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暗影神座 > 第27章 焦头烂额的埃里森
    奥创世界里,按照行事方式分为九大阵营。

    对于混乱阵营的逗逼来说,【红骑士的谋略棋盘】就是一个笑话。因为你永远不能以常理去衡量一个乱来的逗逼。所以选择混乱阵营的逗逼当这件奇物的目标宿敌那是找死。

    但埃里森不同。

    雷文很清楚埃里森尽管喜欢玩弄阴谋和设局,他其实是个很有条理的人。跟雷文一样,埃里森是很典型的守序邪恶阵营。

    这种高智商,总是衡量得失的做法给了雷文阴他一把的机会。

    在得悉自己的敌人是埃里森之后,雷文一口气往【红骑士的谋略棋盘】里面注入了三个预测:

    一是无法通过预言术掌握雷文行踪后,埃里森会选择重新把雷文的资料核查一次。

    二是当面临亲自追杀雷文还是坐镇黄金之城拍下【纯白霜舞】这个选择上,埃里森会选择坐镇拍卖行。

    三是手下最强的追踪者被杀后,埃里森会选择第一时间怀疑同教会的其他祭司。

    做预测也很简单,这更像是一个打赌,拿着棋盘心中默念自己对宿敌的预想,棋盘就会根据你的设想判定这是价值多大的一个预判。

    现在,西洋棋盘上代表埃里森的白方有三只代表士兵的【禁卫军】同时跨过中线。

    然而,在天亮前回到卡琳身边的雷文现,这三只棋子已经被代表雷文的黑方的士兵直接捅死了。

    在棋盘的边上显示白方减3,黑方加3。

    雷文忽然想笑,埃里森一肚子坏水,在前世游戏里阴了无数人和神祗,恐怕他不会想到自己这一次还没迹就先被人阴了。

    从这一刻开始,埃里森不碰上雷文还好,一旦是关乎雷文的事,埃里森立刻会受到厄运值+3的惩罚。

    在游戏中,厄运+3已经很可怕了。

    +1的时候很容易丢钱包。+2已经会出现很多奇葩因素导致你的攻击打不中什么的。+3的话,大概走路个平路都会弄个骨折什么的。

    当然,毕竟【红骑士的谋略棋盘】只是一件黄金装备。它给双方加持的临时幸运和厄运都是有限的。雷文记得最多好像是+7。再多的话,就是另一种玩法了。

    雷文认真考虑一番后,又注入了两个预想。

    这一次,白方移动的是两个代表马的【骑士】。

    “卡琳,醒醒,天快亮了。”

    小姑娘擦着眼角,一面慵懒地望着雷文:“天亮了吗?很久没试过睡这么舒服了。”

    雷文哑然。卡琳当然舒服了,她睡在绳一变成的绳床上。绳一的智慧显然不低,它竟然用最光滑柔软的那部分软绳给卡琳睡,怪不得卡琳不愿起床。

    “我们要离开黄金之城了。”

    “哥,事情办好了?”

    “嗯。我们买点必需品就动身。”

    在奥创世界,远行从来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即使被视为新手区的黄金之城附近都有着剿之不尽的低级怪物,比如雷文之前碰上的林仆地精。

    除了高阶职业者,人们远行多半采用加入商队,结伴前行的方式。雷文不是没想过就带卡琳和绳一独行,考虑到埃里森手上还有林仆地精这张牌,雷文决定还是跟随商队。

    雷文不知道雅各布老头帮忙派出的替身有多大效果,反正在卡琳安全之前雷文不想冒太多的风险。

    临走之前瞄了绳一的数据一眼,雷文笑了。

    在成为雷文仆从,得到灵魂力量补充的绳一实力开始缓缓恢复:力量7o(84),敏捷47(64),体质-,智力-,感知44,魅力4

    粗略算了一下,绳一现在大概等于白银阶初阶的实力。

    算了下,如果有充足的灵魂力量补充,绳一有可能在跟埃里森对上之前恢复全盛实力。

    想法很美好,现实很骨感,雷文暂时还没找到好的法子去补充灵魂力量给绳一。

    天微亮,黄金之城的杂市已开张。

    除了食物干粮,雷文还购入了帐篷、睡袋、便携式餐具和调味袋等一大堆杂物。

    淑妮祭司团所在的阿罗树镇离黄金之城1oo公里,雷文另一个目标:阴影山谷附近那个沙乐思镇是2oo多公里。

    这年代,只有贸易最繁华的地区才有那种铺有鹅卵石的硬石路,大部分地区还是恶心的泥路。

    南方更惨,只有少部分地区是平原,大部分都是山路。

    雷文之前拍卖【纯白霜舞】坚持要三天就是因为走这1oo公里也就是三天的事。三天之后安置好卡琳,雷文就可以跟埃里森好好玩玩了。

    在黄金之城,每一天都有来往于大6各地的商队到达或出。雷文轻易找到一队只有八辆马车的小型商队,雷文对商队的管事说,自己是带着妹妹投亲戚的,有一辆马车。

    雷文准备好后来到了南大门,城外的空地聚集了两群人,这是本地商人跟商队进行最后的货物交接。商队的管事尽管知道雷文要来,可见到雷文的行头时还是不禁眼皮一跳。

    雷文和卡琳变回贫民打扮,还特地弄丑了一点自己的脸。这点没问题。

    问题是马车也太好了,崭新的雨篷把马车包得相当严实。拉车的一看就知道是典型拖车用旅行马,但那匹马是如此雄壮,管事几乎怀疑这马可以转去当军马。

    雷文苦笑,他也没办法,绳一这货太重了。话说,但凡是魔像,真没哪种魔像是轻的。

    绳一将近3oo公斤重,大概等于4个成年男子。小型的旅行马车绝对装不下它,雷文只能买一辆大号旅行马车和一匹健马。这花了雷文6o金币。

    “嘿嘿!顺路捎点干货。”雷文干笑着。

    “哟,这跟说好的不同啊!游商加入和旅客加入是两个价钱。”

