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都市言情 >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 【332】母子相见


    荀兰重回姬家的事很快在府里传开了,下人们全都知道当初因毒害老爷而被赶出姬家的大夫人又挺着肚子回来了,不过到底没住进桐院,身份上还是不如从前,只是也终究怀了老爷的骨肉,日后能否母凭子贵,谁又说得清呢?

    “原来是姬家老爷的续弦。”晚饭时辰,秀琴一边给傅雪烟布筷子,一边说。

    傅雪烟拿起了筷子,云淡风轻道:“别人的家务事,就不要掺和了,也别去打听。”

    秀琴说道:“知道,我没打听,是去摘花的时候听花房的小丫鬟说的。”

    傅雪烟淡淡地嗯了一声,没再说什么,安静地吃了起来。

    姬尚青离开落梅院不久,李氏与乔薇也各自回了院子,碧儿方才没与乔薇一块儿出去挑选嫁衣,也就无缘见得见荀兰一面,只是从下人门口中听说了此事,不免心生好奇:“夫人,荀氏真的回来了吗?真的假的?”

    乔薇淡淡一笑:“比真金还真。”

    碧儿撇了撇嘴儿:“真回了呀……”

    乔薇进了屋:“她回她的,咱们过咱们的,有什么相干的?”

    碧儿一想是这么个理,说道:“那倒也是,凭她生出什么来,姑爷才是姬家的嫡长子,姬家是姑爷的,谁都抢不走!”

    乔薇淡道:“她可未必垂涎姬家的产业。”

    “那她垂涎什么?老爷?”碧儿眨巴着眸子问。

    乔薇道:“暂时还不清楚,我只是觉得冥修前脚离开,她后脚便来,时间上巧合了些,希望是我想多了。”眸光扫了扫,问道,“几个小家伙呢?”

    碧儿道:“园子里玩儿去了。”

    六月天正是花草繁茂,蝴蝶翩飞的时节,大白趴在花丛下困大觉,小白与珠儿追着蝴蝶蹦来蹦去,三个小家伙在地上打弹珠,由于蹲在地上很累,景云于是想了个法子,用棍子做了个小小的球杆,以球杆撞珠,谁能以最少的杆数将珠子撞入洞中,便算获胜。

    论古代版高尔夫。

    三个孩子玩得热火朝天,忽然一个中年妈妈走了过来,笑着拍了拍鎏哥儿的肩膀:“三少爷!”

    鎏哥儿转过身来,睁大水汪汪的眼睛看着她:“周妈妈?”

    周妈妈喜色一笑:“是我!是我!三少爷还记得我呢?”

    鎏哥儿疑惑地问:“你怎么来了?”

    这时,景云与望舒也朝周妈妈看了过来,周妈妈和颜悦色地冲二人笑了笑,又对鎏哥儿道:“你娘回来了,要不要去看看你娘?”

    鎏哥儿愣愣地看了看周妈妈,又愣愣地点了点头。

    周妈妈携了鎏哥儿的手,将鎏哥儿从园子里带走了。

    ……

    乔薇在屋子里吃了几颗荔枝,景云与望舒满头大汗地回来了,夏天本就热,二人还在太阳底下暴晒,小脸儿都给晒红了,乔薇打来凉水,给二人擦了汗,换了干爽衣裳,又让碧儿端来冰镇绿豆汤,二人拿起勺子,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

    “鎏哥儿呢?”乔薇问。

    景云道:“去她娘亲那边了。”

    乔薇若有所思地剥了一颗荔枝,难道荀兰这么千辛万苦地回到姬家是为了她儿子?

    梨花院中,荀兰见到了阔别已久的儿子,她拉过儿子的手,让儿子坐在了自己身旁,抚摸着儿子明显比从前圆了一小圈的脸蛋道:“叫娘亲。”

    鎏哥儿乖乖地叫了一声娘亲,目光落在她的肚子上。

    荀兰拿过薄毯盖住了肚子,让周妈妈打来一盆温水,亲自拧了帕子给他擦脸:“不是说好了,不许去太阳底下暴晒的吗?看你都晒成什么样子了?”

    鎏哥儿偏头躲开她的手。

    她微微一愣:“怎么了?”

    鎏哥儿皱着小眉头道:“太热了!”

    荀兰用帕子贴了贴自己额头:“这个不热啊。”

    鎏哥儿对周妈妈道:“换一盆井水来。”

    周妈妈面色就是一变:“这可使不得!井水多凉!会生病的!”

    鎏哥儿噘嘴儿:“我天天洗,没生病呀。”

    乔薇对孩子没那么娇惯,景云望舒还在山上的时候就常随她下水,洗个冷水脸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她孩子怎么洗的,鎏哥儿自然也是怎么洗的,没有特别地区别对待。

    周妈妈却一听白了脸:“他们给你用冷水吗?怎么能这样?你就没告诉你爹?没告诉你祖母?”

