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暗影神座 > 第12章 连续偷袭
    当队伍最后一个信徒经过自己面前,雷文把自己的身体调整到最佳状态。

    “后面有人追来么?”

    “暂时没。”

    默默等待跑最后那个黑蚀教徒把这句话说完,雷文脚尖轻点脚下的软泥,幽灵般来到那教徒的左后方,左手猛地按住了教徒的嘴巴,右手的黑曜之刺闪电般破开毫无防御力的教徒麻衣、刺入他的左后背。

    锋利的刃尖轻巧地避开肩胛骨,像扎破一张纸般刺穿了背上的肌肉,横穿他半个左肺,扎入心脏中。鲜血,仿佛在趁着黑暗逃亡。刹那间,狂涌的鲜血冲进他的肺部,因为身体的剧痛,他剧烈地挣扎着。用不到五秒,他的身体就因失去生命而软倒,他的表情永远定格在那个夹杂了痛苦、迷茫与惊愕的瞬间。

    “背刺攻击成功!伤害x2”

    “命中致死要害!背刺攻击转变为致死攻击!附加额外伤害2o点。”

    “目标死亡!获取杀戮经验1oo点!”

    “黑曜之刺【禁语】特效触,以刺入部位为中心半径一米内产生5秒沉默效果。”

    雷文没看那些忽闪而过的战斗记录,利刃入体的瞬间,曾经的神级刺客凭经验就知道这家伙死透了。配合黑曜之刺逆天的沉默效果,这个教徒死得无声无息。连带把尸体拖到一边去,前后也只用了十秒不到。

    刺客杀人最快当然是割喉,然后丢下尸体管杀不管埋。

    如果敌方全部加起来只有五、六个人,这样做自然爽快。

    若要连续暗杀一支总体实力过自己的1o人以上队伍,一上手就玩割喉那叫作死。这是半封闭的长廊型密闭空间,割喉导致的放血量,没杀上几个人,只要鼻子还能呼吸的人都能闻到血腥味了。

    【禁语】固然逆天,可禁的只有声音,嗅觉是另一回事。

    依靠着连续背刺和【禁语】,雷文悄无声息地做掉了最后三个人,从这里开始,雷文不再拖走尸体而是就地放下。

    只要有一个人回头,这么多人失踪是无法解释的。

    行动顿时从隐蔽改为效率。

    又是一个捂嘴,右手的黑曜之刺准确无误地从太阳穴扎入,锋利的刃尖一搅就把柔软的大脑搅成浆糊,瞬间毙掉第四个。

    放下尸体,继续扑向第五个,这一个因为他是低着头猛跑,雷文左手的动作不变,右手的匕则直接插穿下巴,沿着颈椎右边向斜上方插入大脑。

    轻轻把他以前扑的姿势放倒,脚下加扑向第六个。

    第六个跟雷文比起来还要矮将近两个头,跑步时奇特的步姿导致脑袋会不停晃动,那个圆圆的小脑袋给人一种扎过去会弹刀的感觉。对第六人,无论是背刺还是刺入脑袋都有点不合适。

    这么瘦小的身躯估计强韧豁免也低。雷文选择不用匕,直接左手捂嘴,右手去捏碎对方的喉咙。

    这是一个冒险,但雷文赌对了。不知道是哪个大人物的儿子还是什么,反正对方的强韧检定不通过,然后雷文的指尖传来喉咙被捏碎的触感。

    第七人或许是负责照顾这小家伙的,听到有点不妥的声音,他停下了脚步做出一个准备从右边往后望的动作。

    雷文闪电扑上!

    这一个因为身材和角度的关系,雷文选择左手伸掌猛托对方下巴,同时在高移动中拔出匕一捅,穿过喉管刺入下颚直达大脑。

    得手后放下尸体时让他的下颚紧紧抵住颈项,尽可能减少血液的溢出。

    可惜,这时候终于出事了。

    或许是现后面没了急促的脚步声,又或许是纯粹害怕,反正雷文刚搞定第七个的时候,第八个家伙霍然回头。

    在昏暗的光线中,他看到了自己的教友被死死地捂住嘴巴,暴突的眼珠子表露着他正承受着极度的痛苦。

    第八个家伙立即扯开嗓子大喊:“有敌……”

    他喊了一半声音戈然而止,只见雷文化作一道鬼魅般的急闪电,黑色的匕携着气浪,当面刺来。

    扑上的雷文利落地一匕刺破那家伙的喉咙,可惜,整支队伍始终被惊动了。

    敌人还有六个!最强的六个!

    正面对上,雷文的唯一下场就是——死!

    那个黑铁阶战士和堕落奥法骑士路迪是最快做出反应的。

    当路迪手持长剑转身,越过三人看到雷文手上的动作时,他的脸瞬间失去了血色。

    因为雷文一拳敲在一条不起眼的缝隙上,唯有路迪清楚雷文想干什么——雷文要激隧道上的坍塌陷阱,本来这个陷阱是路迪用来阻拦追兵的,但为什么这里就能触陷阱?

