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江山战图 > 第0071章 猎杀敌酋
    readx;    入夜,张铉他们在黑森林旁点燃了一堆火,虽然他们一路穿越莽莽森林没有遇到危险,但并不等于森林内就安全。

    相反,原始森林内生活着无数凶猛的野兽,猛虎、豹子、黑熊和狼群,稍有不慎便会陷入极度的危险之中。

    所以他们尽量不在森林中过夜,即使无法避免,也会选择稍微空旷处点燃一堆足够大的篝火。

    夜已经深了,尉迟恭和程咬金躺在篝火旁鼾然入睡,轮到张铉守夜,辛羽将头靠在他肩头,半依偎在他的怀中,她也睡着了,张铉轻轻抚摸着女孩长长的秀。

    辛羽今年才十四岁,但她育得很好,修长的秀腿,浑圆的臀部,柔软的细腰以及饱满的胸脯,远远过了后世的同龄女子,在草原,她已经到了嫁人的年纪。

    但在张铉的眼中,辛羽还只是一个初二的小女生。

    入隋已有大半年,张铉尽量让自己融入了这个时代,学会这个时代的生活习惯和礼节,但一些骨子里的东西他却一时改变不了,他怎么能接受一个十四岁的小女孩成为自己的恋人。

    不容质疑,他也很喜欢辛羽,她鲜明爽快的性格,毫不忸怩作态的行事风格,甚至还有点一点野性,都很符合他的口味,不过她还是太小了一点,或许再过几年

    火光映照下,张铉的嘴角露出了一丝温柔的笑意,他没想到自己来大隋后,第一个让他心动的女子竟然是个草原少女。

    就在这时,南面忽然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向自己这边奔来,张铉心中一惊,连忙站起身,一把将靠在树上的铁枪握在手中。

    辛羽也惊醒了,她听见了马蹄声,惊得一跃而起,随手抽出一支箭搭在弓上,尉迟恭也已起身,一脚将熟睡中的程咬金踢醒。

    “生什么事了?”程咬金慌忙站起身。

    “有人来了!”

    尉迟恭握紧了铁棒,冷冷望着越奔越近的骑马之人,距离他们约还有三十步,战马却停住了,马上之人扑通一声翻滚下马。

    张铉快步走了上去,只见落马之人背后插着两支箭,浑身是血,他微微抬起头,低微地喊着:“救命!”

    来人竟然说的是汉语,张铉连忙奔上前扶起他,“你是什么人?”

    “救救我主公!”

    落马之人手指向南方,只他的手只抬起一半,头一歪,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公子,生什么事了?”尉迟恭大步走了上来。

    “是个汉人,好像他们的领遭遇伏击了,在南面。”

    “突厥人!”尉迟恭和辛羽同时脱口而出。

    张铉点了点头,他也想到了,几天前被杀的仆骨部人,突厥人应该就在南面,这支汉人队伍一定遭遇了他们。

    程咬金挠挠头皮,不解地问道:“这里可是极遥远的北海,汉人来这里做什么?难道也是来找紫虫子吗?”

    “公子,救不救?”尉迟恭低声问道。

    张铉站起身,“老天既然把这个报信男子送到我们这里来,还让他说出最后一句话,这就是天意,我们出!”

    他们不再犹豫,纷纷翻身上马,沿着求救男子奔来的路线向南方疾奔而去

    张铉心中盘算一下,那名报信男子显然是流血过多而死,从他的伤情判断,他最多只能坚持两个时辰,也就是四个小时,按照他的马,那么他们被伏击之地应该距离篝火百里左右。

    众人不断换马,一路疾奔,在天快亮时,他们忽然听见后方隐隐传来喊杀声,他们立刻勒住战马,差一点错过了,张铉一摆手,止住了众人,“你们等着,我去看看!”

    他翻身下马,调头向喊杀声传来处奔跑而去,尉迟恭一把没抓住辛羽,眼睁睁地看着她跟着张铉向树林内跑去。

    张铉伏身在一处灌木丛后,远远看见七八十步外一片森林内的空地上,两千余突厥骑兵将一群黑衣大汉团团包围,黑衣大汉死伤惨重,地上到处是尸体,他们应该有百余人左右,但现在只剩下二十余人。

    二十余人拼死护卫着中间一名身材魁梧的中年男子,那应该是他们的领,旁边还有一名文弱的年轻男子,看得出他们已经筋疲力尽了,若不是突厥人想抓活的,这群黑衣人早就被杀死殆尽。

    “好像是一群汉人强盗?”张铉身边传来辛羽的声音。

    张铉一惊,一把抓住她的胳膊,怒视她道:“你怎么也来了?”

    辛羽撅了一下嘴,“我怎么不能来!”

