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寒门崛起 > 第十九章 归家
    这个价格对庄稼人来说,买一匹的话有点贵了,花一百多文,回去媳妇也不会高兴。那就少买点,买半匹的话,也差不多够陈氏做两三套衣服了。

    “那你给我扯半匹。”朱父想了想问道,“能便宜些吗?”

    店伙计略微思索了一下,看了下柜台方向,小声说,“看得出大哥是要给嫂子扯的吧,嫂子有福气了,我们掌柜的透过底,要是我们亲戚来买布的话可以酌情便宜几文。这样吧,待会结账的时候你就说是我七姑家的堂舅家的大表哥,半匹的话我给你便宜三文,多了可就真不行了。”

    好假!

    朱平安撇了撇嘴,刚才明明看见你和掌柜的眼神交流了。

    “那行,谢谢你了大兄弟。”朱父光顾的看要给陈氏带的棉布了,没有注意到店伙计和掌柜的眼神交流,听到店伙计的话,还给感动得够呛。

    朱父不在意不代表朱平安没想法,想起以前看的起点女频穿越种田文中,女主角总是能在这种布匹店用很便宜的价格买些碎布头、边角料回去缝制荷包赚钱,自己虽然不会缝荷包,但是母亲陈氏她们会啊。

    扫了一下,恩,果然,柜台下面有很多废弃的边角布料,都不大,也就是巴掌大左右,什么都做不了,所以店家一般都不在意,被人来人往的顾客踩的皱不拉及脏兮兮的。

    “那个,那些碎布头可以给我一些玩吗?”朱平安伸着胖乎乎的爪子,指着柜台下脏兮兮的碎布头用好奇的声音问。

    店伙计顺着朱平安的手指看了一眼,哦,原来是废弃没用的边角料啊。

    “哦,那些啊,你自己捡着玩吧。”店伙计不在意地说,这些东西自己完全可以做主,因为太小做不了什么,掌柜的也不要,自己还得花时间清扫丢弃,既然这小孩好奇,就拿去玩吧,毕竟自己还赚了人家父亲钱呢。

    一文钱都不用花,这便宜不占白不占。

    于是乎,朱平安抱着自己的小背篓,屁颠屁颠跑过去,觉着屁股一个劲的往背篓里塞,还用力的压实,留出空间再塞。

    这次不仅是朱平川不好意思了,就连递钱结帐的朱父都脸红的不行。

    店伙计倒是不在意,随意的说,“客官无需介怀,都是些碎布头,不值几个钱。”

    一切都整治妥当,套上牛车回去的时候,已经是日头逐渐西斜了。朱父甩着鞭子,不舍得打在牛身上,赶着牛车踏上返程,嘴里面还哼着不成调的歌谣。

    朱平安坐在牛车上,看着车上玲琅满目的日常用品,又看了看自己满满的小背篓,收获良多啊,心里面满满的都是幸福感。

    回到家的时候,山村已经有了稀稀疏疏的炊烟,临近傍晚有人家开始做晚饭了。

    车子还没进门,就听到小四婶喳喳呼呼的声音。

    “呀,二哥回来了啊,卖了多少钱啊,买了什么东西啊?”

