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暗影神座 > 第67章 猪队友
    雷文惊喜地现,前面竟然还有两个希瑞克高阶祭司在堵他的路!

    对,没错!是惊喜!

    当你面对一个希瑞克祭司时,越往高排位的祭司可谓一个比一个凶残,一个比一个逆天。

    但两个一起来,就成了逗逼。

    三个一起上?

    很好!你会亲自体会到什么叫‘从神级boss到猪级敌人原来只是一线之隔’。

    堵在左边巷口,那个穿着一身骚包白色燕尾服的绅士是‘唯美主义魔法师’达格*佐瑞斯,一个极具个人魅力的美男子奥术师,目前正在藏黑镇领导一个半公开军事组织与班恩的教会争夺散塔林堡西边海岸的控制权。

    至于右边堵住通往巷子深处道路的那个戴着银色的手镯、穿着镶有银边的暗紫色长袍、戴着头巾的神秘女子则是‘噩梦妖姬’芙兰朵。

    希瑞克最重要的十二祭司一共分为三大阵营:

    一是刚才提诺斯的谋杀派,这一派系多半是强力刺客;二是刚被弄死的哈尔肯和现在面前的达格*佐瑞斯,他们的标志是毁灭,毁灭派清一色法师,而且大多是当初从暴政之神手下叛变过来的,属于教会中的中坚战力;三是谎言诡术派,这一派的战斗力最弱,但隐藏得最深最隐秘,常常作为内奸存在。在动反叛时危害也最大。代表人物就是雷文弄死的埃里森和摩尔恩*杜勒,还有现在的芙兰朵。

    一个传奇刺客,一个传奇大*法师,一个黄金阶的法师兼诡术师,如果是标准的突围战,三个挑起来不用想都是挑黄金阶的芙兰朵作为突破口

    由于一个特殊的原因,注定芙兰朵只能是备选。因为芙兰朵还有一个在玩家中流传的神秘绰号——千面妖姬。

    直到游戏中期,她的真正身份才随着幻影女神的陨落、迷雾神国被清查而掘出来。没任何一个人想到,她竟然是幻影女神的间谍!

    真是一个很夸张偏偏绝对真实的故事。

    神祗能感受到教徒灵魂传来的信仰之力,神祗也只会擢升坚定信奉自己的信徒。这一点是无法作假的。

    然而芙兰朵就是有本事连希瑞克这个谎言之王都骗过了。她有两个灵魂波长几乎一样的灵魂,一个是她没出生的双胞胎妹妹的,一个是她的。出生时两个女婴只活下来姐姐,但妹妹的灵魂却附身到姐姐身上。

    作为副灵魂的妹妹在姐姐的引导下开始狂热信奉希瑞克,每当希瑞克探查时,作为主人格的姐姐就在幕后操控着一切。

    所以芙兰朵可谓开创了狂信徒也可以玩无间道的先河。

    对于雷文,不到万不得已,他不会把失败的战绩扣到芙兰朵头上,希瑞克一怒之下把这个史上最优秀间谍杀了,那不符合雷文的利益。而且有提诺斯这个拥有高追击能力的级刺客在,即使芙兰朵放水雷文也跑不掉,寻常跑路根本没一丁半点的机会成功。

    雷文内心做了个决定:把突破口选择在传奇法师达格身上。

    当然,即使有影杀在,以青铜阶去冲击一个传奇法师也无异于自杀。

    雷文停下了脚步,他在等提诺斯。

    果然,三人完成包围雷文后,气氛迅诡异了起来。

    理论上,根据希瑞克的教义:任何胆敢反对希瑞克的人都要死。芙兰朵认定雷文既然跑不掉,那也没有为了救雷文而暴露自己的必要,在必须弄死雷文这点上,三大祭司没有分歧。

    问题是谁抢到这份功劳呢?

    在营救哈尔肯失败后,这份小功劳显得珍贵起来。

    此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面子。

    谋杀教会内部三大阵营早就不是‘谁都不服谁’那阶段了,只要不是公开的祭祀仪式上,三大阵营互相谋杀对方领根本不是什么新鲜事。除非像现在这种在暴政之神地盘上救人的大事,而且还是希瑞克亲自指名的,否则别指望三大阵营会通力合作。

    既然哈尔肯已死,那三大阵营自然重新回到敌对状态,哪怕现在在敌人地盘上,那也至少是竞争状态。

    雷文这个青铜阶自然不被放在眼里,在三人眼中只有敌对阵营的祭司。

    提诺斯咧着狰狞的嘴巴,一手把玩着他的钝刀,斩钉截铁地说道:“他是我的!”

