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暗影神座 > 第4章 腐蚀之牙
    忽然苦笑。

    因为某人看到了一个毫不犹豫冲上去的自己。

    如果雷文还单纯是游戏中那个顶级玩家,他一定会毫不犹豫地抛弃这个名为卡琳的npc,因为游戏里的死亡是永久的,任何玩家都只有三条命,任何一条命挂了之后那个人物就永远拿不回来了。

    可现在的雷文是两个灵魂的融合体,在他的灵魂记忆里有着跟卡琳共度的多年时光。

    在这一刻之前雷文真没想过会生‘我无法控制自己’这种事。

    既然生了就要把事做到最好。

    半瞬之间雷文已控制住自己的肌肉,做出一个左勾拳的动作。

    这种拙劣的拳法当然打不中人,那个黑蚀教徒狞笑着一巴掌打飞了雷文的拳头。雷文去势不改一肩膀撞上去,一副没受过训的小孩子打架的样子。

    黑蚀教徒也不在意,那么纤细的身子撞上来能有多少力气?

    黑蚀教徒突然现一阵剧痛从胸口传来,在他胸口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把匕。

    肘底拳!

    不,这应该是肘底匕才对!

    黑蚀教徒为他的大意付出了代价,这代价就是他的生命。

    “快跑!”雷文的大吼似乎没叫醒依然处于惊慌中的卡琳,她用惊恐的目光望着雷文。

    雷文很快现,卡琳的目光其实不是看着他,而是看着他的身后。

    “嘭——”

    雷文只觉得自己仿佛被狂奔的公牛撞到了。

    又一个黑蚀教徒?他从哪里来的?

    “啊啊啊——”

    雷文回过神来的时候,传遍全身的只有痛苦,并不壮实的身躯因某种强烈的刺激剧烈抽搐着,不需要任何提醒就知道自己正处于濒死状态。

    脑海中一片混乱,脖子上有着致命的窒息感,仿佛随时会把大脑融化的刺痛感更是一**从肚子传来。

    雷文意识到自己被卡住脖子高高举起,对方的身材比自己高大,力量肯定凌驾于这副身躯之上。更糟的是妹妹卡琳半边脸都是血,倒在地上生死未明。

    卡琳!千万别死啊!

    一咬牙,曾经118级的神级刺客雷文做出了最佳的反应——膝撞对方的喉咙。

    突兀的一击,乎对方的想象。

    一击得手,却不致命。

    用尽了雷文全力的膝撞仅仅让对方因吃痛而松手,并没有传来雷文设想中击碎对方喉咙的触感。

    雷文因缺氧导致的黑视尚未恢复,神级玩家的意识已让他清楚,对方身体太强壮了。这意味着代表对方身体强壮程度的强韧豁免值太高,自己根本无法在肉搏中向对方作出有效伤害。

    打不过!

    那家伙的等级很大可能远远过雷文。

    也就是说,对方的挑战等级太高了!

    可以想象,对方的名字在游戏中一定是红得紫,看过去必定是一堆红色的问号。

    视觉恢复了。

    狠狠摔到地上的雷文,不顾自己依然天旋地转,眼珠子飞快转动着,在视界里寻找着属于自己的一线生机。

    找到了!

    连续三个毫无美感的翻滚,顺势搂住卡琳,并躲开了对方大手的反抄。高人一等的敏捷让雷文闪电般将卡琳先塞入青石路面边上的一个下水道口子,雷文瘦小的身躯随即跟着翻了进去。

    周遭的光亮忽地消失,雷文进入一个冰冷黑暗的世界。轻轻呼吸,潮湿**的空气充斥着雷文的肺部,普通人或许难以忍受,习惯于行走在黑暗中的雷文反倒感觉一阵安心。

    当巨大的前冲力让雷文两个在下水道里打了几个滚,脑后才传来一个粗鲁男子的怒吼:“小崽子!我要撕了你!”

    雷文笑了,下水道口不算太窄,也不能说宽,凭刚才的一瞥,雷文就知道那个魁梧男人绝对钻不进来。

    几秒后,下水道外又传来男人肆意的狂笑声:“小杂种,中了我的【腐蚀之牙】还想活?你就和那小贱人烂死在沟里吧!哈哈哈哈!”

    雷文第一反应就是在心中破口大骂:“别让爷我活下来。否则我第一个就弄死你!”

    心里骂归骂,雷文的心情怎么都不可能好。

    【腐蚀之牙】是奥创世界里玩家在新手区罕有能碰上的一环神术。3小时内累计36点的伤害,能轻松让新手死个三遍。

    神术可不是大白菜,乱用的话会有神罚的。犯得着用神术对付一个平民小子吗?

    自己到底要多倒霉才会被这玩意儿打中!?到底怎么回事?

    尼玛的,假如我还是那个阴影大师或神级刺客,单手虐你祖宗十八代像玩似的……

    在新手区中一【腐蚀之牙】,如果这事生在别人身上,雷文会大笑三声然后拍着那哥们肩膀:“恭喜中奖,早死早生,快点买彩票去!”。

    生在自己身上,雷文只想说一句“除了粗话之外,我无话可说。”

    成功穿越之后身体是他的,致命伤自然也是他的,要想法子自救了!

