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暗影神座 > 第20章 契约神咒
    “你念啊!这明明是我们冒险者公会的防御咒文,只会保护我们公会工作人员的。”亚历克斯死撑着。

    雷文脸上露出戏谑的表情:“啊!一般人还真是念不出来呢。契约之神创造这条规矩时是出于好意。可惜由于时代变化,当年作为通用语的天界语文字,现在绝大多数法师都不懂。更别说一大群连字都不认识的普通冒险者了。除了极少部分忠于知识之神的博学大*法师之外,还真没什么人会念呢。”

    雷文说出这个典故时,亚历克斯的心脏还真的咯噔猛跳了几下。亚历克斯在赌,赌的就是雷文这个小子不可能念出这段天界语文字。

    亚历克斯注定要失算。

    雷文从知识之神欧格马的宝库中学到的十七种语言当然包括了天界语。不单是天界语,连天界中许许多多的逸闻雷文都知道,当初无聊蛋疼的他把这些当做看小说了。

    这一点,连跟雷文不对路的玩家知道后都说他玩游戏玩的是寂寞……

    现在,那份高玩的坚持带给了雷文回报。

    天界语恰好就是雷文的强项啊!

    一段在场所有冒险者都无法明白的晦涩语言开始从雷文口中飘逸而出,高高低低的音空灵而虚幻,有种无法言喻的缥缈神圣感。

    可公会里有一个老头听懂了这段唱诗一般的天界语。

    “世间万物,唯有天平最公正的。天平的一端放的是砝码,另一端放着我的辛劳。天平的主宰者啊,我在这里祈求你的降临,擦亮你的眼睛,惩罚那位亵渎你公正之名的伪祭司吧!”

    雷文的话音到了最后那一瞬,几乎所有人都有种灵魂升华的感觉。

    除了一个人——亚历克斯。

    他的脸是毫无血色的。看着柜台头顶那个一正一反两面都有的天界语文字出夺目亮光后,他清楚知道这意味他完了。

    上面的文字其实一共分三部分。

    最短最简单的一段是防御咒文,会保护任何遭到袭击的冒险者公会工作人员。

    第二段一般只有预言之神的牧师会用,是用来请求预言之神的神使降临,对物品或者事件的真伪进行裁决。

    第三段则是对契约之神的申诉。不单要念出那段天界语文字,最好还要加上原因和理由,越是详细,契约之神派出的神使就越高级。

    三部分一段比一段难。当初亚历克斯学会只有十八个音节的第一段都足足花了半年。亚历克斯从来没想过自己会栽在第三段文字上。

    哪怕他不相信有人能念出第三段,他也从不敢对任何一个法爷耍横。只要穿着法袍的,哪怕是个学徒,他都不敢有丝毫不敬。

    可是雷文穿一身麻布衣啊!明明就一个穷死在臭水沟里的小子,为什么这样的人会懂天界文字!?

    亚历克斯哭了,真的哭了,眼泪鼻涕瞬间从他的嘴巴和鼻孔喷涌而出。他疯似的爬出柜台,摔了个嘴啃地,依然不管不顾地朝雷文下跪磕头。

    “我错了!是我错了!我不知道你是尊敬的法师阁下!我愿意赔出我全部的财产平息您的怒火!我……我愿意卖身成为你的奴隶!求你!求你别在念下去!”

    雷文没管亚历克斯的求饶,一边冷笑一边继续念着咒文。实际上在他念出第一句时,他身周已经多了一层防护盾,那是契约之神对他的保护。在护盾中,他大声念出了亚历克斯的罪行,把所有申诉内容传到了契约之神那里。

    最后一个音节落下。

    神使出现了,一来就是两个。

    一个半透明、足足两人高的金色巨人从虚空中凭空出现,迈步踏入冒险者公会。他左手怀抱一叠象征契约的卷宗,右手轻提着一个金色的天平。

    另一个一身金边纯白底色法师袍,右手托着一个内含多种眼睛的水晶球。

    两个神使都是面部散着柔和神光,旁人根本看不清他们的面目。

    亚历克斯脸上血色尽褪,嘴唇都是暗青色的,他颤抖着转头望向雷文,偏偏眼里满是怨毒:“你把诉讼撤了!不然你就等着接受马塞洛家族不死不休的无尽报复吧!”

    “呵!报复?”雷文笑了。

    正在这时突然大门外闯入几个大汉,张嘴就喊:“外面是哪位术士阁下的魔像?我们错了!我们不该调戏阁下您的人。求求你让魔像放过我们的同伴吧!”