    鎏哥儿古怪地看了周妈妈一眼。

    荀兰给周妈妈使了个眼色,周妈妈噤了声,荀兰端起一盘剥好的荔枝,递到鎏哥儿面前:“来,吃几个。”

    鎏哥儿抓了一颗剥好的荔枝,发现荔枝没有冰镇过,嫌弃地放回了盘子,探手去抓冰盒子里的荔枝,荀兰忙拉住了他的手:“那些是冰的,你不能吃,会闹肚子的。”

    鎏哥儿天天吃,顿顿吃,一路从素心宗吃回来,也没见闹肚子,鎏哥儿不满地看向了自家娘亲。

    荀兰把剥好的荔枝喂进他嘴里,虽不够并真爽快,但到底是甜的,他很快便将盘子里的吃完了:“还要。”

    荀兰温声道:“不能吃了,荔枝吃多了上火。”

    鎏哥儿道:“我才吃了三个。”

    荀兰道:“明天再吃。”看向周妈妈,“传饭吧。”

    “诶!”周妈妈将食盒拎了过来,在吃食上,姬老夫人没有苛待荀兰,饭菜还算丰盛。

    荀兰舀了一碗红豆粥,拿起勺子,就要去喂鎏哥儿。

    “我自己吃!”鎏哥儿抱过了碗,抓了一双筷子,呼哧呼哧地吃了起来,青菜、芋头、鱼、肉……一筷子接一筷子,毫不挑食,看得周妈妈都呆住了。

    荀兰的眸子里也掠过一丝诧异。

    周妈妈心疼地说道:“我听说小少爷最近一直和少夫人在一起,少夫人是不是没喂他吃的呀……”

    鎏哥儿从前总让人抱着,不走也不动,饭量小,现在每天像只小猴子,上蹿下跳,就没歇下来的时候,饭量自然大了。

    但周妈妈又怎么会想到这些呢?她只会觉得自家小主子受了非人的虐待,才变得这么懂事、这么饥不择食了。

    荀兰看着鎏哥儿那粗壮了一圈的手臂,没说话,拿起碗筷,给儿子夹起了菜。

    鎏哥儿吃了两大碗,吃完,拍拍肚子,去院子里散步了。

    荀兰吃过饭,将鎏哥儿叫了过来:“娘给你做了一套衣裳。”

    鎏哥儿眨巴着眸子看向她。

    讯兰儿从包袱里取出了一套夏衫,给鎏哥儿换上,她是按照鎏哥儿原先的尺寸来的,考虑到鎏哥儿这半年会长高,所以稍稍大了一号,哪知一穿,还是小了。

    半年功夫,比原先一年长的还要好。

    荀兰将衣裳脱了下来:“娘再给你改改。”

    鎏哥儿自己穿了衣裳,自己扣扣子。

    “我来。”荀兰探出手。

    “我自己会。”鎏哥儿无意识地避开了她的手,认真地扣了起来。

    荀兰的眸子里掠过一丝失落。

    鎏哥儿扣好了扣子,望向荀兰道:“你怎么了?好像不大高兴。”

    荀兰苦涩一笑:“没有,你会自己穿衣裳了,娘很高兴。”

    鎏哥儿摊手:“没办法啊,大嫂说,要么自己穿,要么挨揍。”

    他嘴上说着无奈的话,语气里却没有半分责备,反而隐隐透出一丝自豪。

    周妈妈却炸了毛:“夫人你听听!”

    荀兰淡淡地睨了周妈妈一眼,周妈妈闭了嘴。

    鎏哥儿道:“我回去睡觉了,明天再来看你!”

    “你回哪儿?”荀兰问。

    “青莲居啊!”鎏哥儿道。

    荀兰的眸光动了动:“不是回你祖母那边?”

    鎏哥儿无辜地摊手:“我以前睡祖母那里,我现在和景云一起睡啦!”

    荀兰轻声道:“你今晚和娘睡。”

    鎏哥儿道:“不要。”

    荀兰问道:“为什么?你不喜欢娘亲了吗?”

    鎏哥儿说道:“喜欢啊,但是……但是我从前也没和你睡呀!”

    荀兰一噎:“从前是因为……”

    鎏哥儿愣愣地看着她,她张了张嘴,想说什么,最终什么也没说,抬手理了理他衣襟:“罢了,你去吧,明天再过来。”



------题外话------

    我知道荀兰这个人一回来,评论区肯定炸开锅,各种吐槽,各种不想给月票,可以理解。

    吐槽角色我真的没意见,说荀兰恶心、说渣爹犯贱,都没问题,但那些动不动就说没意思不想看的、说荀兰不死就不看的,看到这样的留言,真的像是一盆冷水浇下来,心都凉透了。

    可能我并不是一个合格的作者,做不到不受影响,今天的字数还是大幅度缩水了,心里难受写不出来,我也没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