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暗影神座 > 第9章 无法停止的冲突
    怀着刚到手的5o个银币,雷文以最快的度跑去买食物。

    难得有点钱,雷文实在不想去吃黑面包。别看黑白面包就一字之差。吃起来的口感简直一个天堂一个地狱。

    当初在游戏中没钱,又要满足系统给予的该死饥饿感,只能去硬啃黑面包,那玩意儿真不是人吃的。直接食用如同你去啃一块霉掉的门板,只有泡了清水才勉强吃得动。

    白面包则好多了,起码是用小麦做成的,没掺杂乱七八糟的东西。当然,那个价格也是黑面包的至少五倍,最起码是比较富裕的阶层才吃得起。

    用2o个银币买来一堆白面包和4瓶牛奶,雷文飞一般赶回卡琳身边。

    打开纸包,现雷文买来的竟是白面包,卡琳愣了一下,旋即抛掉犹豫拿着面包大口大口吃起来。

    如果说她猛吃是因为饿,她为什么边吃边流泪雷文就不懂了。

    “面包不是抢来的。”雷文扬起手中冒险者公会的任务收据:“我捉了个毛贼。”

    卡琳摇摇头,一口把嘴里的面包吞下:“捉个毛贼不足以让你放下仇恨。你那是成功报仇的眼神。而且……你就职了?”

    “我……”

    雷文没说完,就看到卡琳摸向自己用裤筒遮盖着的绑腿,那里放着庞克的匕。

    一犹豫,匕已经落到卡琳手上。

    “很烂的匕,可是我希望永远保有它。”

    卡琳黑色的眸子死死盯着雷文,她的目光中透出一样名为倔强的东西,在雷文的愕然中,卡琳继续说下去,语气变得斩钉截铁:“哥你对我好,我知道。我坚信,你绝不会害我。如果你带来的东西会招致死亡和毁灭,那么就让我们一起来承受。”

    天啊!什么是好女人?这就是好女人啊!

    雷文哑口无言,百般滋味涌上心头。如果卡琳不是自己亲妹子,那就推倒算了。

    呃……等等!

    雷文现自己没从死鬼雷文那里收到关于卡琳的全部信息。

    尼玛的到底是不是亲生妹妹!死鬼雷文你给个准信啊!?

    若不是,那就是干妹妹啊!能干的妹妹啊!

    雷文陷入了无限纠结中。

    好吧!再怎么鬼叫也是毫无意义。身为一个好青年,雷文哪怕再禽兽,也不可能去推倒一个勉强仍在保质期内的萝莉,顶多稍微期待下卡琳长大后的样子。

    雷文脑子成了一团乱麻,忽然现他有点不知该怎么处理彼此的关系了。

    另一边,黑蚀教会炸锅了。

    狂信徒对于每个神明来说都是非常宝贵的财富,越是强悍的狂信徒对神明提供的信仰之力就越多。往往一个狂信徒就能顶上至少二十个普通信徒。

    要知道,黑龙老大仅仅是条拥有神格碎片的伪神,也没什么拿得出手的神迹,突然间挂了个7级狂信徒,它不疯才怪。

    黑龙出了名脾气暴躁、性格奸诈且心肠很坏,庞克挂掉那瞬间他就感应到了,当即降下‘神谕’要牧师彻查此事。

    有了之前雷文的诱导,矛头在某个预言之神的引导下,轻易指向了财富教会。

    一时间,财富之城热闹了。

    黑蚀教会指责财富教会谋杀他们的狂信徒,要财富教会给个说法。

    财富教会反过来指责黑蚀教会的人偷财富之神的宝藏(财富之神的每一个铜币都是它的宝藏),还宣言说只布过抓小偷的悬赏。

    黑蚀教会当场就有理据了,一拍桌子,宣称这是一场公开的屠杀。

    财富教会能坐拥千万金币,又怎么可能是善男信女?某个血气方刚的守护骑士当场就气炸了,决定以财富教会的方式教训教训黑蚀教会。

    对!这货布悬赏了。尽管是匿名,尽管只布了不到半小时就收了回去,尽管仅仅要求好好教训黑蚀教会一顿,雷文还是抓住了这个机会。

    又是一条小巷中,雷文左手猛地按住了一个黑蚀教徒的嘴巴,右手的黑曜之刺的尖刃轻而易举地划过教徒的咽喉!

    割喉的时候,雷文故意偏了几分,让目标死亡的度减缓几分。

    在黑蚀教徒弥留之际,雷文开口:“去死吧!死穷鬼!”

