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玄幻魔法 > 妖聂无双 > 第138章 吃 饭
    计如法跟霜打的茄子一样,半天回不过气来。

    聂无双看着计如法,缓缓说道:“要平这件事,你做不了主,回去告诉令狐断肠,一条灵脉,否则此事休谈。”

    计如法看了看聂无双,长长的叹了一口气,道:“既然如此,那就让令狐城主与阁下谈吧。”

    计如法离开的时候,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不憋屈,在骆水城,他作为清风居的掌柜,有生一来第一次遇到如此事情。

    要知道骆水城背后,站着的是人族,令狐断肠也是为人族卖命的,人族的地盘,人族的人,谁敢不给面子?

    可这一次,还真遇到了一个不给人族面子的人。

    聂无双走出房间,敲开了陈玄玉的门。

    云浅若昏睡在陈玄玉的床上,聂无双走到床边,看了云浅若,回想起许悠然的话,心中愧疚缓缓升起,若不是妖族强行灌输给他们的丹心合体大法,云浅若何至于如此?

    事已至此,就算现在聂无双摆出惊云大圣的身份,把七大妖王每人抽几耳光又有何用?

    地血三滴!魔族才有的东西。

    蛮荒圣殿,蛮族圣地。

    聂无双决定了,此间事了,先去魔族。

    一年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如果叶玄心真的能在拍卖会上将灵脉弄来给自己的话,那这星空体就算是有了保障。

    至于敲诈令狐断肠的那条灵脉,聂无双得看令狐断肠如何反应,如果他真的不陪,到时候要不要拆了青风居,那得看聂无双本身的心情。

    不过自从融合的惊云妖圣的灵魂后,聂无双发现自己做事确实发生了很多变化,倒不是说更弑杀,而是更能根据自己需求来决定如何行事了。

    转过身来,聂无双看见陈玄玉一副失落的模样,道:“你这老祖,不认也罢,不如我介绍你和你弟去开叶门如何?”

    陈玄玉失落的脸上泛起丝丝光彩,道:“真的?”

    聂无双点头道:“是的,如今你们还不是修士,可以去开叶门先从杂役做起,恩,就去雪松堂吧。”

    陈玄玉忽然对着聂无双,双膝跪地,叩首道:“景云大哥,你如此帮我姐弟……我们……无以为报。”

    聂无双连忙用自己唯一的右手,想要扶起陈玄玉,怎奈他此刻已是凡人,气力却不够用,扶了两把,却未将人扶起。

    “起来说话吧。”聂无双说:“我与你姐弟,也算有缘,当初你们帮了我,如今我帮你们,也是应该。”

    陈玄玉慢慢其实,眼中泪花闪烁,哽咽着说不出半句话来。

    聂无双道:“玄玉小姐,我佩服你这种背水一战的勇气,若你真能成为修士,我相信在云梦大陆上,你一样可以大放异彩,你记住,他令狐断肠给你的今日之耻,你陈玄玉定要百倍的讨回来。或许有朝一日,是他令狐断肠求着你认祖归宗呢?”

    陈玄玉擦掉泪花,猛烈的点了点头,咬牙道:“我陈玄玉再临骆水城时,一定不会像今日这样狼狈不堪。”

    聂无双点了点头,道:“饿不饿?饿的话,叫上小弟一起,下楼去吃点东西,我有点饿了。”

    陈玄玉惊诧道:“景云大哥身为修士,也会饿么?”

    聂无双无奈的笑道:“以前不会,现在会,走吧。”

    现在的聂无双星空体没有吸食足够的灵气,那他身体的反应与凡人无异。

    陈玄玉叫上陈默,加上聂无双三人,从二楼楼梯走下后,在一楼找了张八仙桌座了下来。

    三人点了三个小菜,三份米饭,各自低头,各有所思的吃了起来。

    缺了一臂,聂无双还真有些不太习惯,期间几次都想拿左手端碗。

    天色渐渐变得昏暗,进店吃饭的顾客也越来越多,聂无双因为缺了一只手,不太习惯,所以吃起饭来,速度十分缓慢。

    正在此时,有跑堂伙计上前来,对聂无双道:“三位,可否请你们稍微快一些,现在晚饭时间,客人太多……”

    伙计话还没说完,只见三名大汉刷刷站在桌边,其中一人穿着粗布坎肩,使劲一拍桌子,厉声喝道:“我们兄弟三人看你们半天了,吃顿饭磨磨唧唧,吃好了没?吃好了赶紧滚蛋。”

    聂无双正往嘴里塞了一口菜,目光斜眼一扫,发现三名汉子虽然壮实,却不过是人族的凡人三名,并未说话。

    一旁的陈玄玉却是看得呆了,他是亲眼见过聂无双的可怕之处,别说是这几个凡人,五大城主在这里,只怕也不敢让聂无双赶紧吃完赶紧滚蛋。

    她连忙从椅子上站起来,挡在聂无双身边,生怕聂无双发怒,于是对那横眉怒目的汉子道:“这位大哥,我这位朋友脾气不好,你……你……可千万别惹恼了他……”