    霍地想起自己吩咐过绳一要保护卡琳,雷文对着外面用耐拉斯语大喊了几句,只见身躯庞大的绳一肩膀扛着卡琳,巨大的手臂拖着一个被裹成粽子、满脸绝望的大汉进来。

    一群人现雷文才是正主,连忙过来跪地求饶。

    雷文没理会他们,反而转过脸,微笑着面对亚历克斯:“你刚才说什么?你们马塞洛家族要向我的家族开战吗?”

    亚历克斯瞬间崩溃了。

    或许在黄金之城他还算个人物。但一个小贵族要想抗衡一个术士家族,简直像一只蚂蚁跟一头大象比力气,那画面实在太美。

    一个术士会随着年龄逐步觉醒血脉中的力量,血脉力量比较浓厚的术士成年后很少会低于黄金阶。一个黄金阶的术士去到哪里都是各大势力的座上宾。更别说一个术士家族了。

    一个术士家族往往代表着一个横跨数个地域的庞然大物。

    从这点上,亚历克斯连屁都不算。

    所以,他直接瘫软在地上了。

    “是谁要向契约之神申诉?”契约神使说的明明是天界语,可他的话直接进入众人的脑海里,变成所有人能听懂的通用语。

    “尊敬的契约神使,是我在呼唤您的公正裁决。”雷文上前行了个古神拜礼,如果不算他那一身麻布衣服,他的礼仪连最苛刻的礼官都无可挑剔。

    接着,雷文用通用语直接申诉,说亚历克斯克扣了他应得的悬赏,并指控他亵渎了契约之神,把这段三合一的咒语说成是专门偏袒冒险者公会工作人员的保护咒,断绝了冒险者们的申诉途径,并以此中饱私囊。

    有断定真假的预言之神的神使在,事情就很简单了。

    契约神使迅做出了判决,只见他高举手中的金色天平,朗声读出判词:“亚历克斯*马塞洛,你违反了契约之神的教义,你的贪婪和无耻亵渎了契约之神公正的荣光。现在按照你的入教誓言,收缴你的灵魂。你的灵魂会被契约之神焰灼烧百年。”

    话音落下,亚历克斯的身体霍地燃起金色的火焰。开始是几点,一晃眼就连绵成一片,将他整个人包裹住。

    没有温度的炽热金焰飚出三层楼高,明明已经突破两层高的冒险者大厅的楼板,却没有烧掉任何东西。遭殃的只有亚历克斯一个。

    “啊啊啊啊——”无法压抑的痛苦嚎叫从亚历克斯哆嗦的嘴巴中窜出。他抽搐的身体明晰表露出他正处于极度痛苦中。

    可惜,没一个人对他投以怜悯的目光。所有人都用幸灾乐祸的眼神看着他渐渐化成一团灰。

    对亚历克斯来说,他的苦难才刚刚开始,除非契约之神陨落,否则他将要在契约之神的神狱中受到足足百年的折磨,然后才看契约之神是否允许他回归冥河。

    处理完亚历克斯,预言神使先行离开,一个忽闪就消失在空气中。契约神使转过头来对雷文说道:“睿智的人啊!这一次的确是吾等监察不力。你可以向我们提出一个不过此次契约三倍价值的要求作为补偿。”

    雷文眼睛转了转,脑海中浮现出很多东西,可惜最后还是放弃了,转而要求:“我要求以神祗金币赔偿本次的损失。”

    “你的要求很合理,马上就为你实现。”契约神使挥挥手,刚才被扫到柜台下的2ooo金币赏金消失了,转而在雷文手中多了六枚带有七彩霞光的半虚幻金色钱币。

    完成这一切之后,契约神使消失了。

    全场冒险者都用艳羡的目光望着雷文。谁都知道雷文赚大了。

    在神明的概念中,神祗金币跟全大6通用的财富金币兑换比率是1比1ooo。实际上,作为在全部神祗和教会中通用的神祗金币绝对堪称是硬通货中的硬通货。财富金币能买到的东西,神祗金币一样能买。但神祗金币能买的东西却比财富金币多得多。

    在很多黑市里神祗金币跟财富金币的汇率达到逆天的1比2ooo,甚至更高。而且神祗金币方便携带啊。2ooo个金币你不用大箱子用马车运,你能随便带走?

    所以大宗交易里,清一色使用的都是神祗金币。

    雷文本来只能拿到2ooo金币左右的赏金,现在足足翻了六倍多。

    当然,没人敢对雷文的作为嘟嚷半句。

    这里是全大6最有钱也最和平的黄金之城,也是当年游戏中新手区,这里不是没有传奇强者甚至圣域强者坐镇,一般这些强者没事不会出来的,所以雷文的白银阶绞杀魔像已经能在这里横着走了。

    现在无论雷文怎么分辩,旁人也只会把他当做一个刚觉醒了血脉的白银阶机关术士,没有谁会把他当做一个小小的黑铁阶游荡者。

    人们的眼里只有敬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