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武侠修真 > 神武仙兵 > 第15章 诡异
    第15章  诡异

    谢璧闻言一脸困惑,沉吟道:“据我所知,封掌门是个很和蔼可亲的人呀,怎么会令人感到恐惧呢?!”

    小胡道:“他的眼睛很吓人,眼珠子满是血丝,都快掉出来了!白天见到或许没事,但是晚上……”

    谢璧皱眉道:“不能吧,一个人无端的怎会这样呢?!”

    黄芸也道:“是啊,只有快要死的人才会有这种反常的举动呀,封掌门一向身体很健康呀!”

    小胡道:“依我看,他不怎么健康,而且很脆弱。”

    黄芸道:“哦?”

    小胡道:“他是个掌门,那武功肯定是极好的,但他被人一掐脖子,就眼珠子布满了血丝,还会吐血玩呢。嗳,你们说,吐血很好玩吗?”

    谢璧闻言心头一凛,急道:“他怎样了?”

    小胡道:“死了,说死就死了,很没礼貌,连个招呼也不打,真是……怪吓人的哩!”

    谢璧眸中写满惊疑,道:“你是说有人把他掐死了?”

    小胡道:“没错,就是这么回事。那个人出手干净利落,一看就是个懂功夫的,肯定练过……哎呦。”他突然揉了揉左腿,他的左腿已经骨折了。

    谢璧朗声道:“不可能!封掌门虽说算不上武功天下第一,但也是当今江湖上的十大高手之一,他怎么可能会被人掐死呢!说,你到底是听谁胡诌的?!”

    小胡道:“我亲眼所见,绝对假不了。”

    黄芸亦是大感惊奇,接口道:“你细细说来!”

    小胡躬身一礼,道:“好的,那我就从封掌门住店开始说吧。说起来,这个人很奇怪。到底哪里奇怪,我也说不清楚,反正就感觉他怪怪的。他来的时候就断了一条胳膊……”

    黄芸怒道:“哪来这么多废话,你小子不想活了?你是想玩我呢,还是想忽悠我?”

    小胡赔笑道:“我哪里敢忽悠女侠呀,不敢吗?不敢!”

    黄芸微笑道:“这还差不多,从刚才说起吧。”

    小胡又躬身一礼:“好的。刚才厨房的水开了,暖壶都满了,掌柜的便让小的去给客人送茶水,不要钱的,反正也不是什么好茶叶,再不推销出去就臭掉啦!您还别说,这就是本店的特色,也是为了拉个主顾,也就是回头客……”

    谢璧阴沉着脸,道:“看来你还真是活腻味了!”

    小胡忙道:“没有,我很想活着,活着多好呀,有肉吃,有银子赚,有娘们……”说到这里,他瞥了一眼谢璧的脸色,当即改了口:“我提着水壶,刚走到八号客房门前,就听里面传出了说话声。我知道八号客房里住的是那个老家伙,也就是封掌门。咦,封掌门这个人你们知道吧,他就是先天无极……”

    谢璧一声厉喝:“闭嘴!”

    黄芸瞪了小胡一眼,冷声道:“你拣要紧的说,别跟个说书的似的!”

    小胡再次一鞠躬,道:“好的。八号客房……封掌门遭了殃,死了,太可怕了!”说完还直吧唧嘴皮。

    黄芸秀眉紧蹙:“这么快就完了?”

    小胡道:“是的,这些都是要紧的,我……”

    黄芸未等他说完,倏忽一脚踢出,正中小胡的裤裆。小胡“妈呀”一声,紧捂小腹,蹲在了地上。

    那总裁见状,赶忙上前打圆场,他打了个哈哈,道:“俗话说得好哇,四海之内皆兄弟,都是自己人。这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识一家人啊!没事,小胡是我的小弟,小弟犯了错,我这当老板的也有责任,我代他给姑娘赔礼了。不过话说回来,不看僧面看佛门,你总得给我个面子吧,你这样做……”他话未说完,脸上就挨了几记清脆的耳光。

    黄芸冷冷地道:“谁跟你是兄弟?你眼睛瞎了?!”

    那总裁捂着红肿的脸,忙不迭地道:“对,对,是我瞎了眼,我们是姐妹,对吧?”

    黄芸又道:“别废话,赶紧让你的小弟说完,说不明白,小心你们的脑袋!”

    那总裁一怔,很认真地道:“强盗!简直就是强盗!”

    黄芸一声冷哼:“你脸皮又痒了?”

    总裁抬眼望天,突然一声长叹,嘀咕了几句,又像是自言自语:“我就是一个开店铺做买卖的老实人,没想到这么一大把年纪了,居然让只狐狸给揍了,这真是时不利兮……”

    显然黄芸的耳力很是灵敏,还是听得真真切切,森然道:“还敢顶嘴?快说!”

    这时,小胡爬起身来,一头冷汗,忙道:“女爷爷饶命,我说,我赶紧说,求女爷爷放过我们一家老小吧!不瞒好汉爷爷,我上有老下有小,还有两个小三,我……”

    黄芸轻轻一扭腰肢,便到了小胡面前,跟着手起掌落。“啪”地一声炸响,小胡掉了三颗蛀牙。他双手捂着面部,立时杀猪似的嚎叫:“别打了,女爷爷别打了,我说,我直接说,我老实交代!”

