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抗战之超级兵锋 > 第九百二十二章:怀疑目标(二)
    “卖报,卖报……”

    “蒋委员长参观南京大屠杀影展遭枪击……”

    “日军丧心病狂,企图刺杀我国民政府领袖,威逼我中华民族投降!”

    “宁死不当亡国奴!”

    “达到日本帝国主义,血战到底。”

    ……

    “巫处……”

    “您已经起来了?”丁梦雨推门进来,看到巫小云就站在窗口往外看,手里端着一杯牛奶,面包走了过来。

    “我就是闭上眼睛假寐一会儿,又没真的睡着。”巫小云走过来,“这是给我的?”

    “您一晚上没休息,精神消耗太大,要是再没吃好的话,那身体吃不消,所以,我给您冲了一杯牛奶,面包,鸡蛋,这对咱们女人好。”

    “谢谢了,不过我对牛奶这东西喝不习惯,你还是给我买一杯豆浆去吧。”巫小云点了点头。

    “那这牛奶?”

    “你喝了吧。”巫小云走过去,拿起一片面包吃了起来。

    “好,我这就去给你买。”丁梦雨点了点头。

    “顺便给我买几份报纸。”巫小云从口袋里掏出几张法币递了过去。

    “不用,巫处,我有。”

    “你那点儿薪水,还是留着给自己置办嫁妆吧,我还能用你的钱?”巫小云将钱塞入丁梦雨的手中,“拿着!”

    “警察局吗?我是巫小云!”

    “巫处长,您有什么吩咐?”听到巫小云的声音,值班的副局长立刻腰弯了三分。

    “昨天的万国展馆生的事情,今天武汉三镇的老百姓肯定会有所反应,你们警察局一定要出动所有的警力,上街维持秩序,另外,我会让展馆方出一个通知,展览闭馆半天,今天下去照常开馆。”

    “明白,请巫处长您放心,一切遵照您的指示办。”

    警察局方面已经得到上面明确的命令了,配合警备司令部督察处办案,凡是这期间只要跟“南京大屠杀影展”有关的事情,都由督察处直接接管。

    警察局所有警员二十四小时待命。

    放下电话,丁梦雨就端着一杯热气腾腾的豆浆送了上来,手里还拿着七八份今天刚出的报纸,一股浓浓的油墨味儿。

    “巫处,有点儿烫,刚出锅的,你小心点儿喝,这是今天的报纸,咱们警备司令部门口能买到的,都给您买了一份。”

    “嗯,谢谢了。”

    “这是找您的钱。”

    “放在那儿吧。”巫小云点了点头。

    巫小云看报,除非是带着目的的,一般也就只是看一下标题,内容的话也是湖光掠影,她之所以要看今天的报纸,还是因为怕出现一些不负责任的言论,眼下案子没有破,最容易形成舆论的漩涡。

    以前她根本不关注这些,那是不在其位不谋其政,现在不同的,她必须学会去关注分析这些。

    翻看了几份头条评论员文章,都写的中规中矩,没有出现什么负面的东西,关于“枪手”身份,大多数报纸都认同是“日·本特工”的判断。

    舆论导向是个非常大的命题,督察处还没有这个权力干预这个,但是上面有这个能力,有些事情她能做,但不能说。

    “梦雨,进来一下。”

    “巫处,什么事儿?”

    “这几份报纸的头条评论员文章,整理出一个大纲来,给军座过去。”巫小云吩咐一声。

    “是!”

    “巫处,这是苏俄大使馆转过来的莫斯科杨师的电文原码。”

    “嗯,放这儿吧。”

    “咱们要找的这个熊达正,人现在在昆明,是不是给荣军公司昆明办事处,让他们帮忙联系一下?”

    “尽快,要对人家客气一些,这是我们急需要的人才,尽量安排北上。”

    “好的!”

    “美国那边,我们已经成立了一家投资公司,司南找了一个代理人,一个叫麦克的美国人,是以咱们军座的姓氏命名的,英文名名字:netbsp;   “酷?”

    “是netbsp;   “酷公司,名字不错,我想冷锋他一定会喜欢。”巫小云点了点头。

    “司南先生说了,那一千万美金的支票,他会洗白之后,在半年内把它变成三千万。”负责跟美国方面联系的情报员道。

    “嗯,很好,我会尽量安排第二批人去帮他的。”巫小云道。

    “是!”

