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玄幻魔法 > 天幕神捕 > 第九百五十四章 坐镇凉州
    “他们都是在和怪物厮杀的时候被怪物咬伤或者抓伤的弟兄,被弟兄们抢了回来。但是就算抢回来,我们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一点点的变成怪物无能为力!”

    段奇峰说着,缓缓的来到最后一个笼子边上,用力的扯开笼罩的黑布。里面,一个手脚异常变长的人,正抱着膝盖蜷缩在笼子之中。

    也许感觉到了动静,那人缓缓的抬起头。宁月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这到底是什么样的脸,扭曲的五官上破破烂烂,很多地方的血肉已经腐烂生蛆。但是从血肉深处,却长出了暗红色的肉芽,两颗尖锐的牙齿,异常的突出长长的溢出嘴唇。

    那人瞳孔猛地一动,看到宁月仿佛看到了亲人一般。眼眶之中,眼泪止不住滴答滴答的落下。

    “鬼狐大人……您来了……”

    这一声亲切的问候,宁月已经好多年都没听过。自从被封为蓝田郡王之后,已经很久没有听到有人叫自己鬼狐大人了。

    定睛望去,也瞬间从对方狰狞的脸上看到了一丝往日的熟悉,“你是……小庄?”

    “是,是我……鬼狐大人,求求你……杀了我……不想变成怪物,我不想变成怪物……求求你,现在就杀了我……我快控制不住了……我快压制不住了……”

    宁月的眼神,更加的冰寒。默默的转过身,有些愤怒的看着段奇峰,“为什么不杀他?为什么要让他这么痛苦的活着?”

    段奇峰缓缓的抬起手,指着依旧在木笼之中疯狂嘶嚎的几个怪物,“他们都是我的兄弟,在变成怪物之前,他们也求着我杀了他们,不是我不忍心下不了手,而是我要你们这些远坐庙堂的人看清楚,怪物……是怎么来的。

    不是杀一个,就会少一个,而是很有可能杀的越多,怪物就越多,无穷无尽杀不完的。这不是战争,这是浩劫!”段奇峰话音落地,默默的闭上了眼睛。

    “既然王爷已经看到了,那么是时候结束他们的痛苦了!”段奇峰缓缓的挥舞着手臂,三个兵卒端着一桶水飞速的跑来向几个囚笼倾倒而去。

    “这是什么?火油?”宁月眼神瞬间冷了下来,火油刺鼻的味道无处不在的灌入鼻孔。

    “怪物不惧刀剑,砍杀是很难奏效的,唯有火烧,才能彻底的杀死!”

    “不用了!”宁月薄薄的嘴唇中冷冷的吐出三个字。微微抬手,突然间一道雪白的剑气横扫而过。怪物的咆哮和小庄的哀求嘎然而止,无穷的剑气肆虐天地,几乎一瞬间,眼前的囚笼仿佛是被手掌抹去的沙画一般消失不见。

    当夜,宁月心事重重的坐在军帐之中,在天黑之前,宁月和千暮雪曾深入草原探寻怪物的踪迹。但是结果却是很不满意,千里草原,万里枯荣。草原之上的青草郁郁葱葱,但是宁月和千暮雪御空数百里,却不见一个部落不见一只怪物。

    但是,凉州边境出现怪物,这是客观存在的。但是宁月和千暮雪扩散搜寻数百里,却连一只怪物的踪迹都没有。不只是没有怪物的踪迹,就连活物的踪迹都没发现。

    草原,就仿佛是一座无穷大的坟场。没有生命,没有活物,乃是青草植被的天地却是生命的禁区。但是,就在十来天前,草原上还在飞速的恢复着次序。

    圣山已经倒塌,芍药的圣女宫重新选址于大雪山。但是大雪山周围也如连绵的草原一般没有一丝一毫的踪迹。可多王的汗庭,仿佛被大地吞没了一般消失的无影无踪。

    一无所获之下,宁月无奈的回到了凉州,回到了段奇峰为他们精心准备的军帐。宁月坐在椅子上发呆了很久,千暮雪接着油灯悉心的擦拭着羲和剑。

    不知道过了多久,军帐外传来清晰的脚步声,还没有靠近,宁月的声音便已经送到了军帐之外,“段将军进来吧!”

    段奇峰掀开军帐,捧着一叠军报踏入军帐,“王爷,这是这些天来我们对怪物的记载,还有一些怪物习性的判断。

    从目前的情报上看,这些怪物与之前记载的血奴有很大的不同。血奴虽然也是杀不死的怪物,但是他们至少还是维持人形。

    行军打仗,与我等无二。虽然以鲜血为食,但也说话交流,行军打仗也通军法韬略。但是这些怪物却不同,他们不仅吸食鲜血,更爱分食血肉。

    他们的形态已经和人完全不同,四肢坐地,攀附墙岩如履平地。而且怪物似乎并不通言语,他们完全遵循本能。嗜杀成性,嗜血成魔,就算野狼的智慧也要比他们的高!”