    总裁又是一声长叹,喃喃道:“强盗!土匪!”

    谢璧看着黄芸,微微一笑。黄芸也是抿嘴一笑:“璧哥,你想说什么?是不是我太强悍了?”

    谢璧道:“你看上去这么柔弱的一个小女子,没想到还挺有魄力的,辣妹子呀!”

    黄芸闻言来了精神,急声道:“你是不是喜欢?”

    谢璧点点头:“嗯,还行。”

    这时,小胡揉了揉红肿的腮帮,又是躬身一礼,道:“当时,我刚走到八号客房门外,就听里面有谈话声。一个人说,你遇到我,就算是完了!封掌门说,不一定吧,你知道我是谁吗?先前那人说,你是先天无极门的掌门,名叫封力,外号‘出手如电’,我说的对吗?封掌门说,对,对极了,那你还敢来找事?”

    说到这里,小胡哈哈大笑起来。

    黄芸一愣:“胡同志,你是不是疯了?”

    小胡道:“没有,我只是模仿那人的笑声,因为那人听了封掌门的话,就这样笑了起来,没心没肺的,又丧心病狂,所以我记得很清楚。”

    黄芸冷冷地道:“你以为你是谁呀,还敢当模仿秀?”

    小胡咧嘴道:“不敢了。封掌门说,你还能笑得出?那人笑着说,我为什么笑不出?封掌门说,这很好笑吗?那人说,简直笑死人啦!封掌门说,没错,这里很快就会有一个死人的,死了的人是绝不会笑的。那人还是笑着说,一点儿都没错,这里的确是应该有个死人的,但绝不是鄙人。封掌门说,那依你之见,会是何人呢?那人说,我猜应该是……”

    黄芸咬牙道:“啰嗦,简直太啰嗦了!”

    小胡一脸无辜,道:“大姐,我也觉得很啰嗦,可事实如此,我该咋办呢?我错了吗?”

    黄芸吁了口气,还是咬着牙:“你接着说!”

    小胡砸着嘴道:“当时,我实在听不下去了,何况偷听也不算一件很光彩的事。于是,我就用舌头在窗纸上舔破了一个小洞,往里张望……”

    黄芸截口道:“这叫偷窥!”

    小胡道:“我知道,可我没办法呀,我一走了之能行么?大姐,你说我当时应该怎么做呢?”

    黄芸不耐烦地摆摆手,道:“接着说吧!”

    小胡点点头,续道:“封掌门忽然说,废话少说,出手吧!那人说,你不怕?封掌门笑了,你很怕,对吗?你现在滚出去,说不定我还会放你一马,如若不然……”

    黄芸等了几秒钟,不听小胡开腔,直接就怒火填膺了,厉声道:“你哑巴了?快点儿!快!”

    小胡道:“当时,封掌门还未说完,那人就扑了过去,一口就咬住了封掌门的脖子。我从那小洞中看得清清楚楚,封掌门脖子上有很多污垢,但那人就是很卖力的吮吸,一点儿都不怕脏,这人肯定没有洁癖……”

    黄芸阴沉着脸:“后来呢?”

    小胡脸上忽然现出惧色,声音都已发颤:“没想到哇,谁也没想到哇,吓……吓人啊!那人一口就咬断了封掌门的脖子,顺手掏出了封掌门的心肝脾肺肾和六腑,场面非常血腥啊!我不敢说,不敢说了,打死我也不说了!”

    黄芸秀眉一扬,道:“封掌门乃是一派宗主,难道他一点还手之力都没有吗?你胡说!”

    小胡忙道:“我没胡说,我说的都是实话。我……我对天发誓,如果我撒谎了,就让天打五雷轰头顶,下河摸鱼被虾戏,出门被车拉走,调个情还能遇到绝世美女,我……”

    黄芸摇摇头,道:“别说了,你发的誓就是个屁,但我相信你说的就是真的,后来呢?”

    小胡沉吟道:“后来?后来我心里一紧张,就从楼梯上滚下来了,摔断了一条腿,那可是我的大腿呀。大姐,你不知道呀,我的大腿可粗了,我……”

    黄芸怒道:“我忍你好久了,你叫谁大姐呢!”

    小胡道:“对不起,小姐,我……”

    黄芸吼道:“你叫谁小姐呢,谁是小姐?!”

    小胡一呆,张了张嘴,却未说出一个字。

    这时,谢璧开了腔:“这就结束了?”

    小胡闻言搔着后脑勺,沉吟片刻,忽然一拍脑门:“对呀,我想起来了,我想起我是为什么摔下来了。”

    谢璧两眼一坠,没好气地道:“快说!”

    小胡道:“封掌门临死前还说了一句话,这句话非常重要,我觉得有必要说一下。”

    谢璧心头一跳,追问道:“什么话?快说,再敢贫嘴,我打碎你的脑壳!”

    小胡被谢璧的语气骇了一跳,噤声道:“好的。封掌门临死前说,原来你就是吸血鬼王!没想到……”

    谢璧失声道:“什么?吸血鬼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