    冷锋从日军手里弄来的一千万美金的支票虽然是假的,可假的未必就不能变成真的,就算被现了,美国人也只能找日·本人算账。

    这件事只要做的隐秘,把痕迹擦掉,美国人就算知道了,也只能装糊涂,这造价的是日·本人,冷锋最多是被骗了,难道还要一个受害者去赔偿吗?

    处理完琐事,巫小云把精力转到“枪击”案上,草草的吃了早餐,就召集各部门开案情分析会。

    因为一会儿,就要对外公布案情调查进展,不管是对百姓还是媒体,都要有一个交代的。

    “大家辛苦了一.夜,都有什么现?”

    “巫处,所有记者拍摄的照片,我们都看过了,没有现什么可以的人。”

    “枪击生前后的所有照片都仔细检查过了吗?”

    “检查过了,没有现。”

    “这不可能,枪手肯定的提前到场,而且蒋委员长演讲的时候,所有人都在下面听着,没有人走动,怎么可能没有现?”

    “巫处,也不是没有现,我们也找到了当时拍摄的机场台下观众的照片,但根据现场证据和麻队长所说的那个枪手的位置,我们圈定了几个可疑的人,但是由于光线的问题,他们又是在人群中,看不太清楚。”

    “没有怀疑的人吗?”

    “有,一个穿吊带装,戴鸭舌帽的人,我们在对观众进行排查甄别的时候,并没有见过这样装束的人,但是,照片上没有他的脸,所以,我们根本无法判断他的身份。”

    “照片给我。”

    三四张黑白放大的照片迅递到巫小云的面前,现这个可疑人物后,洗印室对用底片进行放大洗印。

    “这是个女人,年龄不过三十岁,虽然她低着头,遮挡住了喉结,可她胸.前的轮廓还是出卖了她,目测他的胸围至少有88公分,她穿的这条裤子很宽松,完全能藏得住一把手枪,但她的穿着明显跟我们掌握的枪手特征不同,但是从几张照片来看,她有着丰富的躲避镜头的经验,这是个受过专业训练的人。”

    “奇怪的是,我们拍摄的照片中并没有现跟枪手衣着特征类似的人?”

    “不一定就在这个角度,如果枪手从附近走过来,从这个女人手中接过了武器,然后再开枪呢?”

    “枪手在附近!”

    巫小云的话令大家茅塞顿开,立马开始在这些照片中寻找起来。

    “找到了,巫处,您看,这个人低着头,有意躲避镜头,而其他人都是抬着头听演讲,目光都是朝讲台方向的。”

    “我也找到了!”

    “是同一个人,只是角度不一样了……”

    “马上做放大处理!”巫小云当即命令道。

    “也是个女人!”

    “巫处,这你也能看出是女人?”众人都惊讶的朝巫小云望来。

    “我跟你们说过,观察要仔细,你们没看到这个人耳坠上有一个小孔吗?男人会给自己的耳朵打孔吗?”巫小云道,“还有,他戴了帽子,虽然是很普通的草帽,但如果是男人,你会有这么长的鬓露在外面吗?”

    “还有她的手,手指头很长很细,这些特征都表明,她也是一个女人。”

    “可是她的胸很平,看不出半点儿女人的样子?”

    “你观察的很仔细,没错,她的胸口的确很平,不过,是不是真的很平,还得图片放大之后才能确定,但目前这些特征看,她是女人的可能性非常大。”巫小云点了点头,下属提出质疑,这是好事儿,起码会不断的修正她的思路,避免因为自己的权威而出错。

    “云姐,这潘晓雨现在的嫌疑是最大的,而我们却将仅仅叫人将她保释回去,除了做了一个问询笔录,其他的什么都没有,而其他怀疑的人,都还在扣在警察局呢,这怎么也不合适吧?”

    “你有确切证据证明潘晓雨就是枪手,或者枪手的同伙吗?”

    问话的那名下属摇了摇头。

    “仅凭几个特征对上,那我们是不是就要把人抓回来受审呢,动机呢,她要刺杀委员长,总的有动机吧?”