    大*法师达格不置可否,反而推断起来:“埃里森那蠢货死在阴影位面,而他一个小小的青铜阶竟然能连续两次在你手上逃脱,那么答案很明显了,他身上有阴影宝珠。”

    话一说出,雷文、提诺斯、芙兰朵三个均是心中一凛。

    雷文不得不佩服达格……真正的法爷就是智商高,从这么一点信息都能推断出这么多东西。如果不是处于敌对的力场,雷文说不定真写个‘服’字,装裱好送给他。

    不知不觉,三人看向雷文的目光炽热了起来。

    三人六眼对峙的目光中,简直电光霹雳、火星四射。

    一直没说话的芙兰朵忽然开口,紫袍下一只充满美感的修长手指伸出来指向雷文,在夜色下能清晰看到那妖艳的紫色指甲,性感的魅惑之音一出声就让人骨子都酥了:“时间不多,快点决定吧。要不,让他自己决定对手好了。其余人不许出手。”

    “他不肯决定呢?”提诺斯反问。

    “分尸。”芙兰朵用最性感的腔调说着最残忍的提议。

    “好!”提诺斯点头。

    “我没意见。”达格也同意了。

    “选择吧!不愿意相信吾主希瑞克为唯一真神的愚民!”芙兰朵冷声宣判着。

    在芙兰朵心里,雷文应该会选择攻击她的,因为从气息上判断她肯定是最弱的。这也好,亲手杀了雷文就不会泄露更多迷雾女士的秘密。

    谁知道,一直很沉寂的雷文一声冷笑后,竟然如离弦之箭冲向达格。

    在达格设想中,雷文应该选择最弱的芙兰朵,然后在关键时候,达格立即出手秒杀雷文抢攻,顺便羞辱羞辱芙兰朵,说她这么久都没拿下雷文之类的。

    可现在……

    狂烈的羞怒感顿时随着血液冲入达格的大脑,那张斯文的脸蛋立即因愤怒而扭曲:什么!?这个卑贱的虫子竟然认为我才是最弱的?!

    “哈哈哈哈!达格,这小子刚才可是一见我就逃个不停的哦。”提诺斯不忘落井下石。

    达格心中狂叫着:混账!我要杀了你!我要用最最残忍的方式杀掉你!

    一起手就是一记瞬的4环魔法,冰冷的气息在夜幕掩护下以锥形状喷射开来,可以预见,只要雷文吃了这招,立马就是一个不死都大大减的下场。

    对于雷文这种靠度吃饭的刺客,中招几乎跟必死划等号了。

    更别提刚才雷文已经被提诺斯划了一刀,身受重伤。若不是刚才投入大量阴影能量动阴影再生,只剩下5o点血不到的雷文中这招就是一个秒字。

    当然,达格的招数注定不可能打中雷文。

    无他,太熟悉了。

    在前世,达格跟雷文关系还过得去的,两人合作没十次都有八次。几乎到了达格一抬手,雷文就知道达格到底是拉屎拉尿的地步。

    无比熟悉达格战法,再加上法爷的手怎么都比不上刺客,凭着人的预判,雷文先制人,一个:从阴影中取出力量,双手向前喷出寒冷而黑暗的迷雾。这迷雾撞在上,顿时溅起更大的冰雾。

    趁着视野被搅乱的瞬间,雷文果断动,瞬间传送到达格背后的影子里。

    背刺?

    不!一个优秀的法爷,身上永远罩着几个外人所无法察觉的魔法屏障。别说雷文现在青铜阶的攻击力,即使影杀上,也是毫无意义的。

    当然,样子要做做。

    “动!你用阴影能量操控了达格的阴影,命令它们对你的敌人展开邻人胆寒的攻击。”

    随着系统提示,达格的背影仿佛活了似的,数不清的魔鬼身影从里面跳了出来,张牙舞爪地袭向达格!

    “呸——”达格的脸像火烧,他真没想到雷文不单攻击他,还用如此低攻击力的招数。这种顶天就等同四环奥术的招数一般就用来收拾杂鱼。

    防护罩肯定打不穿。魔鬼群影的爪子抓在防护罩出阵阵令人牙酸的声音。

    达格在恍惚中好似听到了另外两个祭司的嘲笑声。

    “可恶——”大骂一声,伴随几个飞快的手势与咒语,达格悍然动了六环魔法。

    雷文当场就问候达格全家祖宗十八代了。法爷有魔法护盾当然不怕,雷文就惨了。半径六米,高12米的圆柱状空间里,全是飞舞的酸液液滴。一不留神就能把骨肉都腐蚀掉一大块。

    雷文有两个选择:一是远离这个区域,但拉开距离对轰绝对是法爷挚爱,还有可能被视作逃跑而受到其余两人的夹击。二是暂时用躲到阴影位面去,不过阴影跳跃无法长时间呆在阴影位面,顶多就两秒,出来后依然要面对这酸液风暴。

    惨了!

    正在雷文犹豫的当儿,达格的猪队友出手了。

    “我帮你!”堂皇地大叫着,提诺斯一个突刺狂冲上来,一看就知道虽然钝刀的目标是雷文,但钝刀刺穿雷文之后绝逼会顺势扎到达格身上。

    达格整个人都不好了,他十分清楚,那把看起来垃圾的不行的未开封匕上至少有4以上、堪称丧心病狂的附魔。

    被那玩意儿扎到,死倒不会,不过因魔法盾被破带来的魔法反噬绝对够达格喝一壶。轻伤还小事,最怕就破坏了体内的魔法回路。

    而且会丢尽面子。

    达格悲催了,雷文笑了!

    提诺斯!小爷我等的就是你!

    -------------------

    多谢书友天冥冥之中、风之狂想、譭雾的打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