    这是典型的财富教会教徒的口头禅。

    看着教徒用尽生命中最后的气力在地上画出财富女神金币的图样,雷文知道自己目的达到了。

    这一次,雷文没有摸尸体,更没有作死回去拿报酬。他对黑蚀的袭击也停止了。唯一的收获就是5o点杀戮经验。这是个一级的普通信徒,能有这么多经验雷文已经意外了。

    两头点火是必要的。雷文再次回到了下水道的密道,狠狠偷了财富教会一批生命圣水。现场留下的还是黑蚀教会的招牌酸液。

    能做的都做了,剩下的就是看戏。雷文易容成一个连手指头都藏着黑、土里土气的农夫,不慌不忙地带着卡琳出城。在城外的小镇里,以1银币1天的价格在小旅馆租下一间房,安顿好卡琳。自己呆在破旧的小酒馆里听着来自财富之城的一切消息。

    与此同时,黄金之城内一场注定没有结果的谈判正在展开。

    在谈判桌前的财富教会谈判代表芭拉丝塔*瑟里埃斯穿着俗艳至极的服饰:丝质衬衣、皮制袖筒与短靴、头顶镶满宝石的镀金法冠、并在下摆用丝质缎带绑着各种小工具。

    此外,身上的短上衣、长裤、长筒袜清一色以最昂贵的布料及毛皮制成,并尽可能的使用各种明亮华丽的设计风格。

    然后再披上一件沉重的镀金大红色披风,上面缀了上千枚用各种贵金属打造的亮片及挂勾。

    最后是一双白丝手套以及一把镀金的权杖,权杖上镶满了附有魔法的宝石。

    他们装束的华贵程度连国王都自叹不如,更别说对面相比之下如同乞丐的黑蚀教会牧师了。

    黑蚀的牧师双眼赤红赤红的,看向财富女神牧师的目光中透露着明晰的狂热。

    可惜,最让瑟里埃斯不满也是这点,对方所有关注的重点都是她华贵的装饰而不是她本身的美貌。她厌恶地敲着桌子,提醒对方把注意力放回到谈判桌上。每当对方回过神来的时候,就是又一次狮子大开口。

    “对于我们财富教会遭受到的损失,你们黑蚀教会没什么可说的吗?”

    “你们失窃跟我们完全无关,反而我们要财富神殿对我们信徒的死亡进行公开道歉,并赔偿我们黑蚀教会一百万金币!”

    “一百万?你这是抢劫!”瑟里埃斯尖叫着。

    谈判没用上半小时,财富神殿就意识到自己是永远无法满足对方的贪欲的。

    的确,即使把全大6的金币都搬来,也无法满足一头邪恶黑龙的无止境贪欲。

    结果一如雷文所料,开战了!

    自大狂妄的黑蚀对财富神殿的手段没有丝毫防备,那群脑子长草的家伙甚至不知道悬赏令会给己方带来什么。在他们被金币的光芒闪瞎的眼里,只有幻想出来的天价赔偿。

    财富神殿不动手,仅仅是因为怕灭了【黑蚀】会影响财富神殿中立的形象。

    一旦下了决心,黑蚀教会只是一个笑话。

    财富神殿连黄金之城的城卫都没有调动,仅仅是轻飘飘一个悬赏,就让几大佣兵团嗷嗷叫着冲进了黑蚀教会总部。

    【城主令:经过调查,黑蚀教会是无底深渊恶魔的爪牙,现出清剿令。任何人杀掉黑蚀主祭祀赏1ooo金币,守护骑士按实力等级2o~5oo金币、黑蚀牧师1oo金币、狂信徒3o金币、普通信徒3金币,以黑蚀纹身为证。】

    清剿令一布,雷文就笑了。

    因为他这一只小蝴蝶,黑蚀教会足足比游戏历史中早了三个月覆灭。

    在游戏里他没有参与过对黑蚀教会的围剿。这不妨碍他当初通过其他渠道了解这一过程。

    他呆在小镇上不是为别的,因为他知道黑蚀教会有个秘密逃生出口就在这镇子旁。

    那是一栋紧靠河边的小木屋,木屋有个小码头,常年停着一条完好的小船。顺着急湍的河流泛舟,最多五个小时就能到达黑龙所在的费烈德沼泽。

    如果不想打水战,那么小木屋里的地下通道就是拦截黑蚀教会骨干的最后机会。

    匆匆回到旅馆房间,卡琳正百无聊赖地在房间里耍着庞克的匕,闪亮的匕散着寒光,在卡琳颀长的手指头间穿梭个不停。

    以前看人耍刀,雷文总会觉得耍刀的都是痞子。

    这一次,莫名地觉得有种美感,仿佛那把大路货匕成了一件女性饰物,是卡琳正在跳的刀舞的道具。

    “我要出去收拾黑蚀的残党,你留在这……”

    卡琳唰地站起来:“我的体力已经恢复,别把我当成贵族大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