    “抓回来一问,不就知道动机了?”

    “在你的心里,是不是认定了潘晓雨就是枪手,如果我们都是带着主观情绪去办案,那么就会出错,冤枉了好人,出现冤假错案这免不了,对我们来说,也许不会有太大的处罚,可对这个被冤枉的人来说,他这辈子就毁掉了,尤其是这样的案子,一定要慎重!”

    “云姐,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如何跟公众解释案件的进展?”

    “对外的解释就是,我们已经锁定了几名可疑的嫌疑人,正在抓紧收集证据,并确定真正的枪手,请广大民众不要误听一些谣言,我们督察处和警察军会在第一时间通报案情进展,在案子侦办的过程中,至少做到每天对外界通报一次。”巫小云道。

    “巫处,我这儿有一个现,不知道当说不当说?”其中一个照片检查的组长站起来,小声道。

    “张小花,你有什么话,快说。”

    “那个麻队长,我手下一个人在筛查照片的时候现了皇后歌舞厅的白玉兰小姐来大屠杀展览现场了,就是在蒋委员长莅临参观的那段时间。”

    “你说什么,白玉兰来过?”麻五激动的问道。

    “我们也不肯定,但您看这张照片……”

    麻五只是扫了一下照片上的那个人,立马就认定了:“没错,是白玉兰。”

    “昨天筛查的参观人员中,有没有白玉兰?”

    “没有!”

    “真的没有?”

    “真没有,巫处,我记得很清楚,白玉兰是这里的名人,我怎么会不记得呢?”那名负责出口登记和检查的人肯定的说道。

    “这就奇怪了,人从入口进去,出口却没有看到,会不会提前离场了?”

    “把拍这张照片的记者找来!”

    “是!”

    记者很快就找到了,每一卷胶卷都有登记,一个电话打到报社,记者就骑着一辆自行车来了。

    “这张照片你记得是什么时候拍的?”

    “具体的我记不太清楚了,应该是委员长还没到的时候,往前的话,不过一刻钟。”记者想了一下道。

    “麻五,你什么时候离开的皇后歌舞厅,几点到的展馆?”

    “接到电话,我就带人过来了,应该是四点四十分左右的样子。”麻五回忆了一下回答道。

    “也就是说,如果白玉兰在你离开后随即跟上的话,跟你是前后脚?”

    “有这个可能。”

    “在这之前,白玉兰在皇后歌舞厅见过什么人没有,四点左右的时候。”

    “我想起来了,她接了一个电话,说是一会儿晚上要去什么人家打牌,具体是什么人,我离的太远,没听清楚,那个时候巫处你的电话来了,我就带人往这边赶了。”

    “看来,这不是一起孤立的案子,我们的对手是经过精心谋划的。”巫小云吸了一口气道。

    “巫处,要不要马上抓人?”

    “别急,让我好好想一想,时间太紧了,这里面好多头绪都没有捋顺,要是你们军座在就好了,他最擅长的就是剥丝抽茧。”巫小云道。

    “巫处,中统顾秘书来了。“

    “顾秘书,顾建忠?”巫小云一愣,中统的人她是很不喜欢的,尤其是这个顾建忠,抗战以来,军统倒是很好出叛徒汉奸,中统平时口号喊的比谁都响,可是一到关键时刻,就出娄子。

    “是的。”

    “他来干什么?”巫小云脸顿时寒了下来。

    “不清楚,我们一向不跟中统的人来往,最多也就是公文方面的交接,这顾建忠可是徐恩曾的红人。”

    “当年的‘刺汪’案就是他破的,这一回不会是冲着咱们的案子来吧?”

    巫小云怎么会不知道,正是因为那件案子,她厌倦了军统内的生活,才离开军统的,就是这个顾建忠,在办案过程中,滥用酷刑,肆意牵连无辜,除了刺杀案的主犯,被抓的主犯的妻子和妻妹在内的一百多无辜人都惨遭杀害!

    这个顾建忠是一个双手沾满血腥,丝毫没有人性的东西,当时,她也参与了侦办,受不了他的胡乱牵连,滥用酷刑,枉杀无辜,最后闹翻。

    后来顾建忠仗着破获这件案子,立功受奖,但是他那些令人指的行为却被掩盖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