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寒门崛起 > 第十六章 一波三折
    朱平安哥俩进入药铺后,立刻就有一个小学徒过来招呼,并没有因为两人穿着朴素就有轻视,小学徒笑问,“两位是看病还是抓药,看病的话还得麻烦稍等片刻。”

    朱平川涨红了脸,连连摇头,说话也有点结巴,“不不,我们不看病......也不抓药......我们卖......”说到这声音不由小了很多,跟蚊子叫似的,真是不好意思。

    “我们卖药哩。”

    与朱平川局促不安相反,朱平安倒是顾盼自如,一点也不羞涩,见哥哥不好意思说出口,就接过话来。

    “卖药啊,我们一般不收的......”小学徒瞟了一眼朱平川背着的背篓,药铺收草药为了安全起见,一般都是有专门供应商的,一般人不懂采摘草药技巧,往往会导致中草药损失药效。这哥俩很明显就不是药农,而且两个小孩能有什么好东西,为了药铺考虑,也就委婉的拒绝了。

    柜台后面另一个小学徒按方给看病的妇女小孩抓药,抓着抓着略有停顿,遂小声招呼正在接待朱平川的那个小学徒。

    见师兄呼唤,正在接待朱平安他们的小学徒有些歉意的跟朱平安哥俩说,“不好意思,要不你们去别处看看。”

    说完就过去了。

    朱平川本就局促不安,见人家小学徒拒绝,脸更红了,就想带朱平安离开。

    这是出师不利?

    不过刘备都能三顾茅庐,自己多跑几家又何妨,朱平安准备离开。

    两个小学徒嘀咕了一下,一个学徒很不好意思的跟老中医说,“师傅,这药方所有的药都抓好了,只是缺一味金银花。”

    “缺金银花?”正在捋胡子的老中医手一顿,回头问,“怎么会缺金银花,前些天不是刚进了一批吗?”

    “店伙计保管不善,水渍侵湿了库存的金银花。”小学徒如实交代。

    这个时候朱平安都已经走到门口了,耳朵敏锐的捕捉到了学徒和老中医的交谈。

    “彘弟,你干嘛去。”

    朱平川的声音在门口响起。

    只见朱平安挣脱了手,从朱平川手里抢过背篓,双手抱着急吼吼的跑向老中医跟前。

    老中医正略有歉意的跟妇女解释,而妇女呢,想要早一刻给儿子煎药,脸上有忧色。

    “老神医,我有药卖。”朱平安献宝似的把背篓捧到老中医面前。

    “哎。”小学徒上前拦住,怕朱平安冲撞了贵人,打扰师傅诊病。

    老神医,一个称呼,简直说到了老中医的心坎里。谁还不好个名啊,尤其是做大夫的,就因为朱平安这句话,老中医决定看一看这小孩子手里的是什么草药,给他一个机会。

    “你有草药?”老中医本也就是随意扫一眼而已,不成想扫了一眼,眼睛就一下子亮了,连胡子都给扯断了两根。

    “你这是......恩,不错,不错,采摘得当,晾晒恰到好处,可为上品。”老中医推开学徒,走上前,从朱平安捧着的背篓里拿起一朵金银花,仔细看,又放在鼻尖嗅了嗅,老脸荡漾起了笑。

    小学徒看到老中医拿起的金银花,也不作声了,有些惭愧,差点就把雪中送的炭给推出去了。

    “小友,你这金银花,我们药堂收了,二宝去把这些金银花过下称,先给刘夫人抓好药,然后按上品给这位小友结算。”老中医满意的点头,一团和气的跟朱平安说,连称呼都拉近了距离,让小学徒去把金银花过称,又回过头给一旁的夫人聊道,“夫人,这是野生的金银花,药效要比药农种植的金银花好上一倍不止,令公子恢复健康也会快上一日。”

    在大门口的朱平川听到老中医的这席话,大张了嘴巴,简直像是如坠云端,弟弟在山里胡乱采的野花竟然真的是中药,竟然真的有人买野花。

    “谢谢老神医。”朱平安憨态可掬拱手道谢。

    中草药分为上中下三品,价格差距也是蛮大的,按照上品收购,价格怕是要高上一倍不止。

    一个小学徒过称,一个小学徒将给刘夫人的药包好,递给一旁侍立的侍女,小声地叮嘱注意事项。

    听说因为这次的金银花,自己儿子的病情将会早一天康复,刘夫人大喜,临走时还让侍女赏给了朱平安一个银裸子。

    一旁的朱平川早就凌乱了,山里的野花不仅能卖钱,竟然还有人给赏银。

    朱平安接过银裸子,一张小胖脸笑的都快找不到眼睛了,拱着胖爪子给人家道谢。

    “谢谢夫人,小弟弟肯定能早日康复的。”

    走到门口的刘夫人回头看了一眼,有些意外,侧头给一旁的侍女低声说了两句话。

    然后,那小侍女就掂着裙子小跑过来,又往朱平安手里塞了一个银裸子。

    “小弟弟小嘴真甜,夫人让我给你的,回去买些好吃的哈。”小侍女说完,摸了摸朱平安的小胖脸,又掂着裙子去追夫人去了。

    朱平安小胖手抓着两个银裸子,一张小胖脸笑的跟斗牛犬似的。

    朱平川脸红得真不想认识自己弟弟。

    “金银花总共两斤三两四钱,上品金银花一斤5o文,中品38文,下品25文,按照上品计,总共折钱117文。”小学徒称好后,清了清嗓子,大声报出价格。

    朱平安对这个价格比较满意,这个药堂还是比较公正的,没有缺斤少两,金银花在家称的也只是两斤三两而已,金银花别看自己背了一背篓回家,其实也没有多重,更别说晒干之后了。

    看来这是一个信得过的药堂。

    朱平川听到小学徒给的价格,真的是给震惊到了,比更才看到贵妇人打赏朱平安两个银裸子更震惊。

    朱平川跟朱守义一样,木讷却不迂腐,深知打赏只是偶然而已,这个叫金银花的野花才是一个细水流长的收益,要知道山里这种野花还有不少呢。

    想一想,就觉得呼吸有些急促。

    老中医吩咐小学徒从柜台拿来一吊铜钱,当着朱平安和朱平川的面,从中数了12o枚放到朱平安脚下的背篓里,和蔼的笑道,“这总共是12o个大钱,多出来的3个就当你刚才给老夫解围的报酬好了。”

    “谢谢老神医,那我们走了。”朱平安挥着胖爪子憨态可掬的拱手道谢,并道别。

    怕朱父久等担心。

    朱平川抱着背篓,拉着朱平安的手往门口走去。

    刚走没几步,就听到后面传来老中医的声音,“等等。”

    闻言,朱平川额头都有冷汗了,心想可能是人家反悔了,也对哦,哪有人会买野花的,还给了那么高的价钱,快赶上做大半个月短工了。不由,心里面七上八下直打鼓。

    朱平安扭过头问道,“老神医还有事吗?”

    “以后要是还有这种药材,晾晒好后可以直接送来。不过价格会有浮动,你们要有心理准备。”老神医捻着胡子说道,一方面是欣赏朱平安的灵气,另一方面是金银花的质量真的很不错,药堂对金银花的需求量还是很大的,含有金银花的药方、药膳方特别常见,所以决定叫住他们,结个善缘。

    朱平川听后,顿时松了一口气,“哎哎”连连答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