    刚才没注意的时候已经又进行了一次【自我稳定】,系统中显示他的血量已经是-2/11。【腐蚀之牙】每1o分钟扣1点血,也就是说雷文同样要每1o分钟进行一次【自我稳定】的检定,如果哪次不通过,那么身上累积的伤势将会一口气爆,到时候肺部大出血加肚子的腐蚀伤害一起来……

    这应该就是所谓的‘死得不能再死’。

    摇头将那些不吉利的未来甩出脑子,雷文大口喘着粗气,一手拖着卡琳瘦小的身躯,艰难地在污水中趟着步子。

    “我们会死吗?”卡琳有点迷糊地问道。

    “不会。哥这就带你去一个可以获救的地方。”

    嘴上这样说,情况一点都不乐观。认真回忆起关于【腐蚀之牙】的信息后,雷文清楚知道,被这玩意打中的新手只有两个结果:

    一是写遗书准备后事,要想治疗这样的伤势,至少要去买生命女神出品的7号生命圣水,那玩意儿最便宜时都没低于5枚金币,这对一个新手来说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二是去赌命,这是游戏初期被玩家意外掘出来的绝妙救命法宝。

    黄金之城财富教会圣币主教及女神代言人萨朗达*欧连姆,在她引领下有一系列穷奢极侈的做法:由于生命圣水有净化、提高细胞活性等功效,所以财富神殿长期滥用生命圣水。比方说把低级生命圣水当做洗洁剂打扫神殿、当洗衣液洗祭司们的礼服。

    特别是欧连姆手下五悍妇之一的芭拉丝塔*瑟里埃斯,为了保持她的青春与美丽,她每晚至少会用生命圣水敷一次面膜。

    玩家们受了自己不可能搞定的持续性伤害时就会跑到下水道,顺着某玩家意外找到的秘密逃生通道,钻到财富教会外庭院一家杂物房里。那里会不时有仆人随手摆放生命圣水瓶。

    运气好偷到一两瓶生命圣水,那就不用死了。

    在《奥创世界》游戏里,死亡惩罚的严重程度让玩家抗议了无数次,因为死亡一次就人物永久消失,只能选择降低2o级职业等级,重新建一个人物进行转生。

    现在的雷文可没有砍掉转生的说法,死了就死了,更别说现在还拖着个萝莉。

    没有选择,雷文带着卡琳按照记忆中的路线摸索着过去。

    地方找到了。

    那是一个看上去很普通的下水道墙壁,墙上有两个挂着蜘蛛网的小洞。雷文两只手同时用手指戳进去后,吱呀一声,视线中的墙壁却没有任何变化。

    “哥,这……”

    “一个有可能出现奇迹的地方。来吧!”雷文拿起卡琳的手,一手按到墙壁上,墙壁似乎并不存在,两人的手轻易就穿过了它。

    “啊!”

    “这就是传说中的幻影墙哦。”雷文的微笑给予了卡琳信心。卡琳冥冥中觉得雷文应该知道幻影墙的后面有什么。

    “来!”扶着卡琳,雷文穿过了幻影墙,出现在面前的是一条宽阔的通道,里面空无一物,笔直地通往更幽深的地方。

    进了通道顿时干爽很多了。两人互相搀扶着来到了密道的尽头,雷文却不敢再打开密道的大门。

    一开门就会触警报陷阱,惊动整个神殿。

    密道大门旁有个小小的气窗,仅仅够一只手伸进去。雷文瞥了一眼,那里还是空空如也。

    “不要出声,我们唯一能做的只有等待与祈祷。”雷文淡淡地说完,扶着卡琳在密道口静静坐下,静候命运对自己的审判。

    没有什么是雷文可以做的,在密道里连找一卷干净的绷带帮卡琳包扎都做不到。

    或许是失血过多,卡琳有点神志不清,头歪着,整个人靠在雷文的肩膀上。

    在寂静的黑暗中,雷文默默回想着关于圣水的细节。

    因为用途不定,仆人使用的生命圣水也不是固定的,除非那么好运,碰上侍女把瑟里埃斯敷面膜用的生命圣水也顺手放这儿,否则大多是兑水很严重的清洁用劣质生命圣水。

    有好事者统计过,放这里的圣水有43%几率是最低劣的1o号圣水,29%是9号,18%是8号,8%是7号,只有2%几率会是6号或以上圣水。

    要搞定腐蚀之牙,至少要7号以上的生命圣水。

    丰富的经验让雷文默默哀叹。

    他清楚,这是典型的九死一生!

    这种无法掌握自己命运的感觉最讨厌了。

    等待自己生命的终结或新生,无疑是一件令人即恐怖又孤寂的事。

    腐蚀带来的痛楚还在不停折磨着雷文的神经,偏偏雷文连捂着伤口都不敢。那是强酸,捂着伤口只会把自己的手掌也搭进去。

    痛楚一**用来,指甲早已掐进掌心,嘴唇被自己的牙齿道道血痕,太痛了,这种说不准下一秒就会被痛苦折磨得疯掉的感觉多久没体会过了?

    好似自从那次自己被十几个神灵分身追杀之后就再没体会过了吧?

    身体不能随便乱动了,剧烈运动会加剧血液循环,变相加腐蚀酸液的扩散。

    耳边又再响起系统的提示音:

    “【自我稳定】检定失败,正在进行【伤势稳定】检定……检定失败。你的伤势开始恶化,如果你在十分钟内无法让生命值回复正数,将会判定你死亡!”

    伴随提示音的结束,眼前变得模糊起来,周遭全是朦胧一片。

    雷文蓦然一阵心惊,十分钟内事情还没转机,自己就要完蛋了。恍惚中有种感觉:自己挂了的话,恐怕卡琳也活不了。

    雷文有生以来第一次陷入了绝望,无神论者的他第一次向幸运女神祈祷。

    或许,这就是所谓的绝望祈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