    缝隙的裂纹在不到十分之一秒内蜿蜒到脆弱的天花板上,天花塌了,巨石一如所料地落下,以路迪为中心,前后将近3o米的天花板全塌下来了。

    连叫喊都来不及,甚至没来得及保护祭祀法卡林,路迪往隧道的角落里就地扑倒。

    面对以吨为单位的巨石从头砸下,任何的阻挡都是徒劳。唯一的生机在于缩在角落,祈祷巨石不要砸在自己头上。

    一阵飞沙走石,呛人的沙尘让侥幸躲过第一波落石的幸存者呼吸困难。他们一边大声咳嗽着,一边迎来了再度扑上的雷文的补刀。

    雷文要干的工作,比打地鼠还轻松。借助黑暗视野,他如死神一般,轻松收割着生命。

    听着耳边的惨叫,路迪挣扎着想爬出碎石堆,但不成功,一块一吨重的巨石压住了他半个身子。黑蚀祭祀法卡林则死被一块石头砸中,当场脑浆四溅。

    路迪不是没听到身后传来的惨叫声,他实在出不来,更别说他引以为傲的长剑也被埋在碎石堆里。

    仅仅爬出小半个左肩,他就感应到那该死的刺客扑过来了。

    “燃烧之手!”

    看都没看,路迪空出的左手骤然出炽热的光芒,奥术能量飞快形成一只燃烧着的手掌。凭着本能,路迪朝着敌人扑来的方向射出了这个一环法术。

    熊熊燃烧的火焰呈锥形喷射出去,席卷了它所碰到的一切。面前的东西顿时为之一空。

    中了?

    火光中,看到扑来的人连惨叫都来不及出,浑身着火地倒飞了回去。

    正在欣喜,他的左手突兀地传来一阵剧痛,他知道他的手筋被挑断了。

    瞥了瞥刚才被雷文丢过去的尸体,那已经是只烤猪了,轻轻把匕抵在路迪后颈,雷文慢悠悠地开口:“抱歉让你空欢喜了。一个成熟的刺客绝不会贸然冲向一位奥法骑士身边。”

    碍事的家伙终于杀光了!

    雷文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左手擦着自己的汗水,拿着黑曜之刺的右手几乎举不起来。

    正好,就剩下一个最有可能的突破口人物没死。

    雷文不指望从祭祀口中问出什么,能当祭祀的肯定都是死忠脑残粉,哪怕行刑都问不出什么的。这个路迪正好,刚才也听到,他其实就是一个佣兵。

    一把匕抵在路迪要害,躲在他身后的雷文特意粗着声音:“亲爱的守护骑士大人,如果你不希望变成他那样,请你回答我一件事。”

    雷文一边说着,一边掰过祭祀的头,让路迪好好欣赏欣赏他前主子只剩下半个脑袋的遗容。

    欣赏的同时,雷文用手指甲轻轻滑过路迪还算俊俏的脸、他的耳朵,他的喉咙……

    眼前是仅剩的下巴、狰狞扭曲的肢体以及满身的鲜血,还有来回滑过他要害的手指,这些东西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路迪,身后用匕抵着他的那个人正是杀光他所有熟人的恶魔!

    还有半个身子被压在碎石堆里的路迪本来就是个意志不坚的堕落圣武士,也没受过什么反审讯训练,更不是黑蚀教会的死忠,他轻易崩溃了。

    “我说!我说!我知道的一定告诉你。”

    雷文拿出庞克身上那张画像,递到法卡林面前,同时点着了一个火把。

    借着火把的光亮,路迪一看画像就一个哆嗦。

    “这玩意儿知道是谁布的吧?”

    “……是主祭祀法卡林。”

    雷文能感到路迪身体的颤抖:“告诉我,这是怎么一回事?”

    法卡林犹豫着。可雷文的匕顿时扎入一分。颈上的刺痛顿即让法卡林尖叫了起来:“我说!我说!这是龙神直接用神谕颁下的任务。要我们在黄金之城用意外杀死三个人,这是其中之一。”

    “三个?哪三个?”

    “名单在法卡林怀里!”

    雷文从旁边法卡林身上掏出了一份折叠得很好的密件,上面果然有三个名字,除了雷林,另外两个是弗兰克*阿里斯托和利贝尔*玛迪斯。雷文搜遍自己记忆最深处,现哪怕前世在游戏里也从未听过这两个名字。

    “他们都是什么人?”手中的匕不由又递前了一点点。

    路迪吃痛着,声音中带着哭腔:“我真的不知道为什么龙神会让我们杀这三个莫名其妙的家伙啊。一个是到处可见的平民小子,一个是三流铁匠,还有一个是药剂学徒。反正没费什么劲就全弄死了。”

    “你真不知道他们是什么人?或者他们有什么共同点?”

    “真不知道啊!唯一知道的是他们都是用预言术搜出来的家伙。”

    连续三人都是用预言术搜出来的?这是大手笔啊!

    再三询问,却无法从路迪口中问出些什么。

    眼看雷文有杀人灭口的打算,路迪也慌了:“别杀我,我还有一个宝藏可以换我的命。”

    路迪如此说,可雷文从他闪烁的眼光中看到了心虚,想想也是,堕落的圣武士要面对圣武士集团的追杀,又怎么会有那个余裕埋下好东西在其他地方?

    “不!我已经说了我知道的!你不能杀我!杀了我只会弄脏你的手……我还有个女儿……”路迪不停求饶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