    雷文只能捏鼻子认了,多交了一份钱。

    在雷文两人离开的时候,埃里森焦头烂额。

    因为他现事态失控了。

    原本他以为离拍卖只有短暂三天,不会有太多竞争对手赶来。

    他还是太低估了浮空岛三个字的吸引力。

    先是收到消息,一个传奇强者小队正在日夜兼程赶来。然后是晨曦之神洛山达的一个祭司团也要来,里面有一个高阶祭司带着一票圣武士。接着是‘自己人’,希瑞克麾下十二祭司之一的隆达哥斯明天就到。最后就是盗贼之神麦斯克的祭司了,这才是重点中的重点。

    作为一个擅长无本生利的组织,盗贼工会拥有着全世界仅次于财富教会的财富,即使敛财敛了千万年的龙岛都无法跟这群年年月月日日偷个不停的王八蛋比富。

    财富教会的总资产还是可以约莫估算出来。这些玩偷的……哪怕盗贼之神本尊都不知道他手下一共有多少钱。

    埃里森真是恨死雷文。

    本来他的剧本都编好了,先利用黑蚀教会清除目标,然后黑吃黑搞定黑蚀教会,顺便藏宝图到手,一个铜子都不用花。

    现在全世界都知道有张浮空岛藏宝图碎片,哪怕埃里森花血本拍下来,也要愁怎么运回去教会里。

    希瑞克混乱的天性让他喜欢乱传神谕,教会里也因此分成好多相互敌对的派别。埃里森向希瑞克申请保护力量的话,说不定到时候来支援的就是向他捅刀子的‘自己人’了。

    作为一个新晋祭司,埃里森第一次感到自己手上的牌太少了。

    没有选择,他只能派出剩下的‘血鞭’去追杀雷文。这些追捕奴隶出身的人类猎手,除了死去的帕克,还有11人。

    “这里是3o枚【炼金火】,这里的分量足以把五具青铜阶的绞杀魔像烧成渣了。那个小子就是魔像比较棘手,其余实力不值一提。”

    埃里森环视自己的手下,眼前这批面目不善的家伙尽管有着各种各样的恶习,在追捕方面他们绝对是专家中的专家。他们当中有4个是青铜阶巅峰的职业者,其余都是青铜初阶和中阶。

    要对付一个只有黑铁阶的小鬼,埃里森都觉得自己是不是小心过头了。

    然而就在这一天晚上,如果埃里森来到现场看到这光景,估计残酷的现实会一棍子砸碎他的幻想。

    血鞭们轻松地碾压了商队的护卫,仅有的八个护卫几乎一个照面就被杀光了。

    他们的威风也就到此为止。

    随着一个沉闷的打击声响起,血鞭们的身体在夜空中扭曲着,夸张地飞起。混合着各式各样的内脏碎块、血液和脑浆的液体从他们的身体中飞溅而出。

    各种颜色的液体在月光的反射下闪闪亮,因为恐怖而显得无比诡异。

    至少有三个‘半颗脑袋’惨遭击飞,其中一个更是飞到商队管事畏缩着的马车顶蓬上。体内液体趁黑逃亡的尸体在重力作用下,坠落地面出连声巨响。

    这种声音诉说着血鞭们的痛苦,也激活了商人们的恐惧。

    管事强迫着自己从马车中露出脑袋,他至少想知道拯救商队的英雄是谁。

    可惜眼前的光景过于惨绝人寰,残忍杀戮所造成的血腥味令人作呕,更重要的是,所谓的‘英雄’正在把人的手脚如绞碎一段香肠一样搅烂,被绳索抓住的脑袋如压爆的西瓜一样破裂开。

    在巨大的压力底下,盔甲的存在变得失去意义。伴随着人体的折叠,被巨力扭曲压缩的盔甲出阵阵令人牙酸的声音。

    血鞭久经锻炼的强壮身体成了最大的弊端。

    因为有两个家伙即便身躯已经变成两团麻花,竟然还没立刻死去。

    是人类的生命太过顽强,还是说造物主要他们为以前的血腥赎罪?

    还有一个家伙在泥巴中拼命翻滚着,明明双腿已经被绞断,可是他还尽自己一切努力要远离那个巨大的绳索恶魔,努力挣扎着想要远远逃离这个恐怖的根源,即使多一秒也好。

    “我不想死!我不想死啊!”血鞭哭喊着,脸上的鲜血和眼泪鼻涕混成了一团。

    雷文紧紧搂着抖的卡琳,对绳一下令道:“度搞定。”

    绳一点头,然后整个世界安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