    张铉狠狠瞪了她一眼,又向人群中望去,辛羽还说得真不错,这些黑衣人个个面目凶恶,真像一群汉人强盗。

    这时,张铉看见了史蜀胡悉和宇文化及的背影,两人正在低头交谈着什么。

    张铉听图勒说过,史蜀胡悉是突厥可汗的军师,负责策划突厥的重大军事行动,有极高的谋略。

    史蜀胡悉就在他们不远处,背对着他们,只听他用汉语冷冷大喊,“你们应该是从高句丽人口中得到的消息吧!竟然也想来打那批兵甲的主意,我倒是佩服你们的意志,居然跑到北海来,可惜你们遇到了我,投降吧!我免你们一死。”

    张铉心中有点乱了,难道那批兵甲竟然藏在北海?

    这时,辛羽附耳对张铉低声道:“杀他是个机会,要不要我干掉他?”

    张铉心中一动,史蜀胡悉就在他们三十步外,背后是灌木丛,确实是偷袭他的机会,突厥骑兵有两千余人,要救人也只能刺杀他们领,制造混乱,可是杀了史蜀胡悉,他们又怎么逃走?

    张铉回头看见数十步外有一棵极粗的大树,四五个人都抱不拢,他便对辛羽低声道:“去把我的马牵来,躲在大树后接应我。”

    “我来刺杀,你接应我。”

    “快去!”

    张铉推了她一下,无奈,辛羽只得咬一下嘴唇,转身弯腰奔跑而去。

    张铉又闪身向东奔跑了十几步,动作迅而敏捷,借助晨曦的昏明隐藏住自己的身体,他找到了一个最佳的射击点,灌木丛的缺口正对史蜀胡悉和宇文化及的后背。

    张铉眼中闪过一丝犹豫,是刺杀史蜀胡悉还是宇文化及?但他只沉思片刻,目光便集中在史蜀胡悉身上,他慢慢从后背箭壶里抽出一支箭,搭在弓上,等待着辛羽回来。

    史蜀胡悉一心想从黑衣人这里得到那批兵甲的具体藏匿之处,他才忍住心中怒火不将他们赶尽杀绝,但他没有得到对方的回应,不由大怒令道:“再杀十人!”

    数百突厥骑兵冲了上去,将二十几名黑衣人团团包围,数百根长矛向他们刺去,黑衣人奋起反抗,他们想杀出一条血路,怎么突厥骑兵太多,他们根本就无法突围,不断被突厥骑兵刺杀,惨叫声响成一片,中间的窦建德绝望地长叹一声,“想不到我窦建德竟要死在这里!”

    就在这时,张铉已经看见了大树后的辛羽,他猛地挺直腰,拉开长弓弓弦,瞄准了史蜀胡悉的后颈,在骑马疾奔跑中,他的骑射能十九中,而在静止射箭时,他却能百百中,箭无虚。

    弦一松,一支狼牙箭如闪电般射出,箭力强劲,直射二十几步外的史蜀胡悉,战场上厮杀掩盖了后面的弓弦声。

    史蜀胡悉做梦也想不到后面竟然会有人偷袭他,他毫无防备。

    ‘噗!’的一声,狼牙箭从后脑下方的三角区射入头中,强劲的箭射穿了他的头颅,箭尖从前额透出,史蜀胡悉的身体一下子僵直了,连惨叫声都没有,慢慢从马上栽落下地。

    在箭出弦的一瞬间,张铉转身便跑,他知道不管是否射中,他都会暴露,他只有抓住这极短时间的机会才有可能逃脱。

    这时,突厥骑兵一阵大乱,张铉奔到大树旁一回头,只见有人指着他大喊,紧接着无数突厥骑兵纵马向他追来。

    “快点!”辛羽紧张地大喊。

    张铉翻身上马,双腿一夹马肚,战马如箭一般冲出,和辛羽一前一后向南边纵马狂奔,后面近千名突厥骑兵紧追不舍。

    主帅中箭落马,突厥骑兵一阵大乱,窦建德趁这个机会率领手下杀出一条血路,向东奔逃而去,他知道有人在最危机时救了自己,但他却不知道是谁下的手。

    此时窦建德精锐丧尽,他也无心再参与兵甲的争夺,带领十几名残军向南方仆骨部落奔去,只能就此返回中原。

    尉迟恭和程咬金正在森林旁等候,只听急促的马蹄声传来,两人对望一眼,催马出来,远远只见张铉挥手大喊:“快跑,后面有追兵!”

    尉迟恭也看见了,后面约两百步外近千名骑兵风驰电掣般追来,不断有突厥骑兵放箭射击,只是相隔稍远,射箭没有效果。

    尽管如此,形势还是异常危急,尉迟恭急得大喊一声,“老程,快牵马接应他们!”

    他们牵着战马从斜刺里奔出,与张铉、辛羽合兵一处,一起向南方狂奔而去。

    突厥骑兵之中,为的千夫长心中比他们更加害怕,史蜀胡悉被射穿头颅,肯定活不成了,若不抓住这帮偷袭者,他怎么回去向可汗交代?

    他大声喝喊,始终不肯放弃,紧追他们不舍,千余突厥骑兵越追越远,渐渐消失在南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