道他们来自武川府,李靖却捋须笑而不语,看来张铉比他想象的还要精明。

    “出了!”

    张铉催马向城外奔去,众人纷纷跟上,出了城门,一行人浩浩荡荡向东而去。

    .......

    俱伦湖又叫做俱伦海,也就是今天的呼伦湖,隋唐时代,这座湖泊面积极大,是今天呼伦湖的两倍有余,波光浩淼,壮阔如海,四周牧草丰美,分布着大片草场和一望无际的森林。

    俱伦湖西北是外兴安岭,东南面则是大兴安岭,它处于两座巨大的山脉之间,沃野千里,物产富饶,在这里生活着室韦、霫、契丹、靺鞨、回纥、拔野古、仆骨等十几支渔猎及游牧民族,既表面上臣服于突厥,但实际上又各自独立,为争夺地盘明争暗斗,关系十分复杂。

    这天晚上,在距离俱伦湖约千里外的南方,一座叫做碛口的小镇内,一支百余人骑兵队的到来使这座小镇变得热闹起来,碛口位于大隋和突厥的交界处,南面是大隋幽州地界,但小镇已经出了燕山,进入草原的边缘上。

    小镇人口不多,只是五六十户人家,汉人和突厥人混杂而居,这里是商队北上突厥的必经之路,小镇内有两家汉人开的客栈,生意平时也比较清淡,百名骑兵到来,顿时挤满了两座客栈,客栈内变得热闹。

    客栈大堂内点燃了三堆篝火,数十名大汉聚在一起喝酒吃肉,笑声、叫骂声,几乎要将屋顶都掀翻了。

    客栈掌柜姓金,是一名五十余岁的汉人,在这里生活了三十几年,娶了一个突厥女人做老婆,给他生了两儿一女,两个儿子骑马、射箭,和突厥人没有什么区别,不过有一副汉人的面孔,又会说几句汉话,在这一带混得还不错。

    金掌柜心中犯嘀咕,这群人虽然带着骑兵装备,但显然不是隋军,倒像是一群土匪,他见多识广,心中立刻警惕起来,他让女儿和老婆不要出来,他自己来伺候这群大汉。

    “掌柜的,再来五袋马奶酒!”

    “来了!”

    金掌柜从酒柜里搬出五袋马奶酒,吃力地送到众人身旁,这群人自己猎了一头山猪和几只肥鹿,他们自己烤肉吃,但要客栈提供马奶酒,而且酒量惊人,已经快把客栈存酒喝光了。

    这时,一名四十余岁的大汉对众人道:“明天还要赶路,酒就不要喝了!”

    他声音不大,却极有威严,众人不敢违令,连忙向金掌柜摆摆手,酒就不要了,金掌柜暗忖,‘原来此人是他们领。’

    这名男子又对金掌柜温和地笑道:“掌柜的,能不能问几句话?”

    “客人要问什么?”

    “我想知道这里距离俱伦湖还有多远?”

    “俱伦湖?”

    金掌柜笑了起来,“说远也不远,从这里向东北走,走十天左右就到了,只是没有官道,你们自己得看星辰走。”

    旁边有人说道:“掌柜能不能帮我们找一个向导,我们出高价雇佣。”

    金掌柜才注意到,旁边还坐着一个三十余岁的文士,他长得文弱瘦小,被身材魁梧大汉们遮住了,很难现他的存在。

    为大汉看出掌柜眼中的犹豫,便笑道:“在下姓窦,清河郡人,这些都是我的弟兄,个个是豪爽的真汉子,请掌柜放心。”

    他掏出了一大锭黄金,足有百两之多,他将黄金往桌上一摆,“除了酒钱外,剩下的就是向导的费用,掌柜帮帮忙吧!”

    不知是这名中年男人的诚恳,还是那锭黄金的诱惑,金掌柜终于被打动了,他想了想说:“我次子去过几次俱伦湖,如果兄台不嫌弃,就让他为向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