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暗影神座 > 第18章 张扬
    雷文一进来就用放肆的眼光横扫全场,那目光仿佛他就是高高在上的国王。这种仿佛一眼就把你看穿的感觉,任谁都觉得不舒服。

    其实雷文有点冤枉,在潜意识里他还觉得自己是那个位于玩家顶峰的神级刺客。习惯了每次进冒险者公会都被尊称一声‘雷哥’的雷文实际上还没完全调整过来。

    如果这视线的主人是个法爷、高等级强者或者贵族那还好一点,偏偏有着一张顺眼俊俏脸蛋的雷文打扮也太穷酸、太违和了。

    一身平民才穿的粗麻布衣,上面满是污渍。全身上下就一件曾经还值点钱的双足飞龙皮甲,可惜关键部位都穿了洞,几乎连装饰品都不算。脚下一双明显是从不知哪个死鬼身上扒下来的皮靴,有点不合脚的感觉。背上还有个不大不小的包裹。

    如果不是他腰间不伦不类地别着一把匕一把短剑,任谁都会认为他就一贫民区跑出来的偷儿,有那么点身手就妄想升级为冒险者。

    事实上大多数游荡者都是这种出身,可惜当中的绝大多数都挂在第一次冒险任务当中。

    如果是前几天,没一人会正眼看他。当针对黑蚀教会的悬赏令布后,黄金之城附近所有的冒险者的眼睛都比兔子还红,疯似的寻找着关于黑蚀教会的每一个线索,任何生面孔都可能激起他们的反应,总有些贫民区的穷孩子什么的会来报告黑蚀教徒的踪迹领取赏金。

    很明显,一个大个子把雷文也当成了其中一员,魁梧的身躯骤然拦在雷文面前,造工低劣的半身皮甲出难闻的气味。

    “哟,还没断奶的小子,眼光很凶嘛!没受过教训的小子都这眼神。没关系,视乎你的表现,会决定你是挨一顿打,然后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还是乖乖地直接奉上情报,大爷我心情好说不定会赏你一块白面包。”

    雷文心中一笑,果然来了——冒险者的试炼。

    雷文没有回答,稍微挪了脚步从旁边过去。

    大个子没有放过雷文的打算,横身一步,再次挡在雷文面前。

    同为冒险者有可能是队友,更大可能是竞争对手,何况这家伙还不把雷文当冒险者呢。

    “小子,第一次来这里是吧?让我告诉你这里是什么规矩!”

    大个子右手一挥,一只媲美熊爪的巨手当头压下,烈风从指间穿过出微微的呼啸声。

    说实话,雷文真不想多看这个逗逼一眼。可冒险者就这样,你镇不住场子就等着一群人到你头上拉屎拉尿吧。

    雷文的头轻轻往左一偏,以毫厘之差闪过那只毛茸茸的大手,鬼魅般顺着大个子的右侧转到了他的身后。

    在旁人看来雷文的动作相当慢,甚至有点老太太拄着拐杖过马路的感觉,偏生他的动作又有种奇妙的韵律感。

    不紧不慢,恰好转入了大个子视线的盲区。

    在所有旁观者的注视下雷文掏出一段绳子,穿花蝴蝶似的打了个活结,轻佻地从后套在大个子脖子上,同时绳子一抛绕过头顶的横梁……

    “哇——”

    大个子根本没搞懂生什么,就被上吊了。他以为这是普通的绳子,还手忙脚乱地掏出匕企图割断绳子,怎知手举到一半绳子竟再次勒紧,一股强烈的眩晕感铺天盖地涌来,轻易吞没了大个子的意识。匕哐当一声掉在地板上。

    事情生得太快,从雷文闪过大个子的熊掌到大个子失去意识只经过三秒。

    这时大个子几个同伴才醒悟过来,拔出剑就要扑上来。

    “住手!”明显是头儿的家伙一声厉喝镇住那几个人:“蠢货!没看到人家连匕都没动吗?”

    刚被热血冲昏头脑的家伙这时才现,雷文根本没动武器,只是双手抱胸、脚踩着绳索,淡淡冷笑着。看向他们的目光如同盯着初生羔羊的猛兽。

    “这位先生!非常对不起,是帕特里克冒犯了阁下,请先生原谅帕特里克的鲁莽。”那头头非常上道,竟然直接奉上一个钱袋子。

    “头儿!”旁边几个人都急了。

    可他们被那头领一个眼神给堵了回去。

    那清脆的钱币撞击声,雷文一听就知道里面不会少于2o个金币。这对最低级的冒险者队伍来说,已经是一笔巨款了。

    如果一天之前,雷文说不定就笑纳了。

    现在?