    如果是现代,朱平安绝对推荐小四婶去做机场安检员。瞅瞅她把马车上的东西都检查了一遍,包括朱平安的小背篓。

    幸亏背篓里上面都是在布匹店要的碎布头,小四婶抓了两大巴都是碎布头,在朱平安的目光下悻悻的停住了手,没有现碎布头下面的秘密。

    祖母很快也来了,先是看了下朱父买的东西,又问了下卖的竹编和山菌的情况。

    朱父一一回答,又将包裹好的铜钱交了上去。

    看了下钱,现比以往多了十多文,祖母很是满意,大体问了下原因。朱父就将朱平安叫卖的情况说了一下,因此祖母夸奖了朱平安一句。

    “彘儿的野花卖出去了吗?”小四婶子捂着嘴巴笑着问。

    “有啊。”朱平安仰着小胖脸,笑得灿烂。

    小四婶根本就不信,觉得是小屁孩不好意思乱说话,于是捂着嘴巴笑得更欢实了。

    跟着祖母把东西归置好,朱父领着两个儿子带着背篓箩筐返回东厢房。

    “回来了啊,怎么去这么半天,可比平时要晚了些时候。”陈氏正在给朱平安的另一条开裆裤缝补裤裆,看见他们爷仨回来,就停下了手里的针线,抬头望向门口。

    然后陈氏现,朱平安迈着小短腿吭哧吭哧的把厢房门给关上了。

    “累了没......干啥关门?”陈氏见状诧异的很。

    “看看喜欢不,从镇上给你带回来的,觉的你做衣服的话肯定好看。”

    这个时候朱父傻笑着上前了,从背篓里掏出给陈氏买的半匹白底桃红布,献宝一样递给陈氏。

    “这得多贵啊,你尽是乱花钱。”陈氏嘴里埋怨,脸上的笑是挡不住的,当然眸子里还是有心疼的。

    “娘,这个给你。”朱平安屁颠屁颠的从自己的小背篓里那两个用纸包着的肉包子。

    “这是?”陈氏好奇的问。

    “镇上的肉包子,面软馅香可好吃了。”朱平安趴到陈氏腿上咧着嘴笑。

    “你这小混蛋也乱花钱,你和你哥哥分着吃吧,娘不吃。”陈氏摸了摸朱平安的小脑袋,笑的温柔。

    朱平安摇头,“我跟哥哥在镇上吃了呢。”

    陈氏坚持把肉包子给朱平安哥俩吃,可是朱平安就是坚持要陈氏吃,陈氏扭头看大儿子,朱平安也一个劲的点头说吃过了。

    想了想,陈氏将两个肉包子都掰两半,分成四份,一家四口一人一半。

    简单的幸福,朱平安觉的肉包子竟然比在镇上吃的还要好吃好多倍。

    吃完包子后,朱父就简单的把镇上的事说了一遍,等说到这次朱父给自己家多留了几十文的时候,陈氏的眼睛亮了,这根木头可算是开窍了。

    可是当朱父说到朱平安采的野花在镇上卖了一百多文钱,还有贵人赏了两个银裸子的时候,朱平安就知道是要糟了。

    果然,陈氏的两个大眼睛闪闪光的盯着朱平安,眸子里似乎有特效的银子往外飞似的。

    “你一个小孩子拿那么多钱多不安全,快点交出来。”陈氏掐着腰,神采飞扬。

    小胳膊扭不过大腿。

    几分钟后,陈氏欢快的在桌子上数起钱来了。

    “一二三四......一百一十八。”陈氏数着数着觉得不对,扭头问朱平安,“不是说一百二十文的吗?”

    “那两文买肉包子了啊。”朱平安一脸黑线。

    “嗯。”陈氏点头。

    似乎哪里不对?陈氏总觉得自己忘了什么。

    下一秒,陈氏扭头凶巴巴地问,“那两个银裸子呢?”

    朱平安小胖手捂着兜兜往后退,老娘啊,你就不能给我留点吗。有钱不是万能的,但没钱可是万万不能的啊。

    陈氏听不到朱平安的心里话,当然,即便是听到了也会当作没听到。

    朱平安小胖手紧紧捂着兜。

    但

    这并没有什么卵用。

    “拿来了,娘给你放着攒钱给你娶漂亮媳妇哈。”

    陈氏一脸温柔的笑着,手上可是一点也不留情,一根根的把朱平安捂着兜的小胖手给掰开。

    “还是我儿子有能耐。”

    看着手里的两个银裸子,陈氏眉开眼笑,在朱平安小胖脸上用力的嘬了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