    “如若这般,这群怪物也不足为惧!”宁月皱着眉头说道,“大周熟读兵法的军队,难道连一群野兽都不如么?虽然他们刀剑难伤,但是我们有火炮。”

    “其实不然!”段奇峰否定了宁月的推断,“以末将观测,虽然这群怪物毫无理智嗜血成性,但是他们并非是完全遵循本能在行动。

    每一次黄昏出现,每一次的目标都如此明确,甚至败退之时,溃败的都如此整齐划一。在背后定让有人在操纵,或者说有怪物在操纵。

    他们之所以没有理智,仅仅是因为他们的级别太低。如果是这样,那么他们甚至比我们这些训练有素的军队还要精锐。

    因为他们不怕死,完全的服从命令。他们不知道恐惧,也不懂反抗!再加上怪物刀枪不入,一千只怪物足以抵得上我大周五千精兵。一旦数量过万,那就真的是噩梦!”

    “但是今天我和暮雪前往草原探寻,横扫数百里草原却不见一个怪物。难道他们都是凭空出现的?如果草原之上怪物繁多,那不该能逃过我们的耳目……”

    “这也正是我所担心的另一个特性!”段奇峰轻轻的给自己倒了一杯茶一饮而尽,“自从怪物第一次出现,我便一直想要弄清楚怪物从何而来。

    在怪物褪去之后,我便命斥候追击草原,但是,出击的斥候,没有一个能活着回来。之后我便在黄昏之前,命将士们在外等候,怪物现身之时,他们亦无所察觉。

    直到昨天,我们的挖坑的时候才明白,这些怪物竟然是来自于地下。他们能潜藏于地底深处,潜藏于水底,沙硕之中。

    王爷,你试想一下,原本一马平川的草原,突然间无数怪物从地底钻出四面八方的围拢而来。就算是十万大军,又如何能抵挡这样的神出鬼没?”

    宁月的眉头皱得更深了,怪物能藏于地底深处,而且从总总迹象来看,这些怪物都不能算是活物。因为就凭宁月的精神感知,都无法发现他们的生命波动。如果他们蛰伏,在宁月的感应中他们就和一草一木一样是死物。

    在宁月的前世如果遇到这样的怪物也定然头疼更何况是现在军队。处于冷兵器时代,仅仅拥有简陋的热兵器,面对这种特性的怪物根本就没有一战之力。

    “玄州那里有没有出现怪物?”宁月神情严肃的问道。

    “没有!在我们第一次遭受怪物偷袭的时候就命人向玄州预警,但是这十几天来,这里几乎每天都会有怪物出没,但在玄州却风平浪静。”

    段奇峰说着,脸上也露出了满脸的疑惑,按理说同样是直面面对草原的关卡,没理由就厚此薄彼啊。

    宁月想了想,最终还是点了点头,“我明白了,怪物的踪迹,就连我也无法探测出来,所以也没办法只能守株待兔了。我和暮雪将留在这里以防意外。

    在我动身之前,朝廷已经高度重视了凉州边境安危,不久后会有大军开拔来此。局时,大周所有的调动物资,都会以凉州玄州为首要。在大军到来之前,由我和暮雪坐镇应该万无一失。

    怪物出现,已经不是我大周皇朝之危,而是天下生灵之危。过会儿我会亲笔书写奏报,你命人八百里加急送往京城。”

    “是,末将明白!”段奇峰也没有矫情,立刻命手底下最优秀的斥候抓紧准备。

    宁月写的军报,不仅仅是向皇上禀明怪物的特性,还有一封是让莫天涯广发天下的英雄帖。怪物神出鬼没,而且还刀枪不入,单单朝廷的军队已经很难抵抗。

    这一次不是中原和草原之争,也不是朝廷和江湖之争,而是天下苍生和天地浩劫之争。宁月将家国危难,种族威胁写的声情并茂,并让莫天涯誊抄,并发送九州各大宗门。

    当天夜里,宁月连发了数道最高指令,在第一批刚刚送往京城之时,第二批连忙前往荒州天幕府。命立刻联系可联系的天幕府捕快,即可前往凉州玄州支援。

    第三封便是将信转交到器宗东皇小萱手中,命她立刻将器宗的存货全部运往凉州玄州。这个节骨眼上,宁月已经顾不得其他了。虽然怪物没有大规模入侵,但宁月甚至可以预见,现在只是试探,很快就是无穷无尽的怪物海洋了。

    宁月将可以请到的外援,可以联系到的势力都联系了一遍,凉州守军八百斥候竟然还不够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