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寒门崛起 > 第十三章 人才和天才的区别
    于是接下来,等众人吃完饭无聊的时候,就有人来逗朱平安了,一开始带头逗的就是姑奶奶。

    “安哥儿,过来姑奶奶这玩。”姑奶奶坐在那招手,示意朱平安过去。

    又来?

    朱平安尽管不情愿,但还是屁颠屁颠的过去了,没办法,谁让自己是小孩子呢,而且最关键的是自己的老妈还在一旁笑盈盈的看着呢,还有那么多亲戚在,自己可不敢在这会撂挑子。

    “姑奶奶好。”朱平安肉嘟嘟的胖脸挂着笑,小嘴甜的跟抹了蜜一样。

    “安哥儿真乖。”姑奶奶笑得合不拢嘴。

    “姑姑你可不敢夸他,这小子皮实的很,整天上蹿下跳的没个正经,要是再夸他,他更是疯起来没边了。”陈氏在一旁说着贬低朱平安的话,脸上却是笑的那么自豪。

    父母在别人面前这么说自己孩子,,大多只是客套话,出于一些礼貌与谦虚,给别人面子,让别人开心一下,有的家长会在孩子也在场的时候说是想让孩子知道自己的不足,激起进取心,不论怎么说父母都是爱孩子的,这一点朱平安很清楚。

    “我可喜欢安哥儿的紧,小男孩嘛,越闹腾越聪明。”姑奶奶不知怎么的,就是喜欢这个虎头虎脑的小外甥,觉得投缘的紧。

    姑奶奶从兜里摸了一会然后伸出手来,左手一个银豆子,右手两个银豆子,开始逗朱平安。

    “安哥儿,刚才听你说要攒钱娶媳妇,那姑奶奶给你赞助点,不过你只能选一个,你要左手的还是要右手的?”姑奶奶伸着手,笑着问朱平安。

    朱平安看了看左手,又看了看右手,愣了一会。

    傻啊你,陈氏都有点急了,肯定选两个银豆子啊,这有什么可思考的。

    大伯母恨不得这会把朱平安拨拉开,把自己家的朱平俊推上去,心想朱平安真是傻孩子,一个还是两个,还用考虑个啥,谁都知道拿两个银豆子啊。

    朱平安也没有让大家就等,在几人期待的目光中,伸出了爪子。

    啊?

    哈?

    哈哈哈……

    大伯母她们先是诧异,然后不由得哈哈笑起来了。

    因为朱平安刚刚伸爪子抓的是左手,还说我要左手的。

    姑奶奶也是诧异的不行,忍着笑问道,“安哥儿,为什么要左手的啊。”

    “姑奶奶的左手好看。”朱平安很任性的回答。

    陈氏一脸黑线,几乎想把自己的傻儿子给打一顿,这傻孩子平时挺聪明的,怎么关键时候犯糊涂,两个银豆子够得上自己缝大半个月荷包的了。看你大伯母乐的,混小子,看我回头怎么收拾你。

    一时间,朱平安傻乎乎的选一个银豆子不选两个银豆子的事情像长了翅膀一样,传遍了整个院子。

    这种消息太让人匪夷所思了,以至于好些人不相信。真的不相信啊,毕竟一和二那个大,即便是一个话说不利索的毛娃子都知道的啊。所以,朱平安选一的事情,让大家觉得这不是真的。

    比如现在。

    “小表弟,来,选一下,你选哪一个。”8岁的小表姐在依偎着自己的父亲,伸着两只小手问朱平安,这次是右手一个银豆子,左手两个银豆子。

    跟上次一样,朱平安再一次选了一个银豆子。

    “哈哈,你看爹爹,我没有骗你吧,小表弟真的选了一个银豆子吧。”

    小表姐如是跟自己的爸爸说,觉得自己的这个小表弟是真的有点笨笨的哦。

    再然后,二堂叔也在二姑家的其他亲戚面前这样逗了朱平安一次,毫无疑问,朱平安又一次在一个银豆子和两个银豆子之间选了一个银豆子。

    接下来是二爷爷、大堂婶、大表哥……

    好像是为了证实一个傻瓜的诞生似的,差不多家里面的亲戚都试了一遍,有钱的二爷爷还有姑奶奶他们家的都是银豆子,像自己家的大伯母小四婶她们都是铜钱。

    总之,一个个满意的笑呵呵的看着朱平安选一个不选两个,有一种智商优越感。

    尤其是大伯母,笑得那叫一个灿烂和轻视,1和2谁大都分不清,一个泥土里刨食的命还想进学,趁早歇了这心思。

    朱平安呢,别人笑,他也跟着笑,笑得跟傻子似的。

    终于,陈氏忍不住了,上去一下子将朱平安胳膊给拉住,要不是有外人在,早就按在腿上噼里啪啦打一顿屁股了,你这丢人玩意还有脸笑!

    “你傻啊,干嘛不选两个,偏要选一个?!”陈氏拉着朱平安的胳膊,气势汹汹的问,打定主意,要是你小子答不出来个好歹,我一准要你好看!

    “我要是选二个,谁还来逗我。”朱平安胖乎乎的爪子护犊子似的护着自己鼓囊囊的兜,一本正经的回答。

    选一还是选二,这也是人才和天才的区别。人才选二,但天才选一。

    哈?

    房间里的笑声戛然而止,脸上的表情很丰富,尤其是大伯母还有小四婶,两人像吃了苍蝇一样。

    陈氏哭笑不得的往朱平安屁股蛋上打了一巴掌,“逗你个头,小小年纪不学好,贪财的不行!”

    陈氏表面上恨铁不成钢,心理面却是很得意,还扫了大伯母和小四婶子一眼,刚才是你们笑我儿子的是吧,现在还能笑得出来吗。

    “小时了了,大未必佳。”小四婶酸溜溜的说,惹的陈氏一个白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