    那大汉道:“哟呵,他脾气不好?老子我就脾气好了?你们滚不滚?不滚可别怪我兄弟三人不客气了。”

    陈玄玉还真怕这位大汉动手,她当然不是怕这汉子伤了聂无双,而是怕这大汉被聂无双伤了,她连忙朝三名大汉挤眉弄眼说道:“三位大哥,你们……你们别惹得我朋友生气,我怕他一动手,你们三小命就没了。”

    聂无双原本没搭理这三名凡人,听得陈玄玉这话,禁不住笑出声来,道:“玄玉妹子,我在你心目中就是这种形象?行了,不吃了,把桌子让给他们吧,我也吃得差不多了,我们上楼。”

    那三名大汉听得陈玄玉的话,先是愣了一愣,他们听得聂无双把话说完,顿时哈哈大笑。

    聂无双起身,招呼着陈玄玉和陈默正要上楼,那大笑的三名大汉同时挡在他们面前,其中一人盯着聂无双狞笑道:“别走。刚才这小胖妞说惹得你生气我们小命就没了?我现在倒是很好奇,你怎么才会不高兴?又怎么会要了我们的小命?”

    酒楼里吃饭的人本身就不少,大家都停下了动作,看着聂无双这桌,人群里不少人都是笑声连连,有人说道:“在骆水城敢杀人?”“这小胖妞只怕得了失心疯了。”“我还没见过敢在骆水城杀人的……”“诶哟,我也好想看看这残废是怎么个生气法。”

    聂无双看了那大汉一眼,道:“这位朋友,座位已经让给你们了,我妹子刚才说话口不择言,有伤害到三位的地方,还请见谅。”

    那大汉却冷笑道:“现在我对吃饭暂时没兴趣了,我对你生气的样子很有兴趣。你今儿要不给爷爷我生起气让爷爷我看看,你还真别想从这里走上楼去。”

    这时候,酒楼的掌柜也上前来劝解,他对那大汉道:“薛三,你够了,这里是骆水城,你还敢惹事不成?”说着他又对陈玄玉道:“这位客官,你刚才说话,还真是……哎,要知道在骆水城里,你要没坐上城主之位,对任何人都不要说要他小命这种话,你们啊,还是太年轻,不知道天高地厚啊!”

    陈玄玉看了聂无双的反应,才知道她的担心是多余的,可如今她话说出口后,也不知该如何收回,于是对掌柜和三位大汉道:“我……我是真的担心你们嘛……行了,行了,算我说错话了,对不起,几位就让我们上去吧。”

    那大汉道:“不行,今儿这残废要不生气给我看看,我还真不会让他走了,我倒要看看,敢在骆水城杀人的人,到底是不是长成他这样的。”

    聂无双这下有些不高兴了,他转头盯着那大汉道:“这位朋友,刚才我妹子说话,有口无心,也给你道歉了,你让路还是不让路?”

    那大汉却对着身边两人高兴的拍着巴掌道:“快看快看,这残废要生气了,真的要生气了。诶哟,诶哟,我好害怕啊……”

    聂无双深深吐了一口气,道:“我虽然残废,却也不用你时时刻刻提醒,我说了,刚才我妹子说话有口无心,大家都是凡人,何苦如此互相为难?还请你让一让路。”

    掌柜道:“是啊,薛三,平日你欺负别人也就算了,毕竟这位客官手也不方便,这位女客官说话也是有口无心,就算了吧。”

    那被称作薛三的大汉道:“胡掌柜,你刚刚可看到了,不是我薛三惹事,我薛三正愁没事干,这小胖妞开口闭口就想要我小命……哈哈……这乐子……再说了,一个残废而已,你怕什么?我兄弟又不会杀了他,我兄弟可不敢大言不惭的在骆水城里要人小命哦。”

    聂无双伸手,一把抓在倒插在背上的青龙刀上,他虽然修为全无,但毕竟也不是一个小痞子就可以随意侮辱的,但是看着眼前这三名凡人,聂无双脑海里翻滚着当日在虎城死去的那些凡人们,心中一软,仅有的一只右手向后,握在黑布包裹的青龙刀上,停了下来。

    薛三一看聂无双的架势,双眼一翻,怒道:“哟?你个断臂的残废,还真想跟你三爷我过过招?”

    聂无双心中不胜其烦,虽然全身毫无灵气,但浑身气势瞬间大变,他盯着薛三道:“给你一个活下去的机会,我数到三,马上从我眼前消失。”

    还不等薛三答话,酒楼门口,一阵整齐的脚步声传来,紧接着哗啦哗啦一群穿着银色铠甲,手执阔剑盾牌的护卫齐齐冲进酒楼,瞬间就将整个酒楼包围其中。

    所有人都惊住了,片刻之后,只见令狐断肠带着四大城主,齐齐从酒楼门口走了进来。

    薛三扭头看见令狐断肠正好望在自己这边,嘴上一句话说不出来,心中惊道:“啊?这……城主大人……不会是管这事的吧?”