    看——不——上——

    忽然间,一股骚味从上方传来,那大个子小便**了……

    闻到那股味道,雷文彻底没有立威的欲*望了,手一松,大个子庞大的身躯轰然倒下,在地板上捂着喉咙出扯风箱似的声音。也没有接那冒险者头儿的钱,径自从他身边走过,轻飘飘留下一句:“没有第二次。”

    留下那家伙在原地愣,浑身冷汗直冒。

    不单是那头儿,所有目睹这一幕的冒险者都倒抽了一口凉气。

    这一幕太过令人震撼,即使那绳套不是勒向自己,冒险者们回忆过后却现假若这是对付自己,自己根本没法反抗。那种恍如目睹死亡就在身边的感觉,令人毛骨悚然。

    如果这小子用的不是绳索而是匕,那么一击就能为这次冲突写下句号。

    没费半分多余的力气,行云流水般的动作,再加上炫目的绳技,旁观者们几乎怀疑自己目睹的是一位传奇游荡者。

    然而任凭他们怎么感应,眼前这小子也不过是黑铁阶的气息。可飘散四周的恶臭,又在说明这绝对不是幻想的光景。

    这种异样的不协调感让他们头皮都麻了。

    不知不觉,人群为雷文让出了一条路。

    雷文昂走过,根本没多瞧他们半眼。

    在人群注视底下,雷文来到负责放悬赏奖金的柜台前,接待他的是个年纪不大的姑娘。

    “尊敬的阁下,抱歉,现在这窗口优先处理黑蚀教会的悬赏,如果你……”话说一半就说不下去了,她已看到雷文打开的包裹中那一大叠黑蚀纹身人皮。

    鲜血早已凝固,哪怕雷文早已粗略地洗刷过一次,那股血腥气息依然扑面涌来。

    血腥的场面配搭上雷文俊俏的面容以及淡淡的微笑,姑娘几乎以为站在自己面前的是个高阶血族。

    再没有半分轻视,她略微手忙脚乱地点算起雷文的战利品,然后在所有人的目光中,她把关于黑蚀教会的悬赏撤下了。

    远处的冒险者顿时鼓噪了。

    “怎么回事!?不是说通道被塞,无法追杀到主祭祀一行吗?怎么突然撤了悬赏。”

    好不容易让鼓噪的冒险者安静下来,姑娘大声宣布:“抱歉!关于黑蚀教会的悬赏已经全部完成。完成者是这位……”姑娘突然现自己到这时还未知道对方的名字。

    雷文一笑,报出自己的名字:“雷文。”

    “完成者是这位雷文阁下。”

    哗然的波浪迅向四面八方扩散,几乎所有冒险者都看着这位气息羸弱的少年。如果不是有大门口那一幕,说不定已经有人按耐不住上来找雷文麻烦了。

    远处,有人一边望着雷文,一边偷偷向身旁一个穿着全身甲的战士问道:“菲力,要找人试试?”

    被唤作菲力的战士摇头:“放弃吧。即使正面对战我也没把握不被他杀死。”

    “什么!?你可是32级青铜阶高手。”那人大惊。

    战士苦笑:“等级或许是我高,可战斗经验差太远了。你留意到没?那个半精灵雷文外表相当年轻,看起来不到十五岁,但谁都不知道他精灵血脉占多少。如果他精灵血脉浓度高,很可能他游历的时间比我们爷爷的年岁还长。你看他的眼睛,没半点稚气,有着不符合年纪的稳重感。看似随意,不过他的手与武器的距离始终保持得很好。这种无意识的表现,只有在无数次出生入死当中才会养成这样的习惯。”

    这下,第一个人完全哑口了。

    “我不知道他是受伤了还是别的什么,气息如此薄弱。不过游荡者系职业者从来都是擅长隐匿气息的。反正这人我是惹不起了。哦,还有,他刚入门时第一眼就扫过我的腿……”

    这完全是惊骇了,第一人的脸上一阵青红,菲力年轻时腿被一个哥布林用长矛扎穿过,伤早就好了,只有最亲近的人才知道他的左腿其实还有一丁点不灵便。

    然而那小子一眼就看穿了!?

    不管周遭的人猜疑也好,嫉妒也好,两千多金币赏金就这样堂皇地摆在雷文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